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十三章玄甲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黑璎弯月落血雨,玄衣铁马碎山河。百里家的玄甲军果然名不虚传。”看着满是杀伐之气的玄甲军离去,秦无忧自语过后,掸着身上的尘土,朝一旁的福伯问道:“福伯,百里家的玄甲军和咱家的解语军比,哪个更厉害点?”


        

“解语军。”福伯想也不想便开口道。


        

看着如此自信的福伯,秦无忧点头表示应下后,不再讨论两者之间的强弱,转问道:“福伯,他们刚说的消失了,是什么东西?”


        

福伯摇了摇头:“不知。但此事绝不简单。”


        

“是啊,敢在帝都门口对四大贵姓氏族动手,又怎么简单的了?只希望我们不会被凭白牵连进去就好。”秦无忧自语着朝府内走去的同时,不忘朝福伯开口道:“福伯,统计下损失,回头让他们百里家赔咱们大门。记得多算点出来,他们有的是钱。”


        

“侯爷怕是没这个机会了,用不了多久百里家的人就会主动找上您要损失了。”不等福伯回话,悠然出现的晟风枫率先开口道。


        

秦无忧停下脚步,朝晟风枫做了个请的手势后,开口道:“风三少怎么有空来我这了?这个时间您不是应该在龙图阁修书吗?”


        

晟风枫手中折扇收起,走进帅府内院后,一改往日儒雅风度之姿,很是随意的坐在院内的芊芊身旁,不管秦无忧与福伯二人,满脸微笑的朝芊芊开口道:“芊芊,你这身天衣简直太漂亮了,比我们家小花要美的许多。


        

对了,刚才来的那只狗熊没吓到你吧?若是害怕,就同枫哥哥说,枫哥哥给你报仇去。”


        

看着门内门外反差如此之大的晟风枫,秦无忧不管他话里暴露的多少疑点,上前将其与芊芊隔开后,开口道:“风度,风度,风三少,你的风度呢?”


        

“又没有外人在,装的那么风雅,给谁看啊?小侯爷你先起开一下,容我安慰一下受惊的小妹妹。”晟风枫全不在乎的开口道。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福伯,您先带芊芊找个房间住下,要保证绝对安全的房间。”


        

秦无忧说完,晟风枫看着被福伯带至后院的芊芊,有些扫兴的叹了口气后,换上一脸认真的表情,转朝秦无忧开口道:“百里家的东西丢了,那东西对他们很重要。”


        

“所以呢?”


        

“所以侯爷有麻烦了,百里家的人会来找你。我提前来知会侯爷一声。”晟风枫面上的表情全然捉摸不透的开口道。


        

秦无忧一脸无辜的反问道:“我一直处于被你们所有人监视的状态下,他们家东西丢了,和我有什么关系?傻子都知道那不是我干的。”


        

晟风枫点头应下:“没错,你的一言一行,百里家如果想的话,都能查到。谁都知道不是你干的,可现场留下的唯一线索只有一束解语花,解语军的解语花!


        

而且我还听说,秦帅忌日的一个月前,北萧和西梁也收到了同样的一束解语花。”


        

“这能说明什么?”秦无忧依旧懒散的回问道。


        

对于秦无忧懒散表情下的心思急转,晟风枫看在眼里,四下看了看帅府后,突然开口赞叹道:“难怪每次我家眼线回报的消息里这帅府都是安静异常。小侯爷这满府的屏障类星术,怕是府内就算是天崩地裂,也是半点动静都传不出去吧?”


        

“所以你想说什么,可以随便说。如果你不怕我四处乱传的话。”秦无忧满是随意的开口道。


        

“夜雨的存在想必小侯爷并不陌生吧?”晟风枫问道。


        

秦无忧点点头:“在这启城里四处都是眼睛,哪还有秘密可言?所谓的秘密,不过是大家默契的选择视而不见而已。


        

既然你知道那解语花是宇王留下的,他百里家也能知道,为何还要再来找我麻烦?这宇国王室的权威可还压不了你们四大贵姓氏族。”


        

晟风枫点点头:“解语花出自王城是没错,百里家的东西莫说是王室,就算是我们其他三家也有觊觎之心。有时候东西太过诱人,并非是好事。”


