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十四章告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百里狗熊!你疯了?还不收手!”


        

长枪砸向秦无忧的最后一刻,一柄折扇伴着晟风枫的怒吼迎了上来,挑开了长枪。


        

秦无忧自始至终纹丝不动,神色依旧淡然,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突然开口道:“跪下。”


        

刚刚收回折扇,阻止了一场血战的晟风枫,还来不及庆幸,秦无忧之语便再度让晟风枫提心吊胆起来。


        

暗道事情不妙,晟风枫正欲上前阻拦秦无忧的冒失间,玄甲军的动作却让晟风枫愣在原地,满是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解语卸甲后,这大宇帝国最强的重骑兵,号称刀山剑树不回头,披甲握刀不下马的玄甲军。这趟过尸山血海,垒起枯骨成山的玄甲军竟在秦无忧之语落下后,全无半点反抗的下马跪拜了!


        

“混账!还不上马杀敌!”


        

回转身形的百里英雄满是怒气的朝身后一众玄甲军怒声下令道。只是向来为令侍从的玄甲军却全然不理,依旧跪地不起。


        

对这一切满是不解的晟风枫,在百里英雄回身朝玄甲军喝令的那一刻,终于明白了这当中缘由。


        

一柄掌中细剑,那顷刻之间便射杀玄甲军的掌中剑,不知何时飞回,正贴着百里英雄的后心急速旋转着。


        

晟风枫心里不敢有半点怀疑,他坚信,只要此刻秦无忧随便勾一勾手指,百里英雄便如最初倒下的那玄甲军一般,喷血而亡。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晟风枫回眸凝视着泰然自若的秦无忧,这才真正明白了,自己刚才出手救下的不是秦无忧,而是百里英雄!


        

这场还未开始的战争,面前这个杀伐果决的小侯爷,胜了。


        

知道两方谁都不肯退步,再僵持下去已然全无意义,对谁也不会有结果后,晟风枫只得再度站出来,朝还在叫骂,全然不知死到临头的百里英雄开口道:“百里狗熊,你给我闭嘴!再乱叫下去,信不信我叫你这辈子永远也见不到小花。我晟风枫说到做到!”


        

提及晟风花,百里英雄终是冷静下来。那满是狰狞的面孔添上几分无奈,让人绝不想再去多看第二眼。


        

晟风枫强忍着恶心,劝服下百里英雄后,才转朝秦无忧开口道:“小侯爷,人也杀了,他们也听话的跪了。就此作罢,如何?”


        

“我不喜欢麻烦。”秦无忧重新瘫靠在身旁的石桌上,用往日语气开口道。


        

晟风枫点点头:“我已晟风家的名誉担保,日后因为芊芊姑娘生出的麻烦,百里英雄这里绝不会再出。”


        

秦无忧干笑了一声,收回掌中剑的同时,自语道:“虽然你说了等于没说一样,但你欠我的情,我今天领了。带他们离开吧。”


        

看着把担保硬是说成人情的秦无忧离开后,晟风枫苦笑一声,自语着:“这不肯吃亏的作风,比秦帅倒是差远了。”说完,便转身恶语轰玄甲军离开。


        

一切尘埃落定,帅府再度恢复安静后,一身赤冠蟒袍打扮的秦无忧方才带着芊芊出现,朝坐在石凳上摇着折扇的晟风枫微笑着。


        

感受到笑容背后的不怀好意,晟风枫急忙起身准备离开,奈何已然为时已晚。


        

不等秦无忧开口,晟风枫便不住的摇头道:“不可能,我什么都不会答应的。”


        

对于如此反应,秦无忧全不在意,依旧自顾自的指着芊芊,朝晟风枫开口道:“是风三少还我人情的时候了,别忘了你可是用你们晟风家名誉做的担保。现在麻烦你先帮我照看芊芊片刻,我有事要出去一下。”


        

“你就不能把人情留下,容我日后再还吗?一定要把账结的这么着急吗,总得给我时间缓缓吧?”晟风枫朝着已经离开的秦无忧,不住抱怨着。


        

王城,乾明殿。


        

殿门深闭,没有一丝光线透入,唯有大殿顶上镶嵌的三百六十颗夜明珠闪着幽光,照亮整个大殿。


        

王座之上的宇王面容难堪到了极点,写满了愤怒。而承接怒火的典月,跪抚在殿上,连呼吸都很是小心。


        

“典月,近来交代你办的事,可是越发的叫孤失望了。”宇王沉声道。


        

“奴才万死。”


        

典月不住叩首请罪,心下也是暗道时运不济,明明没办错一件事,可结果却总是不如预期所想,偏差更甚。


        

宇王挥手示意典月停止那无用的请罪后,问道:“厉千城的出现,真的是偶然吗?”


