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四十八章一鸣惊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狂狮张口,猛扑而来。立身凤鸣阁顶的秦无忧感受着扑面而来的热浪与狂狮的狂傲之气间,嘴角微微上扬,掌中剑亦脱手而出,迎了上去。


        

“砰!”


        

碰撞之音席卷而来的下一刻,秦无忧整个人倒飞而出,坠入凤鸣阁中。那流火狮子也消散在众人视线中,改为一道素衣老者身影出现在凤鸣阁之上,轻捋着胡须,与福伯对视。


        

“敢问阁下何人?”久看不福伯身前,又辨识不出身份的谢绝,开口问道。


        

“秦家管家,秦福贵。一个要取你命的人。”福伯沉声说过,却依旧没有半点动作。


        

看不透福伯身份的谢绝,久久不敢轻易出手,只是把玩着秦无忧的掌中剑,冷声道:“这便是要三日为期,踏平我百里府的小侯爷吗?如此不堪一击,如何做到?”


        

话音未落,掌中剑突然开始不住颤动,谢绝几番控制无果下,终是放任掌中剑离手而去,落在不知何时自凤鸣阁中走出的秦无忧手上。


        

秦无忧随意掸着身上尘土,笑语道:“以前也有一个人抢了我的剑,不过后来我把他杀了。还好你刚才放手了,不然你现在已经死了。”


        

谢绝眼神中满是震惊的看着面前的秦无忧。适才自己的流火狮子决虽未用尽全力,但凭借自己地玄境的修为绝不是一个连武道都未入流的少年能拦得下的,更不可能自手里强夺回掌中剑。可如今这所有的不可能都在自己眼前发生了!


        

将谢绝心思尽读眼底后,秦无忧笑意更浓了几分:“不用瞎猜了,你看到的就是事实。我没受伤,你也打不过我。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因为你犯了错,而且没办法原谅,所以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侯爷身份尊贵,谢绝不敢造次。但谢绝也绝非那板上鱼肉,任人宰割之辈!”谢绝面色阴沉的开口道。 记住网址m.dzs5.com


        

“废话真多。”


        

语罢,秦无忧眼神突然变的深邃,收起掌中剑的下一刻,晴空突然变的暗淡无光,紧跟着开始不住有电光闪烁。


        

雷云愈压愈低,风雷滚动不止,天地开始色变。秦无忧掌中隐隐泛着雷光,眼神也变的决绝,与再度流火遍布周身的谢绝对视。


        

“这是天雷?”感受着非人力可为的超强毁灭之力与对死亡的恐惧下,谢绝惊呼道。


        

“天惊——落!”


        

爆喝下,秦无忧掌中雷芒勾动雷云,一道霹雳立时劈落而下,将整个凤鸣阁笼罩其中。


        

知死亡近在眼前的谢绝想要抽身退开时,方才发现自己已然退无可退。整个凤鸣阁如同一座雷电牢笼,般将自己这头狮子锁在当中。


        

惊雷瞬时砸落,谢绝引动毕生修为将流火燃到极致,硬抗雷力的下一刻,流火狮子连同其脚下的凤鸣阁顷刻之间便化为乌有。


        

一切不过发生在瞬息之间,收起雷芒的秦无忧在不知何时出现在身侧的福伯陪同下,走近躺在废墟中已然奄奄一息的谢绝,朝其笑语道:“想知道刚才那是什么吗?不好意思,我不会告诉你的。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为什么要杀你。因为,有些人不是你这只没毛狮子能轻易动的了的!”语罢,不顾谢绝那满是不可思议之态,转朝福伯开口道:“福伯,麻烦您老了。我想冬雪不想再看见他的存在了”


        

“公子放心。”


        

眨眼之间,解决好一切的福伯走近秦无忧,主动抬手撑住秦无忧身子后,小声道:“公子,您累了,我们该回府了。”


        

有了福伯从旁撑着,秦无忧方才长舒一口气,整个人瞬间摊散下去,苦笑过后,小声道:“还是您老了解无忧。现在引动雷法,终归还是勉强了些。”


        

“公子不该如此轻易暴露底牌,有老夫在旁,一个谢绝还不需公子如此拼命。”


        

“唉,没办法啊,有些事终归还是要自己亲自去做的。冬雪姐姐是我秦帅府家人,父帅亡故,母亲和二弟人在秦川,我自要为她找回场子。更何况想要在启城撑起秦帅府,我这个小侯爷总得做点什么才行。”


        

“虽是一鸣惊人,但终究还是太过冒失。”看着周遭数之不尽的眼睛朝这边看来间,福伯用满是肯定的语气“教训”着。


        

“有您在无忧身旁,偶尔冒失一下又何妨?秦帅府日后有无忧守着,无忧有您守着,便永远不会有问题。”


        

“我们该回府了。”被“劝服”的福伯不再纠缠下去,低声开口道。


        

秦无忧却是摇了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您还要再带无忧去一个地方。”


        

“公子想去何处?”


