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七十八章竞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个人打架,却弄碎了我的玉。我想要报仇,你说我该怀疑谁?”秦无忧再问。


        

“不光是打架的人,还有旁观者在,他们都有嫌疑。人太多了,胡乱怀疑不是明智之举。”晟风枫苦叹道。


        

秦无忧跟着点头应下:“说的没错,旁观的人同样摆脱不了嫌疑。只有足够蠢的人才会把目光聚集在打架的人身上,因为他们最明显。


        

聪明一点的,会把目光放在旁观者中唆使打架的那一个人身上。因为我要是找打架的两人去报仇,他的计谋就得逞了。


        

若是再睿智一点,会把那些在不经意间或是被动促成这场架的人也算进来。他们看上去与此事扯不上什么关系,可终究是被算计过,报复一下总没坏处,还能趁机牟利。


        

而绝顶聪明的人,会把什么都不做,却一直旁观不肯离开的人也算进来。他们看上去和此事全无关系,可不管是谁最后败了,他都不吃亏,反而有利可图。”


        

“你是哪种聪明人?”秦无忧说完,晟风枫认真问道。


        

秦无忧摇了摇头:“我说过了,我是那个碎了玉的人。没有守护好我秦家的玉,我现在是罪人。”


        

晟风枫想要出言安慰,可一时不知如何开口下,便接着秦无忧的故事讲道:“晟风和王室打了这场架,褚师在暗中唆使,百里看似被处处套路,可他们自有算计。闻人旁观了一切,守住现在的局面便已是不败之地,若是有一家受损,他便可趁势从中得利。


        

呵呵,不知道这般算计是出自闻人昆之手,还是老相爷在幕后授意?”


        

“你想的到,我想的到,涉事之人或早或晚都能看明白这一切。不过看破又如何?一切都不重要了,玉碎了,回不去了。” 记住网址m.dzs5.com


        

看着秦无忧不顾守门军士的提醒,径直离开下,晟风枫对着空气开口道:“他不肯去西梁,说明答案就在这启城中。


        

天叔,麻烦您代我去一趟西梁吧。祖父安排的人我信不过,我暂时又走不开。”


        

“此去西梁路远迢迢,我不在三公子身边,谁来护您平安?”应声出现的天叔朝晟风枫回道。


        

晟风枫笑语着摇了摇头:“您教了我这么久,这在家门前保命的手段总是有的,您老大可放心。”


        

见天叔应下,晟风枫再度开口道:“如果可以的话,尽量拖延我二哥回启城的时间。”


        

“三公子在怀疑什么?”天叔问道。


        

晟风枫苦笑道:“适才他秦无忧落了一种人没有说出来,我担心的是他没想到呢,还是故意不对我说。”


        

“哪种人?”


        

“绝顶聪明又无所畏惧的人。他秦无忧就是这种人,可他不会对自己人下手。


        

我害怕二哥也是这种人!如果真是他自作聪明,擅自来个灯下黑,那麻烦可就大了。”


        

“明白了。三公子多加小心,老夫会尽快赶回来的。”


        

天叔之语随着其人消失后,晟风枫用折扇不住敲着头,感慨道:“秦无忧啊秦无忧,你说你没事继承侯爵干什么?老实的在府里等着被刺杀多好,大家岂不都省心?”


        

。。。。。。


        

“枫三公子真是稀客,不知来我红秀坊有何贵干?”青衣自楼上走下,看着安坐品茶的晟风枫,出口问道。


        

晟风枫放下手中香茗,起身施礼过后,直言道:“侯爷被贬为西门守正,枫刚从西门回来。”


        

“枫三公子想说什么?”青衣再问道。


        

“听说秦无忧在青衣姑娘的红秀坊坐了一整日?”


        

青衣点头默认后,晟风枫再度开口道:“虽然不知道他让您做了什么,但我希望青衣姑娘这次不要答应他的要求。”


        

“给我一个拒绝他的理由。枫三公子应该知道,你同他比起来,于我而言一文不值。”青衣全无语气的拒绝道。


        

如此态度,晟风枫不禁苦笑一声后,开口道:“如果说是为了帮秦无忧,您会同意吗?他在挑衅的人很危险,所以他要做的事会更危险。”


        

见青衣没有开口的意思,晟风枫无奈道:“看来所有后果青衣姑娘心里都已明了了。可您还是决定帮他,是吗?”


        

“他要做的事就是我红秀坊要做的事,他要面临的危险,红秀坊拼死也会挡在他面前。”


        

青衣的回答将晟风枫准备好的说辞彻底按了回去,晟风枫只好无奈改口道:“至少告诉我,秦无忧让你做了什么吧?我也好尽量出手帮他?”