        

典月稍有犹豫后,小心的回道:“回王上,监视东山的细雨回报,厉千城对此事确是不知情。只,只是。。。”


        

“只是厉千城偏就如此巧合的出现在了城外,做了那最后的黄雀。难道气运之说是真的,前朝未尽的气运当真全在他厉千城一人身上?”宇王打断典月之言,自语着。


        

此刻揣测不出上意的典月自是不敢多言,小心等待宇王的指令。


        

“咣!咣!咣!。。。”


        

片刻的沉寂过后,接连不断的鼓声将殿内的主仆二人惊起。不等宇王开口,殿门便被人自外面小心的打开,当值的通传太监挪着碎步,躬身来到殿前叩首道:“启禀王上,护国军候——秦侯爷正在殿外鸣登闻鼓。”


        

宇王面上露出不易察觉的冷笑,问道:“可说是因何事击鼓?”


        

通传太监摇了摇头:“回禀王上,军候口中一直呼喊着请王上主持公道。其余的,奴才们不知。”


        

“呵呵,公道?这天下最不该有的就是公道!”宇王自语过后,抬手示意那太监传秦无忧进殿。


        

不多时,在太监的引路下,一脸惊吓过度与委屈受辱之态的秦无忧出现在大殿之上。


        

看着如此作态的秦无忧,宇王心下冷笑,面上依旧满是关切道:“世侄这般鸣那登闻鼓叫孤主持公道,可是有何要事?”


        

秦无忧微施一礼,并很是用力的点点头后,开口道:“王上,您一定要为无忧作主啊!”


        

“世侄且宽心,莫要急躁,慢慢道来。孤定会为你主持公道。”宇王安抚好“受惊过度”的秦无忧后,朝依旧跪在地上的典月开口道:“典月,赐座。”


        

看着典月搬来的座位,秦无忧全不在意的坐下后,再度开口道:“王上,他百里家仗势欺人!今日那百里狗熊全然不讲道理的砸了我帅府大门,无忧找他理论,以我宇国律法与其恳商,叫他赔钱。


        

可那百里狗熊仗着手握王上您的玄甲军,拥兵自重。不赔钱不说,竟还要引军灭我军候府!若非枫龙图从中调解,无忧今日便成了死人,再不能为王上尽忠了!


        

王上,您一定要替无忧作主,叫他百里家赔我帅府大门!”


        

秦无忧说着,将福伯早早列好的清单,交给了立身一旁的典月,以呈给宇王过目。


        

看着言辞如此恳切,语态几近悲凉,与哭诉只差眼泪的秦无忧,宇王一脸同情之色的看着呈上来的那近乎可以重盖一座王府的账单!心下不住的冷笑着:“私护前朝余孽,强杀玄甲军,反倒告别人一个仗势欺人,拥兵自重?


        

若论拥兵自重,那三军无调离防,擅用旧称。孤的军队早已经尽数姓了秦!这个天下谁还能有你秦家拥兵自重?”


        

收起账单的宇王,一脸关切道:“竟有如此恶事在我都城发生?世侄宽心,孤定为你讨个公道。典月!”


        

“奴才在。”典月躬身上前应道。


        

“宣百里。。。”


        

宇王话刚说到一半,殿门便再度被打开,通传太监禀奏道:“王上,百里从渊老国公携百里英雄将军在殿外求见。”


        

“今日枫学士可在龙图阁?”宇王反问道。


        

那通传太监被问的语塞,支吾的跪在当场。宇王也并未降罪,只是示意其宣晟风枫前来,并引百里家人入殿。


        

不多时,一胡须鬓发皆白,但面色依旧犹如壮年的老者,在百里英雄的搀扶下,走进大殿。


        

不等百里从渊施礼,宇王便先一步道:“老国公切莫多礼。典月,为老国公赐座!”


        

必要的礼仪,寒暄结束后,一直坐在一旁与百里英雄对视的秦无忧才主动开口道:“王上,便是这二傻子要杀我。您一定要为无忧做主!”


        

“世侄,百里老国公在此,不得无礼!”宇王以长辈之姿训斥过后,带着敬意朝面前的百里从渊开口道:“老国公进来可还安康?孤许久未见老国公,让孤很是挂念您啊?”


        

百里从渊微微施了一礼:“年岁大了,腿脚多有不便不能上朝,劳烦王上挂念了,老臣一切安好。”


        

宇王笑着点头应下后,才将秦无忧递给自己的账单,传送给了百里从渊,并开口道:“老国公啊,我这世侄击登闻鼓,告英雄小将军杀人未遂。老国公既然来了,刚好可以替孤断明缘由。”


        

百里从渊浏览过账单后,看着账单上一道道明细,转朝身后站着的百里英雄问道:“英雄,祖父叫你率玄甲军去擒拿前朝余孽,你为何拆了君侯帅府的茅厕?”


        

百里英雄一时愣住,看向账单的同时,惊呼道:“五十万金!抢钱啊!秦无忧,你太特么的黑了!我不过砸了你一扇大门,什么时候把你帅府内院的茅房也毁了?”


        

百里从渊挥手制止了百里英雄的怒吼后,别有深意的看着端坐自在的秦无忧,意味深长的开口道:“小侯爷还年轻,容易轻信他人,做事也难免冲动。就算失了分寸,老夫也并不怪你。


        

老夫历经两朝,活了大半辈子,阅历还是长了你这孩子几分。老夫只是希望小侯爷能明白权衡利弊的重要,以免被他人所利用。”


        

“呵呵,你个老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