        

“王城前,等一个人。不过接下来的事情还要麻烦福伯您了,无忧已经没力气了。”


        

“公子吩咐便是。” 秦无忧说完,福伯点头应下。


        

不待秦无忧二人移步,要等的人便已经主动出现在眼前。一队人马驻足,当中百里从渊端坐马车之上,手持长枪的百里英雄立身一旁,满是怒意的盯着秦无忧。躬身而立,手持谕旨的典月亦跟在队伍一边。


        

“你杀了谢老!”百里英雄怒声道。


        

秦无忧耸耸肩:“动我秦家人终归是要付出代价。不光是这没毛狮子,还有你!”


        

“谢老不过是伤了你一个侍女,你便这般残忍害他性命!如此行径,与恶匪有何差别?”


        

“呵呵。”


        

闻言,秦无忧不自觉笑出声后,方才回道:“我本来就是匪,你难道不知道我是听雨山庄二当家吗?还有,冬雪不是侍女,她是家人。”


        

“管她是谁?今日我便为谢老报仇,除了你这个恶匪!”


        

百里英雄正欲出手间,却被一旁百里从渊喝住,转朝一直旁观的典月开口道:“公公,您该宣旨了。”


        

典月躬身应下,走上两方中间,展开谕旨,轻咳了咳正欲宣读间,却被秦无忧打断道:“给我闭嘴!往后靠一靠,现在还轮不到你在这废话。”


        

当着众人之面,如此视宇王谕旨为无物,典月一时愣住,许久方才脱口道:“侯爷即为我宇国朝臣,便当遵循我宇国礼法。这般视王家颜面于不顾,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我让你往后靠一靠,你听不懂吗?滚一边去,别耽误本候办事。”秦无忧打断道。


        

第一次被如此谩骂,典月一时愣住,面上阴晴不定,几番欲以宇国礼法为名开口,终究还是忍了下来。


        

秦无忧看着依旧傻站着不动的典月,转朝福伯开口道:“福伯,麻烦您叫这狗东西滚回王城去。”


        

“明白。”


        

不待福伯出手,典月便已然收回谕旨,朝秦无忧与百里从渊分别施了一礼后,老实的退到一边。


        

如此,秦无忧方才满意的点点头,朝已然怒不可遏的百里英雄挥了挥手:“二傻子,该你了。敢动我秦家人,不管你是谁,都得给我认错!”


        

“要想本将军给一个女侍认错,先胜过我再说。”


        

说话间,獠牙鬼相已然生出,长枪巨影顷刻之间砸落,激起漫天烟尘。


        

下一刻,不及百里英雄露出微笑,獠牙鬼相便顷刻之间崩散,取而代之的是手握已经断了的半截长枪的福伯,站在秦无忧身前。


        

下一秒,福伯突然消失不见,百里英雄最后半截长枪也跟着脱手,整个人倒飞出去,坠落在百里从渊马车前,咳血不止。


        

如此结果,百里从渊依旧端坐车上,没有半点动作,只是面色阴沉的厉害,盯着福伯身后的秦无忧,冷声道:“不过是伤了个虞美人,小侯爷未免太过咄咄逼人了。”


        

“我们秦家人都金贵的很,掉一根头发也不行。”秦无忧回道。


        

“秦帅府不过伤了位虞美人,我百里家却搭上了一位地玄境的暗秘卫,连英雄都被你重伤。如今事已至此,小侯爷又准备如何了解此事?”百里从渊再问道。


        

“我说过,给我家冬雪姐姐赔罪!”秦无忧迎着百里从渊的眼神,正色回道。


        

“如何赔罪?”


        

“两百万金。不,两千万金!”


        

收回目光的百里从渊,示意下人将百里英雄抬上车,驱动马车回府的同时,方才开口道:“阑珊苑开业之日,百里家两千万金自会送上。也希望侯爷日后万事小心,莫要再让自己和秦家人受到伤害才好。”


        

“借老国公吉言,无忧定会平安无恙的。别忘了到时送钱来阑珊苑!”


        

看着百里家马车已然走远,秦无忧方才收回笑意,转朝还没有离开的典月问道:“你那谕旨上面有我的事吗?若是没有,你便不用读了,没人喜欢听。”


        

典月躬身应下后,开口道:“王上挂念侯爷,希望侯爷明日可以驾临朝会议事,典月告退了。”


        

“慢!”


        

“不知侯爷还有何事?”典月停身问道。


        

秦无忧微微笑过:“本候贵为我宇国护国军候,按我宇国礼法,你一个奴才该如何向本候讲话?”


        

许久,典月方才跪地施大礼将适才所言之语重新说了一遍,方才转身离开。


        

秦无忧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并朝身旁的福伯开口道:“您猜宇王的谕旨上写着什么?”


        

“既是百里国公进城请的旨,想必还是公子与那西梁公主的婚事有关。”福伯应声回道。


        

秦无忧点点头:“那您说明日朝会,无忧该去还是不该去?”


        

“公子若是不喜,不去便是。”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还是走一趟吧,一切结果等明日早朝便也就知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