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七十六章兵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已经三个月了,还不死心吗?连这二傻子的霸王枪都快摸到人玄境的边了,不过也只是在三天前划坏了褚师然的衣服,还是个衣角。”


        

三人立身王城不远处,秦无忧悠闲的靠在墙角,指着脸上淤青还未消退的百里英雄朝晟风枫开口道。


        

“秦无忧!我警告你把手放下,别指着我。还有,你再叫我一声二傻子,我今天跟你没完!”百里英雄怒声警告道。


        

“等你什么时候能进褚师然身,再来找我麻烦吧。”秦无忧全不在意道。


        

“别吵了好不好?大家以和为贵,以和为贵。说好了团结一心,一致对外的。还没搞定褚师然,现在就不能起内讧。”晟风枫急上前从中调解道。


        

“起开!这里没你事,我忍他好久了!打架从来不出力,就知在一旁说风凉话,今天我必须好好教训他一顿!”百里英雄全不客气的推开上前劝架的晟风枫,手中长枪直朝秦无忧点出。


        

秦无忧无奈摇了摇头,很是随意的挪了半步。看着一击落空,已经钉在墙内的长枪,开口道:“就说了你碰不到我,还不信。”


        

话音未落,石墙在长枪抽出的下一刻崩塌,三道身影先后自尘埃中飞出,分落两旁。


        

掸着青衫上尘土的秦无忧,看着再度被晟风枫拉住的百里英雄,出言道:“好了二傻子,别乱叫了。人出来了,你该办正事了。”


        

“今日怕是没时间陪三位切磋了。侯爷,出事了。”不等百里英雄动手,褚师然先一步上前开口道。


        

“什么事还有比他们两个对你下手重要?”看着面色凝重的褚师然,秦无忧收起懒散,正色问道。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边关回报,西征大军惨败,青沙关失守。”


        

对于褚师然的回答,秦无忧意料之中的点头应下:“这不是在你计划之内吗?虽然丢了青沙关勉强算是出了点意外,但于你而言应该还算不上是事吧?”


        

“不光是青沙关失守这么简单。”


        

感觉出褚师然话语之中的不对劲,秦无忧再没半点开玩笑的心情,质问道:“秦家军怎么了?”


        

“杨兴将军战死沙场,秦家军损失。。。”


        

褚师然话未说完,重拳已然落在其脸上,将褚师然未说完的话连同他自己一起轰飞出去,坠落在百里英雄轰塌的石堆中,再度腾起漫天烟尘。


        

“他,他是怎么做到的?”如此结果,百里英雄满是不可思议的出言道。


        

“看不出来吗,褚师然那孙子根本就没躲。”晟风枫不耐烦的解释道。


        

“我难道不知道他没躲吗?我是问你,他怎么把褚师然轰飞那么远的?”


        

“闭嘴,老实看着!出事了,不知道吗?”晟风枫喝令道。


        

百里英雄闷哼一声,不爽道:“祖父叫我此次罢职就是不想掺和你们那些勾心斗角,只是可叹杨兴将军英雄一世,无端被你们波及,战死沙场。”


        

两人闲聊间,褚师然以自石堆中起身,走近怒火中烧的秦无忧,解释道:“此非我所愿,但事已至此,然一定会给侯爷一个交代,还请侯爷节哀顺便。”


        

“顺不了便!秦家人的血不会白流,也不是褚师太尉这一拳可以轻易抵消的。不管是谁,都会为他的愚蠢付出代价。”秦无忧言毕,径直转身离开。


        

看着离开的秦无忧背影,百里英雄试着朝晟风枫问道:“我们还上吗?”


        

“上什么上?都出大事了,你还有心思打架?”晟风枫没好气的开口道。


        

百里英雄依旧不合时宜的开口道:“这是你说不上的,与我无关。你答应过的,事成之后带我和小花见面,可不准反悔。”


        

“小花在秦帅府,愿意去你就去!我拦过你吗?别烦我,忙着呢。”晟风枫也如秦无忧一般,丢下一句话后不管身后百里英雄的怒骂,满面阴沉的离开。


        

回返帅府的秦无忧在府门前与急出门的冬雪遇上,不等冬雪开口,秦无忧率先问道:“秦家军的人回来了?”


        

冬雪点头应下:“刚到没多久,负了伤。不过已经安排好了,有福伯在照顾。”


        

“现在带我过去。”


        

顺着冬雪引路,秦无忧走进安顿秦家军来人的客房内,床上军士见秦无忧,急起身跪拜道:“先锋营偏将——张贵,见过少帅。”


        

秦无忧快步上前将张贵按回原处后,出言道:“不必拘礼,身体重要。”


        

“秦家军建军至今,从未遭如此败绩。我等无能,至秦家军受辱,请少帅降罪!”


