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二十四章又是雪月之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顺着福伯的引路,绕了大半个禅院,秦无忧方才出现在摆放尸体的前厅,与立身尸体旁的晟风枫还有夫人碰面。


        

见秦无忧走近,晟风枫合上折扇,打招呼道:“侯爷昨夜睡的可还舒服?”


        

“死的又不是我,我当然舒服。”秦无忧回道。


        

对于秦无忧的回应,晟风枫全不在意,让出路来,示意秦无忧看向那被安置的夜幽骑尸体。


        

秦无忧迈步走近,掀起遮尸的黑布看过后,方才真正理解福伯所言的死状离奇有多离奇。


        

两具尸体并无外伤,也非毒杀,可体内血液却被人抽离干净,彻彻底底的失血而亡。两个眼球更是如同被鲜血浸泡了一般,惨不忍睹。


        

秦无忧重新盖上尸布,开口问道:“可查出死因了?”


        

晟风枫摇着手中折扇回道:“查是查到了,却是不知凶手是如何做到的?”


        

秦无忧将同样的问题以目光转向福伯后,福伯开口回道:“邪功——血泣。可引人全身血脉以泪涌出,直至失血过多而亡。”


        

“眼睁睁看着自己生命流逝,倒是邪了许多。他们两个昨夜死在何处?”听完福伯所言,秦无忧自语过后,朝晟风枫问道。


        

晟风枫示意这座大殿,回道:“就是此处,昨夜他二人负责守尸。夜里并无动静传出,今早换班时方才发现,人已经死透了,血也未曾看见。” 记住网址m.dzs5.com


        

“有人对这里的尸体感兴趣?”秦无忧试着问道。


        

晟风枫摇了摇头:“或许吧,不过邪宗的人出现在潜龙山,倒是有些让人意想不到。他们竟然也会对这禅宗之屋感兴趣?”说话见,晟风枫的目光已然转向一旁沉默不语的夫人。


        

秦无忧看在眼里,心知夫人不会给出任何答案,便也没顺着晟风枫抛出的态度问下去,转而走向大殿里躺着的其他龙渊禅院的尸体旁一一看过。


        

现场一直被晟风枫有意保持原样,八十一具尸体衣冠整齐,盘膝蒲团之上,九九为一列,面带笑意,念珠在手,看起来像是死前刚好在作法念经一般。


        

尸体之上依旧留有晟风枫在启城所言之余香,而最令秦无忧不解的是尸体已超过三月,却全无腐烂之变。


        

检查间,秦无忧随口问道:“既然他们已经得手了,那这些尸体可少了什么?”


        

晟风枫摇了摇头:“禅院在册的所有尸体都在这里,完好无损,也看不出有被动过的痕迹。整个大殿也检查过了,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


        

“果然如此。”观过最后一具尸体后,秦无忧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自语着。


        

“莫不是侯爷看出什么来了?”晟风枫急上前问道。


        

秦无忧点点头:“这些尸体都有一个明显的共同点,难道你没看出来吗?”


        

“快说!”


        

“那就是,他们都是——光头。”


        

“额。。。侯爷,死人的玩笑可不是这么开的,对侯爷气运不利。世人皆知凡入禅宗者,需剃去三千烦恼丝,谨守五戒十善。这光头也能算是共同点吗?”


        

“那其他的我便不得而知了。”


        

秦无忧回答的满是无所谓,心里却更加确信这禅宗与自己三界九州的佛教就是同出一源。自己若是顺着这条线走下去,说不定真的能找到回家的路。


        

“阿弥陀佛。施主,昨日约定之期已到,请莫在阻拦我等送我禅家人身归西方极乐。”不知何时出现在大殿门口的童颜老者,朝晟风枫开口道。


        

秦无忧自思绪中走出,看着来人间,晟风枫主动开口介绍道:“侯爷,这位是白马禅院的首座——白马禅师,是来料理龙渊禅院后事的。侯爷若是对这些尸体没有其他要求,就交给白马禅师处理了。”


        

恢复往日全无所谓态度的秦无忧,随意靠在一旁的柱子上,开口道:“奉王命调查的人是你,与我无关。你随意怎么处理,便怎么处理。不过我只好奇一点,敢问白马禅师,禅院可收女弟子?”


        

白马禅师露出稚嫩般的微笑,施了道禅礼后,回道:“阿弥陀佛,我禅家并无男女之别,收得。但我北洲禅宗还未兴盛,从无女子入禅宗。”


        

“这么说,女孩也没有喽?”


        

秦无忧笑语的同时,眼神盯向死尸中间的一名孩童。因为被剃了光头,又是孩童年岁,所以男女之别,很难一眼认出。


        

一旁会意的晟风枫,走近那孩童的同时,拿着手中对应位置的名册道:“无尘,男,自幼便生在禅院里。看来厉千城自百里家劫走的是什么,现在不言自明了。百里家自龙渊禅院带走了个小禅师,有意思,越来越有意思了。侯爷,你可知这无尘小禅师如今多大?”


