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二十六章外枝子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活,活过来了?竟然活过来了!”


        

人群中不住有人惊呼着,对自火焰里死而复生的小女孩满是不可思议。


        

焚而不毁,死后复生这等惊异之事,纵使那最强的玄门封号高手也无法做到,如今却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就算是活了两世的秦无忧,此刻也有些不敢相信。


        

“三公子,玄甲军动了,夜幽骑如何行事?”站在晟风枫身后的夜幽骑统领开口问道。


        

晟风枫看着最先按耐不住,已然挥枪带人冲上去的百里英雄,又转而看了看还在与月秋雨纠缠的晟风月,无奈道:“有二哥在,我能怎么办?都听我二哥的。”


        

“家主交代过,夜幽骑此行首听三公子调配。”


        

晟风枫听来却全没半点高兴,依旧哀叹道:“调配?哪有那么简单,我若真忤逆了二哥的意思,以二哥的脾气,这龙渊禅院怕是以后也会不复存在了。


        

夜幽骑听令,跟紧我二哥。切记不可对剑圣传人和秦侯爷的人下杀手,明白了吗?”


        

“夜幽骑遵令。三公子,那女孩如何处置?”夜幽骑统领小心问道。


        

晟风枫遥望站在大殿顶上的几人,别有深意道:“我们要的不是她,而且有人比我们更想要带走她,他们已经来了。”


        

“钪!”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一枚掌中细剑自高空而落对碰在枪尖之上,两道劲气扩散开去,秦无忧定格空中,面带微笑的看着长枪后面的百里英雄。


        

看着秦无忧那让人不爽的笑意,百里英雄面露怒色,催动金刚之力将秦无忧震开后,弃下依旧身处原地微笑的女孩,提枪朝秦无忧攻来间,高声喝道:“今日本将就算拆了这龙渊禅院也要拿你,看你如何再告御状!”


        

枪尖狂点,如暴雨倾盆,秦无忧依旧面带微笑,脚下踩着不知名的身法,化去百里英雄的每一道攻击,并将其引向褚师与百里另外两大氏族处。


        

意识到秦无忧的意图,百里英雄攻势更猛烈的同时,冷笑道:“想引我们三家乱斗,你秦帅府要从中得利吗?未免太小看我了,我的玄甲军可不是吃素的。”


        

“废话真多,你信不信我能叫他们再跪一次。”


        

提及痛处,百里英雄被彻底激怒,再没了最初的理智,手中长枪挥动间,枪影涨了数倍,连同周身的獠牙鬼象朝秦无忧压落而下。


        

“呵呵,就知道你这二傻子不可能忍得住。”


        

目的已然达成,秦无忧笑语着欲退开间,方才感受到獠牙鬼相那迫人压力的恐怖,就算自己脚下的身法,此刻也再无法退避。福伯又抽身不开下,只能再度引掌中剑飞身而上,硬接百里英雄枪势。


        

掌中剑脱手的最后一刻,一道身影先一步自秦无忧身后飞出,以拳硬悍百里英雄枪势。


        

对碰的一瞬之间,獠牙鬼相瞬时崩散,那男子也回落至秦无忧身侧卸去拳劲,与同样收枪而立的百里英雄对视。


        

百里英雄怒声质问道:“闻人昆,你想干什么?”


        

立身虎贲郎将前的冷眸男子,身着随意,并无启城寻常世家子弟做派的闻人昆,揉着刚刚挥动的拳头:“我想干什么,需要知会你知晓吗?”


        

“连闻人家的外枝子弟竟也这般霸道,多管闲事?你们闻人家有些过分了!”百里英雄丝毫不客气的开口道。


        

闻人昆被“外枝”二字深深触动,面上立时色变,盯着百里英雄,沉声道:“外枝又如何?我闻人昆的霸道靠的是自身实力,而不是闻人这个姓氏。你若不服,出枪便是。”


        

如此狂妄之语,百里英雄握枪的手几次紧握后,终是松了下来,冷哼一声后回身朝被玄甲军围在当中的那女孩处离去。


        

百里英雄离开后,虎贲郎将中一道老者身影走近闻人昆,低声提醒道:“昆公子,您刚才有些冒失了。”


        

“我如何行事还轮不到你这个家奴插手,家主叫你来是协助本公子,明白吗?”闻人昆回身冷声道。


        

那老者虽然低声应下,但态度却全无顺从之意,依旧是不示弱的语气问道:“公子准备如何行事?那女孩是很重要的线索,我们要得到她。”


        

闻人昆自怀里掏出一道虎头兵符后,朝那老者开口道:“这是兵符,你若不服我便拿去,虎贲将便听你一人号令。”


        

“老奴不过是个家奴,断不敢领这兵符,也绝无不服公子之意。”老者躬身回道。


        

闻人昆这才收起兵符,冷声道:“既然服我,那便闭嘴。只需唯命是从便好,若有意见回启城与家主讲明便是。从现在开始,你再有不敬,我便斩你,你可明白?”


