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五十四章因为简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然后呢?”


        

“没有然后,这是我能给侯爷的唯一线索。剩下的就看侯爷自己了。还有,我希望侯爷以后不要再找我了。”莫问九箭语气低沉道。


        

秦无忧全不在意的点点头:“找不找你,你说的不算。不过你现在可以离开了,如果你想走的话。当然,住在这里我也不反对,不过听你的语气你好像并不想留下。”


        

莫问九箭应声起身,还未走出房间,虞美人便先一步走进,出言禀告道:“公子,大理寺已将帅府围住,为捉拿莫问九箭而来。”


        

“侯爷出卖我?”莫问九箭冷声问道。


        

“给我一个出卖你的理由。”


        

秦无忧说过,不管原地驻足的莫问九箭,起身朝外离开的同时,自语道:“虞美人已经肃清了帅府所有的眼线,他们还能这么快找到这来。如今看来,我走的每一步都以在别人的计划之中了。”


        

“启城的这池水可比泥潭要浑的许多,就算侯爷天资聪慧,也难在这些老狐狸手里占得先机。”手摇折扇,缓步走进的晟风枫出言道。


        

“风三少比归来的预期提前了一天。”见晟风枫出现,秦无忧笑语道。


        

“幸亏枫早回了一天,不然侯爷恐怕就要继雷劈凤鸣阁和朝堂杀人后,再一次血拼大理寺了。”晟风枫收起折扇,回道。


        

“人不在启城还能知道我做了什么事,风三少果然不简单,不过你落下了个我手刃韩文清的故事。”秦无忧笑语道。 记住网址m.dzs5.com


        

晟风枫摇了摇头:“进府门时刚刚知道,适才忘记说了。”回过后,转向莫问九箭道:“想必这位就是传说中的莫问九箭吧?”


        

“他是谁不重要,风三少答应我的事情才重要。你答应的那个见死不救的药神呢,人在何处?”秦无忧回问道。


        

提及此事,晟风枫不禁露出三分尴尬,轻咳了咳:“药神人不在死人谷,此番我走空了。不过侯爷放心,枫答应过的事绝不会食言,定会将人如期带回来的。”


        

秦无忧点头应下:“既然风三少回来了,不妨一起去会会敢围我秦帅府的大理寺如何?”


        

晟风枫点头应下,跟在秦无忧身后的同时,从旁介绍道:“进来的时候我看见了,来的事大理寺卿——沈玉,他是宇王的人,而且这个人,并不简单。”


        

“哪里不简单?”


        

“侯爷马上便知晓了。”晟风枫笑语着,看着站在府门前持刀傲然而立的中年男子。


        

秦无忧走近后,沈玉面无表情的施了一礼,直入主题道:“侯爷,大理寺收到举报,杀人犯莫问九箭进了秦帅府,沈某特来此缉拿要犯,还请侯爷行个方便。”


        

“我整个帅府除了我以外都是要犯,我自己好像也犯了不少重罪,所以一点也不方便。”秦无忧用着往日无所谓的态度回道。


        

“虞美人的案子非我大理寺负责,侯爷身份尊贵,更不是我大理寺可以办的了的,所以沈某不会打扰,此来只抓莫问九箭归案。”沈玉说着,便欲带人进府。


        

一直旁观的晟风枫朝秦无忧努了努嘴,笑语道:“我就说不简单吧?沈大人可是连我晟风府都敢搜查的人。”


        

听罢,秦无忧很是赞同的点点头:“搜查晟风府后还能活到现在,确实不简单。”


        

“职责所在,沈某不过是尽公职守罢了。”


        

沈玉说着,便欲再度带人进府,不过在其另一只脚还未踏进府门前,就被福伯先一步拦了下来,沉声道:“一品军候帅府,未经主人同意,任何人不得擅入!”


        

两道目光相对,许久沈玉方才出言道:“我若非要进去呢?”


        

“擅入者,死。”福伯面色平静道。


        

同一时间,春花秋月也带人出现在秦无忧身后,与沈玉一众人对立。


        

下一刻,一道银光自秦无忧掌中射出,将沈玉踏进府门的前脚逼了回去后,方才收起掌中剑,笑语道:“不管人在不在,我的帅府你都进不来。”


        

“侯爷一定要如此吗?”沈玉语气有些冰冷的做着最后的确认。眼神盯着秦无忧,手中的绣春刀已然出鞘过半。


        

对于沈玉算是威胁的话语,秦无忧看也未多看一眼,转身离开的同时:“你可以试试。”


        

刀剑碰撞之音响起,以回答秦无忧之语。跟在秦无忧身后的晟风枫看着各不退让的两方如此随便的便演变成明目张胆的血拼,不禁叹了口气道:“其实解决事情的方法有很多种,侯爷何必要选这最暴力的一种。”


        

“因为它最简单,也最有效。”


        

“事后会很麻烦。”晟风枫摇着折扇回道。


        

秦无忧耸耸肩:“有虞美人在,他们冲不进来。福伯他老人家有分寸,只要他们进不来,福伯会只伤不杀的。风三少还是好好想想如何找到药神才好。”


