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四十三章阑珊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就这般自信?” 看着如此笃信的晟风枫,晟风颥朔认真道。


        

晟风枫不答,反问道:“枫儿不知祖父所忧所惧为何?”


        

“那秦小侯爷却有其独到之处,不宜为敌。可他秦家得罪的势力让我们也绝不能与他为友。我不管你如何考虑此事,但我晟风家绝不可这么轻易便叫你赌上未来,祖父绝不允许!”晟风颥朔决定道。


        

“可是,祖父。。。!”


        

晟风颥朔打断过后,开口道:“不必再说了,吾意已决。对秦家人还是旁观为上,即便是要做出选择也容日后再说,你现在只需将眼前之事做好。西梁此番来使,祖父要你全力促成此事。”


        

“孙儿明白。”


        

晟风颥朔应下后,再问道:“听说西梁使团是与秦侯爷的马车先后入城的。”


        

晟风枫点点头:“使团在鄂州逗留了两日,那位公子已经与侯爷见过面了。”


        

“所以西梁要选的人是这位秦侯爷吗?”晟风颥朔再问。


        

晟风枫改为摇了摇头:“使团所上之表中并没有这位‘公子’的存在,或许还只是在选择。毕竟送掌上明珠来我宇国联姻,终究还是要选一个好的归宿。”


        

晟风颥朔思虑过后,再问:“你去安排一下,祖父希望你能让这位“公子”选我们这位秦侯爷。”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祖父是想借此断了小花的念想吗?可是这么做,小花她。。。!”


        

“按我说的去做吧。祖父累了,你下去吧。”晟风颥朔挥手道。


        

自书房退出,远望渐以落幕的夕阳之色,晟风枫不禁叹息道:“日后怕是我整个晟风家都要靠小花一人去挽救,如今祖父却要小花凭白伤心。唉,何苦这般?”


        

启城,秦帅府。


        

“夫人,我们到家了。此处便是。。。秦,帅府吗?”


        

自马车上下来的秦无忧看着眼前阔别已久,却全然变了模样的秦帅府,有些不敢相信的将后面之语讲了出来。


        

看着府门前所立一众俏美女子,沉着如福伯也不自觉的确认了下位置才点头应下。


        

得到福伯肯定,秦无忧不由得感慨道:“刺杀不成,如今改用美人计了。不知这次是谁这么大手笔,找来这么多美人?”


        

随着秦无忧话音落下,众美朝秦无忧施礼并齐声喊道。“拜见尊上!”


        

如此场面,秦无忧诧异间,夫人自车内下来,出言道:“她们是虞美人,乃我邪宗七道分支之一,是我唤她们过来的。自我邪宗覆灭,她们便一直流落在外。你如今已是邪王,自要护她们周全。”


        

“您这个。。。”


        

“尊上可是觉得有何不妥之处?”夫人目光随之投来,开口打断道。


        

莫名感受到夫人眼神中的杀气,秦无忧忙摇了摇头,回道:“没有不妥,只是夫人还是让他们别再称我尊上了,还是叫公子顺耳些。”


        

“听见了没有?”


        

“全听公子吩咐。”众美再度齐声喝道。


        

“侯爷果然不同凡响,这般莺莺燕燕,纵是王城后宫那三千佳丽尚不及也。”手摇折扇的晟风枫引着芊芊,笑语而至。


        

“大当家的什么时候也敢讲这些忤逆之言了?真是越来越像个匪寇了。”秦无忧唤回芊芊,上下打量间朝晟风枫笑语道。


        

“住口!不可在启城喊我大当家,本公子也是要面子的,要唤我为枫公子。”


        

对于晟风枫的纠正,秦无忧全不在意,领着芊芊回府的同时,朝门前的众美开口道:“麻烦诸位姐姐把他哄走,我秦帅府从今日起,晟风枫与狗不得入内。”


        

“遵命。”


        

“秦无忧!你别太过分,我忍你很久了!你先让我进去,我来是和你说正事的。”在众美的拦门不许入内下,晟风枫不住朝府门内的秦无忧喊着。


        

本是枯燥单调的帅府,如今有了众美的照顾,解语花重开,人花争相斗艳。安顿好夫人,习惯了如此场面的秦无忧刚刚落座,不住摇着折扇的晟风枫便出现在自己面前,叫骂着:“秦无忧!你过分了,竟然把本公子拒之门外,枉我还想着过来提前知会你一声。”


        

“你这不是进来了吗?本也没想拦你,这不是为了演给你爷爷的眼线看的嘛。”


        

“你爷爷的!别以为本公子听不出你在骂人。”晟风枫自顾自坐下的同时,没好气的开口道。


        

对于晟风枫的怒意选择无视后,秦无忧步入正题道:“风三少想知会我什么,现在可以讲了。”


        

晟风枫没好气的收起折扇后,方才开口道:“明日朝会,劳驾侯爷去一趟。我们家老爷子授意我为你说亲,所以你得去朝会上闹一场,把此事搅黄了。”


        

“西梁使团真的是来和亲的吗?可为什么要选我,王室公子不是更好吗?那小丫头我也见过了,看她年岁,宇王不是有几个和他相配的王子吗?实在不行,他宇王自己也可以啊,怎么也不应该选到我的头上才对。”


        

晟风枫点点头:“本来是不会,但有我在,就一定会让宇王选你的。这已经决定的事再讨论下去没有意义,侯爷还是想想明日早朝如何在宇王下旨前把婚退了才好。”晟风枫算是回答道。


        

秦无忧点点头:“简单,我现在杀你灭口,便也就不会有明日之事了。”


        

