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三十五章按我计划行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辞别厉千城,顺着福伯的引路自水洞中走出的秦无忧再度开口道:“福伯,厉老此番所言,您信几分?”


        

福伯思索过后回道:“他还未真正的脱险,想来应该不会说谎,而且与夫人交代给老夫的一些事情上,倒是对上了许多。至于他还有无隐瞒,老夫不知。”


        

“这么说,您当日在启城叫我去找厉老,也是母亲安排的?”秦无忧问道。


        

见福伯默认,秦无忧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当日为芊芊选衣服时我便奇怪,既然秀姨也参与了雪月之夜的救援,那启城唯一一位能对我说真话的应该是秀姨才对。


        

其实您老可以明说的,母亲叫我做事,我自会遵从。不过母亲安排了这么多,到底是想无忧做什么,倒是让无忧有些看不懂了。是想试探无忧到底有没有查出父帅真凶的能力吗?”


        

“老夫不知,或许是出于对公子安全的考虑吧?您一人在启城,夫人终归放心不下。”福伯在一旁回道。


        

秦无忧习惯性的叹了口气,望天自语道:“母亲大人做事,无忧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了。不过福伯,厉老有一句话无忧深信不疑。”


        

“公子指的是哪一句?”


        

“就是害我秦家人的势力绝对很强大,说不定是那种可以让任何人都为之恐惧的存在。若是真有面对的那一天,光靠你我二人怕是连芊芊都保护不了。所以我们得尽快变强,变到他们不敢妄动才行。”


        

“公子怕了?”福伯问道。


        

秦无忧苦笑道:“连父帅这般传奇都死在他们手上,无忧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又如何不怕呢?不过怕又如何?他们害了父帅,总得付出代价才行。”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承认自己恐惧,才是真的强大。公子安心,老夫活着,您便不会死。”


        

“福伯,你老又来了!您是我的家人,我的长辈!无忧绝不许您因为我出危险。”


        

福伯看着开口的秦无忧微微一笑,便也不再纠缠两人重复了十二年的话题,开口问道:“公子接下来打算如何做?想要在一夜之内,解决掉厉千城的麻烦,很难。”


        

“确实麻烦了些,不过有您老在我身边,再麻烦的问题也能迎刃而解。”


        

“公子需要老夫做什么?”福伯直接问过,秦无忧只是微笑不语,朝来时的路回返。


        

半个时辰后。


        

“不可能!这绝技不可能,你这是在作死!你知道这谷里有多少高手吗?我们现在如此轻松,不过是运气好,还没遇见他们而已。你的方法绝对行不通”


        

重新汇合的四人在听完秦无忧的计划后,晟风枫立时反对道。而对于晟风枫的反应,秦无忧早已在意料之中,待其叫嚷过后,方才再度开口道:“厉老的要求我已经答应了,而且可以一举让我听雨山庄名声大震的事,何乐而不为呢?你同不同意其实不重要,听雨山庄的事得由我们三位当家一起决定,现在投票。”


        

秦无忧说完,看着想也未想便点头应下的月秋雨,晟风枫不住摇着折扇,来回走动道:“疯了,你们一个个的都疯了!我堂堂晟风家三公子,龙图阁学士,怎么就想不开和你们入伙了呢?”


        

“现在退出已经来不及了,事情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青衣他们在外面也一定等急了,我们现在便出谷去。”秦无忧说着,先一步朝谷外而去。


        

晟风枫收起折扇,快步追上道:“帮你救那厉千城也可以,但你总得告诉我你们两个都说了些什么吧?还有你为什么要帮他?这没有理由。”


        

“我们聊了关于雪月之夜的真相,怎么大当家的也对那晚的事感兴趣吗?”秦无忧笑问道。


        

提及雪月之夜的真相,晟风枫忙摆手道:“还是算了吧,有些事情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险,我还要好好活着照顾小花呢。”说完,折扇一摆,晟风枫已然遮住面孔,手中折扇也变成了星玄针,彻底变成了听雨山庄的大当家——尹枫月。


        

四人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路全无半点阻拦的走出落月谷。全不在意众人的目光,反是有意吸引一般,想让整个天下都知道听雨山庄的存在,直到与谷外等候多时的青衣等人汇合。


        

见秦无忧一众平安回来,晟风花第一个忍不住冲了上来,并推开满脸激动的晟风枫,飞扑到秦无忧身上,关切道:“无忧,你总算出来了,可担心死我了。你再不出来,我就准备召集家里人去落月谷找你了。”


        

秦无忧在晟风枫满是警告的眼神下,将晟风花自身上“拿开”后,回道:“还好你没有真的那么做,不然我就真的出不来了。”


        

“说什么呢,有我晟风花在,就绝不会让晟风家的人对你出手。你说是不是,风风?”晟风花拍着那不大不小的胸脯,保证道。


        

“小花,我忍你很久了!叫我枫!或者三哥!”晟风枫气道。


        

摆脱开晟风两兄妹后,青衣方才带着芊芊上前,看着衣着凌乱,全不似往日一般的秦无忧,青衣语气冰冷的开口道:“你受伤了,看来你并没有离危险远一点。从现在开始到回到启城,我不会在离开你身边了。”


        

对于青衣独有的关心方式,秦无忧除了微笑着听话外,不敢多说半字。转朝关心自己的芊芊问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有没有听青衣姐姐的话,有没有外人来找你们麻烦?”


