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四十六章擂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做的到的叫希望,做不到的为奢望?”晟风枫回味着秦无忧刚才之语后,再度开口道:“侯爷,您这次回启城可是越来越不懂得低调行事了。”


        

“低调行事?呵呵,我也想一世无忧而过,奈何你们不同意啊。”秦无忧感叹过后,朝已经走近身旁的福伯问道:“福伯,适才可有能让您老注意的人离开过此处?”


        

福伯摇了摇头:“公子可是在意什么?”


        

看着远处那玄色着装,渐渐远去的背影,秦无忧笑语道:“我有些在意约褚师然来此见面的是何人?毕竟水面上的波涛看得见也拦得住,但水面下的暗流却让人防不胜防啊。”


        

“老夫自信未漏掉任何可疑之人。”福伯回道。


        

晟风枫闻言,手摇折扇上前道:“如此便只有一个解释了。”


        

“直接说事儿,别卖关子。”秦无忧没好气道。


        

“褚师然其实是来此等侯爷您的。”


        

“他怎会知道我要来?我带你来此连你自己都不知道。”


        

晟风枫摇了摇头:“褚师家做事有自己的一套,或许他们真能做的到。毕竟连你身边有个大雪山冷氏的子弟他都知道,更何况虞美人要回阑珊苑这么点小事。”


        

“你不用套我话,我什么都不会说的,因为我自己也什么都不知道。”秦无忧说罢,不顾晟风枫一脸无奈的表情,登上马车的同时,开口道:“福伯,咱们回家。”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侯爷别忘了三日后的凤鸣阁选亲,到时可别迟到。”晟风枫不忘朝走远的秦无忧提醒道。


        

三日之期如约而至,凤鸣阁前早已备好的擂台四周,有些名望的世家子弟一早便已集结此处,一副跃跃欲试之态,静待守擂的秦无忧来此。


        

高阁上座处,四大贵姓子弟与王室贵胄还有那西梁使团也各占一席之地。


        

日光已然晒过三杆之数,早已过了约定时间多时,秦无忧却迟迟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时,晟风家位置处那古灵精怪的晟风花满脸笑意的看着场下不住躁动的一众人笑语道:“我就知道无忧才不会和你们这群傻子在这打架呢,他是我的。”


        

“本来是不会来的,不过为了不娶你,他一定会来的。”一旁晟风枫开口道。


        

闻言,晟风花怒吼着朝晟风枫袭来:“风风!胡说什么呢?你再敢说一遍试试?”


        

“小花,你别闹!有外人在呢,带你出来可不是让你胡闹的。”摆脱晟风花魔掌的晟风枫开口道。


        

两人正闲谈打闹间,一阵清风突生,刮动场上旌旗不住飘动间,青,绿,黄,白四色衣着的绝美女子如仙子临世一般飘落至擂台上。


        

看着春夏秋冬四美的出现,晟风枫忍不住笑了笑,自语道:“让女人来帮自己打架,目的却是娶另一个女人!唉,怕是只有他才能做出此事了。”


        

“风风,她们是谁?”同样被吸走目光的晟风花出口问道。


        

晟风枫笑语回道:“你被祖父看的紧,尚还不了解。她们是跟在你的无忧身边的四个女人。春花,秋月,夏蝉,冬雪。不过她们还有一个共同的名字——虞美人。”


        

“什么虞美人,一点都不美!比我差远了。”醋意顿生的晟风花不客气的回过后,依旧是担心道:“不成,一个青衣就已经够我对付的了。这才几日不见,无忧身边就又多了四个女人。风风!快帮我想想办法,不能让她们离无忧太近。”


        

“怕是不可能了,虞美人的存在就是要守在秦无忧身旁。”晟风枫说着,抛下还在不住担心的晟风花,起身走近栏杆,朝擂台处看去。


        

台上四美环视众人过后,不顾礼部主持此次比武选亲的干预,春花上前朗声道:“代我家公子传话!公子身份尊贵,尔等还不配与其比试。若是有哪个不服的,上来同我姐妹四人过招。胜得过我姐妹四人,才有资格与我家公子比试。”


        

一语激起万众激愤,所有人的战意与怒气皆是被春花所传之语点燃,纷纷叫嚷,欲争先而上。


        

对于如此乱局,四美依旧不看在眼里,各占一角后,齐声道:“公子还待我四人回去侍候,尔等一齐上来便是,免得浪费我姐妹四人时间。”


        

话音落下,军士也授命不再阻拦。将路让出的一瞬间,站在前排的十数人便齐齐跳了上来。


        

站在高台之上的晟风枫看着还未真正交手,上来的十数人便被一瞬间抽飞了出去后,不禁干笑道:“净闹!叫四个早已破境多年,不知是何等存在的虞美人来欺负这些娇生惯养的世家子弟,这哪还是比武选亲啊,分明就是来装叉虐菜的。”


        

“就是,她们四个太过分了!无忧没让她们赢,她们也敢赢!风风,快下去教训一下她们。”晟风花从旁叫嚷着。


        

摆脱开晟风花的纠缠后,重新坐回原处的晟风枫随意品着香茶道:“不可能!这四个随便挑一个出来我都打不过,你三哥我才不会下去丢人显眼!