        

老者匆忙跪地叩首,不停告罪。闻人昆全然不理,走向秦无忧身侧道:“叫侯爷见笑了,侯爷刚才可有受伤?”


        

见闻人昆终于转向自己,秦无忧笑语道:“昆公子好像并不怎么招家里人待见。”


        

闻人昆亦全不掩饰的点头道:“外枝子弟,不过比那些家奴地位强上一点罢了,有时候甚至连一些家奴都比不上。”


        

“是嘛?无忧见昆公子也是个性情中人,我又与你们家那个闻人杰有仇。不如这样,我们合作。你帮我救下那个女孩,回了启城我帮你废了闻人杰,助你登上下任家主之位。”


        

秦无忧说完,闻人昆很是赞同的点点头:“用一个女孩换我日后的地位,听起来好像并不吃亏,如果我没有被家族抹杀的话。”


        

“放心,不会的。我们做事低调一点,他们不会查觉的。就算你在闻人家混不下去了,也可以来我秦帅府嘛。怎么样,考虑一下?”秦无忧依旧全无诚意的劝反着。


        

闻人昆不再接下去,转向那女孩所在方向的同时,开口道:“我弟弟还在家里,恕昆不能答应。不过作为和侯爷合作的诚意,那女孩若是在你手里,我断不会再出手抢夺。”


        

“你刚才若不出手,现在那女孩已经在我手里了。”秦无忧看向未能得手,被玄甲军围在当中的夫人一众,朝远去的闻人昆笑语道。


        

“就算我不出手,侯爷一样没有机会。四大贵姓的实力可远比侯爷想象的要强大的多。”


        

“这算是忠告吗?”秦无忧朝已然冲进混战中的闻人昆高喊道,回答的只有刀兵碰撞的喊杀声。


        

局面以如预想一般混乱,可想做的事却未能成功,那女孩依旧原地微笑,像个小禅师一般不住念着“阿弥陀佛”全不在意因自己而起的混乱。


        

无计可施下,选择作壁上观的秦无忧朝退出战圈,守在自己身边的福伯与青衣问道:“芊芊现在何处,不会有危险吧?”


        

“有红秀坊的姑娘守着,还有那个晟风花也在。若有危险,姐妹们会第一时间发信号告知的。还有,你那个夫人刚刚便和她的人不知去向了。”青衣回过,也不忘开口提醒道。


        

秦无忧点点头:“和百里狗熊打架时我便看见了。放心,秋雨和那个瞎子也跟上去了,不会有危险的。”


        

“你认为我现在是在关心她的安危吗?”青衣没好气的说完,见秦无忧选择无视,便接着开口道:“既然想要那女孩的人已经走了,我们也没必要在这里待下去了,跟我回启城去。”


        

“带我走。”


        

不等秦无忧回青衣的话,一道极度清晰的声音便自混战中传出,伴着“阿弥陀佛”之音传入秦无忧耳内。


        

顺声看去,混战以逐渐有了结局。最先出手的玄甲军占了足够优势,将女孩围在当中,其他势力已然失去了争夺的机会,不过是不想轻易放弃的纠缠罢了。那女孩依旧微笑念着禅语对上自己的目光,像是在肯定秦无忧并非是幻听。


        

“青衣,她叫我带她离开,你也听见了,对吧?”秦无忧试着问过,却换来身旁两人同时的摇头。


        

“这么说只有我一个人听到了?”秦无忧朝身旁两人说道。


        

“没错,只有你一人能听到我说话,因为你和我是一样的人。可以带我离开这吗?”那道声音再度响起,朝秦无忧回道。


        

“一样的人?”品味着女孩之言,秦无忧嘴角不自觉露出笑意,朝福伯认真道:“福伯,我要带走她。麻烦您老帮我。”


        

见秦无忧第一次如此认真,青衣本想开口的拒绝之语也咽了回去,引动水袖,以行动表示自己的态度。


        

“公子需要老夫做什么?”福伯淡然问道。


        

秦无忧依旧与女孩微笑对视,淡然道:“很简单。走过去,然后带她离开。后果不重要。”


        

“老夫明白了。公子自便,不会有人妨碍您的。”福伯话音落下的一瞬间,周身跟着生出似有若无的黑气,缓步朝混战中走去。


        

愈靠近混战,福伯周身的黑气便愈发浓烈,整个人如千年寒冰一般,凡触碰到的人皆是不寒而栗,不自觉的退开。


        

同样作壁上观的晟风枫,在福伯靠近战场的一瞬间,急合上手中折扇,高声道:“退!退!快退!所有人退出混战。”


        

接连三声喝退,夜幽骑不敢有半点耽搁,第一时间将叫嚷的晟风月护在中心后朝战圈外退去。


        

而来不及退去的其他人朝福伯冲上去的一瞬间便被震开,再冲回去的人则是在接触那黑气的一瞬间便双眼怒睁,如窒息一般倒了下去,永远再也站不起来。而在黑气包裹中的秦无忧与青衣二人却闲庭信步一般,全无半点异样。


        

“玄甲军!给我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