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二十一章玉马铁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雨山庄,临水别院。


        

树下,夫人慵懒的美姿自然倚靠,全不在意一直打量自身的秦无忧与晟风花。一个漫不经心,眼神里藏着神秘。另一个满眼怒意,醋意横生。


        

对于这般场景,见怪不怪的晟风枫将目光转而放到远处水潭边嘻闹的芊芊身上后,悠然开口道:“夫人好像很在意我们芊芊,从您见她第一眼后,您的目光总是无意识的看向我们芊芊。”


        

“是我们家芊芊!和你没关系。”秦无忧纠正道。


        

“都一样。”


        

“不一样!”


        

“你别打断我。”


        

不想再和秦无忧纠缠无聊话题的晟风枫,再度将问题抛向一旁的夫人。久不见夫人回答后,晟风枫微微一笑,再度开口道:“枫已经问过手下人了,是您让秋雨派人只在我们路过的那条官道上守着。可是那条路并非商道,少有人经过,枫之所以选那条道也是因为他的隐秘,少有人过往。


        

而且听雨山庄以前也从未在那里作过生意,还有,听雨山庄最近已经近一个月没开过张了,可是夫人还是不允他们撤走。


        

我也打听了一下,夫人来此是因为前任大当家把您劫来的。可是依枫看来,您若想走,没人拦得住你,就算是秋雨他也做不到。


        

我想夫人之所以还愿意在这听雨山庄内留下来,就是为了等我们来此,枫说的没错吧?” 记住网址m.dzs5.com


        

依旧是没有回答传出,晟风枫也全不在意,接着轻摇折扇开口道:“哦,对了。夫人您出现在这听雨山庄的时间刚好和龙渊禅院发生不详那日吻合。”


        

“你想说什么?”提及龙渊禅院,夫人终是回问道。


        

晟风枫合起折扇,同样恢复认真道:“龙渊禅院的那个东西,夫人其实从一开始就知道它是什么。而且,这个惊天之物和您的关系很重要。甚至,它大过您的生命!”


        

“那是合作以外的事,与你无关。”夫人冷声回道,一旁的侍女也变了态度,警惕的盯着晟风枫。


        

“您这算是回答了?”


        

晟风枫话音刚落,感受到那两道随时有可能对自己下杀手的目光,晟风枫苦笑着朝身旁依旧懒散模样看戏的秦无忧,问道:“其实你早就看出来了,也知道说出来是现在这个结果,没错吧?”


        

“你憋到现在,就是在等我先说出来。你坑我!”晟风枫气道。


        

对于晟风枫的抱怨,秦无忧选择无视,将目光转向芊芊,开口道:“我不问,是因为那秘密与我无关,那惊天之物对我而言也并不重要,所以我没必要问。不过芊芊是我妹妹,她是我秦家人,我不希望她有任何不好的事发生。”


        

“无忧,你真是个好哥哥。风风!你看看我的无忧,向他学着点,对自己妹妹好一点!”晟风花插嘴道。


        

对于晟风花用自己来衬托秦无忧,不由得气道:“小花!说话做事要凭良心。我什么时候对你不好过?还有,我最后说一遍,在外人面前要叫我。。。”


        

“知道!叫你枫或者三哥对吧?想要我叫你三哥也可以,把天衣拿来给我。不是说对我好吗,天衣呢?”晟风花打断道。


        

“诶!算了,当我没说!去找芊芊玩去,别在这添乱!”


        

苦苦劝晟风花离开后,看着晟风花跳脱的背影,晟风枫换了个语气,再度开口道:“芊芊的出现,是个迷。侯爷难道不想知道吗?”


        

“以前的事我不关心,我只知道芊芊她现在姓秦就好了。”秦无忧依旧没有半点在意的态度回道。


        

晟风枫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叹了口气后,接着说道:“侯爷这般豁达,枫却是做不到。有些事情,我不得不去了解清楚。世家子弟有时候也有着数不尽的无奈。”


        

“有话直说。”秦无忧没好气的打断了晟风枫的感慨。


        

想要了解更多昕秘的最好方式就是交换自己已经知道的秘密,晟风枫深知此点,便也全不藏私的直言道:“启城的血月之乱,想必侯爷并不陌生吧?”


        

“然后呢?”


        

晟风枫回问道:“侯爷可知道我宇国天官府的存在?”


        

秦无忧点点头:“听福伯提起过,掌星观天,测福祸吉凶的存在。就连宇王欲行国事也要先问一下这天官府。听说连你们四姓氏族也要给这天官府三分薄面。不过这与我家芊芊有何关系?”


