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五十七章冰蚕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幕中挂起皓月,映在紫烟汤泉之上。白日里搜索无果的众人已经散尽。一团融入夜色的黑气突然落在汤泉岸边,福伯的身影跟着显现而出。


        

“公子可以出来了,周围的眼睛已经肃清了。”福伯对着黑夜开口道。


        

话音落,月光下的青衫缓缓飘落,秦无忧携着闻人雨出现在福伯身边后,开口道:“明明是出水离开,却能让他们误以为入水下潜,您老的这藏身之法是如何做到的?竟能瞒过这么多人眼睛?”


        

“有时候人眼所见未必便是真实发生,这镜花水月不过是一道三星迷幻星术而已。公子若是想学,老夫可以教您。”福伯回道。


        

“解决了眼前事,无忧再向福伯请教。”秦无忧说着,将身体如寒冰一般的闻人雨掷入紫烟汤泉中,见其已经开始好转后方才放下心来。


        

“公子可是发现了什么?”看着脸色已然变为正常的闻人雨,福伯出言道。


        

秦无忧点点头:“冰蚕蛊,寄生于活人体内,靠吸食人髓而活。每次吸食,都会有寒气溢出,造成宿主入赘冰窟一般,彻骨寒冷。


        

待冰蚕蛊彻底长成冰蚕后,会咬破宿主头颅爬出,同时宿主也会因此丧命。


        

这紫烟汤池不过只是压制寒气不使其丧命,并无半点疗效。从时间与闻人雨发作的状况来看,怕是闻人家的底蕴在后面支撑,他也没有多少时间了。”


        

“公子知道冰蚕蛊?”


        

秦无忧点点头:“邪宗的小玩意,以前不知道,不过御虫谷那件事后无忧特意留意了些。看来,御虫谷的幕后黑手不只是六大世家那么简单了。” 记住网址m.dzs5.com


        

“公子既然知道这一切,应该也知道该如何施救,需要老夫做什么?”福伯在心中默默记下后,出口问道。


        

“既然碰上了,自是要管上一管。将那冰蚕蛊取出不难,难的是如何逮住它。”


        

“公子想利用这紫烟汤泉?”福伯再问。


        

秦无忧点头应下的同时,掌中剑再度握在手中。在福伯反应不及间,下一秒直接将自己手指刺透。


        

“公子!以后这种损身之事,老夫来就好。”福伯用着教训的语气开口道。


        

秦无忧不再多言,示意无妨后便落入水中,忍着锥心的剧痛将自己体内骨血逼出的同时,自语道:“我的骨血蕴含着天道规则,我就不信那冰蚕蛊能忍得住不出来!”


        

如秦无忧所言,血融入池水的下一刻,闻人雨体内一点冰晶突然开始不住游走起来。


        

秦无忧露出笑意,朝福伯开口道:“这紫烟汤泉可以困住那冰蚕蛊,不过闻人雨身子已然虚弱不堪,冰蚕一旦离体,我担心这紫烟反而会侵蚀他身体,届时还需麻烦福伯您及时把他带出去。”


        

“出来了。”


        

“就是现在!”


        

两道声音近乎同时在那冰蚕自闻人雨耳朵内爬出的那一刻发出,福伯应声而动将闻人雨自汤池中抱出。秦无忧也急止住伤口,上前将冰蚕按在手中。


        

意识到危险的冰蚕蛊急释放出大量寒气,让置身汤池中的秦无忧也不禁打了个冷颤,一时不妨让冰蚕蛊自手中溜出,朝水池外遁去的下一刻,被一道黑气及时阻住,挡了回去。


        

有了福伯出手,看着出逃无路的冰蚕蛊朝池底潜去时,秦无忧露出笑意,自语道:“真小瞧你了!现在看你还能往哪跑,哥哥会很温柔的。”


        

急追而上的秦无忧,顺着冰蚕蛊的轨迹直到池底方才发现冰蚕蛊的踪影。小心靠近冰蚕蛊的秦无忧,伸出的手却突然顿在空中。目及之处,一块拇指大小的紫晶正不断被冰蚕蛊一点点吞食着。


        

只食人髓的冰蚕蛊却对一块紫晶感兴趣,让秦无忧不免生出好奇。


        

不过是一瞬间的停顿,紫晶已被冰蚕蛊吞食干净,并全然不顾秦无忧的威胁,像是爱极了那紫晶美味一般,朝池水源头而去。


        

有了冰蚕蛊引路,轻松寻到源头的秦无忧,看着池底拇指大小的空隙正不住喷吐着紫浪下,没有半点犹豫便引拳砸了下去。


        

池底龟裂,下一刻开始塌陷,紫浪疯狂喷涌而出。对抗着扑面而来的热浪,秦无忧引动全力下落到紫雾当中,努力适应了眼前环境后,对于出现在眼前的一切不由得满是震惊。


        

“这是。。。紫血源石?”


        

看着面前与自己一样,同样属于原来那个世界的东西突然出现在眼前,几番确认感知下,秦无忧依旧是不敢去相信。


        

两个世界的规则是完全背道而驰的,所以自己才无法恢复在上一世的修为,而那源石乃是自己原来那个世界的能量构成体,这个世界是无法生成的存在,可却偏偏出现在这里!还是能量如此庞大的紫血源石?


