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三十六章不见不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闻秦无忧话中之意,青衣不解道:“你要确认什么,厉千城的安全吗?他的死活与你无关,你本来就不该救他。”


        

知道红秀坊的人因为秀姨的关系素来对厉千城有着嫌隙,秦无忧也懒的解释太多,只是摸了摸身旁芊芊的脑袋:“养育了我们家芊芊这么久,必要的出手相救还是要的。而且我也答应了芊芊,留下来看厉老一眼。


        

不过我要确认的不是厉老的安危,只是想知道我动了他藏了这么久的东西,他会不会及时回来看看?”


        

“是伤你的人吗?”青衣问道。


        

秦无忧点点头:“算是吧。虽然还未碰过面,但我受伤却是因他而起。”


        

青衣不再多说,面上却生出一丝冷意,让本是倾城的面孔平添了一丝冰冷的美意。一旁看着两人如此交流的晟风花顿时醋意大起,缠着秦无忧,叫其把话讲清楚。


        

对于晟风花这个“危险”秦无忧满是无奈,无从招架之际,芊芊突然开口道:“七叔祖,是七叔祖,他出来了!无忧哥哥,七叔祖他好像受伤了。”


        

秦无忧这才借机按住晟风花,转而安慰着芊芊的同时,将注意力移向落月谷谷口。


        

视线以内,除了自谷中走出的厉千城外,又凭空多了一人正朝谷内走去。


        

眼见两人相遇,相互对峙间,秦无忧转朝青衣问道:“六大世家的人红秀坊认识多少,这个人可是在那六家人之中?”


        

青衣自是清楚秦无忧问的是谁,仔细打量了那出现的男子许久,依旧很是陌生的感觉后,摇摇头回道:“四大贵姓和六大世家有头有脸的人物,红秀坊都或多或少的接触过,但这人我全无印象。” 记住网址m.dzs5.com


        

“难道不是他们?不对,绝不可能。除了他们应该没人能做到囚禁老鬼而不被发现,那此人又是谁?” 秦无忧暗自思索着。


        

青衣也试着分析道:“看其武道修为并非是三玄之境,可能是为那惊天之物而来寻厉千城的散修之人也说不定?”


        

秦无忧点头应下,不再开口,心下依旧不住思索着:“自己杀了紫毒蟒,取了紫毒珠和鬼蝶蛹,那背后之人应该在第一时间回来找老鬼问清楚才对。”自己想留在这里便是要顺便查出那人是谁,可此刻出现的陌生人,让秦无忧一时想不出结果。


        

“无忧哥哥,七叔祖有危险。你能去救他吗?”一直紧密注视厉千城的芊芊,见两人已然战在一起间,急朝秦无忧求救道。


        

收起思绪的秦无忧微笑道:“芊芊放心,你七叔祖现在已经是地玄境修为的高手,一个入流的普通散修还。。。还竟然真能胜过厉老?”看着战局的压倒性变化,秦无忧满是震惊的将后面的话说完。


        

“怎么办啊,无忧哥哥?七叔祖他会不会有危险?”芊芊快急出眼泪般的开口道。


        

“就算厉千城重伤在身,可靠地玄境修为去拼一个入流之人想来应该并非难事。这突然出现的男子绝不简单,我们还是小心为上。”青衣在一旁提醒道。


        

不管青衣之言,秦无忧尽量安抚住芊芊后,应下道:“放心,不会有事的,我去帮忙。”说罢,便先一步跃过出手阻拦自己的青衣,掌中剑在手,脚下踩着身法朝那男子攻去。


        

“杀气!”


        

秦无忧出手的一瞬间,那男子像是早已预料到一般弃下厉千城,一股必杀之意锁定着秦无忧,朝其迎了上来。


        

秦无忧此刻才真正想明白,这突然出现的男子目标不是厉千城,而是自己。急忙抽身躲开男子蓄谋已久的杀招,后撤开去的同时朝已经准备离开,那面上写满了祝自己早生极乐的厉千城看去。


        

如此结果,秦无忧躲避男子杀招的同时,不由得苦笑出声,自嘲道:“地玄境怎么可能拼不过一个入流高手,自己果然还是太年轻了些。厉千城早就知道那男子是奔着自己而来,故意引我出来送死。”


        

只是如今虽然想明白,但也为时已晚。男子的杀招已然封住了自己所有去路。若不是青衣出手,自己刚刚的分神,可能已经重伤于男子手中了。


        

“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有了青衣出手,抽开身的秦无忧问道。


        

“我是谁,只有死人才配知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要怪也只能怪你运气不好,遇上了我。”男子说着,抽身退开青衣袖幔的攻势范围的同时,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握住一张搭箭开弦的弓,锁定着秦无忧。


        

“你是莫问九箭?”如此熟悉的杀气,秦无忧不自觉的脱口道。


        

“恭喜你,答对了。”


        

羽箭先话音一步朝秦无忧射来,避无可避之下,一道青衣倩影先自己一步拦在了羽箭路上。


        

一切不过电光火石间,悲剧便即将在秦无忧眼前发生。羽箭此刻已经穿透了青衣的衣衫,离肌肤只差最后一丝距离。


        

青衣看着自己用身体为秦无忧挡下了致命一箭,终是放心的闭上双眼等待下一刻死亡的来临间,一道熟悉的气息突然出现在身后,并将自己在羽箭射透身体的最后一刻,甩了出去。


        

“不!”