“侯爷一路劳顿,还是早些歇息吧,枫还有事,就不过多打扰了。”晟风枫说话间便要就势离开,却被走进来的女子打断。


        

“姐姐有事?”秦无忧笑语问道。


        

女子施礼回道:“公子,门外西梁使节——焦暮荣求见。”


        

一旁晟风枫轻摇着折扇努努嘴:“看来你现在灭我一个人的口已经没用了,那公主可能已经看上你了。”


        

“本候风华绝代,玉树临风,看上我不是意料之内的事吗?你们家小花还一直对我情有独钟呢。”秦无忧很是认真的诉说过后,不顾晟风枫的嘲讽,朝女子开口道:“让他进来便是。”


        

不多时,满面阴沉之色的焦暮荣便在那女子的引领下出现在客厅之上。


        

不等秦无忧让座,焦慕容看了眼一旁的晟风枫手中折扇后,便率先开口道:“我家公主仰慕宇国才俊,欲比武选亲,结百年之好。希望侯爷与枫少爷到时可以出席。”


        

“你确定是仰慕,而不是无奈之举?”秦无忧直言道。


        

感受到焦暮荣面上生出的怒意,晟风枫主动上前开口道:“两国和亲可不是使节大人您一人说的算,就算是要比武选亲,也该是我宇王钦定。使节大人不知客应随主便吗?”


        

对于晟风枫之言,焦暮荣全不理睬,依旧冷言道:“话以带到,两位告辞。”说罢,便转身离去。


        

“这也是你安排的?”看着离去的焦暮荣,秦无忧问道。


        

晟风枫摇了摇头:“我也没想到他们会如此行事,不过他若能请的动四大贵姓的子弟都出来,那宇王便一定会同意此事。如此,倒是不需我从中出手了。”


        

“你们四大贵姓的人会应下此事吗?”秦无忧问道。


        

晟风枫沉吟过后,开口道:“如果褚师家也同意的话,那便会。”


        

“褚师?”


        

“没错,褚师。”晟风枫确认道。


        

“你若不提,我近乎快忘了还有褚师家的存在了。”秦无忧笑语道。


        

晟风枫点头赞同道:“这就是褚师家的厉害,低调到可以让人忽视他的存在,但却无人可撼动他四大贵姓的地位。”


        

“那他们会同意吗?”秦无忧再问。


        

“他们家的心思,外人一向猜不透,不过明日早朝便也就知晓了。” 晟风枫轻摇折扇,缓步离开。


        

看着晟风枫那自认潇洒的背影,秦无忧轻声道:“福伯,关于褚师,您知道多少?”


        

福伯摇了摇头:“与枫公子所言一样,一个可以忽视,但永远不能忽略的存在。”


        

“不管他是何等存在,公子若是需要,虞美人便任由公子差遣。”一直安静站在秦无忧身后的四色女子中的青衣女子满是温顺的开口道。


        

“四位姐姐以后还是坐下来说话吧,也不用一直跟着我,无忧有些不习惯。”秦无忧微笑回道。


        

“虞美人要做的便是跟在公子身旁,照料公子一切事务。”青衣女子回道。


        

知道劝已无用,秦无忧微笑道:“姐姐们怎么称呼?”


        

“春花。”


        

“秋月。”


        

“夏蝉。”


        

“冬雪。”


        

四人依次回过后,春花再度开口道:“虞美人由我四姐妹主事,公子日后若是需要虞美人,尽管吩咐便是。”


        

“四位姐姐在这启城若是有事,也可随时可同无忧讲明。”秦无忧亦礼貌回道。


        

秦无忧话音刚落,身着黄衫的秋月便施礼道:“公子,秋月有事要禀,还请公子示下。”


        

“何事?”


        

“公子,虞美人初立启城,所需花费甚广,如今我帅府所存银钱已空,尚还亏欠红秀坊十万金,还请公子决策。”


        

第一次感受到财政危机出现,秦无忧满是疑问的看向福伯道:“我们的银钱都用完了吗?上次不是坑了百里家五十万金吗?”


        

福伯很是认真的点头回道:“公子日常极尽奢华,早已花了干净。亏欠红秀坊的又岂知十万金?宇王所赐那些珍珠,如意还有帅府积攒的珍奇宝物也尽数被她们当卖干净了。”


        

“都被卖了!您不是设下星术屏障了吗?她们怎么翻出来的?”秦无忧满是震惊道。


        

夏蝉主动回道:“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两星屏障,拦不住夏蝉的。”


        

“额。。。!我的那点供奉应该支撑不了这么多人以后的开销吧?”秦无忧试问道。


        

得到理所当然的回答后,秦无忧满是无奈朝四人问道:“四位姐姐,不知以前虞美人的花销又是如何解决的?”


        

“阑珊苑。”


        

“阑珊苑?”秦无忧好奇道


        

福伯在一旁解释道:“风月之地,十二年前曾遍布北洲,后悄无声息关停,再不出现。”


        

夏蝉跟着补充道:“邪王殒身,我邪宗遭逢大劫,夫人便也就命我等关了阑珊苑。如今有了公子,我们是否可以重开阑珊苑?”


        

“夫人她怎么说?”秦无忧问道。


        

春花应声回道:“夫人交代,邪宗事宜公子尽可作主。”


        

秦无忧点点头:“既然阑珊苑曾开遍北洲,那我启城的阑珊苑又在何处?”


        

“就在城北,离我帅府三道街外,如今的天香小筑。”福伯开口道。


        

“天香小筑?好像是闻人家的产业吧?”秦无忧试问道。


        

见福伯点头,秦无忧带着几分笑意:“从明日开始,它便再也不姓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