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三十三章蝶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无人回答晟风枫所问,三人皆是看着面前一座还在冒着浓烟的火山久久不语。火山之上附着密密麻麻数之不尽的鬼蝶,更是让人不由得毛骨悚然。


        

“你有没有问过夫人如何拿到那蝶蛹?”晟风枫再度开口道。


        

“我说过了,我没问!”月秋雨不耐烦道。


        

秦无忧抬手阻住了又要开始争吵的二人后,不见鬼蝶有朝己方攻击的意思后,才压低声音道:“先不管如何拿到那蝶蛹,我现在更在意是谁把我们引到这来,我们又怎么才能上去?”


        

月秋雨不再多说,晟风枫开口问道:“二当家的意思是说有人故意引我们来此?”


        

“你说呢?这里所有的雾气都是向上涌的,又如何能形成向下的漩涡吸力?


        

既然不是自然形成,那便是人为所致。而这鬼蝶养在这便是不想叫人发现,自也不会是养蝶人设计的陷阱,所以。。。”


        

“所以,就是我引你来此的。”火山处一道满是苍老的声音传来,替秦无忧讲道。


        

闻声,三人立时警觉,并小心朝声源处靠近。直到目能所视的距离后,三人方才看清声音的来源。一个手脚尽数被铁链锁住的糟蹋老头,正盘坐在火山下与三人相互对视。


        

老者率先开口道:“久未出去过,不知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我闻到了你三人身上有紫毒蟒的味道,故请三位下来问些事情?”


        

“老人家想问什么?”全然感觉不出老者的武道修为,晟风枫小心问道。 记住网址m.dzs5.com


        

“三位为何来此,御虫谷如今又是何人掌事,可还安好?”


        

老者问过,晟风枫不免露出惊讶之色,试问道:“敢问老人家是谁,为何关心御虫谷安危?”


        

“就算我告诉你们,想来你们三个小辈也不会知道我是谁?观你三人非我御虫谷弟子,却能出现在此处,又有紫毒蟒的气味在身,莫非御虫谷亡了?”老者尽量掩饰着内心的焦急,问道。


        

晟风枫如实相告道:“御虫谷十二年前便已经在一场大火中灭亡了,现在这落月谷是无主的险地。我三人来此是受人之托取一件东西,至于那紫毒蟒。。。?”晟风枫稍有犹豫后,还是接着开口道:“它要吃了我们,所以我们把它杀了。”


        

“啊。。。!骗我?你竟敢骗我!我要杀了你!”


        

晟风枫说完,看着面前老者越发不受控制的躁动之意,三人忙退开一些,看着不住发狂的老者与其周身不住萦绕的鬼蝶,小心戒备着。


        

眼见鬼蝶随着老者的暴躁愈来愈多下,晟风枫忙开口道:“老人家还请息怒,万事都有的商量。不就是问话吗,您随便问,枫都接着。”


        

老者依旧满是怒意的眼神朝三人看来,被锁的双手开始蓄力,鬼蝶也开始顺着老者的敌意,锁定三人。


        

“他这个表情,是想要和我们商量的意思吗?”感受着愈来愈近的危险,秦无忧试着问道。


        

晟风枫摇了摇头:“我有些后悔开口了。”


        

“你们统统都给我死!”


        

随着老者的怒吼,两道铁索朝三人攻来的同时,鬼蝶亦群起而上。三人来不及思考,各自引手中兵器挡下锁链袭来的同时,各自施为以驱开鬼蝶的袭击。


        

眼见鬼蝶愈来愈多,杀之不绝,又有随时攻上来的铁索,三人互相靠拢的同时,秦无忧喊道:“快让他停下来!”


        

“我也想。”晟风枫抱怨后,朝月秋雨问道:“夫人有没有说过这老家伙的存在?”


        

“闭嘴!我早就说过了,我没问!”月秋雨应接不暇间,袖口已被鬼蝶划破,有了鲜血的味道,鬼蝶的进攻越发的疯狂起来。


        

“赶紧想办法啊,不然我们真的死这了!”月秋雨急声道。


        

三人身上先后都被鬼蝶所伤,那铁索攻势也越发的迅猛,难以招架。全无生路下,晟风枫一副豁出去的态度道:“事到如今,只能赌一下了。”


        

“别废话,有办法你就赶紧用!”


        

“你闭嘴!”晟风朝月秋雨喝止过后,转朝老者高声喊道:“老鬼,你就不想知道御虫谷是如何灭亡的吗?你再发疯,这辈子也休想再知道真相!”


