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七十九章幽兰路,白纸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公子,还是叫夏蝉姐姐去阑珊苑的好,有冬雪一人护在公子身边足矣。今天这等盛况,阑珊苑无掌事值守终归是有些不妥。”


        

西城门处,临时搭建的凉亭内,站在秦无忧身后的冬雪朝秦无忧开口道。


        

秦无忧笑着摇了摇头:“春花和秋月代我随军去了西梁,我需要你们两个留在我身边帮我。至于阑珊苑那边就随他们去吧,这前两日绝不会有事发生的,不用急。”


        

“冬雪明白。”


        

夏蝉也跟着从旁开口道:“阴鬼派已经在启城出现,虽然有夫人震慑,但公子还是不宜外出走动,还是回府去吧。城门这里有夏蝉为公子代劳。”


        

秦无忧再度摇头:“放心,无常鬼刚刚退走,阴鬼派短期内应该不会对我出手。就算他们真的来杀我,不也有你们两个在我身边嘛,不会有危险的。”


        

三人交谈间,守门军士快步走近,先朝秦无忧施了一礼后,开口道:“守正大人,您要小的们拦的人到了。”


        

秦无忧顺着军士的指引看去,城门外一匹高头骏马正被军士围在当中,马上之人不住挥舞着马鞭,出言谩骂着。


        

秦无忧很是满意的点点头,朝军士回道:“很好,继续保持下去。凡是达官显贵或有骑快马进城的,无论是谁,尽数给我拦下来。”


        

“小的明白。只是,守正大人,您要拦的这些人来头可都不小,万一不小心惹出麻烦。。。”军士试着提醒道。


        

秦无忧全不在意的摇了摇头:“那是我的事,你们只要照做就好了。”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军士施礼退下后,秦无忧方才朝身后二美开口道:“辛苦两位姐姐一趟,我想知道他们进城是要去谁家?送的又是什么?”


        

“启城四门八路,公子想这般封锁消息,只守一门,恐难有成效。”夏蝉按秦无忧之意行事的同时,朝秦无忧开口道。


        

“他们往日里习惯了横行霸道,不会想到会有人在启城拦截。而要想最快把西梁的消息送进来,他们一定会从这里进城的。”秦无忧回道。


        

夏蝉已经走远,再回来时,那刚刚还在不住叫嚣的男子此刻以再无半点声音,被打的连自己亲娘都辨认不出了。


        

“啧啧啧。”


        

秦无忧啧啧嘴后,问道:“她打你,你是不是还手了?”


        

男子满是郁闷的点点头,想要开口回话时,却先掉了两颗门牙下来。


        

秦无忧满是可惜的摇摇头:“没人告诉过你不要打女人吗?”


        

“技不如人,我今日认栽!几位可敢留个名号,他日定当上门讨教!”对于秦无忧的戏言,男子狠声回道。


        

“算了吧,好好活着,比什么都好。面子什么的,不重要。”秦无忧说完,接着问道:“哪家的,从青沙关带什么回来了?”


        

“你是谁?”


        

看着男子突然的警觉,秦无忧不禁觉得可乐,一时不知道面前的男子是聪明还是真的蠢?便也回道:“你不配知道。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再向我姐姐道个歉,你或许还可以活下去。”


        

男子抬头看了眼绝美容颜下的冰冷目光,将要开口的话咽了回去,眼神不自觉的转了转后,回道:“我是晟风二公子的侍从,此次授命回京。。。。”


        

“啪!”


        

话未说完,夏蝉的玉手再度落在了男子已经分不清五官的脸上,传出一声清脆之音并将男子抽飞丈余远。


        

秦无忧满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朝男子勾了勾手后,开口道:“何必呢?快爬回来,好好说实话。”


        

话音未落,秦无忧身后一阵香风以朝那男子袭去,奈何为时已晚,未能阻住男子服毒自杀,男子再也没能爬起来。


        

冬雪自男子周身搜索一遍,全无结果下,起身朝夏蝉开口道:“姐姐,你打的太用力了,他受不了自杀了。下次你守着公子,换我来。”


        

“没想到四大贵姓还能培养出这般死士出来,倒是小瞧他们了。”看着地上的尸体,秦无忧自语道。


        

“公子若是需要,虞美人上下甘心赴死。”夏蝉从旁开口道。


        

秦无忧笑语道:“那是我死之后的事了,我活着就绝不允许秦家一人出事。”


        

“出事了!”


        

“。。。。。。。”


        

“冬雪,过分了。”秦无忧满是无语的朝冬雪开口道。


        

冬雪目光依旧盯着城门处,回道:“公子,真的出事了。”


        

顺冬雪目光看去,城门军士不知何时以尽数倒下,来往百姓早已奔走逃命,只剩一把白色油纸伞独自悬挂在空中,像是被鬼魂拖着一般。


        

不等秦无忧催动紫瞳心眼,那白纸伞便朝这边飘了过来,路过城墙荫蔽处时,一道白衣男子出现在秦无忧眼前,待纸伞回归阳光下后,那白衣男子又突然不复存在。


        

“他是怎么做到的?”


