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五十九章闭门思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叫老夫一声师父,老夫便将此事告诉你。”药神依旧不忘拜师之事,脱口道。


        

秦无忧恢复往日表情,接过冬雪递来的茶水,喝了一口后,方才开口道:“说的你好像知道幕后黑手是谁一样。他们请你这个老东西制药却不被人知晓,想来应该是副要毒死某人的毒药。这等秘事,抓你的人又怎会让你知晓他的真面目?”


        

看着秦无忧分析完,药神就像看那冰蚕蛊一般,满眼贪婪之色:“我的好徒儿天资这般聪慧,定能继承老夫全部衣钵。”


        

“你就这么想收我为徒?”秦无忧回问道。


        

药神急点头应下,并抢过秦无忧手中茶水,喝了一口后,笑语道:“收徒拜师意在传道授业,如今茶以敬过,其他俗礼便也就免了。现在随为师回死人谷闭关,为师授你。。。”


        

“抢走的茶也算是敬的?你这老东西的不要脸程度倒是远在我之上。”


        

药神抬手便朝秦无忧打来,被轻易闪开后,药神再度开口道:“谁让你躲了,尊师重道懂不懂?现在你已经是为师的爱徒,不可对为师不敬,为师打你也不许躲。”


        

“你个老东西越发的不要脸了,我何时答应过?我已经有个倒霉师父了,不会在另投他人门下。”


        

“跟在你身边那个老头吗?他是有点杀人的本事,但同老夫的修为相比。。。”


        

“福伯她老人家比你强多了。”秦无忧打断过后,不给药神开口的机会,再度讲道:“你要想授我药道可以勉强同意,但我是不会拜你为师的,更不会同你回死人谷,这秦帅府才是我的家。”


        

“这些要求合理吗?你这小东西竟比为师我还不要脸?”药神满是欣赏的语气开口道。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秦无忧依旧全不在意:“很合理,又不是我要上赶着拜师。你若不喜,门就在那里,本候保证帅府没人会拦你。”


        

“为师不会走的,我要留在这里授你药道,顺道盯着这女娃为血参戴孝。”


        

对于药神自己找的台阶,秦无忧只是微微笑过,便也顺着药神的意思,朝冬雪开口道:“冬雪姐姐,麻烦您带虞美人办一场葬礼。还有您这三年也都得着白衣了。”


        

“她本来就是穿白衣的,你这算是守孝吗?”药神从旁开口道。


        

对于药神之语,两人都选择无视后,秦无忧再朝药神问道:“你做的那个毒药有何功效?”


        

“毒药的目的当然是害人,不过为师制的药比他人厉害之处除了无药可解外,便是无形无影让人无法察觉分毫。”药神满是自信的回道。


        

“你做了?”


        

药神点头应下:“他答应给我三株万年灵药,这么好的事为什么不做?更何况就算是我不做,他也会找别的方法杀人的,为师的药刚好可以给那倒霉的家伙缓解痛苦。”


        

“毒性为何?”秦无忧再问。


        

提及此事,药神面上尽显得意之色:“谁说毒药一定带毒?老夫制的毒药无毒无害,不过是将其所受的攻击扩大到其身体无法承受的强度。简单来说,服了为师的毒你会毫发无损,但哪怕被人打上一拳,无论他多高的武道修为也会没命。你若想学,为师可以教你如何配制?”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还真是个绝妙的毒药啊。”秦无忧面上带着莫名笑意,自语过后,朝冬雪开口道:“叫闻人昆与闻人雨进来。”


        

不多时,闻人两兄弟身后跟着福伯走了进来后,福伯先一步走到秦无忧身前,确认秦无忧已然无恙后方才站到秦无忧身后,不再开口。


        

闻人昆上前朝秦无忧施了一道大礼,开口道:“闻人昆谢过侯爷救命之恩,此番大恩,昆他日定当报还!”


        

等闻人昆起身,秦无忧方才开口道:“我说过,你弟弟的病现在还不能治好,他还会继续受寒疾侵扰。当中缘由以昆公子的才智,想必不用我多说。至于你回家后对家里人的借口,你自己想办法去圆。”


        

见两兄弟点头应下后,秦无忧方才朝药神开口道:“改了雨公子的脉象,给他种一道不损身体的寒疾,你可能做到?”