        

老者闻声,终是不再暴躁,停止攻击,鬼蝶也跟着安静下来,重新飞回火山之上。


        

晟风枫这才长舒了一口气,暗自庆幸自己的聪明才智救了自己。一旁的月秋雨喘着粗气问道:“这老家伙一定疯了,竟也能骂停手。”


        

“你闭嘴!老鬼就是他的名字,他是御虫谷上一任谷主。”晟风枫朝月秋雨解释道。


        

“年轻人,你是何人?小小年纪竟知道老夫的名号?”老者朝晟风枫开口道。


        

晟风枫整理下破败的衣衫,恢复往日风雅之姿后,朝老者施了一礼,方才开口道:“在下晟风枫,这位是我宇国护国军候——秦侯爷,这位是剑圣传人。”


        

“哼!来头不小?不过就算是玄门高手亲至,得不到我想要的答案,我也要杀了你!”老鬼怒声道。


        

技不如人,晟风枫也不过多在意,接着开口道:“十二年前六大世家围剿御虫谷一战中传言老鬼为护教而死,看来是有人以整个御虫谷要挟您,将您囚禁至此以替他豢养鬼蝶。


        

可是您老不知,在您被囚禁后六大世家并未罢手,您被那个人骗了。您若是想报仇可以找囚禁您的那个人,我们三个只是受你们邪宗人之托,来取蝶蛹。前辈可莫要错杀了好人。”


        

“你在说谎!四大贵姓的人怎会为我邪宗办事?你们定是那个人派来再度哐我的!”老鬼依旧怒视道。


        

见老鬼如此固执,晟风枫无奈摇了摇头后,指着月秋雨道:“四大贵姓确实不会为夫人办事,但我们三个也是听雨山庄匪首。”晟风枫又指着月秋雨接着说道:“不巧我们这位三当家的偏又对夫人一往情深,所以我们才出现在这里。”


        

“夫人?是夫人让你们来的?”老鬼突然换了语气,朝三人问道。


        

这次轮到晟风枫诧异,转向月秋雨问道:“夫人不是你叫出来的吗?难道她本来就叫夫人?”


        

月秋雨点点头,算作回答后,晟风枫才转向老鬼将潜龙山发生的和邪宗有关的事重头讲了一遍给老鬼听。直到说到夫人在潜龙山画像前后,老鬼方才撤下敌意,相信了晟风枫所言。


        

“哈哈哈。。。”老鬼突然狂笑过后,自语道:“好!既然夫人还在,邪宗早晚有重见天日的那一天,我御虫谷重生有望了。”


        

感受到老鬼的态度,晟风枫转向月秋雨,质问道:“夫人叫你来时一定交代了让你提她,这样才能取到蝶蛹,对不对?”


        

“我说过了,我没问!你听不懂吗,能不能别提这事了?”月秋雨也开始怒吼道。


        

“我去!?你还不愿意了?要不是我机智,我们三个早已喂了蝴蝶了,说你两句你还不爱听了?”晟风枫也认真的开口教训道。


        

“闭嘴!轮不到你教训我。”月秋雨依旧不爽道。


        

晟风枫也懒得再搭理月秋雨,转朝老鬼道:“前辈,还请您明示,我们如何能救您出去?夫人所说救蝶蛹,想来其实也是救您出去。”


        

老鬼摇了摇头:“出不去了。若是能出去,我也不会在此被锁了十二年之久。你们将蝶蛹带给夫人便是,我留下来等那个人回来!”


        

“敢问前辈,将您囚于此处的是六大世家的哪一家?”晟风枫试问道。


        

老鬼摇了摇头:“当日我与六大世家高手死战,战至力竭倒下,我当时也以为我死了,等我再度醒来时便以被囚在此处。他从不敢以真面目视我,更很少来此,我也不知他是谁?


        

这十二年来他每每以我御虫谷族人之命要挟我,叫我圈养毒虫,更得到了我所有的邪宗功法,你们杀了的那紫毒蟒便是我年轻时所养,如今紫毒珠被你们得去,总好过被那人强取走。


        

你们出去后代我转告夫人,一定要查出那人的身份,为我御虫谷报仇!”


        

老鬼说完,双手再度蓄力,周遭昏黄水雾也随着老鬼不住涌动,火山跟着在下一瞬间喷发。一颗不过拳头大小的血红之物自火山中喷出,落在月秋雨身前。


        

“这便是蝶蛹?”看着还在不住颤动的红色血块,月秋雨问道。


        

老鬼点点头:“有了这蝶蛹,这些鬼蝶便会依你之命行事。但蝶蛹需以人血孕养,否则它们活不过秋冬之季,你可明白?”


        

月秋雨点点头:“明白是明白了,但我还是不会取人血喂它的。”


        

“那便是你的事了。夫人叫你来取蝶蛹,便是要老鬼将御虫谷交给你,从今以后你便是御虫谷下一任谷主了。御虫谷所有邪功秘法皆在那蝶蛹之中,学不学在你。记住,此密只有谷主才知晓,切不可外传!”老鬼说完,左手引动,手臂上铁链随之朝上空而去,行成一道桥梁,以送三人离开。


        

收下蝶蛹的月秋雨并未急着离开,再度开口道:“我们三个可以留下等那人来,一起对付他。”


        

“不必了,你们三个还不是他对手。听夫人之命行事,快带着蝶蛹离开吧。”老鬼说完,不等月秋雨答复,另一道铁链便以缠住三人,将其抛向上空。三人亦借力而上,重新入泉水中,急速朝岸上游去。


        

当蝶蛹离开泉心眼的那一刻,一道站在紫毒蟒尸体前,被黑袍包裹全身的身影抬眼朝落月谷深处望去。


        

黑袍下那鬼魅般的笑意也平添了几分怒色,自语道:“一个瞎子和剑圣传人也敢坏我好事?可别死的太早了,咱们后会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