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三十二章黄泉潭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三,剁了它!”


        

在福伯的搀扶下,喘着粗气的秦无忧缓缓自三角脑袋上走下后,朝月秋雨喊道。


        

月秋雨很是爽快的点头应下,手中刀剑斩向蟒头间,恢复镇定的晟风枫急抬手止住,开口道:“眼睛别毁了,出去可以为肖言夕制药。蛇胆也别弄坏了,服下它可以驱这谷中毒帐。”


        

“闭嘴!你要是不干活就别说话。”月秋雨听话行事的同时,不忘嘲讽道。


        

刚刚经历过恶战,不想再无畏耗费精神的晟风枫选择无视后,借了离火剑也朝紫毒蟒走去。


        

“公子不该如此的。”看着已然开始解刨巨蟒的三人,一旁的福伯小声朝秦无忧开口道。


        

勉强恢复一丝力气的秦无忧,笑语道:“不该什么,舍命救人吗?”


        

福伯摇了摇头:“确实不该,但元帅曾经每到危急关头也是这般不顾自己安危救人。”


        

“所以才有我秦家军和我所受的诸多庇护。不过我不及父帅,适才出手还是有三成把握在的。”秦无忧回道。


        

“公子此行暴露的太多了,枫公子心思细腻,城府又深,恐日后对公子不利。”福伯担忧道。


        

“所以我更应该出手,这样福伯您就不会太过被他注意了。”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福伯摇了摇头:“老夫纵死无妨,公子的安危不容有失。公子日后切莫再如此冲动了。”


        

“福伯您又来了!您是我长辈,无忧同样也不能让您有危险。”秦无忧回过,还欲再度开口,却被晟风枫的呼喊打断,超三人走了过去。


        

顺着晟风枫的指引,被开了颅的三角脑袋里一颗周遭泛着紫气的珠子呈现在秦无忧与福伯眼前。


        

“这是蟒蛋?”秦无忧笑问道。


        

“紫毒珠。只有幼时吞百毒,再以血喂养百年时间,方才可成。”福伯主动解释道。


        

秦无忧点点头:“幼时吞百毒,以血养百年,怕是光靠这畜生自己很难做到吧?”


        

晟风枫很是赞同道:“绝迹做不到,这条畜生是有人喂养的。而且不是一人能做到,得是一方势力才可,还是个很强的势力。”


        

“这东西有什么用?”秦无忧朝福伯问道。


        

“可以救必死之人,也可以屠尽一城生灵。还可以。。。祭炼极端可怕的邪术。”


        

福伯回过,晟风枫轻摇着折扇道:“不管它是谁所养,欲拿来用作于何处?我们已经坏了人家的好事,便不在乎夺人所爱了。既然这畜生是二当家杀的,那这紫毒珠便是二当家的了。”


        

秦无忧并未急着取这紫毒珠,而是转向月秋雨试问道:“这个不是夫人要你取的东西吧?”


        

月秋雨摇摇头:“不是,不过你要是让我送给夫人做礼物,我猜她一定会很喜欢。”


        

“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万一那畜生的主子来了,怕是不好交待。”秦无忧急收下紫毒珠后,丢下一句话便继续朝里面走去。


        

诚如晟风枫所言,服下紫毒蟒蛇胆的五人不光可以无视这满谷的毒帐,一路走来连这谷中毒物也不再敢靠近分毫,纷纷避而远之。


        

。。。。。。


        

就在四人走后不多时,一队座下各种豺狼虎豹,山中猛兽的长白岭的人在其年轻一代长子——白琼的引领下匆匆赶至,停在已经被解刨的紫毒蟒前。


        

“紫龙死了?我们才离开不过一个时辰,何人有这般恐怖的实力将其击杀?”衣衫略显凌乱,先秦无忧一众与这紫毒蟒经过一场恶战的白琼惊声道。


        

领队长者长白岭二岭主——白彦亮上前查验蟒尸过后,自语道:“名剑山庄的离火剑?”


        

“名剑山庄三位护剑人的尸体刚被发现倒在谷前的水洞里,这里便出现了离火剑用过的痕迹。能一击同时毙命名剑山庄三位护剑人又可斩杀这百年紫蟒。二哥,你可想到当今天下何人能做到?”自空中白翼雕上飘落而下的白家唯一一位女岭主——白彦娇问道。


        

白彦亮摇了摇头:“想不出,但看痕迹出手的并非同一人。不过不管他是谁,我们长白一脉还是尽量不去招惹的好,免多生事端。”


        

“二叔,我们找了这紫龙近一个月,好不容易寻到,就这么被人半路捷足先登,侄儿心有不甘。”白琼开口道。


        

白彦亮轻叹了口气:“紫毒蟒已死,一切以于事无补。只能怪你气运不济,与这紫毒蟒无缘。


        

琼儿放心,二叔此次既然出来了,就一定寻到一个上好的契约兽给你,不过要等那厉千城的事解决后。你和小妹也别急着找寻契约兽了,先同我合力去找那厉千城,这也是你父亲的意思。”


        

白琼躬身一礼:“琼儿明白,家族事为重,琼儿知道轻重缓急。”


        

白彦亮满意的点了点头后,再问道:“你确定就是在此地见到厉千城的吗?”