        

“雕虫小技而已,为师略施手段便可。。。”


        

“公子要拜他为师?”福伯突然打断道。


        

秦无忧摇了摇头:“是他要收我为徒。”


        

药神很是得意的点点头:“这么好的苗子绝不能浪费在你这老家伙手里,这个徒弟我收定了。”


        

“不可能!未经夫人允许,公子不会拜任何人为师的。”福伯上前拒绝道。


        

药神同样不甘视弱道:“秦夫人在秦川守陵,不知道老夫要收他儿子为徒,若是知道定会欣然应允的。”


        

“那便等夫人知道以后再做定夺。”福伯开口道。


        

“休想拖延时间!别人不认识你,老夫可知道你是谁?你个老家伙不过是照顾我徒儿长大的家仆而已,有什么资格替他做决定?我还告诉你,这个徒弟我收定了!”药神来了脾气,高声喊道。


        

“就凭我现在是秦福贵,没有我的允许,你就收不了!”福伯也全然不客气的回道。


        

“我刚还救了他一命,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不需要你的允许!”


        

“就算你不出手,我也能解决那冰蚕蛊。你自己愿意帮忙,算不上救命之恩!”


        

看着面前二老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秦无忧急上前为两人各自倒了杯茶后,方才开口道:“二老要是没吵够的话,等送走了客人慢慢吵。现在是不是先帮无忧解决一下眼前之事?”


        

“不就是寒疾吗?不需要他,老夫便可为公子解决。”福伯说着便朝闻人雨走去。


        

药神看在眼里,抢先福伯一步将闻人雨控在手中后,冷声道:“我徒儿的事还轮不到你这个老家伙帮忙,当好你的管家就好!现在去给老夫准备一间绝对安静的房间,谁都不可打扰。”


        

看着赌气离开的药神,秦无忧朝身旁福伯笑语道:“您老的激将法还真是奏效啊,本来还以为要多费一番唇舌呢?”


        

“我没激他,那就是老夫心中所想。”福伯说完,在离开房间之前不忘开口道:“冰蚕蛊的事公子做错了,从今日起就在这房间里思过七日,不得踏出房间半步!”


        

“无忧知错。不过可不可以晚些无忧再来领罚?眼下。。。”看着福伯的眼神,秦无忧将话咽了回去,重新开口道:“无忧听话便是,不过我能先见一下风三少吗?”


        

福伯不再回话,房门也已自外面锁死,秦无忧不禁叹了口气,任命受过下,一道折扇摆开的声音传了出来。


        

顺声看去,翻窗而入的晟风枫正朝秦无忧笑语道:“恭喜侯爷,又白得了药神这个助力。”


        

“你能进得来福伯设下的禁制?”秦无忧问道。


        

晟风枫苦笑着摇了摇头:“我试了三次,都没能成功,本来打算放弃了,可后来就莫名其妙把这扇窗打开了。应该是福伯默许我进来了。本来还想把你也带出去的,现在我不敢了。”


        

“我也不敢出去,这次他老人家是真的生气了。”秦无忧说完,步入正题道:“焦慕容的死是被人灌了药神的毒,你是在何处找到的药神?”


        

晟风枫耸耸肩:“不是我找到的,是他自己找上来的。昨日我自紫竹林回启城时,药神他老人家就在启城南门等我。如今看来,到现在为止,虽然都还算如侯爷之意行事,不过好像都晚了别人一步,我们被人安排的很明白。”


        

“岂止是晚了一步,简直就是一直被人牵着鼻子在走。所以需要足智多谋,风度翩翩的枫三少出手解决一下现在的困境。再往下发展下去的话,我担心会有不可控的事情发生。”秦无忧跟着开口道。


        

晟风枫点头应下后,再度开口道:“不知侯爷昨日是如何藏身紫竹林的?那冰蚕蛊又是怎么回事?”


        

“还是御虫谷的小玩意,听说当初是想下在闻人昆身上,却被闻人雨莫名其妙挡了下来。”


        

听秦无忧说完,晟风枫别有深意的开口道:“哦?如此看来长白岭的嫌疑倒是解除了。有机会并且敢对闻人家下手的人,他长白岭绝对做不到。”


        

“那何人能做到?”


        

晟风枫摇了摇头:“枫不知,不过等侯爷出去后或许可以查一查,毕竟御虫谷现在也是侯爷的门下了。”


        

“你该走了。”


        

“话未说完就赶我离开,侯爷就是这么利用朋友的吗?就算这样,至少也该告诉我如何去查焦慕容的死因吧?”


        

秦无忧摇了摇头,提出一长串问题道:“我也想知道,到底是谁让药神制药好让我当着众朝臣的面杀了焦慕容,后又把药神送给我,叫我去追查此事?他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对他有什么好处?我把人杀了,谁会得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