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七十四章老狐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真的要进去?有些事情知道太多了对身体不好,可能会没命的。不对,是一定会没命的。”立身褚师府大门前的晟风枫手摇折扇,朝身旁秦无忧开口道。


        

“嗯哼。”


        

秦无忧抬眼看着褚师府三个字耸耸肩后,反问道:“我一直好奇一件事,最近你们对我的刺杀怎么停了?难道是因为夫人和虞美人?”


        

“有一部分原因是。”


        

“主要的呢?”


        

“主要是如今秦帅府在这启城有了一席之地,可以留着你来恶心对手,利大于弊,便也不急着动手了。”晟风枫如实开口道。


        

秦无忧用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点点头后,开口道:“走,带你进去听故事。”


        

晟风枫急摇了摇头:“不去,我还不想这么早就去找死。”


        

“那你跟我来干什么?留在帅府安排梁珺瑶回西梁多好。”


        

“我是来劝你考虑清楚,不要进去的。还有,我已经答应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不用你每天想着提醒我。”晟风枫没好气的回道。


        

“怎么送?你二哥还有夜雨的眼线把我家盯得死死的,就连我们家昨晚上吃的什么他们都知道。你怎么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行事?”秦无忧迈开的步子停住,回头问道。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你现在跟我回去,我就告诉你。”


        

话音刚落,看着已经上前敲门的秦无忧,晟风枫最后出言制止道:“现在回去还来的及,命比答案要重要的多。”


        

没有回答,秦无忧也已经消失在褚师府院门内。对于意料之中的结果,晟风枫不禁摇头苦叹道:“唉,希望将来你知道所有的一切后,来杀你的人不会是我。”


        

晟风枫感慨过后,朝着空无一人的身旁开口道:“天叔,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天叔应声出现,朝晟风枫回道:“都安排好了。只是瞒着二公子做这些事,家主知道后会不会。。。?”


        

晟风枫收起折扇,打断道:“不会的,我猜祖父他其实早就已经知道了。他老人家行事谨慎有余,魄力不足,其实我和二哥各自为营的局面才是他老人家真正想要的。不说了,我们得加快速度了。褚师然那孙子统领兵部的话,恐怕会让我们赶不及。”


        

看着晟风枫离开的背影,站在府门内的褚师然同样朝秦无忧劝说道:“侯爷其实不该来的,他说的没错,有些秘密碰了就会要人命。”


        

“麻烦带路。”秦无忧算是回答道。


        

褚师然不再多言,引着秦无忧走了一段与上次全然不同的路线后,将秦无忧再度带到了熟悉的院落前。


        

“怪不得不让福伯进来,原来这整个褚师府都是个时刻在变动的星术。这等护卫,我估计就算福伯进来,他也破不开,你们多心了。”


        

秦无忧感慨间,褚师素慎以自茅屋内走出,有些莫名的出言道:“于外人而言这星术是破不开的防卫,可对于生在这里面的人来说,便是无处脱身的牢狱。”


        

“您老想说什么?”秦无忧好奇道。


        

褚师素慎摇了摇头,没有回答的意思,笑语道:“你还是选择来了。”


        

“您老是要失约于无忧吗?”秦无忧笑问道。


        

褚师素慎摇了摇头,示意秦无忧坐下后,方才开口道:“确实有些后悔当初答应了你,因为老夫不知道这么做是对还是错?不过老夫既然已经应下,便不会失约,不过是寄希望于你会先放弃而已。”


        

“雪月之夜那晚,您到底知道多少?”秦无忧直入主题道。


        

褚师素慎不再兜圈子:“你既然找了厉千城,那应该已经预见到了危险的存在。如此却依旧来问我,老夫自是。。。”


        

话到一半,秦无忧开口打断道:“我要的只是您知道的真相,其余的铺垫您老还是省了吧。”


        

“哈哈哈。。。”


        

对于秦无忧的直率,褚师素慎一笑置之后,接着开口道:“年岁大了,平日里说话的机会又少,这一讲起来就不小心唠叨了些。


        

其实雪月之夜不过是一场布局的结束,你秦家只不过是诸多牺牲者中微不足道的一支而已。”


        

“邪宗也算在内?”秦无忧试问道。


        

褚师素慎用沉默回答过后,再度开口道:“秦帅府崛起的太突然,他破坏了规则,违反了本来该有的平衡。为了回归原有的平衡,这种没有足够实力支撑的存在会是什么结局,小侯爷应该不难猜到。”


        

“昙花一现。”秦无忧点头应下的同时,回道。


        

“小侯爷如此聪慧,应该也知道如何施为,才能让一切回归最初的平衡。”褚师素慎再问道。


        

