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二十二章听雨山庄,大当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青州,潜龙山。宇国最是香火鼎盛之处,北洲禅宗首座——龙渊禅院,便是卧立此山腰之处。


        

千百年的香火熏陶下,让整个潜龙山远远望去,遮于云雾仙光之中,宛如天外之地。


        

远山之外,一辆马车疾驰而来,扬起身后片片飞尘。马车很是普通寻常,由三匹骏马拉拽着。驾车的老者手中马鞭不住抽打着,丝毫不在意那已是气喘不止,随时有可能力竭而亡的骏马。


        

“风风,那便是潜龙山吗?好漂亮啊,无忧你快看,还有云呢。”马车窗帘被一只芊芊玉手摆开,晟风花古灵精怪的脑袋露了出来,远眺那潜龙山美景。


        

“叫我三哥或者枫!还有,那不是云。”晟风枫一如既往的纠正着称呼道。


        

晟风花也习惯性的不去在意,接着问道:“不是云那是什么,我说它就是云,还是祥云!”


        

“那是禅烟!”


        

“胡说!那就是云。”晟风花依旧用自己奶熊的语气坚持着。


        

看着自己任性的妹妹,晟风枫几度欲开口讲明道理,终是理智的忍住,任晟风花去曲解。


        

闻兄妹二人吵嘴,懒散的依靠在另一边车窗的秦无忧也向外看了一眼,便转回车内,开口解释道:“既是禅院首座,想来香火定会鼎盛异常。那些祥云应该是信仰之力所凝聚未散的香火之烟。”


        

“无忧,你太厉害了!看一眼就知道那是香火之烟,人家好崇拜你哦。”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唉,没救了。”


        

看着对自己态度全然相反,一脸花痴的晟风花,晟风枫自语着折扇摆开,以挡住自己的目光,不想让自己平添烦恼。


        

“风风,我们还有多久到那龙渊禅院?”晟风花则是全不在乎的将晟风枫折扇按下,开口再问道。


        

晟风枫没好气的撇了一下,却也老实的回道:“望山跑死马。看着近在咫尺,可真若跑到山脚,怕是也要日落黄昏时刻了。”


        

“啊!?还要这么久啊?”


        

“不然呢,你以为!”


        

。。。。。。


        

诚如晟风枫所言,日落的最后一刻,福伯终是勒住了缰绳,将马车停了下来。而当众人自马车上走下时,那疲惫不堪的马儿也轰然倒地,再也站不起来。


        

看着如此惨象,晟风花再度将怒火发泄到晟风枫身上道:“乌鸦嘴,都怪你!马儿都让你说死了。”


        

晟风枫已然全没了斗嘴的意思,看着已经守在山门前拦路的一众人,以及倒在地上还没来得及收走的尸体,朝晟风花正色道:“小花,一会儿跟紧夫人,听见了没?”


        

“哦,知道了。”


        

见晟风枫认真起来,晟风花自也不再胡闹,老实应下后,反是快步走到秦无忧身侧。


        

“枫公子放心,有老夫在,花儿姑娘不会出事。”看着晟风枫回看过来的生气表情,福伯主动开口保证道。


        

“上山!”


        

晟风枫说罢,便摇着折扇,迈步朝山上行去。一众人还未至山门,便已有夜幽骑小队快步行来,俯首于晟风枫面前。


        

“山上情形如何?”恢复自认潇洒之态的晟风枫,开口问道。


        

为首之人,躬身上前道:“一切按三公子之意行事,禅院已被控制。除了各大势力外,一众宵小之辈以尽数被清除出山了。”


        

晟风枫满意的点点头,再问道:“我二哥他们可在山上?这几日可有一个很是嚣张的抱刀少年和目盲男子上山?”


        

为首之人点头应下:“二公子带人在后山搜索中,您说的那两人还不曾看见。”


        

“带我去禅院,把这几日记录拿来给我看。”晟风枫说着,先一步朝山上行去,有意与秦无忧与夫人一众分开。


        

看着已经带夜幽骑上山的晟风枫,晟风花忸怩的拽着秦无忧衣袖,支吾着开口道:“无忧,要不我们别上山去了,就在山下等着吧,上面不安全。”


        

对于晟风花的心思,秦无忧又怎会不知,轻轻推开晟风花的玉手后,边朝山上行去,边问道:“你很怕你二哥吗?”


        

晟风花用力的点点头。秦无忧微微摇了摇头:“没事的,你自家二哥又不能对你怎么样,小心些就是了。”


        

晟风花点头应下后,不忘补充道:“我二哥要是接我回家的话,你必须拦住,我才不要回去!”