        

事实摆在面前,多思无益下,秦无忧自不会将能量如此纯正的紫血源石白白便宜给一个小小的冰蚕蛊。


        

轻易便将只知道吸食紫血源石的冰蚕蛊抓在手中间,秦无忧方才想起自己身上根本没有能困住这小家伙的物件。


        

看着因为过度吸食,通体已成紫色的冰蚕蛊老老实实爬在自己掌中沉睡下,秦无忧轻摇了摇头,自语道:“没办法,便宜你这小东西了。”


        

说着,便将冰蚕蛊放入自己耳内,以自身为载体来承装这冰蚕蛊后,盘膝入定,开始引这紫血源石入体,试着激起体内一直沉寂的天道规则。


        

初一入定,不及秦无忧做出反应,自己强留的那一丝天道规则便如嗷嗷待哺的婴孩一般开始疯狂吸食这紫血晶石。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秦无忧来不及做出反应,也不给其反应的机会,吸入体内的紫血晶石能量便被天道规则强行夺走,之后便向从未发生过一般,再度陷入沉睡。


        

几番试着沟通天道规则无果下,秦无忧也只能满是不甘的起身,看着空旷的池底,习惯性的叹了口气后回返岸上。


        

汤池依旧滚烫,只是紫雾已然不在。秦无忧自池水中走出,感受着刺眼的光线,朝一直守在水池边的福伯问道:“我在下面待了多旧?”


        

“一整夜。”


        

福伯回过,秦无忧暗暗松了口气:“还好没有耽误救治冬雪的时间。”


        

“适才听福伯讲了所有经过,闻人雨在此谢过侯爷为在下取出那冰蚕蛊,救我一命。”不知何时转醒的闻人雨躬身施礼,朝秦无忧道谢。


        

秦无忧摆了摆手:“欸?大恩不言谢,更何况我也用不到你谢我,你的病我现在还不能让你痊愈。”


        

闻人雨满是不解的看过来,秦无忧笑语道:“还不知为你种下冰蚕蛊的是何人,所以贸然这么取出绝不是明智之举。还得麻烦雨公子继续受那寒冰刺骨之苦,不过雨公子放心,只会有苦头,不伤及你身体根本。”


        

闻人雨点头应下:“在下明白了,这十二年都受过来了,也不在乎再多熬上几年。不过在下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那冰蚕蛊在何处?可否让在下看上一眼?”


        

秦无忧耸耸肩:“就在我身上,不过现在有些不方便了,抱歉。”


        

“胡闹!”


        

猜到冰蚕蛊在何处的福伯,怒视秦无忧,出口教训道。


        

感受到福伯真的动怒,秦无忧不敢有半点怠慢,小心翼翼回道:“池底碰见了些意外,这也是无奈之举,您老莫要动怒,回去我便将它取出来。”


        

“夫人将公子交到老夫手里,可从未允许过您这般胡闹!若是。。。”


        

秦无忧急打断道:“没有若是,您老放心,我是等它吃饱了才放进去的,无忧绝不会受到半点伤害,咱们还是赶紧回府去吧。”


        

不给福伯再开口教训的机会,三人悄悄潜回秦帅府附近,看着被闻人昆围得水泄不通的帅府,秦无忧有些无奈的朝身旁的闻人雨开口道:“这绝对不是你祖父授意的,你哥他急眼了。”


        

“我现在便去把误会解开。”


        

闻人雨说着便欲上前,却是被秦无忧按下,摇摇头:“你现在还不能露面,好再还并为起冲突,让你哥再急一会儿便是。我去会会他,福伯您想办法带他进府。”


        

“快些回来,我要在最短的时间看到冰蚕蛊出来!”福伯第一次不用敬称开口道。


        

“额。。。无忧尽量。”


        

秦无忧言罢,不给福伯再开口的机会,便出现在大众目光之中,朝闻人昆而去。


        

“我弟弟人在何处?”闻人昆语气不善的直言道。


        

秦无忧向帅府努努嘴:“就在府中,我绑的。”


        

“侯爷可知这么做的后果?”闻人昆满是威胁的开口道。


        

秦无忧点点头:“后果可能会很严重,不过那是在你弟弟平安归来之后的事了。现在他在我府中安心修养治疗,所以我这里便不会有任何后果。”


        

“事情最好如侯爷所言一般,我弟弟若是少了一根头发。。。我相信侯爷绝对不会想让这事情发生。”


        

秦无忧耸耸肩:“你弟弟原来有几根头发你数过吗?”


        

语罢,不等闻人昆开口,便接着说道:“你知道我要干什么。把药神带来,我便把你弟弟还给你。”


        

“侯爷是在寻我开心吗?”闻人昆怒道。


        

“什么意思?”


        

“昨晚药神便已被风三少带进帅府,侯爷不知道吗?”


        

秦无忧很是认真的摇了摇头:“现在知道了。”说完,做了个请的手势后,开口道:“现在你可以进去接你弟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