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四十章战长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同样体悟“江湖”这个称谓的晟风枫自石凳上起身,叫醒月秋雨的春秋大梦,开口道:“脑子被人洗坏了?一个不过顶流九品的武者,连我都打不过,谁给你的勇气让你一统江湖?”


        

晟风枫说完,不给月秋雨同自己狡辩的机会,转朝秦无忧开口道:“侯爷,我们该走了。再晚怕是连出这凉山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们启城见。”


        

“侯爷不打算与我同路吗?”晟风枫疑道。


        

秦无忧点点头:“我还要等福伯回来,更何况本侯爷是出来游玩的, 风三少您是奉诏公干,不一样。而且大家都是朋友,怎么能给风三少找麻烦?”


        

“什么?这么快就要回家了?我才不要和无忧分开,我要和无忧在一起!”一旁闻言的晟风花不住叫嚷着,打断道。


        

“不可能!祖父发话了,你必须要跟我回家!你就等着回去受罚吧。”


        

“哪呢?祖父什么时候发话了?拿出来给我看看?你就是见不得我好!我才不要和你回去,死都不!”晟风花死死拽住秦无忧的胳膊,死命坚持着。


        

一番苦劝,软磨硬泡下,晟风枫终是带着小花和秦无忧托付的芊芊,在赶来的夜幽骑护送下踏上了归程。


        

送走了自己的“麻烦,”秦无忧终是松了口气,换上一副王者之姿,朝跟在身边的夫人与青衣开口道:“两位美人,我们的回家之路注定要让这江湖,这天下知道。从现在起,我秦帅府的存在,不是谁随便就能碰的了的!”


        

“别装了,他们人已经来了。”看着最先出现,座下尽是虎豹豺狼的长白一脉众人身影,青衣出口打断道。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哦,知道了。我现在突然有点想念福伯他老人家了。”看着没有出手意思的两人,秦无忧把玩着掌中剑,走上前去的同时自语道。


        

长白岭众人中,一条银色巨蟒爬行而出,对着秦无忧不住吐着蛇信。蛇头之上一白衣少年背手而立,俯视着秦无忧,冷声道:“你是何人?还不速叫那瞎子和老头出来受死?”


        

“你又是何人?”秦无忧笑语道。


        

“长白岭——白琼!”


        

“白琼?”秦无忧自语着摇了摇头:“没听说过,不过长白岭倒是听过。”


        

“既知我长白岭威名,还不速将。。。”


        

白琼话未说完,便被秦无忧挥手打断道:“听说过但不代表听到的就是威名,凭长白岭便想见福伯他老人家?你们,还不配!”


        

“你。。。!是何人?如此狂妄?”尚保留最后一丝理智的白琼,在出手之前狠声问道。


        

秦无忧笑了笑:“山高路远水长流,过客三千去无留!听好了,本侯乃是听雨山庄二当家——秦无忧!”


        

“流寇山匪也敢大言不惭?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说话间,摸出腰间玉笛的白琼吹动间,座下银色巨蟒闻笛声而动,张开血盆大口朝秦无忧压下。


        

攻击未至,腥臭之风已然袭来。秦无忧抬手捂着口鼻,飞身退开的同时,掌中剑脱手而出,绕过银色巨蟒那壮硕的身形,朝还在吹奏的白琼后心袭来。


        

“铛!”


        

一道撞击之音传来,蟒尾随意挥动下,掌中剑随之失去控制,刺入远处树干之中。


        

看着眼前如此灵活的银蟒,不等秦无忧再度出手,蟒尾已然急速当空砸下,将秦无忧震退的下一秒,血盆大口再度朝秦无忧盖来,顷刻之间便将秦无忧吞入其中。


        

笛声落,白琼很是满意的轻抚了抚蟒头,笑语道:“我的小白虽不及那紫龙毒性大,但灵活度可谓所有蟒中最出色的存在。一个还不入流的山匪,想靠取巧胜我,痴人说梦。”


        

“琼儿快退!”


        

远处灰狼之上来不及出手的白彦亮,看着出现在白琼身后的青衫身影急出言提醒。


        

不及白琼做出反应,紧跟着另一道云淡风轻之语便以传来:“是吗?那今日本侯爷怕是要梦想成真了。”


        

一种莫名的恐惧感袭来,白琼感觉的很清晰,声音就在自己身侧。开口的则是那本应该被银蟒吞了的秦无忧。


        

震惊之下,白琼急提手中玉笛朝身侧攻去,以逼开秦无忧所引动的攻击。


        

白琼玉笛点出,回身看来间,秦无忧面露微笑,脚尖轻移便退开了白琼的攻击。


        

“嗖!”


