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二十章玉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山高路远水长流,过客三千去无留。朋友,此路不通!请回头。”


        

凉山百里开外,玉凉州边界处,近百众匪寇簇拥着一位白衣抱刀少年,朝着正风驰赶路,急奔龙渊禅院的一众人傲声拦路道。


        

“大哥,他们谁啊,干嘛的?”慕名那惊天之物而急奔龙渊禅院的众人,满头雾水看着拦路的众人。


        

被问到的为首那人,同样满是莫名的回味着拦路人所报的名号许久,依旧想不到出处,试着开口道:“难道是。。。劫道的?”


        

“不会吧,大哥?劫路匪寇的行话什么时候成诗了,这谁能听的懂?他们还怎么做生意?”问话的人分析道。


        

不等那大哥开口训斥,那白衣少年把玩着手上的长刀,走出人群,开口道:“这位朋友说的没错,本公子就是劝人迷途知返的引路人。朋友,此路不通。钱财留下一半,人可以回去了。”


        

“还真的是流寇恶匪,竟劫到我们头上了,还这般猖狂?小子,你可知道我大哥他是谁?大名鼎鼎的三江蛟龙——胡八道!中流五品的高手。识相的,还不快把路让开!否则叫尔等身首异处,死无。。。”


        

话还未说完,月秋雨手中的剑光已然划过开口男子的脖颈,并收刀回鞘,对着尸体,自语道:“话太多了,对身体不好。”


        

入流二品的强者,走在宇国的土地上虽算不上俊杰,但也是一方高手。这般手段横死当场,就算是“大名鼎鼎”的三江蛟龙也心有余悸,一时不好出手报复,警惕着月秋雨,试探道:“朋友,好刀法。敢问是哪一路的英雄?”


        

“听雨山庄,三当家。还有,我手里的是剑——刀剑!”月秋雨看着自己手中的长刀,回道。


        

“听雨山庄?”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男子低语沉吟了许久,方才接着开口道:“不曾听说过,不过在下与绿林盟的陈天鸿副盟主深有交情,还请。。。”


        

“没关系,以后你会经常听到的。听雨山庄有我在,注定会名扬整个北洲的。我现在最后说一遍,请滚回去。不然,你会死。”


        

许久,几次按住手中混铁棍的三江蛟龙,终是放弃出手,带着不甘,转身离开。


        

再度送走了一批前往龙渊禅院的乌合之众后,月秋雨躺回小弟们为自己准备好的休息处后,一直伺候在一旁的叫五子的山寨小弟,操着一口浓重的凉州口音道:“大,三当家的,咱们这也太亏的慌了。凭什么我们的山寨让给外人享受,反把我们支出来干苦力?这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波了,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山寨啊?”


        

“闭嘴!夫人的决定什么时候轮到你在背后抱怨了?我是在为夫人办事,和他们两个没有关系。要不是夫人,他们两个已经死了。”月秋雨没好气的训斥道,话语中难掩不爽之意。


        

五子连连点头称是,顺从道:“夫人的命令,吾等自是遵从。只是凭什么他们两个新来的占着山寨?我怕再这么下去,听雨大寨真的要换人了。夫人她,她也怕。。。”


        

“他敢!他敢越雷池半步,我必杀他。你们别忘了,上一任大当家和二当家是怎么死的?我能干掉一回,就能干第二回。”提及夫人,秋雨怒气更胜道。


        

“内个,大,三当家的,上一任大当家的是您自己。”五子不合时宜的提道。


        

“闭嘴!我说的是我没来听雨山庄之前!想劫夫人做压寨夫人的那个废物。”


        

月秋雨说完,五子连连点头称是,并接着开口道:“三当家说的是,我们一切都听夫人的。劫路便就在此劫路,可是这行话都被改了,就有点过分了。谁能听得懂啊?而且一点气势也没有,更不符合我们绿林盟的规矩!”


        

月秋雨却全不在意道:“就这么说!他们不懂,就教他们明白。不符合规矩,就叫他们把规矩改了。我听雨山庄的行为,以后就是规矩。我们要做的,是引领绿林盟的潮流。”


        

“凉山的听雨山庄吗?这般语气,倒有几番豪侠霸气。”一道极不和谐的声音,打断了月秋雨与手下小弟的闲谈。


        

顺声看去,一人一骑不知何时已经走近月秋雨一众。


        

蹄落无音,身过无痕。光是这般手段,便也不由得月秋雨不去重视,起身走近来人,抬头看着马上斗笠遮面的男子,问道:“朋友,你知道我?”


        

斗笠下传来全无表情的回话:“来的路上刚刚得知,从你救下的那些死人口里。”


        

“死人也会说话吗?而且也我不记得我救过死人。”月秋雨也变的认真起来。


        

“死人自然不会说话,但找死的人可以。那些自不量力,欲往龙渊禅院的死人,便是在找死。你救下他们性命,便也算是有些侠义风骨,当得起你口中的引路人。”


        

“可你还是把他们杀了,对吗?”月秋雨问道。


        

男子沉默以对,算是应下月秋雨之问。对于来人的态度,月秋雨挂上笑意,再问道:“我能知道你为什么要杀他们吗?”


