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六十七章计划之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说,他要为相?”一番长谈商议过后,目送褚师然离开的晟风枫朝秦无忧问道。


        

“嗯哼。”秦无忧耸耸肩,回道。


        

晟风枫不禁苦笑,又问道:“侯爷确定要帮他?与闻人雨师为敌可比你祸害闻人杰要难上许多。”


        

“嗯哼。”


        

“唉,都疯了。真希望自己今日没来过秦帅府。”晟风枫无奈道。


        

秦无忧搭上晟风枫肩膀的手被拍开后,笑语道:“很不幸,你已经来了。”


        

“这对你没好处,侯爷确定要帮他?”晟风枫再三确认道。


        

“也没坏处,不是吗?此乃义举,罢了那老东西的相位对大家都有好处。”秦无忧回道。


        

晟风枫不再过多劝说,只是盯着远方,像是自语的开口道:“侯爷可知一旦打破了如今这份平衡,掀起的波澜将无人能够真正掌控的住。事情的最后到底会是什么结果,没人知道。”


        

“不可掌控也代表着将有无限可能,这样才有趣嘛。”秦无忧说过,不再给晟风枫开口的机会,示意送客的同时,出言道:“枫三少该回去了,既然答应了人家,做事总要认真些好。”


        

“是你答应的,我可什么都没说。”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都一样。”


        

“不一样!”


        

不顾晟风枫的反驳,秦无忧依旧自顾自的开口道:“你去搞定大理寺的沈玉,我去解决西梁姐弟二人的麻烦。”


        

“你要和她成婚?”


        

提及西梁姐弟,一直保持沉默的青衣突然开口问道。


        

“嘿嘿,侯爷慢慢聊,枫还有事,就先走了。”感受到青衣话语中的醋意,晟风枫幸灾乐祸的说完,便径直离开。


        

等到晟风枫走远,秦无忧才迎上青衣那要杀人的目光,陪笑道:“你知道的,我早已心有所属。和梁珺瑶只是宇王的赐婚而已,不会再有其他什么的。而且那位珺瑶公主的心可不在我这秦帅府。”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去为她量身,做你二人的喜服。”青衣说着,快步离去。


        

感觉出青衣的莫名情绪,秦无忧不敢再多说半句,只是小心跟在后面,一一同敲开了梁珺瑶的房间。


        

诡异的安静氛围让秦无忧就快要窒息间,青衣的量体方才结束并在虞美人的引领下离开帅府。


        

“珺瑶谢过公子肯答应助我王弟夺嫡。”屋子里只剩秦无忧后,梁珺瑶方才施礼道。


        

“你王弟走了?”秦无忧反问道。


        

梁珺瑶点点头:“王弟身份特殊,待在启城的每一秒都很危险。然公子已经安排人送他离开了。”


        

秦无忧很是赞同的点点头后,方才开口道:“既然你王弟已经走了,那珺瑶姑娘现在是不是可以同我讲真心话了?你来启城,究竟想要的是什么?”


        

“珺瑶不懂公子您在说什么?珺瑶来启城是与公子成婚的。”梁珺瑶眼神飘忽不定的回道。


        

“珺瑶姑娘不必多虑,我要的只是一个答案。如果这就是你给的答案,我便也给你这个答案等同的结果。”


        

秦无忧不再说下去,独自品着茶水将时间留给梁珺瑶自行决断。


        

杯中茶水饮尽,依旧没有声音传来下,秦无忧没有半点犹豫便起身离开。


        

“等一下。”


        

就在秦无忧最后一只脚踏出之际,梁珺瑶满是急切的声音终是传了出来。


        

秦无忧微微一笑,收回步子重新关上房门,问道:“你要的不光是焦慕容身死和你王弟夺嫡。其实你也想染指梁国权力争斗,没错吧?”


        

“不可以吗?凭什么只有男人才有资格称霸天下。珺瑶虽是女流,但也想在这北洲跻身一地,王霸一方。”梁珺瑶全然换了往日娇弱之姿,傲身回道。


        

“别急眼,我又没说什么?你说的对,女人一样可以王霸一方。而且扶持你比扶持你弟弟更让我顺心一些。”秦无忧有些愣神过后,回道。


        

“珺瑶自认伪装的很好,不知道侯爷您是从什么时候看清我最后的底牌?”梁珺瑶试问道。


        

秦无忧耸耸肩:“很难吗?那乌羽箭乃是梁王亲卫专用,虽然拿到它的办法有很多,但在外执掌重兵的公子是绝对触碰不到的,你则不然。”


        

“这说明不了什么。”


        

秦无忧点头应下:“没错,确实说明不了什么。你那弟弟想要乌羽箭,他授意你帮他弄来,这很合理。不合理的是他不该授意你去帮他联系褚师然。这是整件事情最重要的一环,也是最多变的一环。他亲自出面明明会比你从中联系更有利,可却还是你代替与褚师然沟通。


