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三十八章舍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昔人以归去,前路不可期。成化以归尽,世与吾相违。本座这已死之身终归还是被你带回来了。”


        

禅烟散尽,另一个少年无尘禅师,口中吟诵着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一刻,夫人起身缓步靠近的同时,身子开始不住抽泣,泪也涌的更加厉害,似要淹没这潜龙山一般。


        

“莫再哭了,本座回来了。”


        

满身禅烟萦绕,明明一副禅师之态的俊美男子,却全无禅家该有之样子,不施禅礼,不守戒规,反为女子擦去泪水,并将其搂入怀中。


        

如此行为,晟风枫在一旁很是不合时宜的碰了碰月秋雨,示意道:“看见了没?正主回来了,你永远也不会有机会了。”


        

“滚!”


        

感受着月秋雨强烈醋意,晟风枫识趣的不再开口,盯着面色白皙到没有一点血色的无尘禅师,又转朝秦无忧问道:“二当家的,你看出什么来了?”


        

“和你一样。”


        

两人说话间,面前的两人也在重逢的相拥中分开。夫人不再落泪,无尘也迈步走向女孩身前,第一次施了一道禅礼:“阿弥陀佛。谢过师妹救我性命,又引我回来。”


        

“阿弥陀佛。”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女孩同样施了道禅礼并点头算作应下后不再有过多交流,主动让出路来,将秦无忧置于无尘面前。


        

终是轮到自己有开口机会,秦无忧朝上前的无尘回了道禅礼后,问道:“在下欲问一条路,不知禅师能否给我答案?”


        

无尘轻摇了摇头:“阁下欲问的路确实存在,但我却不知。怕是整个禅宗也就只有一人知晓。”


        

“你知道我要寻的是何路?秦无忧笑问道。


        

无尘点点头:“一条归家的路,只不过比登天还要难上许多。”


        

“敢问那人又是谁?他身在何处?”


        

无尘再度摇了摇头:“我不能讲,他也不在北洲,劝阁下莫要去寻他,那很危险。若执意寻路也请另用他法。”


        

“多谢禅师指点,在下没问题了。作为回报,禅师若是需要帮忙,在下愿助一臂之力,以作回馈。”秦无忧谢过,并开口道。


        

无尘并未急着回答,看向身后的夫人与女孩一眼后,方才转回身形道:“我需要你帮我做的事很危险,甚至以后可能还会搭上性命,你可愿意?”


        

秦无忧苦笑道:“感觉禅师这更像是托付,不知我有选择的余地吗?”


        

无尘还未开口,欲见到将要发生什么的夫人再一次泪崩了,并不住摇着头,嘴中呢喃着“不要走,求你,不要离开我。”


        

秦无忧看的分明,在夫人惨泣的那一刻,无尘面无表情的面容下心却一直跟着在滴血。让秦无忧不禁想起自己九州别离那一刻,心下不忍起来。


        

“阁下可以选择,或许置之不理才是明智之举。”暗自忍痛的无尘回道。


        

“就算不应下禅师之托,我在这里亦是步步杀机,多一分还是少一分已然不重要了。禅师请讲,无忧能做到的事,定然全力以赴。”秦无忧正色应下。


        

无尘施了道禅礼谢过后,方才开口道:“我早已不属于这里,纵然夫人拼了性命逆势而为,将我带了回来,我亦不会久远。反而我的出现,影响了气运,会加生很多麻烦。


        

日后还请代我照顾好夫人与无尘二人,我离开后莫要让她二人受到伤害。你可能做到?”


        

“全力而为。只不过我一个未入流的武道修为,怕是能挡住的麻烦有限。”秦无忧很是坦诚又带着些许无奈道。


        

无尘却是全不在意,转身走向夫人的同时,开口道:“欲承其重,自也会受其冠!我相信你,一定会做到的。在你成长间,夫人会为你解决麻烦。”


        

说完,人也站在了夫人面前,朝其开口道:“这次你还是会听我的,对吗?”


        

夫人早已泣不成声,整个人也瘫在地上不住的点头应着。无尘想将其扶起,搂在怀中,却终是忍了下来,开口道:“那小家伙如今有了生命,不再是以前我们的那副画像了,以后她便是无尘。让她按照自己的意志去活,可以吗?”


        

夫人不语,只是哭泣。无尘长吸了一口气,抬头望天,不让自己眼泪留下,继续开口道:“对不起,让你失望了。不过能再见到你,我以无憾了。以后的路不会再有我,那就按你自己的意愿活下去,不要总再想着为我做些什么。答应我,可以吗?这是我最后的请求。”


        

“不!不!没有你的路,我活着又有什么意义?我不答应,绝不答应!”夫人声嘶力竭的哭喊着。


        

无尘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忍了许久的泪终是自两旁滑落,让其不敢在夫人身边多逗留片刻,转去女孩身旁,两人各施禅礼,笑语闲谈间,无尘周身再度泛起禅烟,只是这次不是自外界吸收,而是其身体在逐渐虚化,升华。


        

“不。。。!”