“这就是您老要告诉我的雪月之夜的真相?”秦无忧回问道。


        

“老夫只答应你将自己知道的一切说与你,不过小侯爷应该知道,老夫从未踏出过府门半步,雪月之夜那晚自也在府中,所知并不多。”褚师素慎算是解释,更像是自得道。


        

秦无忧笑了,被面前的老狐狸气笑了,不爽道:“果然是条老狐狸,说了和没说一样。”


        

“请侯爷自重!”褚师然从旁提醒道。


        

秦无忧转向一直立在褚师素慎身后的褚师然:“你不说话,我差点就把你忘了。这就是你要的结果吗?一个太尉和罢了百里家的玄甲军?”


        

“玄甲军非我所图,不过是助晟风月成事而已。利用晟风花的不是我,是她自己的二哥,所以侯爷和枫三哥报复错人了。”褚师然开口解释道。


        

“那你要的又是什么?”秦无忧再问。


        

褚师然不再多言,做了个请的手势后,说道:“侯爷该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请回吧。”


        

主人以下逐客令,秦无忧自不会再过分叨扰下去。在褚师然的引领下出了府邸,与守在褚师府外的福伯汇合。


        

“公子在里面了解到了什么?”只剩秦无忧后,福伯问道。


        

“唉。”


        

秦无忧习惯性的叹了口气后,回道:“了解的不多,那老狐狸就是个混子,说了和没说一样。”


        

说完,见福伯依旧是询问的眼神后,秦无忧再度开口道:“他说雪月之夜是个局,秦帅府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支牺牲者。还说父帅破坏了规则,有人要恢复秩序。”


        

“公子怀疑闻人家?”福伯问道。


        

秦无忧点头应下:“虽然褚师素慎有故意挑拨的嫌疑在,但就破坏规则急于恢复秩序来讲,他闻人家最为可疑。他们一贯的作风,此番西梁来使不就是如此吗?”


        

提及西梁使节,秦无忧再问道:“对了,珺瑶姑娘怎么样了?王城那边又是什么结果,军机要事我们帅府应该有抄本送来吧?”


        

“兵部并未有奏本抄送过来,不过已经有结果了。晟风月统兵西征,杨兴将军引我秦家军为先锋随同,十日后大军开拔。


        

枫三少在帅府等您回去,商议送珺瑶公主回西梁一事。”福伯回道。


        

“褚师然说,闹婚一事晟风月也掺和了进来,这让我莫名感觉有些不安。福伯,您老可有办法叫秦家军避此国战?”秦无忧试着问道。


        

福伯点点头:“有,但是公子不会用。”


        

“携珺瑶公主为质,逼梁国就范吗?还是算了吧,我已经答应要送她回去了。”


        

福伯不再多言,催动马车径直回返帅府而去。


        

等秦无忧步入灵堂,不待开口,晟风枫便抢先一步说道:“从你的表情看,好像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嘛,这我就放心多了。”


        

“也不是全没有,褚师然告诉我设计你家小花的人实际上是你二哥。”秦无忧笑着回道。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们还是解决公主离开的问题吧。”晟风枫转意话题道。


        

“可以开始你的表演了。”秦无忧落座的同时,开口道。


        

晟风枫没好气的白了秦无忧一眼后,开口道:“公主现在是国战的重要筹码,宇王和我二哥在启城布下了天罗地网,在等公主您出这帅府。”


        

“说重点。”


        

“我知道!”


        

晟风枫反驳过后,再度开口道:“眼下当务之急是将公主送出启城。等出了城,入了这茫茫江湖后,有虞美人和听雨山庄在,他们再想拦下公主已是鞭长莫及。”


        

“说重点,怎么出城?”秦无忧再度开口道。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


        

晟风枫回敬过后,摇着折扇平息了下情绪,接着开口道:“将公主送出城并不难,难的是如何带你‘弟弟’回去?”


        

“如。。。?”


        

“你闭嘴!”


        

不等秦无忧开口,晟风枫便先一步制止后,自袖口中掏出一张画着密密麻麻的符箓交给梁珺瑶,并开口道:“如此虽有些欠妥,但是唯一可行的办法了。公主可反对?”


        

梁珺瑶没有多言,主动将符箓接过并贴到了梁楚睿尸体上。


        

看着两人如此动作,秦无忧再问道:“这是干什么的?”


        

不等晟风枫回答,守在秦无忧身后的春花便开口道:“赶尸符,我邪宗阴鬼派的手段。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枫公子手里?”


        

“说说吧,为什么会出现在你手里?”秦无忧也满是好奇的跟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