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四十七章家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许久,面上露出满意之色的红苏秀再度问道:“你打算怎么做?你母亲她人在秦川,我不能看着你在这里有危险。”


        

“秀姨应该知道阑珊苑吧?”秦无忧不答反问道。


        

“你要重开秦帅府?”


        

秦无忧点头应下:“无忧要让秦帅府成为真正的第五姓世家,要启城多一份新势力,一分不容小觑的存在!”


        

“元帅在时,秦帅府便已是这启城第五姓世家。你重开帅府我不反对,可你知道沾上邪宗,意味着什么吗?虞美人固然对你有无尚益处,可这份益处带来的危险也并不亚于你这十二年的刺杀。”


        

秦无忧点点头:“了解。虽然还没被针对过,但御虫谷的事件,无忧便已经感觉到了。”


        

“秀姨老了,已经帮不了你什么了。日后若是需要红秀坊,便来找青衣就好。不管你要做什么,她都会全力助你。”红苏秀装出一副哀伤态度,开口道。


        

对于红苏秀如此作态,秦无忧自是在意料之内。习惯性的选择无视后,也跟着露出微笑道:“无忧此来,真有一事相求。您也知道,帅府平日里就无忧与福伯两人,花费上随意了一些,如今我秦帅府的银钱已被秋月花了干净,所以秀姨您可不可以。。。”


        

“来人,送客。”


        

“别!您先别急着赶我走,我真有正事。”


        

见红苏秀不再撵人后,秦无忧方才再度开口道:“秀姨,您知道褚师然吗?”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红苏秀点点头:“红秀坊与褚师家没有来往,但他我自然知道,只是没有见过。”


        

“他三日前在天香小筑的出现让无忧心里有些不安,我如今闹的人尽皆知,不方便暗中查访,所以想秀姨帮帮我。”秦无忧直言道。


        

“想查褚师家人,莫说是我红秀坊,启城任何一家势力都很难做到。他们褚师家有自己的一套处事风格,外人融不进去。想查他,怕是要让你失望了。”红苏秀回道。


        

秦无忧摇了摇头:“您可以的,我相信您。而且无忧也不需要太过详细,只需帮我弄清楚两件事便好。”


        

“哪两件?”从楼上走下来的青衣开口直问道。


        

“那天他出现在天香小筑说是约了人。我只想知道他为什么去那里?如果真有那么一个人存在,那连福伯都发现不了人,又会是谁?他要干什么?”


        

“公子,有人来了。”不等青衣回话,福伯便开口打断道。


        

下一刻,推门音应声传来,春花秋月二人跟着急步走了进来。


        

“出什么事了?”看着失了往日体统,面露急色的两人,秦无忧起身问道。


        

春花草草施过礼后,回道:“我姐妹四人办事不利,失了擂台,还请公子责罚。”


        

“夏蝉冬雪人在何处,可有受伤?”秦无忧急问道。


        

两人愣了片刻,秋月方才回道:“冬雪妹妹伤重,夏蝉送她回府了。”


        

“回府!”


        

“等等,公子。凤鸣阁那边还等着您。。。”


        

春花话未讲完,便被急步离开的秦无忧打断道:“叫他们等着。先去看下冬雪伤势再说,记得把伤你们的人记下来。”


        

看着连马车都未来得及上,便踩着步法消失在视线内的秦无忧,春花秋月二人还在发愣间,红苏秀主动上前道:“秦帅府的规矩,天可以塌,但家人绝不可有事。在他眼里,家人的安危比一切都重要。你们既然被允许住进秦帅府,便已经是他的家人了。”


        

红苏秀说完,见二人点头应下后,继续补充道:“我不知道你们邪宗到底想要在他身上得到什么,但他把你们当家人,我希望你们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快跟上去吧,在这个启城的每一秒,他都很危险。”


        

两女应声而动,急速追上去,直到返回帅府内院,方才看见已经守在冬雪床前的秦无忧。


        

“谁干的!”


        

看着雪白衣衫浸染血污,面上已然全无血色,昏死在床上的冬雪,秦无忧怒声问道。


        

不等夏蝉开口,带着小花推门而入的晟风枫主动出言道:“侯爷切莫动怒。这只是个意外,小花不是有意的。”


        

“到底怎么回事?”


        

感觉到秦无忧此事不会善了,晟风枫朝一旁做错事的小花瞪了一眼后,才如实开口道:“本来比武一切顺利,只是中间小花莫名吃了飞醋,冲了下去。我一时没拦住。。。”


        

“我不需要知道过程,我只要结果,我问的是谁伤的她!?”秦无忧打断道。


        

“四大贵姓子弟为了不受他人暗害,每人身旁都有一位暗秘卫的存在。伤冬雪姑娘的就是百里英雄的暗秘卫,流火狮子——谢绝。”


        

秦无忧默默将名字记下后,方才转朝夫人问道:“冬雪的伤势如何?可有危险?”