        

芊芊摇了摇头并一一回过后,才紧张的问道:“无忧哥哥,七叔祖他人在谷里吗?怎么没见你带他出来。”


        

秦无忧尽量用芊芊不担心的语气回道:“芊芊放心,厉老他很安全,现在人就在谷里。我不带他出来,不过是因为有人不想让他出来而已。”


        

“那怎么办?”芊芊急问道。


        

秦无忧接过青衣取来的全新青衫换上后,方才回道:“有你无忧哥哥在,没人能拦得住厉老。不过厉老还有事要做,不能过来见你。你到时候只能远远的看他一眼。”


        

见芊芊犹豫着应下后,秦无忧方才走进马车内,朝一直参禅的小女孩,先施了道禅家之礼,才开口道:“无忧希望小禅师能帮个忙,不知您可否应下?”


        

“阿弥陀佛。禅宗之人以慈悲为怀,若是施主需要,纵是再入地域也不妨事。”女孩一副得道高人的气派回道。


        

看着面前一副孩童模样,却无比老诚的语气,秦无忧苦笑一声后,便直接开口道:“地狱不会收您的,无忧也保证您无事。只需要小禅师像在禅院时一般,再假扮那无尘小禅师一回便可。”


        

“阿弥陀佛。小僧禅号本来就是无尘。”女孩施了道禅礼,回道。


        

“对对对,就是这个感觉!”秦无忧微笑道。


        

说罢,接着补充道:“无忧也是为了救人,只能出此下策了。麻烦无尘小禅师了,我会让福伯小心跟在您身边护您安全,我们到时在龙渊禅院汇合。”


        

不等秦无忧解释清楚,女孩已然缓缓起身自马车中走出,以最显眼的方式出现在众人面前,施了道禅礼:“阿弥陀佛!不知谁带我离开?”


        

三道身影走出,一个身挎四剑,面无表情,看上去有些滑稽。另一个怀中抱刀,满是兴奋。只有握着星玄针的晟风枫那被遮住的脸上满是不愿的按秦无忧计划行事。


        

看着守在谷口的那些人进谷报信后,晟风枫开口道:“我们也赶紧跑吧,慢了的话,他们就真的追上来了。”


        

“大当家的慢走,路上小心。”秦无忧笑语着打过招呼后,三人便带着女孩飞奔而去。


        

福伯看了秦无忧一眼,想要说些什么间,被秦无忧率先拦下道:“您老放心,无忧绝对不会有危险。”福伯便也不再开口,朝留下的青衣看了一眼后,尽量隐秘身形,小心跟了上去,暗中保护。秦无忧也带着三女找了个可以看清谷口的位置,尽量隐蔽身形。


        

先是突然出现的听雨山庄明目张胆的自落月谷走出,再是一个小禅师突然出现在听雨山庄身旁的消息被传进山谷。果然过不多时,落月谷便如被人捅了的马蜂窝一般,不住有人出现,并朝着晟风枫他们离开的方向追去。


        

秦无忧身旁,目睹这一切的青衣,朝秦无忧开口道:“你想调虎离山来救那厉千城,未免把他们想的太简单了。”


        

秦无忧摇头否定道:“你能看出来,是因为你对那惊天之物不敢兴趣。但他们不一样,他们每个人都心有贪念,而这份贪念刚好能蒙蔽他们的脑袋,所以绝对会成功的。


        

他们找厉老无非便是要抢夺那无尘禅师。当局者迷,现在一个无尘禅师这么合理的被听雨山庄找到,我不相信还有人能忍的住。”


        

青衣目及之处,事情也确如秦无忧的计划发展着,便也不再多说,只是小心戒备,以护秦无忧周全。正如秦无忧所言,那惊天之物自己全无兴趣,对自己而言重要的,是身旁这个男人的安全。


        

一夜时间匆匆而过,落月谷也许久不再有人再出来后,青衣方才起身道:“你想要的,都做到了,我们该去和他们汇合了。”


        

秦无忧却依旧不动,看着谷口:“别急嘛,我还想留下来再确认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