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七十五章无常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邪宗子弟千百万之众,遍布整个江湖,可不是所有人都以你这个新晋邪王马首是瞻的。”晟风枫出言道。


        

秦无忧将目光转向春花,春花点头应下后,回道:“邪王殒命后,我邪宗一直四分五裂。阴鬼派掌教——无常鬼觊觎邪王之位已久,夫人她不准,无常鬼就叛离了邪宗。”


        

“既然是四分五裂,那应该不止阴鬼派一家觊觎这邪王之位吧?”秦无忧笑问道。


        

春花点头应下:“虞美人,御虫谷与罗浮山守邪王遗命,以夫人和公子为尊。阴鬼派与暗毒门狼狈为奸,天地盟同日月教蛇鼠一窝。”


        

知道自己又有树敌后,秦无忧全不在意的笑了笑,再问道:“虞美人见过了,御虫谷被灭门了,那罗浮山的人呢,怎么没见他们来见夫人?还有其他那四家图谋不轨的人,好像也没对我下过手。”


        

春花没有急着回答,晟风枫从旁接话道:“罗浮山的人来不了了,他们不见了。至于阴鬼派他们嘛,一直在憋大招,应该已经开始动手了,不然我也不会在我二哥手下遇到无常鬼。”


        

“不见了,是什么意思?”秦无忧再问。


        

晟风枫只是摊了摊手,没有回答。春花从旁解释道:“邪王殒命后,罗浮山被人移走了,人也再没出现过。是他们自己所为还是有人在图谋什么,连夫人也不知情。”


        

秦无忧将这一切默默记下后,便不再发问邪宗之事,将话题转回梁珺瑶身上,朝晟风枫问道:“然后呢,你还是没说如何出城?”


        

“又不是你出城,你急什么?”


        

晟风枫不客气的反驳过后,接着开口道:“十日后西征大军出征,需要先在王城前点将,再去天官府祭旗。到时我来帅府接二位,一切听我安排就好。” 记住网址m.dzs5.com


        

语毕,晟风枫不给秦无忧再开口反问的机会,便径直离帅府而去。


        

十日后,启城西城门。


        

手摇折扇的晟风枫立身城墙之上,看着大军走过,那扬起的烟尘正渐渐消散间,感叹道:“希望二哥他别把事情做的太绝,也好给我留些回旋的余地。”


        

“三公子在担心什么?”出现在晟风枫身后的天叔,问道。


        

晟风枫叹了口气后,回道:“我最担心的是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些什么,可总感觉会有事发生。”


        

晟风枫说完,不见天叔回答下,回身看去,天叔的身影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席青衫的秦无忧,正同自己一般望着远去的西征大军。


        

“我靠,你什么时候来的?”


        

秦无忧不予理睬,只是自顾自的说道:“叫公主混在西征大军中出城,你二哥还真想不到他亲弟弟会在自己眼皮底下动手脚。果然是家贼难防啊。”


        

“你这是夸我吗?”


        

秦无忧摇摇头:“当然不是,我只是在担心军候夫人。大军虽然行动缓慢,但留给她的时间可不多了。”


        

“那不是你该操心的,我们现在还有正事要做,走吧?”晟风枫开口道。


        

“去哪儿?”


        

“当然是找褚师然那孙子,说好了要堵他一顿给小花报仇的,岂能说话不算话?”晟风枫回道。


        

“打不过,我不去。”秦无忧依旧原地不动,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晟风枫收起折扇,拉起秦无忧,不由分说便跳下城墙后才开口道:“我约了百里狗熊那二傻子一起,这次说不定或许可能有机会得手。”


        

“如果我俩不先打起来的话。”秦无忧补充过后,再度驻足原地,抬眼凝视着城门旁的一座茶棚。


        

顺着秦无忧目光看去,只有一男子在茶棚内静坐。男子身上衣服黑白二色分明,面目更是惨白不堪,阴邪的有些吓人。此刻正与秦无忧对视着。


        

“他是谁?”秦无忧朝晟风枫问道。


        

“呵呵,你说呢?”晟风枫干笑回道。


        

两人尬聊间,男子已经起身朝秦无忧方向飘来。先朝晟风枫见了一礼后,再换上一脸轻视之态朝秦无忧开口道:“无常鬼见过尊上。”


        

“客气。朋友,你这面色怎么弄的,这么白?不怕被晒黑吗?”秦无忧突兀的回问道。


        

晟风枫表情蠕动了下后,感受到无常鬼身上溢出的杀机,果断朝后退开,为两人腾出地方。


        

“邪王舍利给我,你可以不死。”无常鬼冷声道。


        

秦无忧转向躲到一旁的晟风枫问道:“他怎么知道邪王舍利,你告诉他的?”


