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二十三章青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报出名号的秦无忧一副云淡风轻之貌,扫视着众人。面前之人却是各个面面相觑,看着突然出现的这个不速之客,皆是好奇那听雨山庄出自何处?与四大贵姓的晟风枫又有何关系?


        

肖言清最先忍不住好奇,试问道:“你说你是晟风枫?可是启城晟风家的那个晟风?”


        

秦无忧尽量回忆着晟风枫往日的作态,奈何手中并无折扇,便也背过双手,故作神秘状,微微点头:“不然呢,这天下还能有第二个晟风家?”


        

“既然是晟风公子来此,还请恕我等冒昧。在下名剑山庄弟子——肖言清,给公子见礼了。”肖言清微微合手,朝秦无忧施礼。


        

四大贵姓在朝势力滔天,未想在这茫茫天下也是这般举足轻重,倒是让秦无忧心下有些诧异。面上却依旧平常一般,回道:“无须多礼,既然是两方剑道世家在此,想必也是为那惊天之物而来。不如把世仇暂且放放,大家同去龙渊禅院,如何?”


        

“公子所言极是,全听公子吩咐。敢问公子,听雨山庄是何处?您的玉枫扇怎么未带在手上?”另一边的那叶天心,依旧以带着恭谦的怀疑之语,开口问道。


        

知道自己因为没有折扇而被识穿,再装下去已是徒劳。秦无忧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转朝身旁福伯问道:“那家伙的破扇子难道就从未离过身?寒冬飘雪也要带着不成?”


        

福伯点头应下:“从不离手。”


        

这般轻易拆穿秦无忧身份后,叶天心带着嘲笑的目光瞟了眼肖言清后,剑指秦无忧,冷语道:“大胆贼子,你到底是谁?冒充他人,你是何居心?”


        

感受着一言不合便锁定自己的杀念,秦无忧带着微笑回道:“听雨山庄,二当家——秦无忧。在下不过是问个路而已,并无他心。”


        

“又是听雨山庄,无名鼠辈也敢这般轻视于我,你当我等都是傻子不成?看剑!”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最先忍不住的肖言清,隐忍许久的杀意尽数发泄在秦无忧身上,手中之剑划出剑光,飞身而来。


        

感受着如此强势的一剑,秦无忧习惯性叹气的同时,飘身退开,将福伯置于剑下。


        

退开杀意范围的秦无忧,不顾已经和福伯战在一起的名剑山庄众人,转朝一旁的叶天心一众解释道:“我真的是听雨山庄二当家的,也真的只是问个路而已。指不指路都在你们,这是何必呢?”


        

叶天心并未动手,但杀意却是未散,小心提防着突然出现的秦无忧。


        

适才肖言清那一剑飞鸟投林式的威力叶天心心里清楚,就算凭自己刚刚晋升的顶流九品武道修为,也要费上一番功夫化去。可面前的秦无忧却是如闲庭信步般轻松。


        

还有那还在与名剑山庄纠缠的福伯,丝毫不落下风,反而渐有胜势,这是自己绝对做不到的。而这般强者,看起来不过是个仆从而已。这让一向沉稳的叶天心不得不去多看这从未听说过的听雨山庄一眼。


        

“你是谁?听雨山庄是何方势力,介入我两家之争,到底想干什么?”叶天心再度问道。


        

“我说过了,我叫秦无忧,只想问个路而已。不想说的话,我们离开便是。至于听雨山庄嘛,不过是个日后注定会名扬天下的山寨而已。”秦无忧再度不耐烦的解释过后,转朝还在打斗的福伯喊道:“福伯,咱们该走了,让他们两家继续打便是了。我就不信找不到路。”


        

眼见福伯依秦无忧之言欲退出战圈,肖言清却无计可施间,转朝观战的叶天心喊道:“叶天心,你傻了吗,还不出手?不管他们是谁,一定是来抢东西的。既然早晚都有一战,不如现在合力解决了他们,岂不省心?”


        

眼见叶天心已被说动,手中剑气已然凝成。知道此事不能善了的秦无忧,习惯性的摇头叹气后,正准备迎战间,一道青色帐幔突然从天而降,将叶天心出手之剑逼退后,一道青影踏月光而来,飘落至秦无忧身侧。


        

“叶天心,有些人不是你们藏剑山庄能动的了的?有我红秀坊在,我看谁敢动手?”出现在秦无忧身侧的青衣女子,朝叶天心厉声警告道。


        

看着突然出现的熟悉身影,秦无忧露出笑意,安心退到一旁,和已经退出战圈的福伯站在一起。


        

罢战的肖言清,看着紧跟那青衣女子出现的一众身带杀气的妙龄之姿后,收起佩剑,开口道:“敢问青衣姑娘,此人是谁?一个山寨匪寇,红秀坊竟要这般保他?”


        

“山寨匪寇?”