        

“十二。”


        

晟风枫微笑着起身道:“禅宗有道内家功法叫寂灭术。名字虽然不中听,但听说修到大成者可令人容颜永驻,甚至返老还童也未尝不可。没想到这小禅师这般年龄,便能将这寂灭术修到如此境界,枫自叹不如。她若还活着,当今北洲可谓我辈第一人。”


        

对于晟风枫话语中的肯定,秦无忧也微笑自语道:“想来又是一个自血月之夜那晚降生的人,这个替身已然这般妖孽,那真正的无尘又是何等修为,他人又在哪里?”


        

晟风枫没有回答,走向白马禅师后,先施了一礼,再开口问道:“白马禅师与龙渊首座乃是同门,可知这无尘小禅师的过往?”


        

“阿弥陀佛。不知。施主若无他事,这些尸首白马便带走了。”


        

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晟风枫也不再勉强。任由白马禅院的人搬运尸体,准备柴火,送归往生。


        

伴着禅家超度之佛音,看着面前熊熊火光中渐渐化为尘埃的尸首融于满山禅烟之内间,晟风枫转朝一旁围观的秦无忧问道:“侯爷可知那无尘小禅师如今会在何处?”


        

“我不知道。”秦无忧很是随意的回过,反问道:“风三少博学,可知禅宗起源于何处?”


        

“禅宗本是一信仰教派,最早始于那西牛贺州,有一位名曰阿弥陀佛的禅师传出的教义。后慢慢演化至今,才有了现在的禅宗。这些和此次不详有何关系?”晟风枫回问道。


        

“阿弥陀佛?他是个何般模样,现在可还在世?”秦无忧再问道。


        

晟风枫没好气的指着大殿正中的金色佛像:“那便是阿弥陀佛大禅师,他永远活在信仰禅宗教派人的心里。虽然我不想出言不逊,对大禅师不敬。但阿弥陀佛大禅师是否真的存在过,都是个疑问。


        

禅宗出现和扩散都太过神秘了,我想只有西牛贺州的那些老禅师们能说的清吧?


        

我现在只想知道这些禅教起源与此次不详到底有什么关系?”


        

看着大殿内的金色佛像,秦无忧面露失望的回道:“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我只是好奇而已。我说过了,调查不详是你的事,与我无关。”


        

晟风枫强忍着对秦无忧出手的冲动,开口道:“侯爷自便,枫还有事要处理,就不陪您观风赏景了。希望侯爷别去后山的好,月秋雨我会负责找回来,我二哥他不喜欢讲规矩。还有,以后不准打着我听雨山庄大当家的名号。”


        

“知道了。”秦无忧很是爽快的应下道。


        

半个时辰后,后山一处画着禅像的断崖处,站在崖顶的秦无忧朝身旁的夫人开口道:“夫人要找的东西,昨夜可曾找到?”


        

“那两人不是我杀的。会用邪术的,不一定就是禅宗的人。”夫人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回道。


        

秦无忧很是赞同的点头应下,再问道:“夫人可知道那夜幽骑的血去了何处?”


        

“被人喂了鬼蝶。”


        

“鬼蝶?”


        

“鬼蝶,又名变色蝶,喜阴暗潮湿。可附着于任何物体之上,以作伪装。寻常鬼蝶,春生而秋死,可有一种方法能使其挨过寒冬深秋。”跟过来的青衣,主动解释道。


        

“吸食人血吗?这个潜龙山里有人在饲养鬼蝶。”秦无忧算是回答的问道。


        

青衣点头应下,再度开口道:“邪宗有一分支——御虫谷,他们饲养了许多虫蛊毒草,当中就有这种以血为食的鬼蝶。不过早在十二年前,御虫谷就已被六大世家围攻,整个御虫谷也被大火烧了个干净。


        

既然鬼蝶出现,说明不是御虫谷余孽便是六大世家中的一方在暗中操作。不过不管是谁,这里都很危险,说不定还会放出什么毒虫出来,你现在得跟我离开。”


        

“好的,全听你的。等我找到月秋雨,我就离开。他是父帅故人之后,我不能见死不救。”秦无忧微笑着敷衍道。


        

见青衣默认了自己的要求,秦无忧才再度转向夫人:“夫人,您已经快将这潜龙山上的禅像看遍了,可看出什么端倪了?”


        

夫人不答,只是眼神空洞的看向远方:“我要在这山中找一副画像,一副女人像。”


        

“女人像?这龙渊禅院的故事越来越有趣了。”看着夫人再度远去,秦无忧笑语着正欲追上去间,被一旁的青衣按住,用眼神示意禅院的方向。


        

不待秦无忧转身,一股飘香瞬时袭来,弥漫整座潜龙山。紧跟着那禅院上空本该源源不断融入禅烟的火化处,突的开始反哺,金光开始不住闪烁,久久不得断绝。


        

龙渊禅院的不详,再度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