        

晟风枫很是无辜的耸耸肩后便走向无常鬼刚刚所在的茶棚内坐下,表明自己不会插手的立场。


        

秦无忧很是鄙夷的看了晟风枫一眼后,重新面对无常鬼,笑语道:“你刚才威胁了我,我很不高兴。不过我好像打不过你,就不同你计较此事了,麻烦让下路,不然我们两个可能会打起来。”


        

“看来尊上不打算将舍利交出来了?”无常鬼冷声道。


        

“嗯哼。”


        

秦无忧耸耸肩:“夫人说过,你不配。”


        

“既然尊上不肯主动退位,交出舍利。那无常便助您一臂之力!”


        

话音落,无常鬼身后一道招魂幡祭出,定在秦无忧上空的同时,立时散出阵阵阴风,就算远离秦无忧的晟风枫此刻也不觉的感到毛骨悚然,汗毛倒竖。


        

无常鬼面上露出邪笑,再度开口道:“最后一次机会,邪王舍利尊上交还是不交?”


        

“呵呵。。。做,梦!”


        

硬抗阵阵阴风的秦无忧勉强笑出声并强吐出了“做梦”二字。


        

“勾魂!”


        

无常鬼立身爆喝下,招魂幡开始听话的不住颤动。紧跟着黑白二色阴风开始围拢在秦无忧身侧,将全无还手之力的秦无忧拖起,送到招魂幡前。


        

死亡迫近的最后一刻,秦无忧没有半点求饶,朝无常鬼强挤出笑意的下一秒,一道强风横扫而来,破开勾魂幡的同时,一道黑影在无常鬼身后生出。


        

“砰!”


        

一切电光火石之间,无常鬼看清了身后黑影的攻击,却全无机会反抗便被福伯重拳轰出数丈开外,坠落在民舍中咳血不止。


        

“还好有您老在无忧身旁,又救了我一命。”自招魂幡下脱身而出的秦无忧,朝接下自己的福伯谢道。


        

“陷公子于危难,是老夫的错。”福伯回道。


        

秦无忧忙摇了摇头:“不怪您,要不是夫人拦着,您早就出手了。”说着,朝远处楼顶的夫人处看去。


        

“无常见过夫人。”自废墟中走出的无常鬼连嘴角鲜血也顾不得擦就朝夫人施礼道。


        

“现在离开,本尊便当此事从未发生过。”夫人沉声道。


        

无常鬼再度施礼应下:“谢过夫人不杀之恩。”


        

“等一下。”


        

无常鬼起身正欲离开间,夫人开口将其叫住后飞身落在秦无忧身侧,再度开口道:“新任邪王已然继位,回去告诉他们,最好早日归顺。若有生不臣之心,行不轨之事者,杀无赦!”


        

无常鬼不再听话领命,但态度依旧恭顺的回道:“无常自会转告夫人之令,但叫我等甘心臣服,恕无常不能遵令。


        

邪王乃我邪宗首尊,想叫我等臣服,还需他配得上这首尊之位才行!”


        

“尊上日后自会证明给你们看的,现在你可以走了。”夫人回道。


        

等无常鬼消失后,秦无忧方才朝夫人小声道:“内个,刚刚的承诺都是夫人您应下的,我可没说要证明给他们看。您知道,邪王的身份我一直都不感兴趣的。”


        

“你是他选中的人,便就是下任邪王,你没有选择。”


        

“可我打不过他,刚才差点死在他手里。”秦无忧坚持道。


        

夫人全不在意的回道:“无常鬼以入了天玄境,你现在自然不是他对手,本座会为你挡下他们,留给你日后处理。”


        

“天玄境!我武道可还未入流呢,日后也处理不了。”秦无忧有些委屈道。


        

夫人依旧不以为然,自顾自的开口道:“今日不过是个试探而已,就算有我在,他们也绝不会善罢甘休的。日后地玄境以上的高手自有人会为你挡下,其余就看你自己了。”


        

看着夫人讲完便不给机会的转身离开,秦无忧忙开口道:“夫人,您别跟无忧闹。


        

夫人,夫人别急着走啊?要不您把人玄境的也算在庇护范围内总可以吧?


        

夫人。。。!”


        

待夫人彻底消失,一切归于平静后,晟风枫方才走了回来,主动搭上秦无忧肩膀,笑语道:“看见了没,我早就同你说过,那邪王舍利烫手,不是谁都能承接的住的。”


        

“你什么时候跟我说过?”秦无忧说着,拍开晟风枫的手后,强调道:“风度,你的风度呢?”


        

晟风枫一副无所谓的跟上,接着开口道:“听见了没?夫人刚刚说那无常鬼已经入了天玄境。”


        

“所以呢?”


        

“所以他被夫人抬手之间制服,又被福伯近身强行轰飞了!”晟风枫回道。


        

“那又如何?他们会帮你去堵褚师然那孙子吗?他们会帮你解决邪宗来恶心我吗?”秦无忧没好气的回道。


        

晟风枫笑意更浓:“不会,不过有他们在。只要你作死,就一定不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