        

青衣带着疑问看向一旁全然无所谓的秦无忧,得到其一言难尽的目光后,青衣不再多看其一眼,转朝两方势力开口道:“我不知你说的什么山贼匪寇,我只知道他姓秦,是我红秀坊守护的那个秦字。两位,现在还需青衣多说什么吗?”


        

“他是秦家人!?天心明白了,刚才不过是误会而已,青衣姑娘请便,我藏剑山庄不再出手便是。”叶天心说着,率先将路让了出来,肖言清也再没有了要出手的打算。


        

“跟我走,晟风公子在龙渊禅院等你。”青衣转朝一旁的秦无忧开口道。


        

秦无忧微笑着点头应下,走上前的同时,微笑道:“这么巧,在这我们也能遇见。秀姨说你不在启城我还不信,没想到你真的出门了。”


        

“不巧,我就是来找你的。”青衣冷眼回过,便头也不回的准备离开,却被秦无忧叫住,转朝壁崖上高声道:“夫人,您可以下来了,我们找到回去的路了。”


        

话音落下,夫人才带着晟风花和芊芊出现在秦无忧身侧。看着出现在秦无忧身旁的几位女子,青衣冷声问道:“她们是谁?”


        

“无忧,她又是谁?为什么这么跟你说话?”晟风花上前拉住秦无忧,反问道。


        

如此局面,秦无忧有些无奈的朝两人开口道:“我该先回答谁的问题。”


        

“我的!”


        

“我的!”


        

两位女子同时开口道。秦无忧无奈摇了摇头,不知该如何开口间,青衣率先说道:“回去把话给我说清楚!”


        

“说清楚就说清楚!无忧,你快告诉我,她和你什么关系,凭什么这么和你说话?”晟风花用吃飞醋的语气朝秦无忧质问道。


        

前往龙渊禅院的这近一个时辰的功夫,秦无忧心底彻底明白了晟风枫这么多年的苦楚和晟风花的厉害。正无可奈何间,及时出现的晟风枫将自己救了下来。


        

脱离了晟风花虎口的秦无忧,还来不及庆幸,便再度掉进了青衣的“狼窝”内。


        

落座在晟风枫早就安排好的禅房内,看着对面面无表情的青衣久不开口间,秦无忧微笑道:“我还以为你从不出城的,上次叫你同我去秦川,你都未肯,没想到你肯来龙渊禅院。话说,红秀坊也对龙渊禅院好奇吗?”


        

“那几个女人和听雨山庄是怎么回事?”不理秦无忧所问,青衣直接反问道。


        

“额。。。”


        

知道躲不过去,秦无忧只好如实将发生在自己身上,青衣所不知道的事,以最简洁的话语讲给青衣知晓。


        

“那个夫人来路不明,你不该和她在一起。更不该来龙渊禅院,这里很危险。要杀你的人也会有很多机会出手。”青衣听完,开口说道。


        

秦无忧点点头:“我知道。不过我也有自己一直在寻找的东西,或许这里有线索也说不定,所以我来这里碰碰运气。你呢,还没告诉我来这干什么?秀姨想要那惊天之物吗?”


        

“你的那件青衫衣袖要想修补,非南岭的玉蚕丝不可。我从南岭回来的路上,红姐传信叫我来此助你,怕你死在龙渊禅院。那惊天之物,我红秀坊全无兴趣。


        

还有,你要找的线索红秀坊可以助你。以后,离危险远一点。”青衣离开的同时,面无表情的说道。


        

“谢谢。”


        

送走了青衣,时间以是将近天明。全无睡意的秦无忧盘坐禅房当中,五心朝天,试着引外界禅烟入体,以勾动体内一直沉寂的天道规则。奈何几番试探,用尽办法,天道规则依旧如往日一般全无动静。


        

“唉,还是不行吗?”


        

从修习中退出,感悟着这整个潜龙山萦绕的禅烟与自己原来所处的三界九州内的佛光并无二致,同出一源。秦无忧感叹的同时心下越发确定这禅宗与九州的佛教同出一源,或许真能自这禅宗中找到回家的线索也说不定。


        

“吱嘎。”


        

推门声将秦无忧自思绪中唤醒,看着端着餐食出现在自己房间的福伯和其身后射进屋内的阳光,秦无忧方才知道时间已然将近正午。


        

“福伯,外面怎么样了?这风云之地怎么会这般安静?”秦无忧边吃着福伯带进来的吃食,边问道。


        

“东西不在禅院,自也不会有人在这。不过少数人留守,大部分人还在山里搜寻。禅院里除了枫少爷的人,就剩下留下处理后事的白马禅院的人。那些势力之所以汇聚此地,是因为有消息传出,厉千城就在潜龙山。”福伯开口回道。


        

秦无忧点头应下,再问道:“晟风枫人呢,他在何处?”


        

“在前院。夜幽骑昨夜死了两个人,死状很离奇。”


        

“哦,是嘛?没想到这天下还有人敢对四大贵姓氏族的人动手,好像越来越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