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六十一章七节紫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紫气东升,霞光掩日,整个秦帅府植被在一瞬之间浸染紫色。在这异象突生的同一时间,福伯立时出现在秦无忧所在房间外,急速布下禁制,以防紫气泄出秦帅府,引他人瞩目。


        

后一步赶至的夫人与药神自禁制外走进,推开房门,看着盘坐房间内的秦无忧身后生出一株紫竹,并还在不住成长间,药神面上尽显满意之色,抚须笑语道:“不愧是为师的好徒儿,不过才七日时间便能从那紫晶中悟出竹之道。”


        

“我还没答应你能收徒呢?”福伯没好气的说完,不给药神开口的机会,便将其轰了出去,并立身房外为秦无忧护法。


        

如药神所言,被禁足七日的秦无忧没有半分思过之意,反是悟出了一丝天道规则,并将紫血源石彻底炼化吸收,融为己用。


        

秦无忧心眼得以内视,看着天道规则之上生出的一株七节紫竹,秦无忧露出笑意,自语道:“十二年都奈何不了你一丝一毫,没想到这紫血源石竟能让你今日铁树开花?”


        

“盖天道无端,惟数可以推其机;天道至妙,因数方可明其理。”不等秦无忧退出天道规则之中,一道陌生之语突然传了出来。


        

突然的变故让秦无忧停下手上动作,看着唯一有可能发声的七节紫竹,出言问道:“您是何人?”


        

“吾名嵇康,道号紫竹贤士。”陌生之语应声传来。


        

秦无忧努力回忆了玄界大陆与原来世界的人许久,依旧没有答案下,恭声开口道:“恕晚辈眼拙,不知贤士尊号。”


        

嵇康之语再度传来:“无妨。已故之人,你一个晚辈又怎会知晓?”


        

“所以前辈现在出现又是何意?”秦无忧语气中带着三分警惕道。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感受出秦无忧心中之意的嵇康朗声笑过,开口道:“你不必忧心,我早已身死道消,如今不过是附着在紫竹之上的一缕执念罢了,不日便会散去。


        

吾知所以出现,是想知道是谁继承了吾之七节紫竹。若非良人,便可靠着这份意念将紫竹毁去。”


        

“那无忧可算良人?”


        

嵇康沉默了许久,方才再度传来声音:“虽非吾之所愿,但也非是十恶不赦之人,可承吾道统。”


        

“无忧还以为我体内的天道规则强收了您的修为,让您无法收回这紫竹了呢。”秦无忧笑语着回道。


        

片刻的沉默过后,嵇康略显尴尬的声音再度传了出来:“咳咳,吾之道以竹为本,你即以授吾之道,日后便不可为恶,谨守道心。


        

那紫竹之上遗有吾三道功法,你可自行领悟,能得去多少,便看你造化了。”


        

“无功不受禄,前辈可有未了心愿需要无忧待您完成?”秦无忧试问道。


        

嵇康叹了口气,自语道:“你无需多做试探,我同你一样,并非生自这个世界。不过你现在太过弱小,知道太多对你没有好处,待他日你强大到可以离开此界之时,自也会知晓一切,届时可将这紫竹移到我的家乡栽种,便算是还了承我道统之情。”


        

“无忧若是离不开这方世界,岂不白得了这些好处?”


        

“本也未抱多少希望于你,你心思太重,与吾之道统相悖,能得去多少都还是未知,日后。。。”


        

话未说完,紫竹之上一阵紫烟突然消散,那号称紫竹贤士的嵇康的气息,秦无忧再也感觉不到丝毫。


        

如此结果,秦无忧不禁自语道:“说走就走,您这也太草率了吧?日后如何,您倒是给无忧留个准话啊?”


        

感叹之余,神识已然附着七节紫竹之上,可搜遍了所有,却也只找到了一道紫瞳心眼的功法,与嵇康所言的三道功法尚还缺了两道。


        

“看来只有等这紫竹成长下去后,才能得到另外两道功法了。”秦无忧自语过后,便也与紫竹融为一体,闭目冥修那紫瞳心眼。


        

紫瞳心眼,以紫竹之气节熏染内心以化出心眼,可观天地万物之本质。紫竹又生于体内天道规则之上,秦无忧这十二年虽未能将天道规则收归己用,但早已与自身融为一体,如今靠那紫血源石唤醒了一丝天道规则,修习起这紫瞳心眼来自是事半功倍。


        

“开!”


        

秦无忧猛然睁开双眼,瞳孔似有一团紫火灼灼燃烧。体内的紫竹之上一道心眼也随之生出。


        

开动紫瞳心眼的秦无忧,观着房间外福伯设下的禁制,当中规则布局,强弱之处尽收眼底下,便摸出掌中剑试着朝禁制最薄弱之处射去,禁制便应声崩碎。


        

如此结果,秦无忧心下不禁对这紫瞳心眼很是满意的同时,房门被人自外面打开,福伯迈步走了进来。


        

见福伯走进,秦无忧收起紫瞳心眼,起身先朝福伯施了一礼后,方才开口道:“您老可消气了?”