        

“夜幽骑得到消息,药神早就被人请进了启城。虽然还不知道是谁捷足先登,但只要人在启城,枫便有办法将他找出来,不过可能会需要侯爷帮帮忙。”晟风枫开口道。


        

“本候近日遇到的所有事情好像都被人先一步安排好了一般,这种感觉有点让我讨厌,确实是时候该做点什么了。”秦无忧说着,便停下身形,推着晟风枫朝府外而去。


        

两人重返府门前时,混战已然结束。大理寺一众被逼退在门外,不住呻吟着,半步不得前进。沈玉手中的绣春刀也以折断,衣衫褴褛,面色阴沉的盯着再度出现的秦无忧,冷声道:“当众阻挠大理寺办案,侯爷就不怕宇王降罪吗?”


        

“说的好像他能定本候的罪一样。我现在心情不好,你最好别烦我。”秦无忧很是随意的说着,便同晟风枫离开帅府而去。


        

向来办案果决,无往不利的沈玉,冷眼盯着自在离去的秦无忧许久,一口心头血生生被气了出来,整个人也昏死在帅府前。


        

离开帅府,对适才一切不为所知的晟风枫,轻摇折扇笑语道:“两个都是不顾面子,寸步不让的主儿。这沈玉第一次办案被当众拒之门外,我估计他现在已经被侯爷气的吐血晕过去了。”


        

“我们去哪?”不管晟风枫闲言,秦无忧直接问道。


        

“听说红秀坊在查褚师然?”晟风枫回问道。


        

秦无忧顿住,转向晟风枫看来的同时,开口道:“连不在启城的风三少都对此事知情,那褚师然应该也。。。?”


        

晟风枫摇头打断道:“不一定,褚师然或许,可能还不知道。毕竟这条消息不是我通过家族势力得来的,枫在这启城也有自己的手段。”


        

“所以你也在调查那天褚师然为什么会出现在天香小筑?可有发现?”


        

晟风枫摇了摇头:“查了,但是没查到。我说过了,褚师家有自己的一套,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我也没办法。”


        

“你提此事,难道是怀疑褚师然那天见的就是药神——见死不救吗?这就是你想让我出手帮忙的原因吗?”秦无忧再问道。


        

晟风枫面露微笑,摇着折扇:“尚还不确定,所以才要找红秀坊的青衣姑娘确认一些事情。”


        

两人不再闲聊,各自沉默的在红秀坊一直等到天已黑透,青衣方才满脸疲惫之色的出现在秦无忧与晟风枫面前。


        

“辛苦你了。早知如此,我便不叫你帮忙了。”秦无忧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


        

对于秦无忧的抱歉之语,青衣自动无视后,直言道:“褚师然的事情有些麻烦,我现在还给不了你想要的答案。”


        

“没关系,你不要太辛苦就好。对了,秀姨去哪了?怎么一整天不见她。”秦无忧回道。


        

青衣亦摇了摇头:“丢下红秀坊不辞而别,没人知道她去哪了,不过她一定会到一个地方的。”


        

“秦川吗?秀姨还真是痴情啊,何苦这般呢?”秦无忧苦笑道。


        

“那是红姐自己的事,你在这里等一天不会只为这些无聊的小事吧?”青衣语气突然变的冰冷。


        

秦无忧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开口间,晟风枫在一旁施了一礼,主动问道:“枫有一件事,想请教青衣姑娘。此事事关冬雪美人的。。。”


        

“有话直说。”青衣不客气的打断道。


        

晟风枫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再度开口道:“枫知道红秀坊费了很多功夫在褚师然身上,我想知道他近期有没有和闻人昆见过面?”


        

“如果你们在天香小筑的那一天不算的话,我确定他们两个没有见过。”青衣很是肯定的回道。


        

如此答案,秦无忧转向晟风枫:“你怀疑那日相见的是他们两个?如果是闻人昆,福伯不可能发现不了的。”


        

晟风枫点点头:“可要是他被什么事耽误了,没有如期赴约呢?


        

比如侯爷要同闻人杰那废物抢天香小筑,老相爷需要闻人昆去处理此事。”


        

“两人见面的目的呢?”


        

晟风枫折扇合上,回道:“闻人昆有一个弟弟叫闻人雨,侯爷可知道?”


        

秦无忧算是点点头:“我知道他有个弟弟,叫什么便不得而知了。”


        

“说起来他兄弟二人也算是苦命之人,两人都是外枝子弟,父母又为闻人家外出执行任务而早亡,只留他二人相依为命。对于。。。”


        

晟风枫话未说完,便被秦无忧打断道:“我不关心他闻人家的家事,我只要结果。”


        

“你们两个还真是一个脾气,不知道打断别人说话很不礼貌吗?”晟风枫抱怨过后,接着开口道:“闻人雨自小体弱,又生了一种怪病,群医束手无策。闻人家一直对雨公子的病很是上心,可结果却不知为何,一直不怎么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