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四十一章相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令出,万军动。白彦亮想出手阻拦已然来之不及,福伯手中生出的黑气以将白彦亮死死缠住,生生逼出战圈之外。


        

一场屠杀在白彦亮眼前不住生出,门下子弟所御之猛兽在盾牌与长枪的格挡刺杀下接连倒下,唯有白彦亮那一匹五百年的灰狼撕了一条口子,带着白彦亮跳出包围圈。


        

不过一炷香时间,战斗便也不出意外的结束。场上秦家军立身血泊之中,等待秦无忧的下一道军令。


        

十二年了,整整沉积了十二年的秦家军终是再一次接到了秦家人之令。前方莫言猛兽,纵使火海,吾等亦往矣。


        

秦无忧自军中走出,缓步走至被灰狼护持的一众长白子弟面前,笑语道:“记住我的名字,启城秦帅府——秦无忧。现在,可以带着你的人离开了。”


        

“秦侯爷,此仇我长白铭记于心。山高路远,我们后会有期。我们走!”


        

看着放下狠话,转身带人离开的白彦亮,福伯缓步上前:“公子,接下来该如何行事。”


        

看着满地的兽身,秦无忧笑语道:“原地扎营,起锅造饭。我们就在此地等他们来寻。”


        

不多时,酒肉香气便在秦无忧的军令下生出。安顿好夫人后,秦无忧与众军士席地而坐,端起碗中之酒道:“秦家军魂犹在,无忧在此代父帅谢过杨将军。”


        

“敬元帅!”


        

“敬元帅!”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


        

一场宿醉,身在军中的秦无忧暂时放下回家之愿,不顾其他,单以少帅之名陪着这些曾经随父帅沙场征战的将士们痛饮今朝。直到日升朝头,在青衣的照顾下,秦无忧伸了个懒腰,晃了晃尚有些余醉的脑子后,福伯上前道:“公子,四大贵姓的骑兵昨日退去了,如今尚有六大大世家中的四道势力守在山下。”


        

秦无忧点头应下:“意料之内,叫您引秦家军来此便是为了退去四姓贵族的骑兵。”


        

“您昨日树敌长白一脉,却放人回去。公子是怀疑长白岭的人是御虫谷背后的势力?”福伯在一旁试问道。


        

秦无忧笑语着回道:“还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您老。他们的几次出现都未免太过巧合了,紫毒蟒他们第一个发现,厉老也是。如今我在听雨山庄也是他们第一个赶来。或许真的只是个巧合,但不试试他们,无忧不放心啊。”


        

“冒然树敌,终究有些不妥。”福伯再度开口道。


        

秦无忧摇了摇头:“所以我只是吃了他们的坐骑,并未对人动手。若果真不是他们做的,也尚还有转机。”


        

“杨将军!”


        

“在!”


        

“整军,回启城!”


        

。。。。。。


        

一阵清风吹过,官道上一辆被夜幽骑簇拥的马车内,手摇折扇的晟风枫突然睁开双眼,朝着车外开口道:“天叔,您回来了。”


        

车门应声而开,一位老者悄声走了进来,看了眼车内的晟风花与芊芊二人后,将本想开口之语咽了回去,改口道:“三公子,老夫来迟了。”


        

晟风枫轻笑了笑,请天叔落座后,开口道:“无妨,您但讲便是,不用在意她们两个。”


        

天叔应下后,方才开口道:“凉山那边有消息了,秦侯爷把凉州军调了过去,四家便也都相继撤军了,只剩下些六大世家的人。


        

另外长白一脉所有坐骑都被侯爷拿去劳军了,只有白彦亮的灰狼带着他们逃了出来。想来剩下的那些人对侯爷也并无多少危险。”


        

晟风枫干笑了一声:“不是逃出来,是他故意放走的。不过没有虎符就擅自调凉州军充作护卫,也就只有这位小侯爷敢这么做。”


        

“也只有他能做得到。”天叔补充过后,跟着开口道:“不过出了凉州境内,秦侯爷便叫他们回军了。”


        

“呵呵,咱们这位小侯爷竟也知道照顾他人面子了?没有叫凉州军一路跟回启城去。”自语过后,再朝老者问道:“长白一脉的人呢,他们可再回过落月谷?”


        

“按三公子的吩咐,落月谷那眼黄泉我亲自探查过,只是未找到三公子说的那火山。谷外也一直有我们的人守着,并未见任何人进去过。


        

长白岭人离开落月谷后便去了水云涧寻了一只银血蟒后,就直奔听雨山庄了。不过白彦娇自他的白翼雕死后,人便消失不见了。”


        

“白彦娇吗?是她的可能性极小。”晟风枫推敲过后,朝天叔说道:“叫我们的人自落月谷撤了吧,不会再查出什么了。”


        

“三公子还是怀疑御虫谷的事是长白一脉的人在暗中作祟吗?”天叔问道。


        

晟风枫摇了摇头:“不知道,不过他们的几次出现未免巧合了点。不过既然二当家的已经出手了,我们就不用再管了,随意留意一下就好。”


        

“我二哥他人去哪了?”晟风枫又问道。


        

“二公子自龙渊禅院走后便径直回启城了。”天叔顿了一下,回道。


        

感觉到天叔的犹豫,晟风枫追问道:“路上的时间对不上吗?”


