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六十章连环命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风风,干什么要带我回家?我还要留下来陪无忧呢?”被强行自秦帅府拉出来的晟风花朝着一直在沉思的晟风枫抱怨道。


        

思绪被拉回,晟风枫收起折扇,敲了下晟风花的小脑袋后,回道:“我把你留在秦帅府是为了让你挽救自己胡闹的后果。如今那冬雪美人已经痊愈,你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更何况秦无忧被福伯禁足了,你就算留下也见不到他。”


        

“提起那个福伯我就气不打一处来,一个家仆而已,还敢把自己主子关起来,连告别的机会都不给我,太不像话了!”


        

“嘘!”


        

晟风枫急做嘘声状后,开口道:“小花你记住了,秦帅府没有主仆,尤其是福伯。在他秦无忧眼里,比任何人都重要。你若当真喜欢秦无忧,就把你大小姐的脾气收起来,明白了没有?”


        

“我什么时候耍过大小姐脾气?我在帅府可是亲自照顾冬雪姐姐日常起居,就连那西梁公主来了我都没对她做什么,你不懂就别瞎说!”晟风花抱怨着快步离开。


        

看着小花离开的背影,晟风枫再度摆开折扇,露出莫名笑意道:“天叔,枫忽然想起来,我们好像一直忘了一个人的存在。”


        

话音落,天叔突然出现在晟风枫身后,沉声道:“三公子指的是谁?”


        

“侯爷刚才提了很多问题叫我去查,但他好像忘记了一件最重要的事,那就是谁有机会向焦慕容投毒?小花刚刚又恰巧提醒了我那个一直被忽视了的人。”


        

“西梁公主?应该不会是她才对。她没有动机,而且光凭她自己,在启城完成不了这些事。”天叔回道。


        

“事在人为,谁又能说的好呢?放在以前,谁又能想到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侯爷会承继邪宗,在启城一人撑起一个家族呢?”晟风枫感叹道。 记住网址m.dzs5.com


        

“他确实让人意想不到,但若是说撑起一个氏族还为时尚早,三公子好像太过看好这位小侯爷了。”


        

“您也这么认为吗?好像大家都是这么想的,其实我也一样。可偏偏心里还有一丝执念告诉我,只要是他秦无忧想做的事,就都能做的成。”


        

“三公子接下来打算如何行事?”天叔不再多说其他,开口问道。


        

晟风枫摇了摇头:“您说的没错,凭她一个西梁公主在启城确实翻不起这么大的浪。想办法查一下她在和哪家人接触?还有就是药神如何出现在城门前等我们?”


        

“明白了,老夫这便去准备。”


        

。。。。。。


        

闻人府,议事书阁内,听完了家老的汇报后,闻人雨师眉头紧皱了许久,方才开口道:“给雨儿送去的药,可喝过了?”


        

家老点头道:“老奴亲自送去的,看着他喝下的。”


        

“糊涂!你这般行事,昆儿会如何想我?”闻人雨师怒声道。


        

家老急施礼赔罪,闻人雨师也未作过多怪罪,便继续开口道:“他们回来后昆儿就没换过药方?”


        

家老点点头,出言道:“药神视药如命,向来见死不救,从昆公子回来到现在的表现来看,应是并未求到药神救治。”


        

“应该?那就是没把握了?”


        

家老有些无奈的点点头:“秦帅府守卫太过严密,我们的人进不去。两位公子与药神在里面同处了半日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


        

“药神的事日后谁也不准再提,一切均按照往日规矩便可。现在去叫昆儿来见我。”


        

家老依命而行,不多时闻人昆已然出现在书阁之中,向闻人雨师行礼。


        

简单寒暄过后,闻人雨师开口问道:“此次雨儿的事,你打算如何处理?”


        

“昆儿全听祖父安排。”闻人昆回道。


        

“祖父是在问你的想法。”


        

闻人昆抬眼与闻人雨师对视了片刻,方才开口道:“祖父若问昆儿心中所想的话,他秦无忧无故劫了我弟弟,昆儿自是想同他讨个说法。但考虑到家族之事,昆儿以为还是息事宁人,就当此事从未发生过吧。”


        

闻人雨师很是满意的点点头:“不愧是老夫看重的好孙儿,遇事考虑周全,做事张弛有度。不过,你还是说错了一点。”


        

“还请祖父指教。”


        

闻人雨师起身,走到闻人昆身后,方才开口道:“一个世家要想维持长久不衰,最重要的就是自己家人不可发生半点差池,倘若真的不幸发生了,那便必须要让对方付出的代价比我们还要大,因为家人才是根本。”


        

“昆儿明白了,多谢祖父指点。”闻人昆再度施礼道。


        

闻人雨师重新坐回原处后,再度开口道:“老夫是有意要扶持这位小侯爷,但他既然做错了事,就应该付出相应的代价。御史中丞韩文清被杀一案你可知晓?”