        

“无忧!你听见我说话了没有?你要去哪?站住,等等我!”看着已经朝山上走去的秦无忧,晟风花叫嚷着快步跟上。


        

“你再大点声,让整个潜龙山的人都听见你来了。”


        

“哦,那我小声一点。无忧,咱们要去哪啊?”晟风花识趣的用手捂住嘴巴,小声再问道。


        

秦无忧用全不在意的语气,回道:“先去找三当家的,我们听雨山庄的人可不能让你家二哥欺负了。夫人,您说是吧?”


        

一直未开过口,只是盯着那山门巨石的夫人,闻声方才回过神来,跟着点头应下秦无忧所说,并在侍女的陪伴下,跟了上来。


        

众人一路上行,直到走在末尾的福伯身影消失于山路拐角处后,那本是平平无奇的山门巨石开始慢慢飘下一片同色薄片,化成一只蝴蝶,朝潜龙山深处飞去。


        

月以升过峰顶,斑斑月影洒落山间,身处山中的秦无忧一众已然在山间走了不知多少时间。


        

借着月影之光,看着面前近乎相同的山中之貌,最先忍受不住的晟风花耍着性子,朝秦无忧开口道:“无忧,今天就别找了吧?都转了这么久了,连口东西还没吃呢。”


        

两个时辰前,秦无忧便已然放弃了寻找月秋雨的想法,如今不过是想去那龙渊禅院休息。奈何看着面前没有多少区别的山路,与似曾相识的环境,秦无忧笑语回道:“我也不想,奈何身在此山中,云深以不知归处。我们好像,迷路了。”


        

“啊?不会吧?怎么不早说?那现在怎么办?我们不会要露宿荒野了吧?”晟风花惊叫着连问道。


        

感受着有些吵人的嗓音,看着已经入睡的寒鸦被惊飞,秦无忧开口道:“这潜龙山有那禅烟萦绕,倒也不算阴寒。露宿一晚的话,倒也没什么不妥的。”


        

“那人家。。。”晟风花话还未说完,便被眼神露出警惕之意的福伯打断,盯着前方开口道:“前面有杀气。”


        

顺着福伯所指的方向,秦无忧将感知扩散到极尽,依旧是一片朦胧,被那禅烟扰乱,没有任何发现后,转朝福伯问道:“都是些什么人,可是针对我们的?”


        

福伯摇了摇头:“一里外,两方势力对峙中,应该与我们无关。这里禅烟浓度大,易扰乱感知。若非他们各自释放的杀意太过浓烈,老夫也难以察觉到。”


        

“既然不是针对我们的,那便过去看看,希望有人能告诉我们路怎么走?”秦无忧说着,迈步朝福伯所指的方向行去。


        

如福伯所言,不远处的一道上书禅像的石壁前,两方加起来近百人的势力隔着一个火堆,皆是持剑相立。


        

“叶天心,你们藏剑山庄不是已经藏剑封山了吗?怎么,也要自不量力来贪这惊天之物不成?难道那镇剑石有人搬的动了?”当中一边为首的中年男子,很是嚣张的开口道。


        

另一方那被唤作叶天心的男子冷目而对,冷生回道:“我藏剑山庄的家事还不劳烦你肖言清费心,还是管好你们自己吧!怎么,你那瞎眼弟弟可把那铁剑还给你名剑山庄了?”


        

“叶天心,你找死!”


        

“来啊,怕你不成!”


        

刚刚赶来的秦无忧一众,立身崖壁之上目睹着面前这剑拔弩张,随时欲拔剑拼杀的一刻间,抬手拦住了欲开口的晟风花,不忍打断两家的仇怨演变下去。


        

福伯在一旁主动开口解释道:“靠近公子这边的是六大名门之一的藏剑山庄,以前名为御剑山庄。只因那叶老庄主与剑圣论剑而落败一式后,被剑圣压下一块镇剑石于山庄门前,自此以后便也就更名为藏剑山庄。


        

那镇剑石上留有剑圣所胜的那一招剑式,叶老庄主曾立下誓言,叶家藏剑封山,不破那剑式,再不复出。


        

对面同样也是六大名门的名剑山庄。两家都是剑道世家,世代以来为争这剑道第一世家的名头,积怨颇深。两家势不两立的念头以深深扎根在各门下弟子中。”


        

秦无忧点点头,感叹道:“人心不足,错生贪念。虚名而已,何必呢?”说完,再问道:“那叶天心所说名剑山庄的瞎弟弟,可是那玉马铁剑——肖言夕?”


        

“谁在那?”


        

不等福伯回话,崖壁下还未动手的叶天心率先发现秦无忧一众的存在,朝这边厉声喝道。


        

即以被发现,自也没有了旁观下去的可能。秦无忧回身示意夫人带着女人留下后,同福伯一起,飞身落入两方势力旁,尽量学着晟风枫的语气,开口回道:“听雨山庄大当家——晟风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