        

天叔点了点头:“比预期的时间多了三天的路程,至于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


        

“唉!随他去吧,只要他回启城便有祖父看管他了,他不敢闹太大动静。”晟风枫说过,再问道:“西梁使者如今走到何处了?”


        

“五日前出的青州,按脚程算此刻应该在鄂州境内,还有五日便可到启城。随行的护卫统领,三公子或许会感兴趣。乌金卫,梁王随身亲卫——焦荣暮。”


        

“鄂州?小侯爷他们此刻人应该也在鄂州境内吧?使团里竟有能让梁王亲卫护送陪同的人,不知道两人若是遇见会是什么场面?”


        

见天叔只是点头应下并未多言后,晟风枫也不再发问,交代道:“天叔辛苦了,剩下的路有夜幽骑护送,您可以放心歇息了。”


        

“老夫不累,三公子和小姐安全重要。”天叔说完,便从车里退了出去。晟风花接着想开口问点什么,晟风枫则是再度闭上眼睛,全不理其的无理取闹。


        

。。。。。。


        

凉,鄂两州边界,一路军马浩荡行进下,前队一位青衣少年抬手间整个队伍便立时停了下来,令行禁止。


        

秦无忧朝身旁的杨兴将军开口道:“杨将军,前面便是鄂州地界,您就送到这吧,也该引军回驻地了。”


        

“少帅,还是让末将继续送您到启城吧,路上不安全。”杨兴回道。


        

秦无忧道谢过后,开口道:“还是算了吧,剩下的路无忧一人便可。这次无诏便叫您前来帮无忧,已然给您惹了不少麻烦了。再往前,启城的那位该真的动气了。”


        

“护我秦家少帅比什么事都重要!他气又何妨?大不了卸了军职去秦川为元帅守陵便是。”杨兴全不在意的开口道。


        

“杨将军放心,无忧可保前路无险。您还是安心回去吧,您若卸了军职,何人替父帅领我秦家军?”秦无忧再三劝后,杨兴方才应下,拜别离去。


        

看着军马撤走的背影,秦无忧朝身旁福伯问道:“福伯,这次宇,梁两国若起战事,我秦家军会置于何处位置?”


        

“不出意外,百里家带玄甲军为前锋,我秦家军为主力随后。”福伯回道。


        

“父帅之魂定会护我秦家军上下无恙的。”感慨过后,秦无忧再度开口道:“我们也该回家了,剩下的路还得麻烦福伯您庇护。”


        

“公子但行前路便是。”


        

秦无忧苦笑回道:“奈何时不我愿,前路多舛啊。您看,刚与我秦家军分开,随便一个过路的便对我生了杀意。”


        

那杀意投来的一瞬间,福伯便已然察觉。看向秦无忧所指的那一队过路人,开口道:“军甲乃是西梁兵士,所背箭矢为乌羽箭,这西凉乌金卫对公子有杀意并不奇怪,不过使团由梁王亲卫护送倒是有些让人意外。”


        

“那个大胡子是谁,您老可认识?”秦无忧指着护卫前队,身跨白马,很是显眼的男子,朝福伯问道。


        

福伯摇了摇头:“西梁之人老夫都未见过,不过倒能猜出一二。想是那梁王随身亲卫——焦暮荣。”


        

“连梁王随身亲卫都来了,看来这次的求和使团他们有些重视的过分了。这岂不露了国情,反让我们宇国占了先机。”


        

秦无忧与福伯两人闲谈间,焦暮荣也驱马走至秦无忧身前,很是不情愿的施了一礼后,冷身道:“敢问公子可是护国军候——秦小侯爷?”


        

“把‘小’字去了。”秦无忧用往日那满是随意之姿回道。


        

焦暮荣明显生出不喜,却也强忍着继续说道:“我家公子有意与侯爷结识一番,还请侯爷移步马车处。”


        

“想结交本候之人多不胜数,他叫我移步我便移步,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若有话讲,你让他自己移步过来。”秦无忧很是随意的开口道。


        

“侯爷莫要太过分,这里可不是启城!说不定会发生什么意外?”焦暮荣以威胁的口吻说道。


        

秦无忧很是赞同的点头应下:“说的没错,这里不是启城,没有王家庇护,什么意外都可能发生。比如说,西梁使节路遇劫匪,最后无人生还。”


        

“那便要看谁比较幸运了!”开口间,焦暮荣手以然握向腰间佩剑。


        

“大师父,不可无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