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十八章劫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怎么?你个小娘炮不服啊!给大爷我听清楚了,老子最后说一遍,把钱财车马还有女人都给老子放下!”从错愕中恢复过来的匪首再度引刀递到晟风枫颈上,威胁道。


        

“啧啧啧,习惯作死的人,命通常都不会太长。”秦无忧看着还在耀武扬威,全然不知命不久矣的匪寇,朝福伯闲聊着。


        

秦无忧话音刚落,折扇已然划出银光,并带起一条血炼。匪寇手中长刀落地,匪寇的生命也随之流失殆尽。


        

晟风枫收回折扇,检查一遍,发现并无血污后,方才放下心来,并对着脚下的尸体开口道:“第一,我家小妹不是你能觊觎的。第二,我讨厌有人拿刀架住我的脖子。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只有死人才可以说我娘炮!”


        

晟风枫说的随意,动作却在电光火石之间,容不得他人做半点反应。顶流九品的武道修为对上面前的山贼匪寇,不过也是弹指一挥而已。


        

直到晟风枫重回马车之上,众人方才反应过来,将那匪首尸体围在当中,并不住传出琐碎之语。


        

“三当家的已经挂了,我们怎么办?”


        

“茬子有点硬,撤吧,回去找大当家的来报仇。”


        

“撤?这么空手回去如何交代?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们人多,大家一起上,为三当家的报仇!”


        

不知是谁开的口,“报仇”二字落下后,众匪寇们便如狼群一般挥刀朝马车冲了上来。


        

看着愈来愈近的刀光,晟风枫方才清楚杀一儆百对白痴来说并不起作用。心下暗道麻烦,正欲再度出手迎上间,马匹忽然惊起,紧跟着便失蹄坠落。 记住网址m.dzs5.com


        

晟风枫来不及多想,第一时间将晟风花护在怀里并飞身后撤。稳住身形的晟风枫见自己小妹无恙后,方才将目光放在已然崩碎不堪,被烟尘遮蔽的马车处。


        

如此威势,自然不是那些匪寇所为,因为他们也同样被突袭的攻击振飞,崩落四处。


        

“无忧!无忧!风风,快去找无忧。”恢复意识,反应过来的晟风花自庇护中走出,满是焦急的找着秦无忧下落。


        

看着自己小妹满脸焦急之色却不是在乎自己的安危,晟风枫不免嫉妒,上前按住焦躁的小妹,没好气的开口道:“放心,有福伯在,他没那么容易死。”


        

话音刚落,衣着略显凌乱,手中拿着一道羽箭的秦无忧自身后飞身落下,失去了往日懒散模样,呼吸略显急促的看着羽箭射来的方向,算是自语道:“锲而不舍嘛。还有两箭,我等着,你可千万别放弃。”


        

“呀!无忧,你流血了。”


        

看着秦无忧握剑的手,虎口处渗出的鲜血正顺着羽箭滴落在地间,晟风花焦急的上前关切道。


        

秦无忧这才注意到,随意甩了甩,止住鲜血后回道:“无所谓,还伤不到我。”


        

晟风花却不管那些,随手将晟风枫袖囊中的锦缎抽出,不管晟风枫的不愿,上前为秦无忧包扎。芊芊也在福伯的引领下自烟尘中走出,在秦无忧面前站定。


        

天衣——云霓,依旧是让人看着很舒服,没有染上半点污垢。秦无忧上下打量一番,见芊芊并无受伤后,也就放下心来。


        

“福伯,您老阅历丰富,可看出这羽箭上是否带毒?”待众人关切之语各自说完后,晟风枫方才拿着羽箭递到福伯手中,并开口问道。


        

福伯接过羽箭仔细查看了许久,确认无毒后,晟风枫方才挥着折扇挡去渐落的烟尘,朝着当中一位身体还算完整,尚有气息存活的匪寇处走近。


        

“饶命!大侠饶命!”


        

看着晟风枫走近,早已被吓破胆的匪寇,语无伦次的求饶着,却是被晟风枫抬手打断,并开口问道:“告诉我,你们山寨在哪?山寨内可有代步马匹车辆?”


        

匪寇很是配合的指着身侧青山道:“凉山山腰处的听雨寨,便是我们的大寨所在,里面马匹车驾都有。几位若是不认路,小的可以带路。寨内还有不到五百个弟兄,不过都是些乌合之众,不在公子眼里。只是我们大当家的很厉害,公子可要小心些的好,我前任大当家和二当家就是他一个人轻松灭掉的。”那匪徒事无巨细的介绍道。


        

晟风枫来了兴致:“哦,有多厉害?难不成还是破境高手不成?”晟风枫说完,不等那匪徒再度开口,便将其拎了起来,众人也在匪徒的引路下,朝山上走去。


        

凉山多枫叶,此时虽不是深秋之际,却也有着不一样的美感。一路走来,在晟风花的带领下,两个姑娘如花中玉蝶一般不住玩闹着,全然忘记了刚才那突来的夺命之剑。


        

感应不到危险存在后,晟风枫放慢脚步,与跟在最后,重新恢复懒散模样的秦无忧攀谈道:“借流匪杀气掩盖自身杀机,这莫问九箭,日后侯爷可要分外小心才是。”


        

“想问什么直接说,如果没有的话就别聊天了,我手疼。”秦无忧很是不客气的回绝道。


        

晟风枫也不恼,接着笑语道:“硬接莫问九箭一击,结果也只是手疼而已。枫只是好奇,侯爷当真是不入流的武道修为?”


