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十五章审判王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启城,闻人府。


        

“噗!”


        

当朝国相,闻人家主——闻人雨师平日里处理政事的议事书阁内,身旁之人的汇报还未讲完,闻人雨师刚送入口中的茶水便喷了出来。


        

“他真是这么说的?”闻人雨师惊问道。


        

让一国权相如此失了体统,奏事之人自是不免有些意外,忙点头应下,并开口回道:“回相爷,一字不落。现在老国公他们还在殿上等候王上传召枫龙图前去证明此事。”


        

“当面骂百里国公老东西,这个小侯爷还真是语出惊人死不休啊。只是如此张狂,未免有失体统,辜负了相爷对他的期望。”一旁服侍相爷的老管家送走奏事之人后,开口道。


        

“哈哈,是吗?我倒不这么认为。本来只是看在秦帅的情分上,想照顾一下这位小侯爷,没想到他倒是给了我不少意外。”


        

看着闻人雨师的笑语里满是肯定,老管家试着问道:“相爷好像还是很看重这位小侯爷,可是如今他和公子的过节。。。?”


        

提及闻人杰,闻人雨师语气有些低沉的问道:“杰儿现在怎么样了?”


        

老管家躬身回道:“公子中的只是软骨液,并不致命,时效过了便也就无碍了。不过公子被损了面子,如今,如今有些。。。”


        

老管家不再说下去,闻人雨师则满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本以为杰儿和这位小侯爷性情相投,有意给他们制造一次偶然见面的机会,说不定两人会结为知己,这样我出手的话,那三家便也就无话可说了,却不想被一件不世出的天衣给毁了。 记住网址m.dzs5.com


        

也罢,杰儿被家里娇纵惯了,让他吃些苦头,长长教训也好。你去找些靠得住的家里人,这两天照顾好杰儿,绝不许他再去找那个小侯爷的麻烦。”


        

“可是回来的人报告说,那小侯爷是真的要杀了公子的。我们若是放任不管,这。。。”


        

“哈哈哈,都是假的,不过是想看看我的态度罢了。这个小侯爷可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他军候府不再是旁观,开始认真了。”闻人雨师笑过后,回道。


        

老管家满是不解,反驳道:“势可以作假,可那杀气确是真的,半点做不得假。相爷为何这么断定那小侯爷无心杀人?”


        

“因为杰儿现在还活着。如果那小家伙想杀人,杰儿现在已经是死人了。


        

杀气做不得假是没错,可是在红秀坊释放的杀气作数吗?别说他一个失了势的帅府,就算是我们百里家如今这般权倾朝野。我问你一句,你敢动辄便在红秀坊杀人吗?”


        

“老奴明白了,老奴这就找人去照顾公子。”老管家说完,便起身离开。


        

“等等,你先叫人去把昆儿找来见我。”


        

“相爷是想让昆少爷去接触这位小侯爷吗?老奴听说晟风家的那个‘枫’和这位小侯爷走的很近,我们现在派人接触会不会晚了些?”老管家小心提醒道。


        

闻人雨师没有再开口,面上已然露出思虑之态。老管家会意,便也不再多说,小心离开。


        

直到整个书阁只剩闻人雨师一人后,老人方才睁开眼,望着窗外,自语道:“如此年纪便能看的这般长远,比他那个瞻前顾后,心机叵测的爷爷要强了不少啊。看来日后的四大贵姓氏族,他晟风家要独占鳌头了。唉。。。。。。”


        

王城,乾明殿内,秦无忧的随性之语一出,整个大殿都安静异常,气氛诡异到了极致。


        

宇王作壁上观,对两人的对峙坐视不理。百里英雄拳头紧攥,强行隐忍着,随时都有出手的可能。秦无忧则是全然不理,依旧是一副随意的表情,看着脸上挂出怒意的百里从渊。


        

“吱嘎。”


        

殿门推开,被宣入殿的晟风枫陪同着晟风家主——晟风颥朔缓步走入殿内,打破了这份尴尬。


        

又是一番无聊的见面礼仪过后,秦无忧与坐在百里家主旁边的晟风颥朔对视间,宇王开口道:“枫学士,我那世侄控告英雄将军杀人未遂。当时你正好在场,孤且问你,此事可是真的?”


        

见晟风枫一脸踌躇,久不开口回话间,晟风颥朔轻咳了一声,开口道:“枫儿,有王上与百里老国公在此,知道什么便说什么,没什么可犹豫的。”


        

晟风枫点点头后,施了一礼,方才回道:“王上,他们两位可能是有了些小误会。


        

事情是这样的,英雄将军路过帅府,又不小心砸了帅府的大门。侯爷上前与英雄将军讲道理,只是两个人又很不巧的打了起来。


        

英雄将军的霸王枪法自是霸道无比,枪风凌冽。小侯爷也是聪慧过人,天赋异禀。


        

两人切磋时,将军手中枪尖一点,金刚之力便也随之迸发而出。英雄将军的武道自是不用多说,别说是那府门,就连院墙都打碎了。不愧为我大宇帝国的一员虎将。


        

小侯爷更是年轻一代翘楚,很是轻松的躲过了英雄将军的枪势,身法那叫一个利落,臣下还没看清,两人就又对碰在了一起。小侯爷武道虽然还不入流,但。。。”


        

“好了,枫学士,就讲到这吧。你先退下,孤已然明白了。”宇王抬手止住了晟风枫“事无巨细”又不带一丝重点的回话,开口道。


        

晟风枫听话的退到闭口不言的晟风颥朔身后,宇王才朝百里从渊礼敬道:“老国公,您看此事如何解决为好?”


