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二十八章有仇必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鬼蝶依旧疯狂乱舞,不断有人倒在秦无忧面前间,收回仇视目光的秦无忧,转朝身旁晟风枫道:“风三少,我现在把芊芊交给你,她不会再有任何危险,对吧?”


        

“枫以性命保证,我活着,芊芊便无恙。”


        

“带她们去山下等我。福伯,我们走。”秦无忧丢下一句话后,便先一步跳出黑气的守护,全不在意鬼蝶的侵扰,踏空而去。


        

稳定下情绪的晟风花,看着秦无忧没有半点借力便飞天而去的背影,朝护着自己的晟风枫问道:“风风,无忧他是飞走了,对吧?”


        

晟风枫满是不敢相信的摇了摇头:“我也想知道。连玄门封号强者都做不到的事情,他是如何做到的?这个小侯爷,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


        

“枫公子,我们该离开了。”陪在芊芊身旁的青衣,提醒着晟风枫将其自思绪中打断。


        

恢复过来的晟风枫点头应下,手中折扇摆开,引力将袭扰而来的鬼蝶击退后,朝禅院外退去的同时向身旁青衣问道:“青衣姑娘,敢问天衣可能隔去鬼蝶的攻击?”


        

青衣点头应下:“天衣无缝,水火不惧,区区鬼蝶自然奈何不得。不世出这三个字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晟风枫意料之内的点点头,将这份情谊默默记在心里。


        

“公子,在这么多人眼下如此离开,你太过冒失了。”紧跟秦无忧身后的福伯,朝秦无忧提醒道。


        

秦无忧点头应下:“没办法啊,因为我的失误害了秀姨的人,我不追上去报仇,回到启城没脸再去红秀坊。更何况有您在我身边,我就算再冒失,也无妨。”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红苏秀若是知你如此犯险,同样不会饶你的。”福伯回话间,周身黑气融入周边消散开去,闭上双目以感应那些人的存在。


        

“找到了。”


        

不待福伯睁眼,秦无忧先一步开口说道,并急速朝着后山的方向掠去。看着追之不及的身影,福伯独自感叹着:“有仇必报,这孩子越来越像元帅了。”


        

潜龙山后密林处,一队黑袍人挟着女孩快速穿林而出。他们每个人心里都十分清楚,只要穿过这片密林,就会与接应的人回合,这次潜入龙渊禅院的任务便大功告成。


        

眼见离密林外以不足一里距离,黑袍下以渐露笑脸时,一道划破疾风的声音突然自身后传来。跑在队伍后的那黑袍人刚一回头,心头处便以喷出一道血柱,自己的身体被一柄银色掌中剑洞穿的同时,面前的古树也轰然倒下。


        

突然的惊变将队伍拦下,回头看过来间,那倒下的古树之上,秦无忧带着笑意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开口道:“我说过,你们做错了事,我必杀你。”


        

“上!”


        

挟持女孩的那黑袍人,开口命令同伴的同时,黑袍下近百只的鬼蝶急速飞出,朝秦无忧袭来。


        

出手便是必杀,看着已然将自己锁定当中的黑袍人,秦无忧依旧微笑而立,没有半点动作。当鬼蝶和这些神秘人的攻势离秦无忧咫尺间时,却再也寸进不得。


        

“死。”秦无忧轻声说道。


        

话音落,一道黑气随之显像并凝成福伯的身影。下一瞬间,黑袍人与鬼蝶尽数倒飞而去,没了生机。


        

如此手段,挟持女孩的黑袍人满是震惊,急欲逃离间,方才发现福伯的身影已经拦住了那近在咫尺却触碰不到的生路。


        

“我本无意与你为敌,不管你想冒充白马禅师在这里干什么,我都会假装看不见。只是你不该杀红秀坊的人,更不该打这女孩的主意。这很愚蠢,可你偏偏两件事都做了。”秦无忧走近那黑袍神秘人,沉声道。


        

黑袍人缓缓揭下遮身的帽子,露出白马禅师的样子,朝秦无忧施了一道禅礼:“不知施主何时发现我是假的?”


        

“这很难吗?见你第一眼我便知道你不是禅宗的人,我从你身上感觉不到任何禅烟波动。


        

现在放开她,然后我和你单挑,这是你唯一有可能活着离开的方式。不要想着再用鬼蝶威胁我,这个距离你没机会的,只会死的更快。”秦无忧把玩着回到手里的掌中剑,朝白马禅师开口道。


        

白马禅师面上依旧没有半点变化,但也迟迟不敢有任何动作。看着还在犹豫不觉的白马禅师,秦无忧摇头苦叹道:“唉,你浪费了最后一点有可能生还的机会。”


        

“砰!”