        

“我说是真的,你信吗?”


        

晟风枫点点头:“信!只是好奇侯爷是如何做到的?”


        

“算了吧,就算我说了,你也不会信的,有时候连我自己都不信。”


        

对于秦无忧的回答,晟风枫微微一笑,不再发问,反是自语道:“枫自命不凡,又生在贵姓世家,有着整个北洲最优越的资源,六岁入流,十岁便已是中流四品之境,如今已是顶流九品,也算得上我宇国青年才俊中顶尖的存在。而侯爷之才,却远在我之上。”


        

“所以你想表达什么?崇拜我吗?”秦无忧用着往日的态度,玩笑道。


        

晟风枫却并没有否认的意思,接着开口道:“虎父无犬子,昔日的秦家世子——秦无忧,四岁武道已是入流之境,六岁便已是中流四品,无人可出其右,那时我便开始注意你的存在。唉,奈何后来。。。”


        

“后来我被灭了门,废了一身武道,整天极尽奢华,修为却难有存进。这些旧事,启城有点名头的人都知道,你想说什么?”秦无忧打断道。


        

对于秦无忧投来的目光与其故意表露出的不耐烦,晟风枫收在眼底后,再度开口道:“没错,启城人尽皆知,可相信的却没有几个,纷纷持怀疑态度。


        

我想说的是,其实我们早早便见过。我初入中流之境后,曾随家族的死士刺杀过你一次。那一次,我印象很深。”


        

“不好意思,被刺杀的太多了,我记不住了。”秦无忧回道。


        

晟风枫眼神露出回忆之状,接着开口道:“那日是雨夜,雷鸣电闪,暴雨倾盆。我家派了近百名死士出手。除了被星术困住的,以及被福伯拖住的,还是有三个死士闯进了侯爷的内院,他们都是顶流修为,一心赴死的存在。”


        

“后来呢?”


        

“后来,我看到了雷落院中,他们三个再也没出来,而侯爷还活的好好的。而且,那落入院中之雷的引子,好像就出在侯爷手中。


        

事后我问过家里人,得到的答案却是,如此手段纵是天玄境强者亦不可为之,玄门封号高手,或可。”


        

晟风枫说完,秦无忧脚步也随之停了下来,眼神自晟风枫身上移开,看向拦住去路的山寨,以及门前正不住涌来的一众匪寇。


        

“来者何人,敢擅闯我听雨大寨!”守门人挥刀厉声喝道。


        

没有人回话,两方各自对视间,秦无忧将芊芊护在身后的同时朝身旁的晟风枫问道:“你确定这里真的是匪寇?”


        

“来之前确定。不过现在。。。听雨大寨,有点过分了。”晟风枫看着面前的匪寨回道。


        

大寨临渊而立,寨后三尺飞瀑激荡,寨门前一棵参天古树为匾,剑痕所刻“听雨”二字,周遭绿植缠绕,乃一座绝美之地。


        

感慨过后,晟风枫将目光自“听雨”二字移开,转朝一旁同样盯着那二字,但面上依旧是懒散模样的秦无忧,说道:“其实没有车马,也能去龙渊禅院的。时候不早了,我们还是赶紧下山吧。”


        

“几位,既然来了,就这么离开,未免太不尊重人了吧?”不等秦无忧回话,一道自寨内深处由远及近的稚嫩男子声音,随着一道急速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


        

一道白衣俊秀少年,看上去尚还不及弱冠之年,身前环抱一柄细长直刀,隐于刀鞘之中,面上强装出一副王者之气,环视着面前的秦无忧一众。


        

两方互相打量过后,秦无忧转向身测的福伯。福伯点头示意无妨并开口道:“顶流九品,所习为剑道。那‘听雨’二字并非此人所刻,无妨。”


        

晟风枫听罢,便也放下心来,盯着面前的少年,手中折扇轻摇,自语道:“剑者抱刀,背后还有个深不可测的剑道高手。我好像知道他是谁了,怪不得这用剑所书之二字这般可怕。”


        

晟风枫说完,看着秦无忧投来的目光,便也不再多卖关子,直言道:“当今天下被誉为剑道第一的剑圣——聂离的唯一弟子,月秋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