        

“英雄鲁莽,若真的打坏了帅府的物品,我百里家自会以双倍赔偿。至于两人的误会是否触犯了王法,全凭王上作主。”百里从渊看不出半点喜怒的回道。


        

宇王点头应下,余光扫到秦无忧有开口说话的冲动间,忙先一步朝典月说道:“典月,宣严尚书觐见。我宇国法度,自是要交给刑部去处理。”


        

“喏。”


        

典月退出殿内后,宇王的关怀之语便片刻也没有停下过,丝毫不给秦无忧开口说话的机会。


        

知道想再多讨点便宜回来已然不可能后,秦无忧索性便也放弃开口,与立在一边看好戏的晟风枫,还有那想要杀了自己的百里英雄相互对视,用眼神交流。


        

半个时辰后,看着已然跪在大殿上的刑部尚书——严律,宇王才暗暗松了口气,并叫晟风枫将事情经过讲给严尚书听,叫其判决个结果出来。


        

如哑巴咽了黄连一般的严尚书,摊上这般一个烫手山芋,自是有苦说不出。索性连说都不说,直接朝宇王开口道:“王上,小侯爷的案子太过复杂,一时难以断明。不过您前几日交给刑部办的小侯爷遇刺一案已经有了眉目。今日趁小侯爷在此,刚好汇报给王上与诸位知晓。”


        

“噢?孤倒是想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刺杀孤的世侄!”


        

严尚书再施一礼,并将早已准备好的奏折拿了出来,呈给宇王后,方才开口道:“刑部现以查明,秦川外小侯爷遇刺一案,共有十路神秘人出手。从启城便跟着小侯爷的有四路,还有。。。”


        

“少了一路吧,尚书大人?您确定从启城出来的就只有四路?”秦无忧打断严尚书的汇报,问道。


        

严律点点头:“回小侯爷,确实是四路。相关细节臣以附在奏折上,抄送了一份送到了帅府,想必明日您就能看见案件细节了。”


        

“十路杀手都让您查出来了,真是劳烦尚书大人了。您继续,无忧不再说话了。”秦无忧带着别有深意的微笑,看着殿上众人的同时,朝严尚书回道。。


        

严律点点头,接着开口道:“其余的六路中,还有三路来自他国。”


        

“他国?可查出是谁所为?”宇王再一次来了兴致,抓住机会,问道。


        

君心之意,不言自明。常年混迹朝堂之上的严尚书自是清楚宇王想要的答案是什么。便顺势回道:“回王上,北萧,西梁,南越三国皆有参与。


        

如今我宇国近年来军威日甚,他国生出畏惧之心,想要刺杀我护国军候,以乱我宇国军心,动机很充分。”


        

“证据呢?本王要的是证据。”宇王沉声问道。


        

“乌羽箭,西梁乌金卫的乌羽箭与小侯爷手臂上的箭伤,便是证据。至于其他两国,证据暂时还在搜集中。”严律回道。


        

“好一个西梁小国,竟敢刺杀我大宇护国军候!此仇不报,我宇国威信何在?


        

世侄宽心,本王不日便点将起兵,待我大宇帝国铁蹄踏碎他西梁王城那一日,孤定为你报这一箭之仇。”


        

“老臣预祝王上马到功成,早日一统北洲。”百里从渊起身说完,又转朝身后百里英雄开口道:“英雄,还不将玄甲军兵符交还给王上?”


        

百里英雄依命而行,看着其呈上的兵符,宇王面上的笑意却是僵住,朝百里从渊问道:“老国公,您这是何意?可是对孤有何不满意之处,为何要交出这兵符?”


        

百里从渊躬身施礼,回道:“老臣惶恐。只是英雄此番被挫了锐气,再难掌玄甲军为王上开疆拓土。为统一大业计,玄甲军也是时候交还给王上。”


        

“绝不可!英雄小将军不过是与我这世侄有些误会而已。误会解开了,便也就无事了。交归兵权之事,绝不可提,孤也断然不会应允。孤的玄甲军还要仰仗百里英雄去打出我宇国的威风!”


        

百里从渊依旧回绝道:“王上,两国交兵乃生死之大事,容不得半点草率。英雄还太过年轻,老夫准备叫他出门历练一番,刚好家里有些琐事要处理一下。”


        

些许沉吟过后,宇王面上重新挂上笑意,朝百里从渊开口道:“还是老国公考虑的周全,如此仓促用兵却是有些草率。既然英雄小将军要出去办事,不如便叫英雄小将军引玄甲军出去,也好有个照应。用兵一事,日后再议。”


        

“英雄,拜谢王上宽恩。”


        

“等一下。既然王上不再谈国事了,是不是该叫严尚书把剩下的三路杀手说完的好。无忧也好知道日后该找谁算账,不是吗?”百里英雄谢恩后,秦无忧笑着开口问道。


        

“莫问九箭尚不知是何人指使,还有便是——审判王庭。”得王上允许后,严律接着说道。


        

“什么,审判王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