        

夫人飞身扑上,终究还是晚了一步,未能握住无尘的手。禅烟彻底散尽,无尘所在之地只留下了一颗被金光包裹之物,晃的人看不真切里面到底是什么?


        

哭干了所有眼泪的夫人,将那金光小心握在手中,送到秦无忧身前后,正色道:“你是他选中的人,这便是留给你的。小心收好,莫要辜负了他对你的信任”


        

“这是。。。舍利?”秦无忧接过,看清金光下的真面目后,不禁惊呼道。


        

夫人没有了回答的意思,在月秋雨的搀扶下朝山下走去。直到夫人的背影消失,一直旁观的晟风枫这才上前道:“没想到那惊天之物是颗舍利?这东西对于禅宗而言乃是至宝,每出一颗,都会被送往西洲由禅宗小心供奉。


        

不过这舍利除了无比坚硬以外没人知道它到底有何神奇之处,但绝没有世人所传的惊天之物那般神奇?看来天下各家此番是白忙活一场了。


        

传闻只有禅宗悟得大道的大禅师圆寂后方能结出舍利,他禅宗最讲因果循环,修来世福报,没想到这无尘小禅师竟还是个得道的大禅师转世?”


        

“你见过得道的大禅师会和女人这般爱别离吗?”急收起舍利的秦无忧,没好气的朝晟风枫开口道。


        

晟风枫摇着折扇,附和道:“确实没有。”


        

“诶,你别藏起来啊?让我看看,我又不跟你抢!”晟风枫急合上折扇,朝离开的秦无忧跟了上去。


        

无视掉身旁不住聒噪的晟风枫后,秦无忧朝依旧还在诵经超度无尘的女孩讲道:“跟我回启城吧,以后那里便是你的家。我答应了无尘禅师,要照顾你周全。”


        

“阿弥陀佛。无尘生在这里,长在这里,哪也不会去。无尘要留在龙渊禅院里诵经拜禅,这里才是无尘的家。”无尘说过,便不再开口,开始专心诵唱佛经。


        

秦无忧想再多劝,也被晟风枫拦下。知道多说无益后,两人便也转身欲下山而去,却被白马禅院众人拦住了去路。


        

“我就说那舍利都是禅宗的至宝,怎么可能让你这么轻松得去?”晟风枫在一旁很是幸灾乐祸的说着。


        

“大当家的,咱们都是兄弟,又看在我刚刚救过你的份上,你会帮我的,对吧?”秦无忧停步驻足,提防着面前一众禅师的同时,朝晟风枫开口道。


        

“呵呵。二当家的好自为之,我们听雨山庄见。”


        

看着晟风枫带着晟风花一众,穿过面前拦路之人,从容离去的身影,秦无忧试着朝白马禅师笑语道:“其实你们心里清楚,那无尘根本不是禅宗之人,这舍利也非你禅宗之物,对吧?”


        

“阿弥陀佛。舍利乃我禅宗秘宝,还请施主莫要为难吾等。”白马禅师施了一道禅礼,全不客气的开口道。


        

看着其身后已然凝成的獠牙鬼相,秦无忧算是自语道:“邪魔可结舍利,禅宗却显鬼相。世人皆道禅家笃信因果,福修来世,岂不知其心藏魔!”


        

“施主强夺我禅宗圣物在前,妖言惑众坏我禅宗声名再后,那便休怪本座无情了。”


        

话音落下,满是狰狞的獠牙鬼相以朝秦无忧压落而下。感受着迫人的气势,不待身旁福伯出手,秦无忧体内一道金光瞬时射出,顷刻间穿透那獠牙鬼相,将白马禅院一众人轰退开去。


        

已然下山的晟风枫还未走远,便被那金光吸引,回转身形看去时,秦无忧和福伯的身影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自己眼前。


        

如此结果,晟风枫不禁脱口道:“看来这舍利还真是个宝贝啊。”


        

“快跑!听雨山庄汇合。”


        

秦无忧丢下一句话后,便抓住芊芊,脚下踩着玲珑身法朝山下奔去。


        

尚还搞不清楚状况的晟风枫还想再开口发问,山上一道白龙便以俯冲而下,不禁大惊道:“大龙相般若功?我去!白马这老家伙真的急眼了。”抱怨间,也将将身旁晟风花揽起,逃开了那白龙巨影的攻击范围。


        

看着白龙巨影尾随秦无忧消失的方向而去,晟风花急问道:“风风,刚刚那是什么?无忧会不会有危险?”


        

晟风枫全不在意,原地摇着折扇,回道:“般若心经可破万象,被尊为我北洲禅宗之首.但终究守大于攻。可这大龙相般若功则是不同,刚猛异常,势如破竹!


        

哎呀,哎呀!小花,你把手松开,别掐我。”


        

“知道厉害,还不快去帮忙?无忧要是有危险,我跟你没完!”


        

“不可能!我死都不会去!生死各安天命,全凭各自本事。我警告你快给我松手,我可是你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