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七十七章谁干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家主,三公子在门外候着呢。天未亮就来了,已经小半个时辰了。”晟风府,晟风颥朔卧房内,家老服侍晟风颥朔更衣时,从旁微笑提醒道。


        

穿戴整齐后,晟风颥朔方才开口道:“这个时辰他不是该在朝会的路上吗?”


        

“老奴晨起时王城就以传消息出来,今日王上头风发作,龙体欠安,称病罢朝。”家老解释道。


        

“哼。”


        

晟风颥朔冷哼了一声,出言道:“龙体欠安?怕是还没想好如何应对,不想上朝吧?不过主动起兵却遭逢大败,连青沙关都落入了西梁之手,却对领军者无可奈何,也是该他头疼的时候了。”


        

“家主,三公子还等您呢?”家老再度从旁提醒道。


        

“不见,叫他回去闭门思过。为了外人,都敢来问罪自己的祖父了?”晟风颥朔依旧带着怒气吩咐道。


        

家老微笑点头应下后挪步推门,朝门外的晟风枫开口道:“进来吧,老爷已经起来了。”


        

“敢问家老,屋里是晴天还是阴天?”晟风枫小心问道。


        

家老摇了摇头,笑语重复道:“三公子请进。”


        

晟风枫陪笑回礼后,方才迈步走进,先朝晟风颥朔施礼请安后,才出言道:“祖父可否告知孙儿,您和二哥在筹谋什么?”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你是在质问我吗?”晟风颥朔语气不善的不答反问道。


        

晟风枫再度施礼:“枫不敢,只是这次事态严重。孙儿必须知道所有,才能做出应对。”


        

“没什么好应对的,顺势而为便可。下去吧,再多说半句就去给我跪祖堂去!”晟风颥朔怒道。


        

晟风枫全没有离开的意思,依旧直言道:“秦家军大败,杨兴将军身死,他秦无忧一定不会善了。顺势而为对我晟风家绝对没有好处,若放任事态发展下去, 就连二哥可能都会有性命之忧。还有。。。”


        

“好了,不要再说了!我放任你去同秦帅府交往,不是让你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的!”


        

见晟风颥朔真的生怒,晟风枫忙跪地赔罪,想再开口解释却被晟风颥朔制止道:“好了!祖父知你要说什么,也明白此番事态的严重。我会亲自处理此事的,你去跪祖堂吧。”


        

“枫儿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你若敢问,罚跪十天。”晟风颥朔冷声道。


        

“杨兴将军之死与二哥有没有关系?”晟风枫依旧发问道。


        

晟风颥朔暗暗叹了口气后,回道:“我并未授命他杀人,也不允许他杀人。


        

去吧,加跪十五日,想清楚后再出来。要是想不清楚就一直跪着吧。”


        

“枫儿遵命。”


        

看着晟风枫退出房间,侯在一旁的家老方才开口道:“口不应心,明明想让三公子去解决此事,还这么罚他?”


        

晟风颥朔闻言,朝家老白了一眼后,朝着晟风枫离开的方向出言道:“这孩子的做法我不认可,却不知为什么,对他说的话心底总信上三分。”


        

“三公子年少有为,聪慧过人,定不会辜负家主对他的期许。”家老从旁附和道。


        

“你啊,就知道向着老三!我让他进来了吗?你就敢自作主张放他进来!”


        

“老奴知罪,老奴该死。”家老满面笑意,全不在意的请罪道。


        

晟风颥朔不过是冷哼一声,似自语一般的开口问道:“会是谁呢?靠杀将阻拦国战,以挑拨我们与秦帅府的关系?如此做法未免太过拙劣了些。”


        

没人回答,家老只是静候一旁,晟风颥朔则继续问道:“你说这一切会是老二他背着我做下的吗?”


        

“老奴不知。”家老摇了摇头。


        

家老回过,见晟风颥朔只是沉思不语,不再开口间,试着小心开口道:“与其猜测是何人所为,不如查一下如今这般结果会有何人得利,会更有效一些。”


        

“去安排吧,我要尽快知道一切。”晟风颥朔点头应下的同时,吩咐道。


        

。。。。。。


        

军报传回启城已是一整日的时间,整个启城看起来安静异常,就像什么事都未发生过一般。直到第三日复朝,一身紫蟒朝服的秦无忧立身朝会之上。


        

例行礼仪与朝事过后,宇王方才将此番西梁兵败提到议事之项。


        

一直脸露怒色的宇王将手中奏报用力掷出后,怒声道:“谁来给孤一个解释?”


        

无人回答,满朝文武尽是战战兢兢,生怕此事会被提及到自己头上。


        

久不见有人应声,宇王朝一直未开口的秦无忧看了一眼后,出言道:“秦军候,孤闻报青州营授秦家军命以出兵西梁,可有此事?”


        

“臣不知。未得王上授命,秦帅府无权擅发军令。”秦无忧回道。


        

“宇王再问:“秦军候可知此次西梁领军败我西征大军的是何人?”


