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十七章出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锦车华盖,八骏生风,正自启城皇都南门跨步飞驰而出。城门处本是例行盘问的守城兵士眼见马车驶来,匆忙闪避一旁,让出路来,立矛以示军礼。


        

宇国军中最为崇高的军礼,以敬马车之上那红底银边,“秦”字帅旗,宇国军魂之所在。


        

“风三少?”驶出启城的马车内,秦无忧朝坐在对面轻摇折扇的男子开口道。


        

“直接说事!”晟风枫合上折扇,没好气的回道,全没往日的潇洒风度。


        

“不是说奉诏公干吗?”


        

“不然呢,想问什么直说!” 晟风枫点头应下。


        

“既然是奉诏公干。。。带家属来是什么意思,这是公干该有的态度吗?”秦无忧用眼神示意自己身旁一脸笑意的晟风花,问道。


        

“奉诏公干的是我晟风枫一人,小花是和你们军侯府的千金出外赏景观风的,与我无关。”再度展开折扇的晟风枫说完,接着开口道:“既然知道是奉诏公干,为何还这般大张旗鼓,惹人注意?”


        

“本侯爷要的就是极尽奢华,万人瞩目。怎么样,这八马俊车可比的上他宇王的銮驾气派?”全不在意忤逆之语的秦无忧开口道。


        

对于秦无忧的得意之色,晟风枫很是不客气的鄙视后,算是自语的开口道:“第一,我是奉的密召,此行需低调行事,鸣锣响鼓那些排场是巡抚钦差的行装。


        

第二,宇王銮驾乃是我宇国唯一,象征着王权。军候车架自比銮驾,若是传到朝堂上的御史言官耳中,我保证他们的唇舌不会放过你。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真不知道你这般作风是怎么活到现在的,真是辛苦福伯他老人家了。竟然还让福伯去驾车?我若是你,一定将福伯好生供养在府中。”


        

“风风,我不许你说无忧坏话。我的云霓呢?人家无忧都能给芊芊妹妹弄到,你都答应我多久了?”一身古灵精怪气息的晟风花用自己的语气,先一步朝晟风枫凶道。


        

提及天衣云霓,晟风枫一时哑口无言。自己对妹妹百般呵护,无限宠爱,可偏偏这不世出的天衣,自己付出多少代价也求之不得,自是不会再和自己的小妹纠缠下去,将眼神自一拒一迎的二人身上移开,转朝旁观微笑的芊芊露出微笑。


        

“晟风枫!我警告你,离我家芊芊远点!”秦无忧警告道。


        

“你先离我妹远点!”


        

“求之不得。”


        

晟风花:“无忧,你再这样,我要生气了!?”


        

。。。。。。


        

五日来,华车行过迢迢山水,离龙渊禅院愈来愈近。一路走来,眼见车窗外的民生之苦,那路边白骨和宇国民众看向自己的眼神,秦无忧将心思自车内“水深火热”的生活中抽离,同晟风枫问道:“他们好像很恨我。你猜,这份恨意来自何处?”


        

民生的这份恨意,晟风枫又怎会察觉不到,却也只能感慨道:“我说过,我能做的只有庆幸自己是坐在车里的身份。有些事,我改变不了。”


        

“民生仇视官家,是我宇王为政不仁还是地方横征暴敛呢?”


        

对于秦无忧的提问,晟风枫感叹道:“或许是因为这世道不公吧。”


        

“你这并不算是回答我的问题。”秦无忧再问。


        

晟风枫苦笑着:“有些事,就算是你想。。。”


        

话未说完,马车突然顿住,打断了晟风枫之语。两人面色瞬间凝成认真警惕之状,自马车里走出,与福伯并立。


        

“人呢?”环视着空无一物,全无半点异常的周遭,秦无忧开口问道。


        

福伯重新坐回车架处后,方才回道:“已经走远了。”


        

“福伯,您为侯爷挡掉了这么多次刺杀,经验丰富。可能想到这次是谁吗?”一旁的晟风枫满是恭谦的问道。


        

福伯回身看了一眼,同样在第一时间察觉到杀气袭来的晟风枫后,随即收回目光,重新驱动车架的同时回道:“离车驾十里开外,感知敏锐,为人警觉,应该是个箭手。”


        

“莫问九箭?”晟风枫试着确认道。


        

福伯点点头:“能做到这些,且对我家公子有杀意的,老夫现在能想到的也只有他一人。都城势力错综复杂,他不好出手。如今出门,正是他下手的最好时机。”


        

借机脱开晟风花魔爪的秦无忧不肯再回车内,就势作于马车副驾后,恢复往日懒散的态度说道:“当日秦川杀我的有十路,四大贵姓与王室,再加上其他三国和审判王庭,这九路都查出来了,只剩这莫问九箭最后一路。我现在倒是越来越好奇这莫问九箭又是领了谁的命来杀我,这么贼心不死?”