        

催动紫瞳心眼的秦无忧看着白纸伞下冰冷如鬼魅的妖异少年,朝身后二美问道。


        

“‘幽兰路,白纸伞。白昼相逢半人鬼,冥途相待油壁车。’他是伞下魂!”冬雪沉声回道。


        

“伞下魂?听名字就像咱们邪宗的人。他来启城做什么?也是来对付我的?”紫瞳心眼锁定在白纸伞下间,秦无忧笑语问道。


        

“以前是,但现在不是了。”夏蝉立身秦无忧身前的同时开口道。


        

“什么意思?”秦无忧不解道。


        

冬雪主动上前解释道:“他还是人的时候,确实是我邪宗之人。只不过后来犯了死罪,被尊上诛杀。却不知得了什么秘法,成就了如今半人半鬼的样子。”


        

“诛杀?那他现在是。。。?”


        

秦无忧话未说完,白纸伞上出现一行“孤魂野鬼,冥途无路。”八个大字,以回答秦无忧未讲完的问题。


        

“什么意思?他应该不是来投靠我的吧?”秦无忧满是不解的朝护在自己身前的二美问道。


        

冬雪回道:“自然不是。相反,是来找公子寻仇的。”


        

“正是如此。”


        

又是四字在白纸伞上出现,以回答秦无忧的问题。


        

“唉。”


        

秦无忧习惯性的叹了口气,起身的同时,自语道:“知道事情不会顺利,但没想到连只鬼都要来坏我好事。”


        

“夫人不在,为保万全,公子还是先回帅府去,这里由我姐妹二人断后。”夏蝉回身朝秦无忧说道。


        

没有回答,秦无忧亦没有离开的意思,只是轻轻拨开拦在自己身前的二美后,朝着白纸伞,笑语道:“邪王能杀你一次,我就能杀你第二次。不过,不是现在。”


        

话音所落之处,人已是数丈开外。狠话还未放完,便果断选择逃跑的秦无忧脚下玲珑步法还未尽展,紫瞳心眼余光处一席白衣已然自身前飘过,封住自己所有前路。


        

白纸伞瞬时砸落,来不及秦无忧做半点反应,整个人便被轰了回来,跌落在夏蝉冬雪二人脚下。


        

“你们两个还在这做什么,怎么不跑?”秦无忧朝扶自己起来的二美开口道。


        

“伞下魂其人如鬼魅,他若想的话便可无处不在。没用的,公子,我们逃不掉的,只能战!”夏蝉解释道。


        

“夫人呢?耽搁了这么久怎么还不出现?”不见伞下魂再度出手,拍打衣衫上尘土的秦无忧,问道。


        

“夫人说过,地玄境以下她不会出手相帮。”许久,冬雪回道。


        

“就刚刚那一道攻击的力道,说他是人玄境的修为你们两个信吗?”秦无忧满是不可思议的问道。


        

二美同时摇了摇头。如此答案,秦无忧很是满意的正欲再度开口间,夏蝉先一步打断道:“确实不是人玄境修为,伞下魂还尚未破境,或者说连入流也算不上。”


        

“公子刚刚是想说什么?”冬雪从旁补充道。


        

秦无忧满脸苦笑道:“现在没什么想说的了,我想回家。”


        

“邪王舍利。”


        

又是四个字自白纸伞上生出,秦无忧看过,满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换一个条件,我保证满足你。”


        

“死路无疑。”还是四字生出,以作回答。


        

知已再无退路,秦无忧亦不再玩笑,认真道:“另辟蹊径嘛,认真起来,我也可以。”


        

说话间,自紫瞳心眼处开始,紫气肆虐而出,瞬间遍布周身。一根七节紫竹也自紫气中生出,握在秦无忧手中。


        

“嗖!嗖!嗖!”


        

三道破空之音的鸣响还未绝断,三根紫竹便在同一时间打在撑开的纸伞之上,将伞下魂逼退至城墙阴影内。


        

伞下魂显出人像的下一刻,秦无忧手中紫竹以朝伞下魂眉心刺下。


        

转瞬之间的四道攻击打出,伞下魂来不及做出格挡,第四根紫竹已然刺入其眉心。


        

感受着紫竹没入下,全无半点阻力,与射入空气无异间,意识到不妙的秦无忧急欲飞身退开间,白纸伞也在同一时间撑开将秦无忧罩住的同时,伞下魂的下一道重拳已然轰出。


        

“轰!”


        

拳风在秦无忧丹田处爆开,秦无忧连同其身后丈余厚的城墙在顷刻之间消失于漫天烟尘之中。


        

“咳咳。。。”


        

被夏蝉冬雪自乱石中扶起的秦无忧,咳干净口中掺杂着尘土的心头血后,看了眼身上狼狈不堪的衣衫后,不爽道:“我警告你,打我可以,但不准毁了我的衣衫!你赔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