        

闻人昆点头应下:“略有耳闻,祖父是想通过此事对付那秦无忧?”


        

闻人雨师点点头:“动了我闻人家的人又毁了紫烟汤泉,自是要叫秦帅府流点血出来才行,不过祖父叫你去追查此事也不尽然是因为秦帅府。


        

昨夜你一直为了雨儿的事守在秦帅府,还不知道又有三位朝臣横死于家中,他门虽然死亡手法各不相同,但都有一个共同点。”


        

“莫非与秦无忧有关?”


        

闻人雨师点点头:“都是这几日上奏要求宇王撤掉对这位小侯爷加封九锡的元老,如今朝廷六部因此事人心惶惶,老夫身为国相自是要稳住朝局,查出真凶。”


        

“昆儿自当尽力而为。”


        

“你这孩子哪都好,就是太过拘谨了些,让祖父觉得我们并不像是家人。”


        

不等闻人昆回话,闻人雨师便接着开口道:“祖父不过是随便说说而已,不必放在心上。去忙吧,大理寺那边祖父已经打好招呼了。”


        

“昆儿告退。”


        

“等一下,药神既然在秦帅府,雨儿的寒疾他可做了诊断?”闻人雨师再问道。


        

闻人昆摇摇头:“药神他为雨儿看过了,只是他什么都不肯说。”


        

“药神虽然脾气古怪了些,但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待雨儿下次寒疾发作之时将他请到府上来,赠上几株灵药,他定会出手医治的。”


        

“药神他不肯离开帅府,称要留在帅府收那秦无忧为徒。”


        

“收徒?”


        

闻人昆点头应下后,见闻人雨师没有继续下去的意思,便施了一礼退出书阁,径往大理寺而去。


        

大理寺停尸房内,晟风枫正用折扇挑着盖尸布查看尸体间,看着在沈玉的引领下走进的闻人昆,便也停住手上功夫,朝闻人昆施了一礼后,笑语道:“昆公子,我们又见面了。”


        

“枫三少也对这桩案子感兴趣?”闻人昆回问道。


        

摆开折扇轻摇的晟风枫轻笑一声:“枫授命龙图阁,自不会管这些闲事,不过是替侯爷过来看上一看。”


        

“不知枫三少可看出什么了?”


        

晟风枫收起折扇:“从死状上看像是侯爷身边四位虞美人中的三位所为,那韩言清更是被掌中剑所杀。”


        

“但是秦侯爷不肯配合办案,大理寺已将此事上奏王上,待有王上明旨后便入府带秦侯爷问话。”沈玉从旁插嘴道。


        

“没用的,咱们这位小侯爷已经被府中禁足了,谕旨还敲不开帅府的门,枫还是劝沈大人打消了这个念头,免得大理寺凭添伤亡。


        

如今既然昆公子来了,沈大人还是将案子交给昆公子处理才是上策。”晟风枫语罢,便欲离开。


        

“枫三少这是要去何处?”闻人昆出言道。


        

晟风枫摇了摇头:“还能去哪?在这启城有人死了,当然要去文玩店探探口风。”


        

“枫三少不必多此一举了,自那秦侯爷去过一次文玩店后,文玩店便已经关停了,人也不知去向。”沈玉从旁开口道。


        

“也对,杀了朝廷命官,他那个文玩店确实也开不下去了。”晟风枫附和着点头自语道。


        

目送晟风枫离开后,沈玉方才朝闻人昆禀告道:“一夜之间死了三位朝廷元老,虽然手法像是虞美人所为,但大理寺已经查明事发当晚,她们都被公子围在帅府。


        

虽然此事与秦帅府无关,但他秦侯爷也绝脱不开干系。如今秦帅府是此案的唯一线索,还请公子想办法带下官进秦帅府例行盘问。”


        

闻人昆沉默了片刻,回道:“枫三少说的没错,不管有没有谕旨,秦帅府你都进不去,我同样也没有办法带你进去。”


        

“他秦帅府自恃功高,如此目无王法,就不怕触犯君怒吗?”沈玉从旁怒声道。


        

闻人昆却只是干笑一声:“君怒?你的君上纵是敢怒,你去问问他敢言吗?君上是你们的君上,可不是他秦无忧的君上!”


        

“昆公子,您过分了!光凭刚才的言论,下官便可拿您下狱。”沈玉冷声道。


        

闻人昆全然不顾,转身离开的同时,再度开口道:“听说阑珊苑快要开幕了,不知沈大人到时候有没有时间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