        

白琼对于出现在自己身侧的秦无忧没有发出半点攻击动作不解间,一道破空之音便在炸裂的树干中飞出。下一秒,白琼脚下突然落空,整个人跟着摔落在地。座下银蟒也不住惊鸣,整个蟒身强烈扭曲挣扎着。


        

自地上起身的白琼急吹玉笛准备御蟒间,玉笛却是在嘴边顿住。目及之处,蟒首不住有鲜血滴落,而那血滴源头则是银蟒的两只如人头大小的眼睛。


        

此刻白琼方才后知后觉,站在自己身侧的秦无忧刚才不只是对自己笑语这般简单,真正要对付的是自己新收服的银血蟒。


        

看着横举玉笛,呆立原地的白琼,秦无忧收回掌中剑,甩了下上面尚还为滴落的血滴后,笑语道:“本候说过了,凭你长白岭,还不配!”


        

“你。。。刺瞎了我的白龙!”已然怒及的白琼,身子不住颤抖,紧咬着牙冠朝秦无忧一字一顿道。


        

秦无忧耸耸肩:“嗯哼。它要吃了我,我只是刺瞎了它的双眼,这样很公平。”


        

“你们先毁了我的紫龙,今又刺瞎我的白龙。我要你们都得给我死!我要为白龙报仇!”白琼怒吼着挥笛朝秦无忧冲来。


        

“呜嗷!”


        

不等秦无忧出手,一道狼嚎便先一步传出。紧跟着灰狼庞大的身躯冲至,将白琼拦了下来,并强行带回了长白岭人群中后。


        

白彦亮自人群中缓步走出,看了眼夫人所在的位置后,转朝秦无忧问道:“你自称本候,可是宇国的护国军候——秦帅之后?”


        

“嗯哼。”秦无忧耸耸肩,算作应下。


        

如此态度,白彦亮不禁生出三分怒意,再开口道:“你可知这银血蟒以灵活著称,你毁了它双目,便等于毁了它战力。这意味着什么,你清楚吗?就算是护国军候也不该如此咄咄逼人?”


        

“咄咄逼人?适才我险些被那白长虫吞了,你怎么不说你家孩子咄咄逼人?如今他技不如人,你反倒来同我讲道理。呵呵,滚!”秦无忧全不客气的回道。


        

“官家子弟,不知天高地厚。你可知你刚才之语我便能取你性命,就算你是军候也活不成!”白彦亮说话间,双手已然呈爪状并散出灰色气机以压制秦无忧。


        

感受着地玄境强大修为的压制,秦无忧勉强抗下的同时,依旧笑语道:“你废话太多了。”


        

“找死!”


        

下一刻,白彦亮身形已然消失不见,所在之处只留下两道深深被蹬出的痕迹。再出现时,不给秦无忧半点反应,那狼爪已然扣住秦无忧头颅,却是迟迟不敢压落。


        

对于面前自己全无招架之力的攻势,性命以握在他人手中,秦无忧却依旧微笑而立,自信道:“我就站在此处,你敢把手落下吗?不敢的话,就给我滚!”


        

白彦亮眼神满是杀意的盯着秦无忧,狼爪几番颤动,终是放弃了压落,撤去攻势,收了回来。再度开口道:“你们秦家人我长白不动便是,但那玉马铁剑——肖言夕和这听雨山庄你必须交出来,这是我长白岭的底线。”


        

“你的底线,谁在乎?我最后说一遍,给我滚!”秦无忧全然不给面子的回道。


        

被激怒的白彦亮再度引动狼爪,不甘视弱道:“秦侯爷未免太过嚣张了,你身后之人虽能保你性命,但我长白一脉人兽具在此处,真若拼杀起来,怕是胜败难料!”


        

“你是想跟我比人多吗?你不知道我是护国军候吗?”秦无忧笑语间语气突然变的冰冷,高声道:“秦家军何在?”


        

“秦家军先锋将——杨兴在此,谁人敢动我少帅!”


        

肃杀之音应声而来,紧跟着铁蹄奔袭之音不住响起,一万铁甲旌旗突然出现。秦家军十二字营,六先锋中的先锋将——杨兴在福伯的引路下率军而来,将长白岭一众人围在当中。


        

昔日一人引五百精骑突破东赢五十万大军的中军大帐,往来冲杀三个回合大破东赢军阵。一战被封为六大先锋将之一的杨兴将军提枪下马,走至秦无忧身前,跪拜道:“先锋将杨兴引凉州营一万铁骑拜见少帅。”


        

“拜见少帅!”


        

一万铁甲齐声喊出,惊的整个凉山鸟兽不住四散而去。就连长白一脉座下那些在深山野林里生出的猛兽此刻也安静臣服下来。


        

秦无忧急上前将杨兴扶起:“杨将军无需多礼。麻烦您前来,乃是无忧之过。”


        

“少帅一言,秦家军甘愿赴汤蹈火。”杨兴再拜道。


        

秦无忧简单寒暄过,再度将目光转向白彦亮,笑语道:“现在滚出凉山,我饶尔等不死。”


        

“你。。。!秦侯爷不要欺人太甚!”白彦亮狠声道。


        

秦无忧收起笑意:“可惜,你现在已经没有机会了。”


        

“秦家军听令!”


        

“在!”


        

“斩下长白一脉座下所有兽首,兽身以作劳军。另外送长白岭之人下山!”不顾被福伯盯住的白彦亮,秦无忧背手回身,沉声道。


        

“你敢!”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