        

晟风枫点点头:“侯爷说的没错,而且不是三分,是七分才对。


        

天下四门功法,禅功与玄功最为普遍,修习之人也最多。那邪术虽然能使人速成,但终究被人当作邪魔外道,少有人碰。


        

唯有那星术最是玄妙,可布杀阵,可迷人心,甚至还可以预测未来,以避吉凶。奈何却少有人可领悟其十之一二,这天下那些所谓占卜吉凶的高人,大多都是招摇撞骗而已。可那天官府所行之事,却是星术里真真的可以预测天意。”


        

“大当家的也认为那邪功是邪魔外道,为人所不齿吗?”夫人突然打断晟风枫之语,问道。


        

对于夫人的莫名又全无重点的发问,晟风枫一时愣住。环视众人所露表情后,方才开口道:“邪术也好,星术也罢,不过是这武道之路的三千分之一而已。是正是邪,都是世人口传而已,枫不敢苟同,只是不想平添烦恼罢了。”


        

“大当家的可以继续说下去了。”夫人再度开口道。


        

晟风枫别有深意的看了眼重回往日态度的夫人后,接着开口道:“血月之乱对于整个启城,包括我们四姓氏族在内,都可谓之灾难。秦家解语军的威名可是从尸山血海里一步步杀出来的。为避这场凶祸,宇王和四大世家都求问过天官府。得到的答案却是欲避灾祸,需寻到一名女婴,一名自雪月之夜出生的女婴。”


        

“结果呢?”秦无忧问道。


        

看着还在装傻的秦无忧,晟风枫笑问道:“以侯爷之聪慧,到现在还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吗?您不是已经为了秦帅的死,去过东山了吗?”


        

“四大氏族与王室都寻不到芊芊,却让一个没了庇护的前朝遗老寻了去,难道气运之说真的存在吗?血月之乱时,除了我父帅的死,难不成还发生了什么?”秦无忧算是自语的问道。


        

晟风枫摇了摇头:“气运之说是否存在,我不知道。至于雪月之乱到底发生了什么,那时我还太小,未参与家族之事,知道的也并不多。但我知道血月之乱前曾连落了七日大雪,遮蔽了天机,连天官府也没能测出吉凶。


        

那场雪月之乱到底发生了什么,芊芊又为何存在,或许有人会告诉我们?”随着话音落下,晟风枫将目光也落到了夫人身上。


        

“把龙渊禅院的那件东西找到,到时候我会告诉你那个女孩的身世。至于你们口中的血月之乱,与我无关。”


        

对于夫人不算回答的回答,晟风枫还想再试着问下去,却被匆忙跑进院内的五子打断。


        

看着五子满面急色的疯狂喘息,却半个字也吐不出来间,秦无忧微微摇了摇头,中指点水,随手弹入五子口中后,方才替其止住了喘状。五子也急声开口道:“夫人,三当家让我回来和您说一声,他去龙渊禅院了。”


        

见夫人依旧没有半点动容的意思,晟风枫上前问道:“不是叫你们拦住去龙渊禅院的人吗?他又去那里干嘛了?”


        

五子听话的将来龙去脉从头至尾讲了一遍,直到讲到月秋雨不忍再出手,又不想失了夫人的要求,便只好随着那斗笠男子一步步走向龙渊禅院。


        

晟风枫听罢,重新摇动手中折扇,开口问道:“那目盲男子手中可是用的一把铁剑?”


        

五子不住点头应下,并问道:“大当家的知道他是谁?三当家的跟着他会不会有危险?”


        

晟风枫点点头:“玉马铁剑——肖言夕,人玄境修为的存在。他的人生,在这个天下里,绝对算的上是一段传奇。他若铁了心想去龙渊禅院,你们还真的拦不住他。


        

不过你放心,在去龙渊禅院前,三当家的绝对不会有危险。这个天下,敢对三当家动手的,没有几个人。没办法,谁让他背后有个好师父呢?”


        

“那若到了龙渊禅院会如何,你们四姓氏族连剑圣的面子也不给吗?”秦无忧开口问道。


        

“剑圣的面子,我们四姓氏族自然是要给的。如果秋雨没有碰上我二哥的话。”晟风枫别有深意的表情,开口道。


        

“晟风月?这次是他替你们家去夺那惊天之物吗?他也去了龙渊禅院?”秦无忧问道。


        

晟风枫点点头:“不光是我二哥,其他三家,还有六大名门和我宇国的禅院次座——白马禅院也都尽数到了,我们是最后一个。”


        

“所以你所言的清扫龙渊禅院外围,其实是在拖延我们去龙渊禅院的时间?”


        

晟风枫摇了摇头:“非是拖延时间,而是在等待时机。那可是惊天之物,非寻常可比,可不是先到就能先得的。在合适的时间出现,才刚刚好。”


        

“现在是你说的合适的时间?”


        

对于秦无忧的发问,晟风枫摇了摇头:“不是。要等的人还未到,本不该去,只不过现在不得不去了。侯爷,我现在开始有些相信那气运之说了。”


        

“你是要等厉老?”


        

“没错,那个身负前朝九百载气运的前朝遗老——厉千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