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六十九章自有计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以祖父的能力,想要对付秦帅府的方法数之不尽,但绝对不会是褚师然选的这种。


        

他的目的虽然还不清楚,但不外乎想要得到朝堂与军方这两方势力而已。他想借秦帅府打破如今的平衡来重新洗牌,这种不可掌控的结局不该由外人去主导。


        

祖父既然默许哥哥去阑珊苑了结此事,想来也。。。咳咳,也是,咳咳。。。”


        

话未说完,闻人雨突然不住咳嗽起来,寒疾突然发作,身子也蜷缩的厉害,连手中的火炉都被寒气生生压灭。


        

闻人雨师见状,急上前将闻人雨护在怀中,全不顾及寒气的侵蚀,反将家老上前的劝阻骂退,直到和药师一起匆忙跑进来的闻人昆将弟弟接下,闻人雨师才在家老的搀扶下坐回原处。


        

将闻人雨安顿好后,重新回返书阁的闻人昆还未跪地施礼就被闻人雨师那还在打着冷颤的手,打断道:“此次是祖父考虑不周,才致雨儿如此。他现在怎么样了?寒疾可扼制了?”


        

闻人昆依旧是施礼后,恭声回道:“已经被药师控制住了,现在已经睡下了。祖父无需太过自责,是雨儿他主动请缨的。若没祖父及时出手,雨儿怕现在已经。。。”


        

闻人雨师摆手打断道:“自家孙儿,祖父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也要保住雨儿的性命。


        

好了,你我祖孙二人不必如此客套。起来讲正事吧,阑珊苑处理的如何了?”


        

闻人昆语气略有不足的回道:“昆儿办事不利,请祖父责罚。”


        

“哦?那位小侯爷被困在了大理寺,虞美人手段虽然高明,应该也不敢公然拦你才对。” 记住网址m.dzs5.com


        

“虞美人就算想拦也拦不住我闻人家的虎贲郎将,不过晟风枫将晟风花和百里英雄带了过去。有晟风花在,百里英雄对她言听计从。虎贲郎不好强上,所以。。。”


        

听闻人昆说完,闻人雨师不禁笑了笑,开口道:“此事不怪你,百里英雄那小辈领兵是个好手,偏偏这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罢了,任他去吧。一个文玩店而已,想靠耍点小手段来复国,掀不起多少风浪的。不用管栏栅源了,你去代祖父安排一下侯爷与西梁公主的大婚事宜吧,越快越好。”


        

“昆儿明白。”


        

闻人昆应下后,没有急着离开,出言再问道:“祖父,褚师然那边,我们该如何处理?”


        

“你以为该如何?祖父想听听你的意间。”闻人雨师反问道。


        

闻人昆小心回道:“昆儿听闻孙老太尉年迈已高,告老还乡的折子已经递了上来,只不过王上还迟迟没有答复而已。”


        

闻人雨师点头应下:“太尉虽然掌宇国三军,可用他来与秦帅府抗衡。但褚师然毕竟是个尚未入仕的小辈,这三公九卿的要职怕是有些不妥。”


        

“不管是谁,只要有人能制衡帅府军权,王上他就一定会同意,是不是小辈他不会在乎,褚师家更不会反对,唯一在乎的也就只有一直觊觎宇国军权的百里老国公。可是朝中有您和褚师家联手,便不会出现任何不妥。


        

来而不往非礼也,他褚师然设计我们与秦帅府,不还一个百里家回去给他,总归不妥。”


        

“既然想好了,就放手去做吧,祖父会在背后为你撑腰。” 闻人雨师露出笑意,点头应下道。


        

竖日清晨。


        

推开大理寺殿门的秦无忧朝守在房前的冬雪问道:“那道六星困术可解开了?”


        

“回公子,昨日夜里便已经撤去了。您在房间里闭关,冬雪不好打扰。”冬雪回道。


        

“才一日就坚持不住了,我还以为要再等上三五日呢。”秦无忧闲语间不见福伯出现时,再问道:“福伯他人呢?”


        

“昨夜便走了,不知去了何处。”


        

“能让他老人家离开我身边,想是有什么紧要之事要处理吧?不用管他了,我们也该回阑珊苑去看看了。”秦无忧说着,径直离大理寺而去。


        

没了那六星困术与沈玉的阻拦,秦无忧与冬雪二人回到阑珊苑时,福伯也刚好出现在秦无忧面前。


        

支走了冬雪后,秦无忧方才问道:“看来您老已经有答案了,我的怀疑被证实了?”


