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三十九章江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雨山庄,临水别院。


        

已经是自龙渊禅院回来的第三日,夫人依旧满是忧伤之媚,独自倚靠一边,散着让人不可靠近的忧郁。


        

一旁手握刀剑的月秋雨几次想要靠近,欲要安慰夫人的伤心,都被手摇折扇,独自品茶的晟风枫拦下。两人正纠缠间,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在晟风枫面前,将一卷消息交到晟风枫手里后,便在晟风枫的命令下突然消失。


        

“他是怎么进来的?谁让你放他进来的?我听雨山庄岂容他人随意出入?”月秋雨在一旁不满道。


        

“闭嘴!”


        

揽毕消息,露出凝重表情的晟风枫开口问道:“二当家的现在还未回来,看来怕是有麻烦了。”


        

“我的麻烦就从未少过。看你脸色不好,上面写的什么?”衣衫虽依旧整洁,但却不难看出其满是狼狈的秦无忧,在青衣的陪同下,出现在院内。


        

晟风枫微微笑过:“二当家果然深藏不露,连那大龙相般若功都奈何不了你。”


        

“直接说事。”坐到晟风枫身侧,将他杯中茶水一饮而尽的秦无忧,没好气的开口道。


        

久不见福伯身影,晟风枫没有急着回答,而是开口问道:“福伯他老人家去了何处?怎不见他身影?”


        

“去办些事情,很快就会回来。” 记住网址m.dzs5.com


        

晟风枫满是疑问的点头应下后,才开口回道:“两件事。第一件,如今整个天下已然传开,我宇国护国军候——秦无忧在厉千城手里夺了那惊天之物,现在各个势力的目标已然转向了二当家的了,此刻正在来听雨山庄的路上。


        

看来侯爷这次是救错人了,那厉千城在背后摆了你一道,如今你已成众矢之的了。”


        

秦无忧点点头:“猜到一点了,不然我也不会耽误了这么久才回来。是厉老他人被抓了吗?现在可还活着?”


        

晟风枫点点头:“线报上说是不小心被闻人家的人遇上了,不过那个闻人昆后来又把他放了,之后侯爷得那惊天之物的消息便被传开了。


        

这个闻人昆虽是个外枝子弟,平日里在启城也是不显山露水,能让所有人都忽视了他的存在。此番出来倒是让人惊艳了许多,比那纨绔子弟闻人杰要强了千百倍。”


        

“第二件呢?”


        

看着全然不在意自己急将要面临何等险境的秦无忧,晟风枫干笑过后,接着开口道:“还有便是国事了,与侯爷应该无关。西梁闻我大宇国欲起战事,特遣使来朝请求罢兵,宇王命我回京协理此事。


        

接下来的路,侯爷自己可要小心了,枫得回去做那龙图阁学士了,希望我还能在启城见到完好无损的侯爷。”


        

“他们倒也并未说错,那舍利确实在我手上,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他们想要的。不过比起这些,我更好奇的是这两国使节互通应该是礼部主理事宜,连我这从不参与朝政的军候都知道。什么时候轮到你这龙图阁学士出手了?”秦无忧回问道。


        

晟风枫苦笑一声:“宇,梁两国必有一战,结果早已注定,谁又会在乎一个使者来京?这哪是宇王下旨啊,应是我祖父不满意我此行与侯爷结伴,叫我带小花回京才是真。侯爷是不是也该回启城了?同行可好?”


        

“还敢和我一起,你就不怕你那祖父回去罚你?”秦无忧回问道。


        

晟风枫点点头:“当然怕,不过那是回到启城以后的事了。现在我还是听雨山庄的大当家,自然不能让二当家的有危险。回京的路上会有我们家夜幽骑在,二当家应该会安全许多。”


        

“是啊,出来这么久,也该回去了。”秦无忧自语过后,走向一旁的夫人身测,恭声道:“夫人,无忧准备回启城了。您是留在这听雨山庄,还是同无忧一起回那启城秦帅府?”