        

青衣依旧是不开口,晟风枫满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好吧,那我来猜,您只要给我个眼神就好。”


        

“他去见过褚师素慎老国公,可到现在还没半点动作。我猜他是准备要动手了,想让青衣姑娘帮忙制一件天衣出来,没错吧?”晟风枫试着开口道。


        

确认过眼神,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后,晟风枫不再多言,起身准备离开间,却被青衣出口叫住:“枫三公子,你会帮他吗?”


        

“应该不会吧,我可是四姓贵族的人。不过,我会尽量站在他这一边。”晟风枫耸耸肩,回道。


        

“枫三公子已经知道了红秀坊的态度,虽然我红秀坊比不过四大贵姓的底蕴,但。。。”


        

“可以了,话说多了未免有伤和气。青衣姑娘大可安心,枫知道该如何做。


        

我既然说过要站在他这边,总得帮他做点什么才行。光是一件天衣,没有我从旁出手的话,他可没那么容易变了启城的天。”晟风枫打断道。


        

目送晟风枫离开后,青衣朝着楼上开口道:“出来吧,人已经走了。”


        

青衫随着青衣之语自二楼拐角处出现,秦无忧缓步下楼,看着门外已经消失的晟风枫,笑语道:“你猜他知不知道我就在楼上?”


        

“知道,最后那句话他就是说给你听的。”青衣回道。


        

秦无忧很是赞同的点点头,再问道:“天衣我还要等多久?”


        

“他说的没错,你要做的事很危险。”青衣回道。


        

秦无忧点头应下:“我知道。你也应该知道我的决定不会变,也不能变。”


        

“七日后,来取天衣——落霞。不过用过之后必须还回来,红秀坊不出残品。”片刻的沉默后,青衣方才回道。


        

“我要整个启城都知道天衣——落霞七日后会在阑珊苑挂卖,应该不会麻烦到你吧?”秦无忧说完,不等青衣回答便离红秀坊而去。


        

七日后,阑珊苑。


        

一身奢华,藐视一切的闻人杰在护卫的拥护下自大厅内拥挤的人群中穿行而过,落座二楼上等包厢。


        

“秦无忧!天香小筑这笔帐,我早晚要和你算清楚!”看着如今日进斗金的阑珊苑,闻人杰狠声自语道。


        

“公子切莫冲动,我们此行是为了天衣而来,不能因为与那秦家人较劲再度失之交臂。更何况家主吩咐过。。。”


        

“放肆!本公子做事,何时轮到你一个家奴说教了?”闻人杰厉声喝止过后,喝了口茶平缓下情绪后,冷声问道:“青衣姑娘人呢,快去请来见我。


        

一群废物!连天衣都弄不到,还要本公子委身来此竞拍,养你们有何用?”


        

“公子息怒,已经派人去请了,人稍候就到。”家奴忙低声回道。


        

闻人杰点点头,再问道:“秦无忧人呢?盯死了没有?”


        

提及此事,家奴面上露出谄媚之态:“回公子,一切都以安排妥当,他秦无忧现在还在看城门呢。”


        

“看城门?”闻人杰不不解道。


        

家奴急上前回道:“公子还不知道,他秦无忧在大殿之上当朝抗旨,被宇王褫夺了所有封赏,贬到启城西门做一个小小的守正,看大门呢。”


        

“守正?呵呵呵,真想去看看他秦无忧现在的样子。一个小小的秦帅府,不自量力也敢与我闻人杰为敌,这就是他的下场!”


        

“等公子身着天衣出现在那秦无忧面前,那时管叫他无地自容!”家奴也跟着笑语附和道。


        

“闭嘴!别打扰本公子取回我的天衣!”看着大厅内已有虞美人肃清局面,闻人杰满面得意之色的喝斥道。


        

闻人杰话音刚落,便有虞美人引着三位红秀坊弟子飞落在早已搭好的拍卖台上。


        

“诸位,今红秀坊借阑珊苑搭台,拍卖我红秀坊主新制天衣——落霞。


        

天衣不世出,举世仅此一件。奇货可居,其价格自是无法用金钱衡量,故而此次拍卖我红秀坊不做竞价之争亦不定任何规矩。只以三日为期,最后一位出价者得之!”


        

话音落,立时引来唏嘘之音不断,对如此规矩满是不解,却无一人敢多说半句反对之语。


        

“三日为期,最后出价者得?有趣,真是有趣。”闻人杰口中咀嚼着,面上跟着露出笑意。


        

“敢问红秀坊,得这天衣可有底价,或是其他要求?”不知楼上哪家包厢代阑珊苑中的众人问道。


        

红秀坊弟子将所有包厢观尽,没有找到出言之人后,再度开口道:“坊主交代,天衣——落霞没有底价,就算不出钱都可。但有一条规矩,得我天衣者除了其所出价格外,必须无条件应下我红秀坊一件事。”


        

“无条件应下?难道红秀坊让我们去死,我们也要答应不成?”有了第一人发问,陆续开始有人附和的发问道。


        

“没错!要你的命,也不失为一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