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三十一章紫毒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名剑山庄而已,你们开心就好。不过比起日后踏平名剑山庄,眼前如何自这落月谷中出去,才是关键。”晟风枫不合时宜的开口道。


        

“很难吗?凭剑圣和四大贵姓的势力,谁会对我们动手?”秦无忧很是随意的说着。


        

“呵呵,二当家的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若不是福伯在,刚刚我们就已经死了。在这处处毒物,步步杀机的落月谷杀人,借口有很多,谁会管你背后站着什么?”晟风枫干笑着。


        

秦无忧依旧云淡风轻,用着晟风枫刚才的语气说道:“比起还未发生的事,我更在意你们四大贵姓又在背后搞什么鬼?”


        

“侯爷此话何意?”晟风枫换了称呼问道


        

秦无忧也只是微微一笑,不去过多在意,直言道:“倒也没什么意思,只是有些事弄不清楚,心里不踏实。”


        

“比如说?”


        

秦无忧耸耸肩:“比如说自始至终还无人真正见过厉老他人在何处,可各方势力却跟着消息四处调动。若是旁人,这倒也说的过去。可放在四大贵姓氏族身上,就有些叫人看不懂了。还有一点就是各个势力在龙渊禅院和这落月谷的两处汇聚也让人想不通。”


        

“侯爷哪里想不明白?”


        

“龙渊禅院太过轻松了,或者说和闹着玩一样。你们四大贵姓还有那六大世家都只派了些晚辈去,这不是对待那惊天之物该有的态度。而这落月谷则是不同,刚一踏入就险些死在这水洞之中,明显大家开始动真格的了。都是同样的消息,可这做派让我看不懂。”


        

秦无忧将心中所虑合盘托出后,晟风枫再度换了个称呼答道:“二当家的看不懂是因为枫没有告诉你这两个消息的来源分别出自何处?若是知道,便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你是说夜雨?”秦无忧试着问道。


        

晟风枫点头应下:“没错,就是王城的那一位在操控,虽然还不知道他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所以各家自然无人动用底牌,派些小辈锻炼一下便可。”


        

“那第二道消息呢,又是何人?”


        

晟风枫笑容透着几分神秘道:“说出来二当家的可能不信,这第二道消息不是查出来的,而是算出来的。我宇国天官府掌星使亲自推演出来的。”


        

“只凭他一句话?”秦无忧问。


        

“对,只凭他一句话。”晟风枫重复道。


        

两人对视许久,秦无忧终是收回目光,换上往日般懒散模样,随意道:“全天下都没能找到的人,我不信他能料事如神,操控这一切。”


        

“我以前也怀疑过,不过后来我信了。”晟风枫回道。


        

“那便找一找,我赌厉老他人不在此处,就赌你手里的那把破扇子。”秦无忧说着,朝被月秋雨搀扶的肖言夕走去。


        

晟风枫握紧手里的折扇,急声道:“不可能!休想打我玉枫扇的主意。”说着,也跟着走了过去。


        

“两大剑道世家盯上你们两个,难道你们发现了什么?”秦无忧朝肖言夕问道。


        

月秋雨很是冤枉的摇了摇头:“刚进来便被他们盯上了,然后就被一路追到了这。”


        

如此答案,来不及秦无忧生疑,肖言夕便开口解惑道:“天下剑道全被剑圣一人压制,我身上的独孤剑式对于剑道世家而言更胜过那禅院出的惊天之物。”


        

秦无忧不再发问,众人休息一夜,各自恢复后,左右各挎冰霜,离火,身后还有玄铁,永夜两柄极不对称的苍山四剑的肖言夕,跟着秦无忧四人走出水洞,立身那随着朝阳初升而布满毒帐的落月谷中。


        

秦无忧引食指揉了揉鼻子以厌烦那吸入的让人恶心的气味后,朝两边的晟风枫和月秋雨问道:“二位当家的,只要保证我绝对安全,听雨山庄在这里可以随意行事。”


        

“尽量保证你不死。我来这可不是看风景的,夫人有事叫我做。”月秋雨没好气的开口道。


        

“我也好奇,夫人她又是如何得到消息的?天官府的消息还不是听雨山庄能随便打听到的。”晟风枫好奇道。


        

月秋雨满是不屑道:“夫人做事还轮不到那狗屁天官府指手画脚,我可是先走的,不过是不熟悉路,比你们晚到了而已。”


        

“夫人她是如何知厉千城来此处的?”晟风枫好奇道。


        

“谁说我是来找厉千城的?他还不被夫人看在眼里,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什么事?”


        

“没找到之前不能说!”


        

“既然不肯说,那便不重要。我们先找厉千城,然后再找夫人要的东西。”


        

“不可能,先找夫人要的东西,不找厉千城。”


        

“那夫人要找什么?”


        

“不能说!”


        

“月秋雨,你别太过分。这可不是剑冢,没人惯着你!”


        

“那就来啊,怕你不成?上次不过是让着你,你真当我打不过你吗?”


