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六十五章见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相国他一心操持国事,为国为民,鞠躬尽瘁。侯爷这般辱没相国大人,于心何忍!?”


        

“侯爷身份尊贵,下官本不该多言。但相国大人一心为国,从不徇私,还请侯爷收回刚才不敬之语。”


        

“启奏王上,侯爷行事太过随性,不适合从事两国邦交重事。请王上收回成命,另择他人办案。”


        

“臣附议。”


        

“臣等附议。”


        

自己随意一语便激起朝堂共愤,秦无忧看着跪地奏请宇王的一众朝臣,耸耸肩后,再朝宇王确认道:“王上,无忧能办他吗?”


        

“卿等平身。”


        

宇王示意众臣起身并摆手示意秦无忧不可多言后,朝立身礼部尚书身后,一直沉默的闻人昆问道:“昆爱卿,你有何话要说?”


        

闻人昆应声上前,先施一礼后,方才回道:“天子犯法尚与庶民同罪,相国大人自不例外。侯爷适才虽出语不敬,但也有道理在其中。


        

相国大人若真是有罪,就算是一个普通小吏也可法办相国大人,这也是相国大人的意思。


        

可如果有人凭空诬陷相国大人,就算他老人家大肚能容,不予计较,但下官身为闻人家子弟,宇国朝臣,绝不轻绕他!”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孤明白了。”


        

宇王点头应下后方才朝秦无忧开口道:“闻人老相国一生光明磊落,孤相信他绝不会做下杀人之事,世侄不可去打扰相国大人。还有,西梁使节之死事关两国邦交,你定要妥善解决,听明白了吗?”


        

不等秦无忧开口,宇王便起身宣布退朝,甩袖离开。没了宇王在场,众朝臣纷纷远避秦无忧,急出朝堂而去。


        

如此场面,秦无忧见怪不怪,快步追上混在朝臣中一直保持低调的晟风枫,搭上其肩膀后,笑语道:“枫三少刚刚好像也跟他们一样附议了,没错吧?”


        

晟风枫不耐烦的将秦无忧手拍开后,整理了下自认潇洒的仪态,开口道:“我是为你好,你在这挑拨四大贵姓与王室的关系,什么用也没有,对你没有好处。”


        

秦无忧不以为然道:“军心在我秦帅府,臣心在他闻人家,你没看见宇王离开的样子吗?他现在心里一定很不爽。这么早把我找来,不恶心他一下,我心里不舒服。”


        

“风度,风度,注意你的风度。这里可还是王城。”晟风枫没好气的警告过后,接着问道:“我不相信你只是为了恶心他们两位,你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我可警告你,别出圈。就算你去惹闻人杰那孙子,也别随便就动老相国,不然。。。”


        

“行了,行了,你还没完没了了!”


        

秦无忧说过,不等晟风枫辩驳便再度开口道:“放心,不会出圈的,我有分寸。而且接下来还得靠枫三少配合我呢。”说罢便径直离开,朝福伯等候自己的车架而去。


        

“配合什么?你说清楚些。你别急着走!说你呢,你到底要搞什么名堂?”晟风枫朝着远去的秦无忧不住叫嚷着。


        

“风度!注意你的风度。”秦无忧笑语道


        

。。。。。。


        

“公子,去哪?”福伯开口问道。


        

“阑珊苑。”


        

马车依命停在阑珊苑门前,秦无忧自马车走出,看着面前门庭若市,一改往日模样的阑珊苑,不禁脱口道:“这才一夜而已,她们是如何做到的?”


        

“阑珊苑的本事做到这种程度并不难。”福伯从旁开口道。


        

“公子。”


        

春花出来迎接,朝秦无忧施礼道。


        

“带我去见玉儿姑娘。”秦无忧开口道。


        

顺着春花的指引,穿过寻欢作乐的酒池肉林,在两位黑衣男子守门的房间前停住。有人通报后,秦无忧方才被允许进入。


        

“我委托给文玩店的事,玉儿姑娘可想好了?”秦无忧落座,直入主题道。


        

“文玩店从不接受有关于四大贵姓的委托,您委托的事在规矩之外。就算玉儿肯破例接下侯爷的委托,可凭玉儿这点能耐,恐怕连晟风枫的身都进不了,更别提刺杀了。”


        

对于意料之中的回答,秦无忧点头应下后,笑语回道:“规矩是人定的,没必要这么拘束嘛。


        

玉儿姑娘的顾虑无忧明白,您可以放心,阑珊苑永远会有玉儿姑娘一处位置,而且您在阑珊苑一天,文玩店便会受无忧庇护一天,晟风家的报复就碰不到文玩店。


        

而且只是让你去刺杀,不一定非要杀死的,尽力就好。”


