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八十章百鬼夜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招之后,寿衣奉上。”又是八字之语在白纸伞上呈现,以回答秦无忧之言。


        

“呵呵。”


        

秦无忧干笑回过,手中七节紫竹再度生出的同时,开口道:“真不知道谁给你的信心,说的好像你很厉害似的。”


        

“第一式。”


        

待三字淡去,白纸伞脱手而出,秦无忧亦将手中紫竹掷出,射向升空而去的白纸伞的同时,飞身迎上冲杀而来的伞下魂。


        

两相对碰,伞下魂不再是刚才的虚幻之体,反而犹如磐石一般坚不可摧。若非秦无忧收手及时,怕是对上的重拳已经被震的粉碎。


        

“轰!”


        

又是一记飞脚,同样的位置,秦无忧再被轰退,将城门彻底夷为平地。


        

不待秦无忧起身,白纸伞不知何时以落在秦无忧头顶处,“第二式”三个大字出现在秦无忧眼前后,立时有数之不尽的飞针自伞骨处如骤雨降下,再度扬起漫天烟尘。


        

烟尘久未散去,白纸伞以收回伞下魂手中。久不见秦无忧自烟尘中起身后,伞下魂正欲转身离开间,方才察觉手中白纸伞有异。


        

一滴血,一滴尚有余温的鲜血顺着伞骨滴落而下。同一时间,紫气生出在伞下魂周遭,七节紫竹插向伞下魂心口的下一刻,秦无忧急回身落在安全范围内。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呼。”


        

长舒一口气的秦无忧擦去嘴角鲜血,看着心口插着紫竹却没有一滴血流出,还依旧若无其事站在原地与自己对视的伞下魂,无奈道:“还真是个死人啊,看来暂时没机会杀你第二次了。”


        

“功法?”


        

看着白纸伞上的两个字,秦无忧笑语回道:“你这是请教别人问题的态度吗?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你该出第三式了,然后记得赔我。。。算了,青衫我不要了,你走吧。”


        

看着站在原地的伞下魂正一寸一寸的将心口处的紫竹节拔出间,秦无忧咽了口吐沫,将后半句话说了出来。


        

“最后一式——百鬼夜行。”


        

“天还没黑呢,它们出不来。”秦无忧指着头顶烈日,回道。


        

白纸伞上再无字迹显出,伞下魂亦不再出手,只是慢慢移出阴影,消失在秦无忧视线外,不见踪影。


        

“这是,什么意思?”


        

看着招呼都不打就离开的伞下魂,秦无忧满是不解的朝走近的二美问道。


        

夏蝉摇了摇头:“伞下魂其人诡异多变,这是他第二次出现,我姐妹也不清楚。”


        

“那第一次呢?”


        

“尊上还在的时候,不过后来他逃了。”夏蝉回道。


        

秦无忧点头应下:“我刚刚也把他打退了。”


        

“这个不算,是他自己主动离开的,不一样。”冬雪从旁补充道。


        

“不重要。我活着,他走了,就算是我,咳咳。。。赢了。”秦无忧话未说完,又是一口心头血咳出,若非冬雪及时,秦无忧险些栽倒在地。


        

“公子受伤了。”夏蝉关切道。


        

“好像是。”秦无忧看着已经被夷为平地的西城门,点头应下。


        

见秦无忧还有心思打趣,二美便也放下心来,掩面轻笑过后,冬雪开口问道:“公子还是回帅府去吧,城门这边我姐妹二人足矣。”


        

“这里没有留下的必要了,闹了这么大动静,再得不到什么了,我们得换一个地方了。”秦无忧叹了口气后,看着那已经服毒的死尸,再度开口道:“他不是自称是晟风家的人吗,别忘了把他交给晟风枫,让他去处理。”


        

“明白。可是公子您的伤。。。?”冬雪应下后,不免担心道。


        

“不碍事,再咳两口血就好了。我们动作得快一些了,省着回家晚了,走夜路遇见鬼。”


        

秦无忧说着,先一步朝城内走去,二美对视一眼后,快步跟了上去。


        

阑珊苑。


        

秦无忧推门走进的同时咳出最后一口鲜血后,看着人满为患的大厅,朝迎上来的侍者问道:“怎么样了?”


        

虞美人先施一礼后,出言回道:“一切按公子吩咐进行,尚还无人应价。”


        

秦无忧擦着嘴角鲜血,对朝自己这边望来的闻人杰那满是仇视的目光回以微笑后,迈步走上竞卖台,轻咳了咳,朗声道:“天衣归我秦帅府了,无关人等还请撤出阑珊苑!”


        

“三日时间还未到,天衣尚不曾出。侯爷如此,未免太过霸道了些。”又是那道陌生之音代众人发声道。


        

寻不到声源出自何处,秦无忧朝夏蝉冬雪二人看去,见二美同样找不到是何人开口后,秦无忧暗暗点了点头:“既是竞卖,总归是有人要买的。既然无人出价,那我买来也算霸道吗?”