        

虽然看起来都是你在为你弟弟夺嫡出力,甚至还搭上自己,远嫁他国,可实际上所有事情都是你在作着主导。单凭这一点,就不难猜出你别有用心。”


        

“既然公子早就知道,为何还要答应帮我?”梁珺瑶问道。


        

“可能是因为我不喜欢你那个弟弟吧?一个靠女人来达成自己目的的人,我看不惯。”秦无忧很是随意的回道。


        

梁珺瑶露出笑意:“珺瑶还以为公子帮我是因为不想娶我,要把我送回梁国去。”


        

“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一举两得?什么意思,公子是嫌弃人家吗?还是已经心有所属?是晟风花还是青衣姑娘?”梁珺瑶突然很是认真的不住追问道。


        

“咳咳。你好好歇息,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不许走!还没有回答人家的问题呢?一举两得是什么意思?”


        

脚下玲珑步法催动,逃离梁珺瑶声音范围外的秦无忧长吁一口气暗道好险后,朝候在马车上的福伯问道:“您老说枫三少能搞的定那个沈玉吗?”


        

“公子是要去大理寺吗?”福伯不答反问道。


        

秦无忧登上马车的同时,再度开口道:“其实我一直好奇一件事,那几个朝臣不是我们动的手也不是褚师然,那又是谁在以针对我的名义下杀手?”


        

“四大贵姓不屑于去做这种事,这件事看起来更像是夜雨所为。”福伯催动马车朝大理寺驶去的同时,开口道。


        

“褚师然那家伙说夜雨也在暗中查访此事,所以应该不是宇王做的。”秦无忧否定过后,再度开口道:“您还记得莫问九箭给我们的线索吗?”


        

“与乌羽箭有关。” 福伯点头应下。


        

“没错,就是乌羽箭。可是与乌羽箭有关的这几个人都说此事与他们无关。


        

那莫问九箭没理由说谎,褚师然同样没有说谎的必要。是我们太容易轻信别人,还是这启城里还有着其他人在密谋什么?”


        

福伯不再回话,马车一路无声的出现在大理寺时,早有人候在门前,将秦无忧带到沈玉所在的厅堂之内。


        

“下官几番相请,侯爷都不肯来我大理寺,今日不请自来,不知有何贵干?”沈玉算是见礼的开口直问道。


        

秦无忧不以为然,不客气道:“你是不是傻?王上命你配合本候查西梁使节一案。我不来你大理寺,又去何处?”


        

“侯爷需要我大理寺做什么?”沈玉极不情愿的问道。


        

秦无忧依旧是全不在意的笑过后,回道:“把你吃屎的表情收起来,不要影响了本候的心情。”语罢,看向晟风枫,朝沈玉问道:“他来干什么?”


        

“回侯爷,枫三公子路遇歹人行刺,怀疑与前几起朝中大臣遇害一案有关,特来报案。”对于明知故问的秦无忧,沈玉面无表情的回道。


        

秦无忧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应下后,再问道:“可有线索?”


        

沈玉不再配合下去,与秦无忧对视的同时反问道:“那就要问侯爷您了。下官得报,刺杀枫学士的那些人最后都潜入了阑珊苑。


        

而且文玩店杀人的勾当,如今又在阑珊苑重新开张了。下官请求侯爷带领大理寺查封阑珊苑,缉拿贼人。”


        

等沈玉说完,一旁晟风枫耸耸肩:“别演了,你找的那些人做事太草率了,逃不过沈大人的法眼。”


        

秦无忧不以为然,转向沈玉道:“谁做的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沈大人想他是谁做的。”


        

“怕是要让侯爷失望了,大理寺办案只讲证据,不涉及朝堂争斗。下官能做的只是当此事从未发生过。”沈玉算是回绝道。


        

对于意料之中的答案,秦无忧笑过之后,开口道:“你帮我做事,我便给你那些朝臣身死的真相。所以这也算是查案的一部分。”


        

“侯爷知道他们是何人所为?”


        

“嗯哼。”


        

秦无忧迎着沈玉审视的眼神对视了许久后,沈玉方才出言道:“大理寺只会在规矩之内听从侯爷调遣,这是最后的让步,希望侯爷届时会兑现承诺。”


        

“没问题,说到做到。”


        

秦无忧应下后,再度开口道:“现在去把百里英雄那二傻子找来吧。他被人指控毒杀焦慕容以及当街刺杀我宇国此次促成两国和谈的枫学士以破坏宇,梁两国邦交。”


        

沈玉应下,带人离开后,撤去往日风度的晟风枫方才朝秦无忧怒道:“秦无忧,你大爷!你动百里狗熊那二傻子干嘛?他和你要做的事有关系吗?这不在计划之内。”


        

“那是他褚师然的计划,我答应帮他,可没说如何帮他?祸害百里狗熊那二傻子就是计划的开始。”


        

“秦无忧!你还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