        

白琼点头应下:“千真万确。我们本以快擒下了紫龙,若不是那厉千城突然杀至,被紫龙借机逃了,我们也不会死那么多兄弟。”


        

“天官府果然神机妙算,没想到这厉千城真的来了落月谷。叫我长白岭最先碰到,真是上天助我长白一脉!”白彦亮越发激动起来。


        

“二哥,我们快些进谷去吧。他们取了蛇胆,速度要比我们预想的要快许多。莫要再被那些人截去了厉千城才对。”白彦娇开口道。


        

“小妹说的对,我们现在便进谷,大家小心行事。”白彦亮说罢,队伍中一匹额间有着半月状的灰狼跳了出来,驮上白彦亮后便朝深处奔去。


        

落月谷深处,再无路可走的秦无忧五人看着面前的最后一潭滚烫的黄色泉水,朝月秋雨问道:“夫人要找的东西难道在这里面?”


        

月秋雨这才点头如实相告道:“黄泉心眼里有一颗蝶蛹,夫人叫我把它带回去。”


        

“鬼蝶?”晟风枫试问道。


        

月秋雨点点头:“夫人叫我转告,鬼蝶不该出现在潜龙山,有人在利用御虫谷,所以夫人叫我把鬼蝶收回来。”


        

晟风枫没再开口,但从其眼神中不难看出其心思正不住在盘算着什么。月秋雨很是不爽的朝秦无忧问道:“二当家,他这个表情一定是在憋什么坏呢,是不是在算计夫人?”


        

秦无忧摇了摇头:“应该算不上算计,不过是好奇夫人在邪宗的身份。还有控制鬼蝶的又是何人?毕竟敢对夜幽骑动手的人,他风三少自是要上心些。”


        

“夫人就是夫人,是什么身份不重要。不管是谁,都不许打夫人的主意。”月秋雨带着警告之意,开口道。


        

“呵呵。你放心,没人想要打你夫人的主意。不过可惜的是你家夫人也全然不打你的主意。”多思无益的晟风枫开口朝月秋雨说道。


        

“小子,把话给我说清楚,你到底什么意思?”月秋雨不爽道。


        

秦无忧上前拍了拍又要爆炸的月秋雨肩膀,主动解释道:“他说你一厢情愿,夫人对你没意思。”


        

“你懂什么,我这叫锲而不舍,现在没意思不代表以后也没意思。”


        

晟风枫再度冷笑一声道:“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难道看不出夫人是在等人吗?你没机会的。”


        

“噗通!”


        

“月秋雨,你大。。。”


        

看着话未说完便已经坠入水潭不见的晟风枫,月秋雨收回推他下水的手,满意的自语道:“你要是不会游泳该多好啊,憋死你个话多的傻。。。哎。。。我去!”


        

月秋雨话未说完,人已经被身后的秦无忧推下水,并不顾其叫骂之音转朝福伯与肖言夕道:“福伯,你和他在岸上等着便好。”


        

“公子万事小心。”


        

回应福伯的又是一道入水之音,进入水下的秦无忧习惯了灼人的温度后,跟上两人的身影,下潜而去。


        

感受着泉水流动,三人潜了近半个时辰不见泉眼时,已然临近极限的三人正准备回返岸上间,一道漩涡突然凝成,将躲闪不及的三人卷入其中带向了潭水更深处。挣扎无果后,三人先后昏死了过去。


        

迷糊中努力睁开双眼的秦无忧,看着面前全然陌生的环境,努力回想着所发生的一切却并未找到合理的解释后,起身将身旁与自己同样遭遇的两人唤醒。


        

忍着可以将人煮熟的闷热,看着周遭满是昏黄浓雾的环境,月秋雨开口问道:“我们这是到哪了?”


        

“水是向下吸的,当然是潭底了。”晟风枫抱怨道。


        

“水呢?”


        

“在上面!”


        

晟风枫指着上方那透过昏黄雾气,时而波动的光影,接着说道:“潭底的水全被蒸干了,这特么不是温泉,是火山!”


        

“风度,注意你的风度。”秦无忧平声提醒的同时,朝着前方透着光点处走去。


        

“这时候谁还在乎风度?早知道我死都不会下来这里。”晟风枫抱怨着跟了上去。


        

三人愈往光点处行去,愈发感到灼热难耐,仿佛随时如这泉水一般被蒸成雾气。


        

“夫人有说过这里有火山吗?”晟风枫朝月秋雨问道。


        

“我没问!”


        

“我怎么认识你个倒霉玩意!”


        

“到了。”秦无忧打断二人的吵嘴,开口示意道。


        

看着面前让人不寒而栗的场景,晟风枫满是不可思议的开口道:“这。。。!你确定是泉心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