        

“和你一样,不像他们去龙渊禅院。不过拦路解决不了问题,只有死人才不会再去龙渊禅院,那里不属于他们。”


        

“同样它也不属于你!朋友,请回头。”刀剑已然出鞘,指向面前的男子。


        

看着月秋雨手中的刀剑,斗笠男子没有后退,亦没有出手,只是淡然道:“我想去哪,还没有人能拦得住。就算是剑圣传人,也做不到。把路让开,我不杀你。”


        

“连那老东西你都知道,那便再让你见识下这个!”


        

说话间,月秋雨手中刀剑引动,划过之处,数道剑痕生出,并如飞天瀑布一般直取马上斗笠男子。


        

一瞬之间,杀招已然压落,没有半点轻敌留力之意。然马未动一步,人未偏一毫,月秋雨的剑招被挡在斗笠上寸于处,便再不得存近,那飞天瀑布般的剑势也被卸了去。


        

一柄巨形铁剑,不知何时出现在男子手中,挡住月秋雨攻势的同时,挥剑逼退定格在空中的月秋雨,剑气也自剑身之上飞出,将月秋雨逼退丈余远,方才彻底消失。


        

马上男子收剑,没有再出手的意思,而是看向月秋雨道:“剑圣的离水剑式吗?可惜空有其势,未得其法。以刀引剑式,终究还是差了许多。”


        

“这就是剑!刀剑!”


        

气不过男子如此以长者之姿开口的月秋雨,手中刀剑再度引动。依旧是离水剑式,只是此次不是飞天瀑布,而是漫天雨滴砸落。月秋雨就站在原地未动,可剑式却如雨点一般,已然封住了男子四周,齐齐落下。


        

斗笠男子动了,在雨落的最后一刻消失在马上,飞身跃起的同时,不顾四周斩落的剑式,引剑直取上空光影。


        

“铛!”


        

刀剑碰撞之音响起,扰的一众匪寇心神不宁,纷纷捂耳退避。与此同时,那站在原地未动的月秋雨身影也瞬时消散。取而代之的是自空中被振飞的月秋雨真身,落在众匪寇前,抵剑稳住身形。


        

被手下匪寇扶起的月秋雨,强忍着因为消耗过度而颤抖的身躯,盯着重新落回马上,连斗笠都未动过分毫的男子,开口道:“人玄境的修为吗,难怪这么放肆。”


        

“你不是我的对手,没机会的。把路让开,否则就算你是剑圣传人,我也不会再客气。”男子依旧淡然的说着,并驱动坐下骏马,缓步朝前行去。


        

看着斗笠男子越来越近,两人擦身而过,隔着斗笠对视间,月秋雨面上笑意突然变的浓烈,手中刀剑横扫而上。弃下剑式,改用刀法,朝马上男子斩来。


        

刀光形成的那一瞬间,斗笠下的面容也随之色变。男子不再托大,第一次引动攻势,手中长剑划出蛇形,迎上月秋雨的刀剑。


        

又是刺耳的争鸣之音响起,众人纷纷退避。突然的出手,两人又在一瞬之间各自退开。月秋雨依旧是强忍着消耗过度的身体,拦着男子的去路。而男子面色铁青的握剑而立,怒视月秋雨。斗笠已然被斩为两段,飘落一旁,座下的骏马也倒地不起,再也站不起来。


        

“你杀了我的玉儿!”许久,男子狠声打破沉默道。


        

月秋雨看向已然没了生息的骏马,收起刀剑,耸耸肩回道:“抱歉,我真的没想要杀你的玉儿,只是单纯的不想让你过去而已。”


        

男子强忍着仇意,握剑的手不住颤抖,杀气也随之肆虐,几次欲剑指月秋雨,最后终是散了杀意,漠然开口道:“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出手,龙渊禅院我必去!”


        

“我也必不会。。。”


        

月秋雨再度引动手中刀剑指向男子,话到一半,却被男子接下的动作顿在了原地。


        

失去遮面斗笠的男子,面露感伤,两眼无神的向前挪着步子,直到撞到那马匹的尸体,方才停了下来,并摸索着将他的玉儿抬起,寻了个方向,走出不远后,以剑掘土,葬他的玉儿。


        

“他,他看不见?”月秋雨满是诧异的朝身旁的匪寇们问道。


        

没有人回答,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葬马的男子。月秋雨不禁对自己的失手生出悔意,随即快步上前帮忙,直到将玉儿安葬好,方才朝立在墓前的男子开口道:“你看不见?”


        

“眼盲心不盲。看不看的见,不重要。”


        

“可我手里的刀剑,你又是如何知晓的?”月秋雨看着手中的刀剑,再问道。


        

“玉儿告诉我的,他是我的眼睛。”男子无神的眼睛盯着面前的坟墓,漠然道。


        

“关于你的玉儿,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看不见。”


        

对于月秋雨的道歉,男子全不在意,转身朝龙渊禅院行去的同时,自语道:“你的怜悯与道歉,我不接受。我不敢杀你,没办法为玉儿报仇,该道歉的人是我自己才对。”


        

看着男子离开的方向,五子凑上前来,试探着问道:“三当家的,我们,我们还拦吗?”


        

月秋雨不答反问道:“这般奇人,不可能没有名号。他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