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五十八章救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推开冬雪所在房门,满屋子的人皆朝秦无忧与闻人昆二人看了过来。先一步进来的闻人雨第一个上前招呼道:“哥,雨儿让你担心了。”


        

闻人昆急上前百般关照,得到闻人雨大致结果后方才彻底消除了心中的怒意,带着闻人雨退到一旁。


        

床边那被众人围在中间,满脸怒色的老者却突然来了精神,分开众人如饿虎扑食一般快步走到秦无忧身前,上下不住打量着秦无忧。


        

“他是药神?”摆脱开老者的纠缠,秦无忧朝晟风枫问道。


        

如此场面,晟风枫也满是诧异的点点头,算作回答。秦无忧再问道:“冬雪的血脉如何了?”


        

不等晟风枫回答,药神便先一步开口道:“一个断了的寒冰绝脉有什么意思?冰蚕蛊才是老夫的乐趣。不用管那丫头,老夫来为你疗伤,把冰蚕蛊取出来。”


        

不是邪宗的人,却能一眼便认出沉睡在体内的冰蚕蛊,秦无忧心下也不禁有些佩服这见死不救的药神。


        

看着其急不可耐的样子,秦无忧抬手将其自身旁推开后,方才开口道:“别废话,先给我救人,剩下的以后说。”


        

“救,我现在便救你。”药神很是欢喜的开口道。


        

秦无忧再度将扑上来的药神推开后,指了指冬雪:“我说的是她,我的问题还轮不到你救。”


        

药神面上满是急色的站在原处,左右思索过后,咬着牙回道:“不可能!我若为她续脉,便要毁去一颗千年血参的精元,老夫做不到!”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那是你的事,我管不着。但你要是不出手,我便弄死它!”秦无忧试着出口威胁道。


        

药神几番踌躇过后,开口道:“不可能!冰蚕蛊在你体内,它若是死了,你也活不成!你不过是在吓唬我,没错,你就是在吓唬我!”


        

看着药神此刻抓耳挠腮的样子,秦无忧不自禁的露出笑意,开口道:“懂的不少嘛,连这些你都知道。那你也应该能猜到冰蚕蛊现在的状态,我若是再拿出那。。。?”


        

“等等!别,千万别!万事好商量,好商量。”药神忙开口阻拦道。


        

简单的威胁这么轻易便奏效,看着面前对自己低眉顺眼,全无大家风范的药神,秦无忧收起笑意,正色道:“没得商量,我就问你救不救人?”


        

“不。。。救!我救,总行了吧?不过老夫有一个条件。”药神开口道。


        

秦无忧依旧装着严肃道:“别太过分的话,我可以满足。”


        

药神直接开口道:“第一,血参不能白死,你必须给他办一场丧礼,那女娃要给他戴孝。”


        

“这个过分了。”


        

“不过分,这是老夫的底线。”药神强调道。


        

秦无忧转向冬雪,见其点头答应后,方才朝药神开口道:“你现在可以救人了。”


        

药神摇了摇头:“不急!还有第二条,冰蚕蛊是老夫的。”


        

“这个也过分了,它本来就不属于你。”


        

“这是诊费,以后就属于我了。更何况老夫若不将这冰蚕蛊取走,你靠什么收容它?”


        

“没问题。”


        

不等秦无忧开口,福伯便先一步回道。秦无忧便也不好多说,再问道:“现在你可以救人了。”


        

药神依旧没有出手的意思,很是悠闲地再度开口道:“还有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待老夫将她救活后,她必须同老夫回死人谷侍奉三年药田。”


        

“不可能,这个太过分了。”


        

“老夫每次开口你这娃娃都说过分,言语好生不敬!不救了,说什么老夫都不会出手救人了。”


        

“医者仁心,当以悬壶济世为己任。你个老东西见死不救还胡乱提条件,叫我尊敬你,你也配!”


        

“你你你。。。!”


        

“你什么你!别废话,你再不救人,我就撑死你的宝贝。”秦无忧打断道。


        

“好你个小娃娃,你给老夫等着,待我妙手回春后再来收拾你。”


        

药神语罢,便不再搭理秦无忧,叫嚷着分开众人后走到冬雪床前,手中几根银针随意甩出,却丝毫不差的落在冬雪气海,神阙,紫宫几处穴位之上的下一刻其周身开始不住泛起寒气。


        

“别动!大惊小怪。”药神喝止住夏蝉上前的关心后,再度开口道:“老夫要炼药了,你们统统都给我出去!”


        

“娃娃,你留下来。休想把冰蚕蛊偷偷带走,必须待在老夫目及之处。”见秦无忧也随同离开,药神再度开口道:


        

秦无忧耸耸肩,便将房门关死,很是随意的依靠在一旁,将目光放在药神身上时,不知何时一鼎药炉已经出现在屋子正中,并眼中含泪,嘴上不住嘀咕着将血参投入炉中。


        

不管药神的惺惺作态,看着面前的古朴药炉,秦无忧眼神中满是惊异之色,脱口道:“九鼎?”