        

“规矩已然定下,侯爷突然出现又不遵守规矩,怕是最后难以善终。”


        

听着最后“难以善终”四字加重了语气,秦无忧别有深意的笑了笑:“规矩若是错了就得改,至于能否善终,那是本侯爷自己的事,无需阁下过多关心。”


        

“规矩没有对错,它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有人遵守。既然有人愿遵守,那便证明它有存在的必要。”


        

“阁下是来教本候讲规矩的?”终于寻到声源,或者说是其主动走到秦无忧眼前。看着面前的陌生男子,秦无忧出言问道。


        

“教字不敢当,不过是来相劝侯爷而已。”男子全无表情的回道。


        

“阁下是?”秦无忧出言问道。


        

不等那男子开口,自楼上包间飘身而下的晟风枫手摇折扇走近秦无忧后,小声附耳道:“他是天官府太史令——司马世。”


        

“你怎么也在这儿?不该去找害我秦家人的幕后之人吗?”秦无忧问道。


        

晟风枫满是不爽的回道:“秦无忧,你别太过分!我不是你秦帅府的人,轮不到你对我指手画脚,呼来喝去!”


        

“他来干什么?天官府也想要这天衣不成?”不顾晟风枫的叫骂,秦无忧出言问道。


        

“天官府写史,龙图阁修书。这天衣乃是不世出的宝贝,他们出现倒是情理之中,不过来的是司马世,还跟你在这讲道理,就有点让人意外了。”晟风枫收起折扇的同时,思赴道。


        

“这个司马世有何特别之处?”秦无忧再问。


        

晟风枫白了秦无忧一眼,没好气道:“你说呢?刚刚若不是他主动出现,你能找到他吗?这难道还不算特别之处吗?”


        

“枫龙图严重了,司马世不过谨守祖训,一心修史而已,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司马世不苟言笑的回道。


        

“祖训?”秦无忧好奇道。


        

晟风枫无奈道:“司马氏历代都为我北洲史官,虽属王命,但其笔下向来刚直不阿,王命也不是什么时候都会遵从的。”


        

“不顺应王命的史官落笔,宇王竟也能容得下他,确实有些特别之处。”秦无忧原来如此的点头自语道。


        

“唉。”


        

晟风枫叹了口气后,出言道:“本来是容不下的,所以才被天官府划了过去。有了天官府这层庇护在,他们司马氏才能执笔到现在。”


        

“那他今天来我阑珊苑到底干什么来了?”秦无忧不解道。


        

晟风枫朝飘身落下的司马世怒了努嘴:“都说了是意料之外,你亲自问他去啊?”


        

司马世已经走近,朝秦无忧二人见礼过后,出言道:“侯爷不必猜疑,下官来此不过是代人传话并希望侯爷停止预行之事,还这天下一个安宁。如今话以带到,下官便告辞了。”


        

“谁的话?我凭什么要听他的?”秦无忧朝径直离开的司马世追问道。


        

得不到司马世的回答,晟风枫在一旁开口道:“还能是谁?除了天官府里的掌星使和张天官那两位外,难道还有别人指使的了他司马世?


        

不过天官府都已经开口了,说明他们已经欲见到了什么?奉劝侯爷还是。。。”


        

话未说完,秦无忧便打断道:“还是继续竞买天衣的好,你没看见闻人杰那孙子已经等不及了么?”


        

包间雅座内的闻人杰很是“听话”的飞身而起,落在秦无忧身前,冷声道:“三日之期还未到,秦侯爷想要拿走天衣还需问过我闻人杰才行!”


        

“还有我!”


        

又是一道粗狂之音自包厢内传出,紧跟着整个阑珊苑都为之一颤,手提长枪的百里英雄跟着出现在闻人杰身旁。


        

“这二傻子怎么也来了?一个莽夫什么时候也喜欢天衣了?”秦无忧朝晟风枫问道。


        

“秦无忧!我警告你,不许再叫我二傻子!”百里英雄咆哮道。


        

百里英雄的咆哮恶语被所有人无视后,晟风枫从旁解释道:“和我一样,因为小花呗。你送了芊芊一件天衣,以小花无事都会吃三天飞醋的性子,会放过这‘落霞’吗?”


        

“青衣制的天衣,小花她也要吗?她们两个不是一直视同水火吗?”秦无忧不解道。


        

“一品夫人和红苏秀坊主还是情敌呢,一品夫人不是照样穿着红苏秀坊主的嫁衣成婚?所以女人在漂亮衣服面前都一样,情敌是情敌,衣服是衣服,这个可以不冲突。”晟风枫从旁开口道。


        

“枫三少?”


        

“嗯?有事?”


        

“我们是不是太熟了,连我母亲和秀姨的玩笑你都敢开了?”秦无忧笑语道。


        

“额。。。听说你今日被只鬼缠上了。怎么样,见识了白纸伞,接下来该是油壁车了。以后走夜路侯爷可要加倍小心了。”晟风枫算是转移话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