        

“枫公子是侯爷在这启城里少有的几位朋友之一,您这么做的用意,玉儿可否了解一些,也好方便玉儿如何安排手下人行事?”玉儿试着问道。


        

见玉儿已经应下,秦无忧起身离开的同时,回道:“玉儿姑娘只要在保证自己安全无虞的情况下,尽全力刺杀就行了。认真一些,看起来才真实嘛。”


        

“玉儿明白了。”


        

“你我之间的合作刚刚开始,来日方长,无忧一定不会让玉儿姑娘失望的。您安心休息,无忧告辞了。”


        

秦无忧走出玉儿房间,守在门外的春花开口道:“公子,红秀坊的青衣姑娘到了,想要见您。”


        

“她来找我什么时候找人通报过?你们不会是拦她了吧?”秦无忧问道。


        

见春花点头应下,秦无忧满脸苦笑道:“春花,麻烦转告一下虞美人,日后不管是阑珊苑还是帅府,青衣都可以自由出入,千万别再拦他了!”


        

“春花明白了。”春花应下后,试着问道:“公子很怕她?还是。。。”


        

“我不是怕她,我只是怕她不高兴。”秦无忧说着,快步朝青衣所在的房间而去。


        

春花准备的房间很别致,秦无忧推门入内,急朝品茶的青衣陪笑道:“她们之前不知道,不过我已经跟她们说过了,以后你来我这随便,不会再有人拦你了,千万别生气啊。”


        

“侯爷现在是邪宗之主,我一个小小的红秀坊还是守规矩一点的好。不然这满楼的虞美人会杀了我的。”青衣语气冰冷的开口道。


        

“完了,真生气了。”秦无忧小声抱怨道。


        

“你是在说我吗?我说过了,我没生气!”


        

秦无忧忙点头附和,并等其脾气稳定后方才试着开口道:“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要我知道吗?”


        

“你叫我去查褚师然和谁见过面,现在或许有答案了。”青衣开口道。


        

“不是说不要你去碰他了吗?咬人的狗不叫,褚师然就是。他很危险,以后你不可以再跟了,我有别的办法动他。”


        

对于秦无忧的关心,青衣全无反应的继续自话自说道:“褚师然从城外接了一个人住进了褚师府邸。”


        

“西梁来的?”


        

“还未查实,但八九不离十。”


        

“如果是西梁来人,以红秀坊的实力应该连毛都摸,摸得到,一定摸得到。”看着青衣的眼神,秦无忧忙改口道。


        

青衣将冷眸收回后,方才回道:“不知道你做了什么,夜雨对褚师家开始过分的关注。褚师然出手对付她们,忙中出错,让我得到了这些。”


        

“虽然不过短短几次碰面,不过以我对褚师然的了解,一个夜雨还不至于叫他手忙脚乱的忽视了你。”秦无忧笑语着。


        

“你什么意思?”


        

秦无忧思虑过后,露出笑意道:“打个赌如何?”


        

“赌什么?”


        

“就赌你和我现在回帅府,那个人就在府里等我们。我若是赢了,三年内,我的衣衫还有福伯和芊芊的,你都得无偿给我做。”秦无忧笑语道。


        

“这十二年你从红秀坊拿走过的衣衫,什么时候给过银钱?”


        

“额。。。先记在账上,我早晚会还给你的。那些可都是秀姨同意的。现在红秀坊你当家,不一样。”


        

“红姐从来就没有同意过。你父帅在时都未曾欠过红秀坊半点银钱,你这么做,合适吗?”青衣开口回道。


        

“内个,我们还是赶紧回府吧。我这次要是输了,连本带利把欠下的都给你。”


        

如秦无忧所料一般,三人回到帅府门前时,一身玄色衣衫的褚师然正背手立在帅府门前静候着秦无忧。


        

“我赢了,以后我们爷仨的衣衫你都要无偿给我。”


        

秦无忧朝青衣笑语过后,走近褚师然,直接问道:“人呢?”


        

褚师然朝青衣点头示意过后,方才朝秦无忧回道:“不方便被太多人看到,已经被你的冬雪接进去了。”


        

“你的冬雪”四个字,褚师然特意加重了语气并朝青衣示意着。


        

“别乱搞事,会出人命的。”


        

秦无忧提醒过后,便带着众人走进帅府。早有虞美人引路,将众人带入由冬雪看护着珺瑶和另一位陌生男子的偏厅内。


        

秦无忧落座后,喝了口那桌上无人问津,早已凉透了的茶水后,笑语道:“算计我这么久,现在两位是不是该好好聊一聊了?”


        

语毕,梁珺瑶面上露出笑意,起身朝褚师然施了一礼:“然公子,我们终于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