        

“你可知他是谁?”已然恢复情绪的夫人,莫名发问道。


        

秦无忧自是知夫人说的“他”所指为何人,很是认真的摇了摇头:“猜到了一点,但是不敢相信。其实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无忧一直随意了许多。”


        

“他是我邪宗之首,统领天下邪宗的王者。十二年前,那些自诩正道的无耻小人见我邪宗日渐强盛,恐日后凌驾他们之上,便痛下杀手,毁我邪宗根基。


        

那一战,邪王以身护宗,只留下了这颗舍利。我以邪宗秘法引邪王重生于龙渊禅院,无尘便是他的重生之体。


        

我因强行复活邪王,遭反噬重伤,需闭关疗伤,而无法伴在邪王身侧。便以邪王为我所作之画像化出生命,以替我守在邪王身旁。


        

十二年后我带着邪王舍利出关,寻到了邪王重生之体,本想将舍利还与尊上,已让真正的邪王彻底回归,可是。。。”


        

夫人不再说下去,秦无忧主动从旁接道:“强行复活已死之人乃是逆天而为,如此反其道行之,自会引来天罚之怒。怪不得会有那三龙雷劫降世。”


        

夫人点点头,接着开口道:“那夜舍利与邪王重生之体融合间,忽而雷落龙渊禅院,我险些身死当场,邪王也未能坚持下来,多亏那画像。。。那无尘以寂灭之术救回了邪王。


        

邪王重生后催动转生决保住了女孩性命,自己却昏睡了过去。那天雷又引来了外人,邪王便也被人劫了去。”


        

听完夫人所言,晟风枫忍不住问道:“如夫人所言,枫有尚有一事不明。”


        

“龙渊禅院那八十具飘香尸体吗?”夫人回问道。


        

晟风枫默认后,夫人再度摇了摇头:“他们养护邪王重生之体周全,我和邪王自不会害他们。而且那般死法,也非我邪宗功法所为,我离开时他们也尚有性命在世。为何如此,我亦不知。”


        

得如此答案,晟风枫不免惊疑道:“难道还有人偷偷介入了这次不详?那他又是何人,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为什么?”


        

夫人摇了摇头,不顾晟风枫的疑虑,朝秦无忧说道:“。事后我便来了这听雨山庄,后又遇到了你们。如今既然他把自己的邪王舍利交给了你,便也是将整个邪宗交给了你。你现在已是我邪宗新一任邪王,天下邪宗归你调遣。在你还没有能力成为真正的邪王之时,我会留在你身边护你周全。”


        

夫人语毕,其身侧那两位随身侍女立时朝秦无忧跪拜,躬身道:“拜见尊上。”


        

如此结果,院内他人皆是震惊不已。秦无忧亦不如是。忙将那两人扶起后,朝夫人回道:“我应下邪王之托,只因感同身受,以朋友之诺承下,绝无接下邪王之意。我会遵守承诺,护夫人周全。不过日后我同样也会离开这里,这邪王之位并不合适我。”


        

“欲承其重,必戴其冠。这是你答应他的,你可知拥有整个邪宗等于拥有了什么?还是你也如世人那般,不耻与我邪宗为舞?”


        

感觉的出夫人话语中的怒意,秦无忧依旧平声道:“不知,也不是。无忧心里只想回家,因为有人在等我,我不想她也像夫人这般难过。”


        

语毕,院内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许久,夫人方才收回目光,开口道:“如今的你,还什么都做不到。以后的事以后再去决定,我现在会留在你身边,替他护你周全,我同你回启城。”


        

“那我也要去。”


        

闻听夫人欲离开,一旁的月秋雨急开口说着,却被夫人阻拦道:“你留下,御虫谷的事情我需要知道是何人所为?”


        

“可我。。。!?”


        

不等月秋雨讲完,便被夫人投来的眼神强行咽了回去,一副满是委屈之态,用眼神祈求着夫人。


        

看着那让人看一眼就想吐的表情,晟风枫出口道:“我求你了,别再恶心人了。老实听夫人话,在这给我待着。你的志向不就是要让听雨山庄名扬天下吗?”


        

知道夫人已经决定了的事便不会再更改,月秋雨也只能无奈应下,没好气的撇了晟风枫一眼后,朝夫人问道:“那夫人您以后还会回来吗?”


        

“会。”


        

“什么时候?”月秋雨急问道。


        

夫人摇了摇头,月秋雨再问道:“那我可以去启城看您吗?”


        

“可以,在你找到那御虫谷背后之人是谁后,便可来启城寻我。”


        

“夫人放心,我一定提着那家伙的头颅去启城见您。”看到希望的月秋雨,满是激动的说完,不忘再问道:“除了这个,夫人还需要秋雨做什么?”


        

夫人没有开口,将目光转向秦无忧后,秦无忧起身以一副君临天下之姿道:“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以后这个茫茫天下,我们便称之它为——江湖。你要做的便是要听雨山庄在江湖上声名鹊起,在这武道宗派世家林立的江湖之上建立一个凌驾六大世家之上,为我听雨山庄马首是瞻的武林盟。你可能做到?”


        

“江湖?武林盟?好!就按二当家之言,从此以后这个江湖,我们听雨山庄作主!”莫名被秦无忧搅得无比激动的月秋雨,一副慷慨激昂之姿的应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