        

“没见过世面,这是老夫的九转药炉!乃是整个北洲的绝品,独一无二,岂是那些烹煮食物的鼎可比的?”药神说着,掌中催动劲气下炉中火焰瞬时升腾,让整个房间如置身火海一般。


        

秦无忧面无表情的移步到周身散着寒气的冬雪身旁,稍有舒爽感后,心下也跟着点头道:“没错,这确实不是九鼎,不过是材质类似而已。”


        

“娃娃,发什么愣呢?还不把那丫头投到药炉里去?”药神突然出言道。


        

药神言罢,看着秦无忧没有半点怀疑便将冬雪投入炉中,药神不禁惊疑道:“你这娃娃倒是有点胆略,连问都不问便敢把人扔到我这火炉中。”


        

对于药神算是赞许之语,秦无忧全不在意的回道:“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五星灵火而已,有你这老东西在旁把控火候,烧不死人,我有什么可顾虑的。”


        

“你这娃娃懂的倒是不少,谁教给你的这些控火之术?”药神话语中露出欣赏。


        

秦无忧依旧是全不在意的耸耸肩后,出言道:“与你无关,好好控你的火,别分心,小心毁了血参。”


        

“哼!老夫对炼药之术研习了大半辈子,这点小事还没放在眼里。小子,看你悟性不错,老夫决定收你为徒,授你炼药控火之术。”


        

“不好意思,我没兴趣。”


        

“小娃娃别太过分!想做老夫弟子的人可将这整个启城填满!你被不识好歹!”


        

“那你找他们去,我说了,没兴趣。”


        

“你。。。!你有种,老夫就不信收不了你这个孽徒,看老夫如何治你!”


        

话音落,不等秦无忧反应过来,药炉便再度打开,药神将冬雪自炉中提出后,不待秦无忧上前询问状况,挥手间便将秦无忧关入药炉之中。


        

“你个老东西,把我放出去。否则我跟你没完!”受着炉火煎熬,秦无忧朝药神怒吼道。


        

“放你出来可以,老夫且问你,肯不肯拜老夫为师?”药神很是悠闲的问道。


        

“不可能!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你个老东西,敢威胁我!你别给我机会出去。”秦无忧咬牙反抗着。


        

药神全不在意:“放心,老夫人送外号见死不救,你不肯答应拜我为师,我是绝对不会放你出来的。”


        

“小心我捣了你的火炉!”炉火越发精纯,秦无忧受不住下,出言威胁道。


        

“你随。。。意。”感受着脖颈间突生的冰寒之气,药神将最后一个字吐了出来。


        

“将公子放出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冬雪冷言道。


        

看着刚刚恢复寒冰绝脉便强行催动寒冰劲气的冬雪,药神冷哼一声:“这帅府内的人良心怕是都让狗给吃了去,老夫刚刚救你恢复,却要这般害我。”


        

看着秦无忧越发痛苦的表情,冬雪眸子也冷了下来:“救命之恩,冬雪会以命补偿。您若再不放公子出来,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冬雪,退。。。下,我。。。没事!”秦无忧满是痛苦之音,再度传了出来。


        

冬雪依命退下后,药神面上露出笑意:“你这女娃倒是对我徒儿忠心耿耿。也罢,老夫便原谅你的不敬。”


        

“公子他。。。”


        

“他没事,老夫是在救他。你刚才若是真的对老夫出手,那才是害了你也害了你的公子!”


        

对药神之语,冬雪满是不解间,药炉再度生出异变。炉内火焰依旧猛烈燃烧,可药炉周身却开始泛起紫烟并结出一层冰霜。


        

受不住药炉煅烧的冰蚕蛊终是再也忍受不住,自秦无忧耳中爬了出来。


        

看着通体紫色的冰蚕蛊,药神震惊之余,面上露出贪婪笑意,开启药炉将秦无忧揪了出来后,欣赏着药炉中的冰蚕蛊,口中不断嘀咕着:“妙,妙,妙极了!”


        

“能不能有点出息,没见过世面的老东西!”恢复过来的秦无忧,起身整理着衣衫间,朝药神开口道。


        

药神回过神来,急收起药炉,不给秦无忧反悔的机会。


        

对于药神的小人之心,秦无忧一笑带过后,开口道:“你之前人在何处?风三少是如何找到你的?”


        

“开口之前要称老夫为师父!没大没小,成何体统?”


        

“滚,你个老东西,别不要脸!刚才你把我关进炉子的事还没找你算账?先回答我的问题。”


        

“看在你诚心拜师的面子上,为师便告诉你。”药神一副长者之姿言罢,方才步入主题道“老夫被人骗到启城来做了一副药。”


        

“什么药?谁把你骗来启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