        

话音未落,三道身影同时动了。甩开女孩的白马禅师朝林外急退,掌中剑与福伯的身影紧随而上。在出林子的最后一刻攻势赶上,只顾逃离的白马禅师倒地不住残喘着。


        

救下女孩的秦无忧缓步上前,看着重伤的白马禅师,开口道:“告诉我你是谁,你的目的是什么?”


        

白马禅师咳着血,笑的越发让人感到恐怖。意识到不妙的福伯急声提醒道:“公子快退!”


        

“轰!”


        

爆炸之音与福伯扑来的身影近乎同时袭来,躲闪不及的秦无忧将女孩护在怀里的同时被福伯护持着逃开了爆炸的毒雾范围。


        

看着眼前三尺之地爆炸范围尽数被毒雾融化后,秦无忧朝身旁的福伯关心道:“福伯,您没事吧?”


        

福伯轻摇了摇头:“死亡之雾还伤不了我。”


        

“您知道这东西?”


        

福伯点点头:“邪术里的禁术,用百毒之物炼己肉身。一旦引爆,覆盖范围内尽数化为腐水,包括施术者自己。”


        

“邪宗的人吗?他们为何要费这般功夫,派这些死士劫这女孩?”秦无忧自问着。


        

“因为一个人。”一道稚嫩之语传来,解开秦无忧的疑问。


        

看着不再只是微笑的女孩,秦无忧蹲下身子,扶着女孩双肩:“把你交给这帮人,我很抱歉,不过当时我没有更好的办法。”


        

女孩微笑摇头道:“阿弥陀佛,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是我自己主动走过去的,与施主无关。”


        

看着满口禅理的小女孩,秦无忧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愣了片刻才直入主题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他们抓你是要找那个不见了的无尘小禅师吗?”


        

小女孩点点头:“我叫无尘,他们要找的就是无尘。无尘临死前同我说了,日后会有很多人找他,叫我复活后带有缘人去接他回来。”


        

“另一个无尘小禅师死了?”秦无忧尽量理顺小女孩所讲,开口问道


        

小女孩点点头又摇摇头:“本来是死了的,后来被无尘救活了。可是无尘告诉我不该救他,他早晚还是会死的。”


        

“我是那个有缘人吗?”不想在“无尘”这个名字上纠缠下去的秦无忧,直接问道。


        

小女孩摇了摇头:“无尘没说,无尘自己也不知道。但无尘感觉到你和我们一样,都是死过一次的人。”


        

秦无忧笑了笑:“你说的没错,我们都是死过一次的人。那我们现在怎么去找另一个无尘?”


        

小女孩努力想了许久,摇了摇头:“我们找不到他,不过无尘会来找我们的,我们等他就好了。”


        

秦无忧点头应下,牵起女孩的小手回返并接着问道:“百日前的那一夜,龙渊禅院发生了什么,可以告诉我吗?”


        

小女孩点点头:“那晚我和无尘在殿上作晚课,禅像上突然落下一个女人。她抱着无尘哭了很久,给了无尘一件发光的东西。然后整个夜空都变了,不住有雷电滚动,朝着无尘落下。


        

一切发生的太快,那女人抱着无尘不肯松手,最后还是被雷电震飞了。大禅师他们也来了,可是无尘还是死了。我很伤心,想要救活他,结果害得整个禅院的人都死了,后来我就睡着了。”


        

女孩说着,泪也落了下来。秦无忧为女孩擦干眼泪后,也识趣的不再问下去。


        

按女孩的说法,秦无忧试着将整件事串在一起:“那个女人应该是夫人没错。引来三龙雷劫的是另一个无尘,因为挨不过雷劫而死,却被女孩用寂灭术救了回来。然后无尘又用转生决复活了女孩,之后他被百里家带走,又阴差阳错的落到了厉老手里。”


        

如果自己的猜想就是事情的真相的话,夫人给无尘的那个可以引来雷劫的东西,或许能让自己找到回九州的线索也说不定。


        

这个大陆的武道乃顺天而为,不会引来雷劫。夫人的那个东西并非是这个世界的,或者说是这个世界不允许存在的,希望它最好是前者。


        

女孩哭过后便睡着了,秦无忧走在下山的路上朝身旁的福伯问道:“福伯,我们杀了那个假的白马禅师,日后可会有麻烦?他们并不简单,我感觉到了接应他们那些人的危险,只是不知道他们为何退走了?”


        

福伯开口回道:“麻烦会有,但杀意不是针对我们。他们要找的应该是夫人给无尘的那个东西。”


        

秦无忧赞同的点点头:“您也认为那个女人是夫人,您可知道夫人是谁?她和邪宗有什么关系?”


        

“感觉不到对我们的杀意,其余的老夫不知。”


        

秦无忧习惯性的叹了口气:“您说夫人会去哪呢?厉老人又在何处?总感觉这次龙渊禅院的变故结束的太过简单了,这不是好事。”


        

“公子,我们接下来去哪?”福伯不答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