        

“我人还在这呢,侯爷说话是不是应该隐晦一点的好。”同样没有走回车内的晟风枫倚靠在一旁朝秦无忧开口道。


        

秦无忧带着笑意,回问道:“怎么,我说错了么?你们晟风家难道就没出手杀我吗?”


        

晟风枫很是随意的点头应下:“杀过,还不止一次,虽然我并不赞同祖父的做法。不过大家都想杀你,我晟风家要是不跟风做点什么的话,也说不过去是吧?”


        

“呵呵,风三少还真是直言不讳。就不怕我拿了你家小妹,以作报复吗?”秦无忧依旧用着懒散语气说着威胁的话语。


        

晟风枫笑着摇了摇头:“侯爷不会这么做的。”


        

“你很了解我吗?”


        

晟风枫再度摇了摇头:“一点也不。不过我们是朋友,侯爷是不会对朋友出手的,更何况你也害怕我们家小花。”


        

“朋友?一个想着我死,还付诸行动的朋友吗?这样的朋友要是风三少的话,你会想着结交吗?”


        

晟风枫很是认真的回道:“会。朋友贵在交心,我们家的杀心我都交出来了,侯爷难道不想结下我这个有百利而只有一害的朋友吗?”


        

“一害我清楚了,可这百利。。。?”


        

“比如说侯爷出城半月有余,还没有一个杀手出现,不是百利又是什么?”晟风枫微笑道。


        

“倒是没错,却是省了福伯不少麻烦。就是不知道风三少这么玩火,你们家大人同不同意?”


        

晟风枫还来不及回话,马车再度停了下来。数十众满脸凶相,提刀拦路的恶汉已然出现在马车前。


        

看着出现的满脸凶相的恶匪,秦无忧再度朝晟风枫开口道:“看来风三少所言的百利之好如今要变成九十九了。你们四大贵姓的势力连流寇山匪都不肯给面子。”


        

“疥癞之患而已,还入不得我晟风家的眼,只需调动地方府兵,便可将这些打家劫舍的跳梁小丑驱散,还算不得麻烦。”


        

“所以你的府兵呢?”看着马车已经被围在当中,长刀已然指向自己间,秦无忧问道。


        

晟风枫抬眼望着身侧青山开口道:“此地属玉凉州境内,州郡据此不过百里之路,若是顺利的话,日落可到。”


        

“呵呵,那风三少认为会顺利吗?”秦无忧问道。


        

晟风枫轻摇折扇,微叹口气道:“不会,因为我们没办法通知到他们,所以他们根本不会来。”


        

“风风,怎么又停了?诶?他们是谁?”玉手推开车幔,晟风花的脑袋连同其疑问一同传了出来。


        

“赶紧回去,谁让你出来的?我不是说不准你出来吗?还有!我最后说一遍,在外人面前要叫我枫或者三哥!”晟风枫回身教训道。


        

晟风花习惯性的无视后,再度问道:“他们是谁?也是来杀我的无忧的吗?”


        

“不是,草寇而已。”晟风枫回道。


        

晟风花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点点头:“咱们家的夜幽骑呢?爷爷不是叫你带了三百人出来吗,叫出来灭了他们。”


        

晟风枫眺望远方,回道:“三日前接到的消息,他们已经到龙渊禅院了。出门前我算好侯爷所有的对手,或是劝退,或是规避,本料以无险,便叫他们先行前往了。


        

我最后说一遍,赶紧回去!不然。。。”


        

“呔!”


        

晟风枫话还未说完,便被匪首挥刀打断,叫停车上不住闲聊的几人。


        

待所有人的目光皆注意在自己身上后,那开口的匪首方才很是满意的高声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声过许久,秦无忧几人依旧闲散而立,全无半点反应的看着面前叫嚣的匪首。久不见匪寇再开口后,秦无忧方才用眼神示意没有出手打算的晟风枫。


        

“你要让我出手?”会意秦无忧眼神的晟风枫满是不可思议的回问道。


        

“不然呢?”秦无忧耸耸肩。


        

晟风枫果断回绝,手中折扇也不住摇动,开口道:“开什么玩笑?我堂堂晟风家三公子,龙图阁学士,叫我与流寇动手,风度何在?绝迹不可能!”


        

“公子,还是老夫来吧。”


        

福伯说着,便欲起身。秦无忧则先一步拦下欲下车的福伯,面带微笑转向晟风枫,开口道:“福伯安心歇着便是。我们有朋友在,无需您老人家出手。”


        

“侯爷利用起朋友来还真不客气啊。”晟风枫没好气的开口道。


        

秦无忧点头应下:“多个朋友多条路嘛。我的路被堵死了,就只能走朋友的路了。”


        

晟风枫无奈请摇了摇头:“匪寇而已,本公子就算不出手,也能解决了他们。”说完,晟风枫已然飘身落到那开口的匪首面前,并引手中折扇拨开匪首的长刀后,开口道:“你刚才说,留下买路财便可过此路,没错吧?”


        

看着如此认真,全无惧意的路人,匪首一时愣住,许久方才反应过来,恶语道:“识相的便把车马钱财还有女人统统给大爷留下,不然休怪。。。”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