        

看着两人再多说半句话便要真的打起来,秦无忧微微摇摇头,主动带着福伯和肖言夕让出位置,供两人随意施为。


        

事情的轻重缓急晟风枫自是拎的清楚,很是不爽的鄙视月秋雨一眼后便不再理睬,跟着月秋雨朝落月谷深处走去。


        

愈往深处,毒帐愈浓,在这毒帐遮蔽视线的落月谷,有目盲心不盲的肖言夕在,众人反而方便了许多。轻松避开了几次玄甲军的巡逻后,四人已经出现在少有人能至的落月谷深处。被福伯叫停的四人看着倒在地上,面目狰狞的尸体和其腰间被撕咬的致命伤后,秦无忧朝晟风枫问道:“风三少,能看出什么?”


        

晟风枫同样盯着那被咬下近半的伤口,回道:“看其衣衫是长白御兽岭一脉的弟子,长白岭的势力在六大世家中乃是仅次于风岚山的存在,门下子弟能走到此处也在意料之中。”


        

“我问的是他身上的伤口。”秦无忧再问道。


        

晟风枫将视线移开,看着落月谷深处,轻摇着折扇道:“不知。不过不管这落月谷里存在什么,我都不会赶到意外。但以御兽称尊的长白一脉被野兽攻杀,倒是有趣。”


        

“紫毒蟒,目测最少也是百年以上的巨蟒。”福伯主动开口道。


        

听罢,晟风枫很是有求知欲的朝福伯问道:“您老是如何得知这是紫毒蟒所为,竟还能从中看出其年龄?”


        

“我也能。”秦无忧说着,用眼神示意晟风枫身侧毒帐中一道直立的巨影。


        

“额。。。!”


        

看着已然锁定四人的紫毒巨蟒,晟风枫不自觉的咽了下吐沫应下后,手中折扇已然变成星玄针横在身前,以抗住巨蟒接下来的攻击。


        

攻击一瞬而至,不出所料被轰退的晟风枫跌落在地,看着面前被福伯拖住的巨蟒后,心下不住暗骂月秋雨的同时,抡圆了手里的星玄针再度冲了上去。


        

蛇打七寸,但百年巨蟒却无可奈何。面前三丈余长的身影和那近乎占了小半个山谷的三角蟒首,待福伯与其纠缠间,四人合力试着斩向其七寸之处,却不出所料的被那鳞甲抗住,并先后被轰飞开去。


        

靠着星玄针的支持,再度爬起来的晟风枫朝身旁还没来得及起身的秦无忧,开口道:“侯爷,我想骂人。”


        

秦无忧笑了笑:“我也想,如果能活下来的话。”说完,随手抓起肖言夕那被弹飞的玄铁剑朝蟒首冲了上去,以助福伯一臂之力。


        

晟风枫甩了甩被震的巨痛的双手后,正欲再度出手间,看着挥刀主动朝巨蟒口中斩去的月秋雨被福伯及时甩飞出来间,便也弃下攻势,飞身硬接月秋雨下坠的身形,厉声喝道:“作死啊!主动朝嘴里跳!你疯了吗?”


        

“你才作死,我想砍的是这畜生的眼睛,只不过跳的不够高而已。”月秋雨不服气的解释道。


        

“额。。。!剑圣怎么收了你这么个倒霉玩意做传人。”晟风枫满脸黑线的抱怨后,弃下月秋雨,也飞身朝巨蟒眼睛砸去。


        

借着星玄针之力,跃过蟒首的晟风枫瞄准巨蟒眼睛砸下间,意识到危险的巨蟒急速缩回三角脑袋,紧跟着一股紫烟便朝下坠的晟风枫喷去。


        

紫毒蟒最为凶残的杀招,可以将人瞬间化为脓血的紫毒雾朝已是下坠之势,避无可避的晟风枫迎上。


        

暗道不妙却无处施为的晟风枫第一次感到死亡离自己如此之近。放弃了一切挣扎的晟风枫满脑子都是晟风花的身影,正欲借着最后的机会寻到秦无忧的身影以将小花托付给他间,一道身影先紫毒雾一步出现在自己眼前,将自己甩出了紫毒雾的攻击范围。


        

庆幸自己脱离险境的晟风枫终是寻到了秦无忧的身影,只是那道身影已经代替自己被紫毒雾包裹其中。


        

“刚才冒死救自己的,是秦无忧!不,一定是自己眼花了。一向对一切都无所谓的小侯爷没理由救自己,一定是我眼花了。”


        

晟风枫努力尝试着说服自己,可心中却忍不住的生出焦急之态。落地的一瞬间便欲再度冲杀而回,却是被出现在自己身前的福伯拦住。


        

“福伯,快救他啊!”晟风枫急声道。


        

福伯按住晟风枫的手加重了几分,眼神坚定的盯着紫毒雾中许久,方才开口道:“放心,他不会死的。”


        

福伯的镇定终是唤醒了晟风枫往日的沉稳,这才发现紫毒雾中并不见有脓血滴落,巨蟒也并未再度朝几人攻击,而是在那紫雾中身形不住扭曲着。


        

“砰!”


        

一道巨响传来,深深震慑着晟风枫内心的同时,巨蟒腾起的身形也在最后的挣扎下轰然倒地。一道踩着三角蛇头的少年身影出现在晟风枫眼中。


        

“福伯?他,他,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晟风枫满是不可思议的开口道。


        

“你们当真都以为这十二年里所有的刺杀,都是凭我一个家仆就能挡下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