        

福伯点头应下的同时,将手中整理好的情报交到了秦无忧手上。将福伯给的消息揽毕后,秦无忧不免有些好奇道:“您是如何查到这些的?”


        

得不到福伯的回答,秦无忧便也不再多问。将手中消息毁去后,方才步入阑珊苑,直接敲开了玉儿姑娘的房门。


        

两相静坐许久,秦无忧方才主动开口道:“与玉儿姑娘的约定,无忧怕是没办法全部兑现了。”


        

“公子是要过河拆桥,赶我等出阑珊苑不成?”玉儿回问道。


        

秦无忧笑着摇了摇头:“无忧说的不是此事,虽然我也希望您能离开,但我既然已经答应了,那这阑珊苑您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那又是何事?”玉儿再问道。


        

秦无忧露着莫名笑意回道:“记得玉儿姑娘曾经向无忧讨过一张大婚的请柬,您当时说是要杀一人,之前不知道是谁,现在知道了,所以杀人是不行了。不过请柬还是可以给您的。”


        

“文玩店做的就是杀人的勾当,有人付了钱,该死的人就必须得死。”


        

听出玉儿话语之中难掩的恨意,秦无忧苦笑道:“东赢已然灭国,玉儿姑娘又何必逆势而为呢?


        

这两国之争乃气运命数之争,只论成败,不该涉及到私人仇怨。东赢灭国乃是自毁命数,断了气运。玉儿姑娘,不对,应该称呼公主或是现在的赢妃才对,您又何苦还不肯放手呢?”


        

玉儿姑娘顿在原地,面纱下的眼神凝视着秦无忧,杀意时起时伏。感受出玉儿姑娘心中之意,秦无忧全不在乎的继续开口道:“我能查到,他们早晚也能查到,玉儿姑娘还是尽早离开启城吧?


        

我有个好去处叫听雨山庄,那里有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傻子,他会庇护你们周全的。”


        

“玉儿真正身份鲜有人知,公子是如何得知的?”许久后,杀意消除的玉儿开口问道。


        

秦无忧轻摇了摇头:“玉儿姑娘在启城这么久都没人能查到,无忧又怎么能查的出来?是福伯告诉我的,至于他如何得知那已经不重要了。


        

其实无忧一直好奇的是谁会对那几个朝臣下手?四大贵姓不屑于去做这些,宇王没有做,那又是谁要杀他们?又为什么要杀他们?


        

无忧一直想不明白,直到沈玉把我‘抓起来’后,我才彻底想清楚所有。


        

那家伙行事向来铁面无私,不会与四大贵姓同流合污来害我,可还是盯着我,盯着你们不放,那应该就只有一个可能。这件事就是你们做的。


        

起先我以为你们只是受别人委托而为,可一直想不通是谁委托你们做的?我叫虞美人查过,也没查出来是谁的委托。因为根本就无人委托,这一切都是玉儿姑娘自己所为,目的为了报灭国之仇。


        

这几位元老本是东赢的朝臣,为我父帅灭东赢时偷偷出了不少力。所以你才找人模仿我秦帅府的手法来杀人,顺带也好将目光引到我帅身上。”


        

“公子既然知道了这一切,为何还要护我?是因为秦帅的命案吧?


        

侯爷您心里清楚,秦帅之死与宇王一定脱不了干系。玉儿如今有机会替您出手杀了宇王,一可为秦帅报仇,二可助公子趁乱登上宇王之位,两全其美,公子何乐而不为呢?”许久,玉儿姑娘方才出言回道。


        

秦无忧摇了摇头:“不好。这么轻易报仇草率了些,而且我也不想当什么宇王。最重要的是玉儿姑娘就算出手,也根本杀不了宇王,反会有许多无辜人士被牵连其中,不划算。”


        

秦无忧说完,不给玉儿开口的机会,接着说道:“他们既然让我出来,想来是要我快些成婚,好尽快了解近来这些破事。等我婚后玉儿姑娘就带着文玩店快些离开吧。切记!我的婚典万不可动手,我自有计划。”


        

“什么计划?”


        

“一个让所有人都不舒服的计划。”


        

“也包括侯爷自己吗?”


        

“当然,这样才公平嘛。” 秦无忧点头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