        

重新睁开双眼的青衣,看着救下自己的秦无忧同羽箭一齐朝身后倒飞出去间,近乎疯狂的嘶吼道。


        

收起弓箭的莫问九箭,看着坠地不起的秦无忧,冷声道:“你是第二个让我出第八箭的人,可惜你不够幸运,没能和你父亲一样活下来。怪只怪你运气不佳,成了我的目标。”


        

久不见秦无忧起身后,满眼泪水不住洒落的青衣,不顾胸前已然被毁坏的衣衫,盯着莫问九箭,近乎疯狂的吼道:“我要杀了你!”


        

莫问九箭正欲离开,青色袖幔已然袭来,锁死了自己所有退路。无人买命,本不想伤害青衣的莫问九箭无奈之下,再度抽出羽箭朝那近乎疯狂,只知道进攻,全不在意自身安危的青衣心窝处射去。


        

羽箭已然穿透袖幔,再无阻挡后,不想见鲜血飞溅的莫问九箭主动转过身,迈步离开间,久不见那熟悉的羽箭射穿人体之音传回间,方才意识到自己大意,急转回身的下一刻,熟悉的羽箭已然对准了自己的脖颈。


        

羽箭是自己刚刚朝青衣射出的箭,而握箭的人却是自己刚刚明明已经射杀的秦无忧!


        

“你没死?这不可能!”莫问九箭惊骇道。


        

两人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站在一起,看着面前苍白瘦小的身形和那目光锐利,身为一个箭手该有的眼神,秦无忧强行抬起那握着另一只羽箭,还在不住颤抖的手,将羽箭扔在莫问九箭面前后,微笑道:“没什么不可能的,身为箭手你要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现在不是还站在你身前吗?”


        

秦无忧说完,掌中剑已然脱手而出,定在莫问九箭眉心处急速旋转着。彻底制服了莫问九箭后,秦无忧方才松了口气,朝其说道:“你刚才其实已经死了。不过我没杀你,便算是我救了你,现在你的命是我的了。”说完,便不管莫问九箭看向自己那满是震惊的眼神和其嘴里不住呢喃之语,转身走向一旁倒地哭泣的青衣。


        

将自己的青衫裹在青衣身上,又替青衣擦干眼泪后,秦无忧方才用满是温柔的语气开口道:“还好我及时改正了你犯的错误,不然我又得因为要为你报仇而杀人了。下次别再犯傻为我挡箭了,知道吗?”


        

将青衣交给冲过来的晟风花和芊芊后,秦无忧方才重新走回莫问九箭身前,收回掌中剑后以命令的语气开口道:“我救了你,所以你现在的命是我的了。放心,我知道规矩,不会逼问你是谁买你来杀我,也不会驱使你为我做事,我只要求在我需要你的时候出现便可。


        

你可以选择不同意,朝我放第九箭。但我保证结果绝不是你想要的,相信我。”


        

许久,莫问九箭方才开口道:“你是如何做到躲开我那一箭的?”


        

“败者没有资格提问题,你只能选择听话或者死。”秦无忧回道。


        

久不见莫问九箭开口后,秦无忧才露出笑意:“你走吧,等我需要你的时候会去找你的。”


        

看着莫问九箭离开后,秦无忧方才朝落月谷深处开口道:“出来吧,看了那么久,不可能不问点什么吧?”


        

话音落,在三女的戒备下,闻人昆的身影自谷中走出,出现在秦无忧面前,并朝秦无忧问道:“我自认藏的隐蔽,侯爷是如何察觉到我的存在的?”


        

秦无忧很是赞同的点点头:“藏的确实很隐蔽,若非是你以拳势阻了莫问射向青衣的那一箭片刻,我也没机会拦不下那一箭,更发现不了你的存在。


        

昆公子留下来是想跟踪厉老寻那惊天之物吧?想问什么便说吧,大家都很忙,没必要浪费时间。”


        

“这么简单的调虎离山,自然没办法引我上当。不过我现在也同样好奇侯爷是如何做到挡下那一箭的?”闻人昆开口道。


        

秦无忧笑了笑,不答反问道:“是没有上当,还是昆公子有其他更重要的事要做?”


        

“我一个外枝子弟能有什么重要事在这里做?不管侯爷在等谁,怕是您都怀疑错人了。我关心的是厉千城身上那惊天之物的秘密,因为他能让我在氏族中拿到更多的利益。”闻人昆直接了当道。


        

收起怀疑目光的秦无忧,微笑回道:“那怕是昆公子难以如愿了,厉老同我讲的是根本就没有什么惊天之物,而是个灾难。”


        

“多谢侯爷相告,如此我便可以回去向家主交差了。侯爷告辞,我们启城再见。”闻人昆微施一礼后,便径直离开。


        

“等一下!”


        

叫住闻人昆后,秦无忧笑语道:“我有个倒霉师父在无聊的时候曾教授我些身法和功法,名为——玲珑决。闻人昆,我们启城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