        

“公子的紫瞳可与那紫烟汤池下的秘密有关?”福伯直言道。


        

秦无忧点头应下:“紫烟汤池是位故去的大能所化,这紫瞳心眼也是他的功法,只不过是被无忧侥幸得来而已。他说他号称紫竹贤士,您老可认识?”


        

“不曾听说,公子无事便好。”福伯摇了摇头。


        

秦无忧露出笑意:“无忧没事,只是不知您老现在可否让无忧出门了?”


        

“下不为例。若是再犯,必有重罚!”福伯说着,将门口让了出来。


        

秦无忧微笑应下,换了身干净青衫后在福伯的陪同下走出了房间。看着门外已近日落的时辰,秦无忧朝守在门外的四美问道:“阑珊苑如何了?”


        

春花上前禀奏道:“回公子,早已准备妥当,只待您解除禁足后随时开启阑珊苑。”


        

“咳咳,是闭关!”


        

秦无忧强调过后,再度开口道:“走,重开阑珊苑。”


        

四美闻声愣住,许久,春花方才确认道:“公子,您是说现在吗?可是吉时已过又天色已晚,是不是另择。。。”


        

秦无忧摇了摇头:“不用,不是都已经准备好了吗,那便就是现在了,我秦无忧开张的时辰它就是吉时。”


        

“遵命。”


        

在四美的引路下,秦无忧在阑珊苑门前与姗姗来迟的晟风枫兄妹相遇。


        

“侯爷这是解除禁足了?”看着小花与秦无忧“纠缠”完毕后,晟风枫方才出口问道。


        

“是闭关!”秦无忧再度强调过后,做了个请的手势并开口道:“阑珊苑重开,枫三少身为老板之一自是不能缺席。”


        

“不用你让,你不说我也会来。”晟风枫说着,全不客气的摇着折扇走进阑珊苑内。


        

迈入楼内的晟风枫脚步却突然顿住,看着前厅内站着那几位走堂的黑衣伙计,转朝跟进来的秦无忧问道:“侯爷,您不感觉您招的伙计杀气太重了些吗?”


        

秦无忧耸耸肩,全不在意的回道:“有吗,我不这么觉得。”


        

晟风枫轻笑一声:“堂堂宇国一品护国军候,身加九锡之尊,如今开了这风月之地阑珊苑不说还收留那杀人买卖的文玩店,就算枫现在看见,也不敢相信。”


        

“这里现在还没有外人,枫三少有话可以直说。”秦无忧直接问道。


        

晟风枫直言道:“侯爷可能还不知道,在您被禁足的这七天里又有三位元老横死于家中,所以枫想见一下文玩店的老板了解些情况。”


        

“又死了三个?他们不会也和我有关系吧?”秦无忧试问道。


        

不等晟风枫回话,沈玉之言便先一步传出:“三位大人都曾上奏劝王上收回侯爷加九锡之尊,结果第二天他们就死在家中,死法则是与侯爷身后的三位美人有关。”


        

“劝王上收回成命?那是违了王上之意,你应该去查王上才对,来找我做什么?”秦无忧回问道。


        

“大理寺按律办案,侯爷讲话请自重!”沈玉出言提醒道。


        

秦无忧却全然不在意,盯着沈玉问道:“本候问你,王上加本候九锡之尊的谕旨可撤销了?”


        

“并未撤销。”沈玉施礼回道。


        

秦无忧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点了点头:“既然还未撤销,那你现在配站在这里问询本候吗?带着你的人,请滚!”


        

“侯爷好大的口气,开门迎客竟还要撵客人离开吗?”又是一道声音传来,一身玄色着装的褚师然带着聘礼迈步走了进来。


        

褚师然走进,朝静坐的秦无忧再度开口道:“死的毕竟是朝中元老,沈大人查案心切,言语上多有冒犯,还望侯爷大人有大量,多多包涵。”


        

“然公子这是来为大理寺帮忙的?”秦无忧笑问道。


        

褚师然摇了摇头:“然不过是代表褚师家来恭贺阑珊苑重开,至于大理寺办案,然不过是顺心而为罢了。”


        

“本候重开阑珊苑的时间连我身后的四位姐姐都事先不知情,没想到然公子竟是第一个来此祝贺的。”秦无忧笑语道。


        

“那又如何?然不过是比别人早到片刻罢了,说明不了什么。”


        

“没错,然弟不过是早到片刻罢了,确实说明不了什么。”又是一道声音先秦无忧一步传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