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六十八章互相伤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无忧,你到底想干什么?”晟风枫追问道。


        

“食君之禄,担君之忧。我大宇帝国四名朝臣惨死家中,本候身为一品军候,自是要找出真凶,替王上分忧。”秦无忧很是认真的回道。


        

“你可拉到吧,你不惹事就已经是替王上分忧了。你给我说清楚,到底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计划?


        

你应该知道光凭沈玉还搞不定百里家,反会让自己惹上不必要的麻烦,这么做对你没好处。”


        

秦无忧很是认真的点头应下:“确实麻烦了些,不过我麻不麻烦不重要,只要他百里狗熊不舒服,我就放心了。”


        

“呵呵。”晟风枫干笑道。


        

看着晟风枫半字都不信的表情,秦无忧全不在意的笑语道:“枫三少没事可做了吗?是不是该走了?”


        

晟风枫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重新落座道:“我不走,我要留下来看着你和百里狗熊掐架。听说那二傻子已经突破到顶流九品之境了。”


        

“你们四大贵姓合力都弄不死我,我还怕他一个二傻子不成?”秦无忧笑语着正欲落座间,冬雪急步走了进来。在得到秦无忧的授意后禀告道:“公子,梁楚睿在出启城时被抓了。”


        

“谁干的?”晟风枫先一步上前,急问道。


        

“闻人家,虎贲郎将。”冬雪应声回道。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不可能!闻人杰被我设计缠住了。现在的闻人府,除了他谁人能领虎贲郎出手?”晟风枫依旧追问道。


        

“虞美人已经证实,确实是虎贲郎出手,带队的是闻人雨。”


        

“呵呵,呵呵。”


        

如此答案,晟风枫不自觉的干笑两声后,转朝秦无忧道:“该!让你给他治病,被反咬了吧?”


        

秦无忧跟着点点头:“确实把他给忘了。”


        

“我就说闻人老相爷不是你能轻易动的了的。你还没开始,就已经被人扼住咽喉了。


        

宇国一品护国军候暗中勾结西梁王子,还是个手握重兵的王子。现在这通敌叛国的重罪被闻人家盯上,你逃不掉的。”


        

“不是我,是我们。”秦无忧应下的同时,纠正道。


        

“只有你自己!休想带上我,此事与我无关。”晟风枫纠正道。


        

秦无忧习惯性的叹了口气后,开口道:“以褚师然的能耐,别说送一个西梁王子出城,就算是梁王都能让他送出去,怎么好巧不巧的被一个病秧子给截住了?


        

唉,你们这些世家子弟满腹的暗箭,偏偏都喜欢对准我这个人畜无害的小侯爷。”


        

“你别不要脸,人畜无害这个词和你没关系。你还是好好想想接下来如何拆招吧?闻人杰一定会以此为借口将近期的几桩命案都算到你和西梁王子合谋的身上的。”


        

对于晟风枫的提醒,秦无忧全然不放在心上,依旧自话自说道:“先是找我合力罢相,反过来又叫闻人家截我未来的小舅子,再嫁祸给我。他想干什么?罢了相位还要夺我的军权吗?他胃口未免大了些。”


        

“这好像不是你现在该关心的吧?我要是你就在他们没造出证据前把梁楚睿给抢回来再送走。”晟风枫从旁提醒道。


        

“两国还没有开战,他梁楚睿死不了,早晚都会被送走的,不用太过在意。


        

他们算计他们的,我们计划我们的。互相伤害嘛,拼的不是自保,而是看谁先受不住!”


        

“你自己在这儿疯吧,本公子还要明哲保身,继续风华冠绝启城呢。”晟风枫说着,便起身离大理寺而去。


        

感受着大理寺周遭突生的那些数之不尽的杀意,秦无忧看着晟风枫的背影,笑语道:“跑的还真快。”


        

“公子,我们也该回去了。”冬雪从旁提醒道。


        

秦无忧习惯性的摇头叹气道:“现在还回的去吗?”


        

“六星困术,有人镇守。保命无虞,但想要带公子和冬雪姑娘出去,老夫也没把握。”从外走进的福伯回道。


        

“冬雪安危无妨,福伯您只要带公子一人回府便可。冬雪就算拼尽全力也会为公子杀一条路出来。”冬雪从旁开口道。


        

对于冬雪的舍身之语,没人回话,秦无忧只是将冬雪带在身后,朝大理寺外而去。


        

看着站在六星困术外的沈玉与闻人昆二人,秦无忧面露笑意:“怎么?这算是抓我入狱吗?”


        

沈玉面无表情的回道:“侯爷严重了,侯爷您九锡之尊,下官无权抓您下狱,不过是请您来配合下官办案而已。”


        

秦无忧点头应下后,反朝一旁的闻人昆问道:“你的主意?”