        

夫人面色满是凝重道:“流火之力毁了阴脉,我为她续了引命丹,现在可保性命无忧。”


        

“以后呢?”


        

“凭我的能力,人可活,但武道修为尽废,终生不可恢复。”


        

“可有其他办法医治?”秦无忧问话间,习惯性的朝福伯看去。


        

福伯面色阴沉道:“重续阴脉,本就难如登天,大雪山冷氏又因修那寒冰劲气而天生阴脉奇特,更是难上加难,非我等之力可为。”


        

“谁能做到?”秦无忧急问道。


        

“药神——见死不救。”晟风枫回过,再度上前道:“祸是小花惹出来的,我去找那药神回来。”


        

“引命丹可保冬雪七日,过了七日神仙难救。”夫人朝晟风枫讲道。


        

“夜影鬼魅寂无声,幽冥千里疾如风。夫人放心,我晟风家的夜幽骑虽不是最擅战,但速度自认天下无二。这件事有我家小妹一份,枫亲自带人去请药神回来,可保证五日回返。”


        

晟风枫施礼回过,转朝秦无忧开口道:“侯爷,万事还需从长计议,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呵呵,怎么可能?我秦家人的事,就从来没有从长计议的说法。福伯,我们走!”秦无忧说罢,便转身离开。


        

看着秦无忧离去的背影,晟风花小声道:“三哥,无忧他好像真的生气了。”


        

晟风枫看了眼知道自己所犯错误严重的晟风花,勉强算是教训道:“现在知道叫我三哥了,你胡闹时怎么不想起我这个三哥?要不是你乱吃飞醋,百里狗熊那傻子会上去拼命吗?他不拼命,那谢绝又怎会出手?”


        

“好了!别说了,人家知道错了。我又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我当时只是随便说说的嘛。”


        

看着晟风花眼球里的泪珠已经开始打转,晟风枫也失去了再教训下去的心思,出言安抚好晟风花后,看着秦无忧消失的方向,感叹道:“小花,我现在终于知道他一个十二年不出府门一步的小侯爷是如何能凭一句话就调动秦家军了?”


        

“凭什么?”晟风花满是不解回问道。


        

“凭秦家人把他们都当成了家人。秦家军的这个‘家’字,就是这么拼出来的。秦帅曾经是,这位小侯爷亦如此。唉,我不如他。”晟风枫哀叹过后,便也离帅府而去,调夜幽骑出城。


        

“轰!”


        

在夜幽骑出城的同一时间,凤鸣阁擂台处一柄掌中剑落下的下一刻,整个擂台在顷刻之间崩碎。一道巨响也随之传出,惊动整个启城,仿若天雷降世一般恐怖。


        

“百里英雄!三日为期,滚过来受死!”


        

秦无忧之语随着巨响惊遍整个启城,所有人为之侧目,顺着声源而来,不多时便将凤鸣阁围得水泄不通。


        

凤鸣阁顶,秦无忧背手而立,身旁有福伯在侧。久不见百里家有人出现下,秦无忧再度高喊道:“三日为期,滚出来受死!否则马踏百里府,生灵不留!”


        

如此骄狂之语回荡整个启城中,百里府却依旧只是紧闭府门,没有半点动静传出。


        

百里从渊书房外,手握长枪,长跪在地的百里英雄望向凤鸣阁方向,作势便要起身迎战间,书房门先一步而开,百里从渊自房间走出,朝其沉声道:“跪下!”


        

“祖父,那秦无忧这般口出狂言羞辱我百里家,您就让英雄。。。”


        

“我叫你跪下!”百里从渊加重语气命令道。


        

见百里英雄老实下来后,百里从渊方才朝赶来的众人开口道:“叫谢绝过来。”


        

“父亲!谢老是为了英雄才出的手,您这般把他送出去,日后何人还会为我百里家卖命?此事全因英雄一人而起,您就放英雄前去。无论结果如何,我百里家都不可服输啊!”百里英雄父亲不管身旁夫人的阻拦,从旁直言道。


        

百里英雄跟着开口道:“英雄一人之事,决不允许百里家受半点屈辱。英雄自小便有谢老护我身旁,绝不能这般就。。。”


        

“英雄,此番比武选亲,祖父叫你如何处事?”百里从渊打断道。


        

百里英雄老实回道:“不许出手,亦不许那秦无忧守擂成功。”


        

“你又是如何做的?”


        

“英雄知错。可您的要求,英雄实在。。。”


        

百里从渊叹了口气后,打断道:“去把谢绝叫来,你同我进王城见宇王。”


        

“可谢老他。。。?”


        

“他若能坚持到我们自王城出来,便会无恙。若是坚持不下来,便看他个人造化了。”


        

“吼!”


        

一道狮吼传出,百里府门随即而开,一头满身流火的狂狮飞奔而出,直朝凤鸣阁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