        

张贵话未说完就被秦无忧按下道:“罪在我秦无忧,与将军无关,将军不必自责。将军,此番我秦家军伤亡如何?”


        

“杨将军战死沙场,秦家军损失过半。”张贵不忍道。


        

“西征大军到底发生了什么,把你知道的所有都告诉我。”秦无忧追问道。


        

提及此事,张贵满面怒色,回道:“此番西征,我军连奏凯歌,三战三捷。后西梁换将,与我军决战于五马河。杨将军身先士卒带领我秦家军冲杀,本以胜券在握。谁想杨将军被暗箭所伤,殒命三军之前。”


        

“就算杨将军不幸战死,以我秦家军风也不至如此惨败才对。”良久,秦无忧出言问道。


        

张贵眼中含泪,点头应下的同时回道:“将军丧命,我等本欲死战以为将军报仇。可主帅却在关键时刻鸣金收兵,前军也莫名败退下来。


        

兵败如山倒,秦家军未败于敌手,却被我自己人无端冲散。西梁军趁机掩杀,我军大败,夺回我军攻占之地,直到青沙关失守,晟风元帅又突然稳住了阵脚,打退了西梁大军。


        

可恨杨将军不在,我秦家军被人遗弃,无人问津。如今就连杨将军的尸首。。。都未曾寻回。”


        

“福伯,眼下最快能调动的秦家军在何处?”秦无忧沉声道。


        

“青州营——桓宏部。”


        

秦无忧应下后,出言道:“张贵接令。”


        

“末将在!”张贵跪接军令道。


        

“命你速往青州营传我秦家军令,青州营自接令之日,即刻前往西梁与幽州营合军一处,重整军队,发兵西梁。


        

此番发兵,无关国战,不理王命,不争寸土之地,只为迎回杨将军与我秦家军尸首,归葬秦川。敢有阻拦者,无关何人,杀无赦!”


        

“末将领命!”


        

秦无忧又转朝春花开口道:“春花,安排虞美人同往,护送张将军前往青州营。”


        

安排好一切后,秦无忧不再多发一言也不管身旁人的关切之语,独自出帅府而去。


        

一路走来,当秦无忧自思绪中转醒,看着出现在眼前“红秀坊”三个字,不禁微微一笑,推门走了进去。


        

“你刚刚差点死在路上。”等候在红秀坊内的青衣朝走进的秦无忧开口道。


        

秦无忧干笑一声:“是吗?我怎么不知道?”


        

“你刚刚走神了,一路上福伯为你拦了三次刺杀,我替你挡了两次。”


        

“原来如此。救命之恩,没齿难忘。”秦无忧努力的打趣道。


        

青衣全不买账的直言道:“你心情不好?”


        

秦无忧点点头:“被你看出来了。”


        

“你第一次这般失魂,连自己的命都不顾了。告诉我发生了什么?”青衣再问道。


        

秦无忧感叹的摇了摇头:“你要是温柔一点该多好,刚好可以安慰我一下。”


        

“让你失望了,你也可以选择不说。”青衣依旧没有表情的回道。


        

早已习惯了青衣如此,秦无忧不去过多在意,自顾自的开口道:“父帅留下的秦家军因为我流血了。呵呵,是因为我的大意才至秦家军如此,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才能还了这份血债?”


        

“你可改变的了现在的结局?”


        

秦无忧摇了摇头:“好像已经晚了。”


        

“既然改变不了,与其在我这里感慨,不如想办法去弥补你的错误。


        

虽然我不想你去报复,但如果他犯的错误不可原谅,总要有人出手,让他付出代价才行。”青衣开口道。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所以我才会来这里找你。”秦无忧赞同道。


        

“说吧,需要我做什么?”青衣直接问道。


        

秦无忧摇了摇头:“我在你眼里难道就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吗?”


        

“不是吗?”


        

秦无忧很是认真的回道:“当然不是!你知道的,我是走神了,才走你这来的。”


        

青衣不再多说,上楼取回三件青衫交给秦无忧后,出言道:“一件是给芊芊的,还有两件是你的。银钱走阑珊苑的账,我会派人去取的,不用专程送来。”


        

“红秀坊的钱,我可付不起。”秦无忧翻看着青衫,随意说着。


        

“有什么事直说。”见秦无忧许久不肯离开,青衣直言道。


        

“秀姨同我讲过,她已经把天衣的制法传给了你。”秦无忧突然开口道。


        

“从未制成过。”青衣回道。


        

“可以想办法帮我做出来一件吗?就算是仿品也可以。”秦无忧笑问道。


        

“你要拿来干什么?”


        

秦无忧笑意变的意味深长:“不是你说的吗,做错了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有人止了风波,本来我也打算息事宁人的,不过现在我改主意了。我想要变天,尚需要一个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