        

秦无忧再度摇头,宇王心下冷笑,依旧是面不改色的开口道:“是孤亲自赐婚,军候死守在府中的西梁公主——梁珺瑶。”


        

“哦。”


        

“。。。。。。”


        

如此随意的回答,让朝堂文武尽数无语,纷纷将眼睛擦亮,等着语出惊人死不休的小侯爷与宇王的较量。


        

“秦军候死命守护,甚至为了她不惜与孤决裂。如今领兵大败秦家军,秦军候难道不该说点什么吗?”宇王再度冷声问道。


        

“王上所言极是,臣下了朝就回去休了这个不守妇道的他国公主。”秦无忧很是赞同的回道。


        

“秦军候不觉得该为此事付些责任吗?”宇王冷声道。


        

“都听您的。”秦无忧全无半点认错态度的回道。


        

“典月,宣旨。”


        

宇王稍有沉吟过后,收起情绪朝身旁典月开口道:


        

典月如往常一般躬身上前,将早已准备好的谕旨展开,朗声道:“护国军候——秦无忧,上前听宣!”


        

“听着呢,快点念,大家都等着呢。”秦无忧全不在乎的回道。


        

如此态度,立时引起朝臣一窝蜂的上前弹劾。宇王满是头疼的挥了挥手,按下群臣谏言并示意典月继续宣旨,不想将半点时间浪费在这些没意义的琐事之上。


        

“奉天承运,宇王诏曰。今天运不济,至我西征大军兵败,为保社稷山河无恙。。。特命护国军候——秦无忧引青州营发兵西梁,收复失地,正我宇国军威。刻日启程,钦此!”


        

一长串谕旨宣读完毕,典月合上谕旨朝秦无忧开口道:“秦侯爷,该领旨谢恩了。


        

“我不去西梁,谁爱领谁领。”秦无忧很是随意的开口道。


        

“秦无忧!此乃朝堂,你身为我大宇朝臣,莫要太过放肆!不领王命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宇王算是警告道。


        

“我们家已经被灭过一回族了,至今还是无头悬案,王上忘了吗?”秦无忧全不退让的回道。


        

提及此事,宇王一时顿住,收起怒意,沉声道:“身为护国军候,军国大事在前,当如你父帅在时一般为孤开疆拓土才是。你这般无礼,叫孤如何饶你?又如何对得起青沙关前阵亡的将士?他们可都是你父帅一手带出来的。”


        

听着宇王以长者之姿的情真意切,秦无忧很不配合的开口道:“差点就被您感动了,不过臣还是不会去,请王上降罪吧。”


        

“孤且问你,为何不肯领兵出征?”


        

秦无忧耸耸肩:“上次出了启城,差点死在外面。无忧胆小,上不了阵,领不了兵。余生情愿做一个闲散侯爷,安乐一声。”


        

“传旨,护国军候——秦无忧抗旨不尊,罪不容恕。褫夺一切封赏,只保留其爵位封号。另贬为西门守正,即刻到职。西征一事,日后再议!孤有些乏了,都散了吧。”宇王说完,径直起身离开。


        

“无忧领旨谢恩。”


        

在一众退朝礼仪声中,秦无忧高声说完,并在众人的目光下,全不在意的踏步离开。只是还未出王城门,就被典月带领的军士拦下。


        

“有事?”


        

典月先施一礼,方才回道:“遵王命,由咱家送侯爷去西门上任。”


        

“你就是个奴才,以后在本候面前要自称奴才。明白了没有?”秦无忧纠正道。


        

典月面上微笑依旧:“侯爷教训的是,奴才知罪了。”


        

“这才乖嘛,前面带路。”


        

褪去蟒袍,一身青衫的秦无忧在典月的亲自督办下刚刚领了守正之职,还未在守城军士口中了解清楚职责为何间,手摇折扇的晟风枫便出现在自己面前。


        

“当庭抗旨,就换了这么个不痛不痒的惩罚。你这算是幸运还是不幸?”晟风枫不痛不痒的开口道。


        

秦无忧看了眼军士送来的差服,想也未想便直接甩飞后,朝晟风枫回道:“出城吗?五百两银钱。”


        

“你穷疯了,抢钱啊!?”晟风枫没好气的回道。


        

“不出城就赶紧说事儿,没看我忙着呢吗?”


        

晟风枫也不过多在意,直言道:“我来是要告诉你,杨兴将军的死与我二哥无关。”


        

“那就是西梁公主干的了?”秦无忧回问道。


        

晟风枫摇了摇头:“应该不会。以她的性格,还不会这么早开罪于秦帅府,这对她没好处。”


        

“那是谁?”


        

晟风枫收起折扇,摇头叹气道:“还不好说,可怀疑的人太多了。启城四大贵姓或是外国各族王室,包括王城里的那位都有可能。毕竟你们秦家死了谁,对大家都是有益无害。”


        

“如你所言,晟风家也同样在怀疑之列。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秦无忧回问道。


        

感觉出秦无忧话语之中的怒气,晟风枫叹了口气,回道:“追本溯源,先从我二哥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