        

等着吧,用不了一炷香时间,宇,梁两国策划了多日的比武选亲就会结束了。不会有人下。。。我去!”


        

晟风枫话未讲完,看着招呼还未打就已经只身冲上擂台的小花,忙弃下杯中茶水,飞身跟了上去。


        

近乎同一时间,百里家一道巨影亦携长枪朝被寒冰凉意包围的晟风花处冲了上去。


        

“美人且慢动手!”


        

晟风枫还未落地,开口喝止冬雪的同时,手中玉枫扇已然脱手而出,拦了上去。见是晟风枫出面,冬雪也在最后一刻收手退开。


        

一切有惊无险,晟风枫接过冬雪递回的玉枫扇后,施了一礼:“谢过美人手下留情,小妹莽撞,还望勿怪。”


        

“我家公子交代过,枫公子若是出手便要将路让出来。适才不知这姑娘与枫公子有关系,冒昧了。”冬雪全无语气的回过。


        

“谁要你让?我告诉你们,无忧是我的!我警告你们,休想近水楼台先得月!”晟风花依旧不甘视弱的叫嚷道。


        

不等晟风枫开口阻拦,身旁一道杀气便以生出。紧跟着,一道满是怒气之音在手握长枪的百里英雄口中吐出道:“小花!你刚刚,说什么?”


        

“百里狗熊,原来你也在啊。太好了,快帮我教训这四个老女人,叫她们离我的无忧远一点。”全然不在乎百里英雄那满身醋意的晟风花,依旧叫嚷着。


        

“小花,你给我闭嘴!少说两句能死吗?”晟风枫急出手捂住小花之口,不住赔礼的同时,将其拖拽着朝台下而去。


        

百里英雄依旧停在原地,周身不住颤抖后,金刚鬼相也在一瞬之间撑开,并低声自语着:“小花,英雄说过,只要是你要的,我便给你。不管你是为了什么?”


        

“疯了,都疯了!”看着底下再度燃起的战意,晟风枫满是无奈道


        

。。。。。。


        

同一时间,红秀坊门前,锦衣华服的秦无忧还未踏入其中,一道自内生出的气力便先一步将门关住,拦下了秦无忧迈出的脚步。


        

如此待客之道,秦无忧不由得摇头苦笑,转朝福伯道:“麻烦福伯帮无忧开下门,秀姨想是又生无忧的气了。”


        

“侯爷身份尊贵,我一个小小的红秀坊可不敢得罪,更没资格生气。”福伯推开门的下一刻,一身红衣的红苏秀迈着娇媚的步子自楼上走了下来。


        

“秀姨,无忧知道错了。您别生气,无忧这不是特意过来向您赔礼来了。”秦无忧微笑上前,小心将侍女递上的茶水,转敬给红苏秀。


        

“拿我的茶敬我,你这臭小子还真是诚心啊。”接过茶水的红苏秀依旧没好气的开口道。


        

见红苏秀接了茶水,知道其气以消了大半,秦无忧便也放下心来,自觉坐在一旁,等着秀姨开口。


        

“这个时间你不是应该在凤鸣阁吗?怎么来我红秀坊了?”过了一会儿,红苏秀再问道。


        

“秀姨知道我的,我喜欢在哪便在哪,什么时候听过话。”秦无忧笑语回道。


        

红苏秀露出笑意:“你也到了该婚配的年纪,那西梁公主身份虽不甚让人满意,但你若是喜欢,秀姨不会反对,记得领来让秀姨看看就好。”说完,不待秦无忧回话,便露出一副可惜模样,有意高声道:“就是可怜了我们家青衣,用命守护的男人到头来却娶了其他女人。”


        

“红姐比起拿我开玩笑,不如算一下秦帅府亏欠我红秀坊的银钱,也好及时讨要回来,免得日后算不清楚。”手捧青衫的青衣自楼上走下来间,朝红苏秀开口道。


        

“你这没良心的小妮子,我亏的那些银钱还不都是为了你给出去的!那些可都是你日后的嫁妆。”红苏秀佯装怒意道


        

知道这两个女人再聊下去就会牵扯出父帅,然后秀姨便会伤心间,秦无忧急上前道:“这是我的那件青衫吗?这么快就已经修补好了吗?”


        

青衣点头应下,放下青衫后便回身上楼而去。看着自落月谷那日后便很少同自己讲话的青衣,秦无忧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听说此番出去,你带了一个叫夫人的女子回来?”红苏秀再问道。


        

见秦无忧点头应下,红苏秀突然认真道:“看来你已经决定了?”


        

“决定了。”


        

“你可知你碰的这些有多危险?”


        

“嗯哼,我只知道不管我碰或不碰,危险都无处不在。所以为了家人,也为了我自己,我总得做点什么。”秦无忧耸耸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