        

闻人昆算是回答道:“西梁使节之死与近日朝臣命案都已查实,为客居阑珊苑的文玩店一众人所为。若是此事与侯爷无关的话,还请您将人交出来。”


        

“我若是不交呢?”秦无忧回问道。


        

“那就只有委屈侯爷您在大理寺多逗留几日了。”闻人昆回道。


        

“这便是你解决问题的方式吗?连嫁祸给我的机会都不涌了,只是找一个替罪羊出来匆匆结案,让一切归于平静吗?”秦无忧试问道。


        

“平静如水总好过波澜起伏。”闻人昆回道。


        

“怕是要让你失望了。我不满意的结果那它就不会是最后的结果。”


        

对于秦无忧的狂悖之语,闻人杰全不在意也不再多说,转身径直带人离开,只留沈玉看守。


        

待闻人昆远去,秦无忧看着闻人昆的背影朝沈玉开口道:“你没去百里家吗?为什么你不信我的,反而改信他的?”


        

“下官只为查案,你们世家之间的明争暗斗与我大理寺无关。”沈玉面无表情的回道。


        

“你以为困住我,再靠闻人杰就能进的了我阑珊苑拿人吗?”秦无忧笑语道。


        

“天子脚下,奉王命办案,没有什么地方去不得。”沈玉义正言辞回道。


        

“我的帅府你进不去,阑珊苑你同样也进不去。我给你们机会随意施为,我什么都不做,就在这里等你主动放我出去。”


        

“侯爷安心歇息,下官已经安排了人小心伺候。”


        

不管沈玉之语,顺着大理寺内侍的引领,秦无忧三人落座偏厅,待四下无人后,秦无忧方才开口道:“现在所有的故事都串连上了,只是我还有一点不明白,这么做对他们又有什么好处?”


        

“公子是在怀疑谁?”冬雪从旁问道。


        

秦无忧笑笑不语,看着窗外道:“我从不怀疑,等他们请我们出去后,一切就有结果了。”


        

“阑珊苑非是帅府,王家出手我们没有理由阻拦。公子留在此处,冬雪担心春花姐她们应付不过来,我们要不要。。。”冬雪从旁提醒道。


        

“无妨,不是有一个人已经出去了吗?有枫三少在,没人能周旋的过他,我们安心等着便是。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乖乖的放我们出去。”


        

。。。。。。


        

闻人府,议事书阁。


        

满身棉装加身的闻人雨手报火炉,坐在闻人雨师安排的位子上,身子蜷缩着。


        

“雨儿寒疾未愈,还要替家里外出办事。祖父心里着实有些过意不去啊。”闻人雨师放下手中的奏折,关切道。


        

闻人雨忙起身准备施礼,被闻人雨师先一步按下后,语气有些虚弱的开口道:“祖父严重了。雨儿身为闻人家子弟,自是要替祖父分忧。”


        

“那梁楚睿现在何处?”闻人雨师问道。


        

“雨儿将其安排在驿管的一处独院,有虎贲郎看守。一应礼遇按照使节最高规格。”闻人雨小心回道。


        

闻人雨师很是满意的点点头:“办的很好,你身子虚,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吧。”


        

语毕,不待闻人雨施礼告退,闻人雨师突然想起什么,再度开口道:“等一下,祖父且问你,此次褚师然,秦帅府还有西梁王子他们的见面,你如何看?”


        

“雨儿久病缠身,对于朝政不敢妄言。”闻人雨小心回道。


        

如此答案,闻人雨师不禁发笑道:“这般小心谨慎的性格,还真是像极了你哥哥。但说无妨,自家人有什么不得说的。”


        

闻人雨听话回道:“听哥哥提起,侯爷在朝上曾说过要动祖父的相位。这般轻谩提及,雨儿觉得侯爷就算要对我们闻人家出手也不过是试探罢了。不过褚师然带梁楚睿来启城又与秦侯爷见面,反又将梁楚睿送给了我们,暂时还不明白他的目的,雨儿觉得我们应该多加防备才是。”


        

“那雨儿认为我们接下来又该如何防备?”闻人雨师再问道。


        

闻人雨稍加思虑过后,方才回道:“依孙儿之间,我们应该尽早结束所有乱局,让启城回归平日里的模样。”


        

“如何结束?”


        

“哥哥已经去大理寺处理朝臣命案,而那西梁王子只不过是挂念姐姐心切,才来我启城参加姐姐大婚。待婚礼结束,送走西梁王子,战事不起,一切便回归了最初的平静。褚师然就算是想筹谋些什么,怕是也没机会给他施为。”闻人雨回道。


        

闻人雨师陷入沉思,许久后方才出口问道:“如此虽可保万无一失,却也失了对付秦帅府的绝佳机会。”


        

“孙儿以为不然。”


        

“哦?何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