        

“你们氏族内部的勾心斗角我不关心,风三少直接告诉和我有关的那一部分就好。”秦无忧打断道。


        

晟风枫露出迷之笑意,盯了秦无忧许久,才开口道:“夜雨晚了一步,我们其他三家同样也迟了一步。东西被厉千城带走了,时间刚好又是小侯爷带着芊芊从东山下来后。”


        

秦无忧习惯性的叹了口气:“确实有些麻烦了,不过比起这个麻烦,我更好奇百里家运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小侯爷当真不知?”晟风枫满是狐疑的确认道。


        

对于晟风枫如此反应,秦无忧耸耸肩,反问道:“我应该知道吗?我平日里都做了什么,你们四家人心里不清楚吗?”


        

晟风枫没有多言,撤回狐疑的目光,直言道:“天下武功,尽出禅宗。就在三月前,我宇国境内的禅宗首院——龙渊禅院,生了一件不详。”


        

看着故意留下悬念的晟风枫,秦无忧干笑一声后,很是不配合的起身便欲朝帅府内院走去,被晟风枫先一步按了下来,没好气的开口道:“你什么时候能对这天下之事上点心,能不能别总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秦无忧依旧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回道:“这天下又不是我的,我为何要上心?”


        

晟风枫满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接着开口道:“传言三月前的一个暗夜,龙源禅院突显神通,天降三道真龙,天地都随之变色,方圆百里,无人可靠近半步。


        

事后,从那一夜起,整个龙渊禅院飘香百里不绝,更是生出金光,普照天地整整三日才肯消散。”


        

“三龙雷劫?”秦无忧自语着。


        

按晟风枫所描述,那夜禅院所降之真龙应该是三龙雷劫无疑,可是那飘香与金光却不是雷劫后的天象。而且自己对这玄界大陆规则的理解,人们所修之武道,并非是逆天而行,根本不会降下雷劫,更不会有最恐怖的三龙雷劫。


        

“什么三龙雷劫?小侯爷知道这当中原委?”被打断的晟风枫,试着问道。


        

秦无忧很是不配合的摇了摇头,收起思绪,示意晟风枫继续讲下去。


        

晟风枫无奈,接着开口道:“事后有人再上龙渊禅院时,才发现整个龙渊禅院的人无一生还。更让人诧异的是找不到一丝伤口,同样也不像是毒杀。


        

所有人的身体都完好无损,面带笑容。那异香的来源,就是这些尸体。”


        

“金光呢,就是百里家押送回京的东西吗?”秦无忧开口问道。


        

晟风枫点点头:“百里家的高手刚好就在龙渊禅院附近,下手比我们早了一步,东西也就归了他们。


        

其实那金光到底是什么,没有人知道,我们家派出去的人没有一个活着回来的,其他势力自也如此。现在整个天下,除了他厉千城和百里家主二人外,怕是没人知道。”


        

“所以说连要争抢的东西是什么都还不清楚,你们四大世家便赔上了别人的性命?”


        

听出了秦无忧话语中所带的怒气,晟风枫也变的认真起来,看着天空,更像是自语的开口道:“看起来很不公平吧?可你又能怎样?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我除了每天故作风雅外,唯一能做的就是庆幸自己是个世家公子。”


        

秦无忧摇了摇头,用不置可否的语气回道:“或许还可以试着去改变规则,因为当你站在巅峰时,一切规则便会按照你的意志去改变了。


        

我父亲曾经也不喜那无理的规则,后来他成了那个天地间的最强者,制定了新的规则,还娶了个神女。”


        

晟风枫努力用自己的思维理解了许久,感叹道:“秦帅吗?他真的足够惊艳,可谓军神,夫人也算是天子神女了。可惜终究还是被歹人所害,不幸陨落。”


        

两人感慨间,福伯的身影突然出现。两人顺着福伯的目光看去,玄甲军去而复返,出现在秦无忧眼前。


        

与之前所不同的是,玄甲军那周遭散发的杀伐之气压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这一次,玄甲军是真的想杀人了。


        

待玄甲军走近,晟风枫手中折扇已然开启,再度恢复他那风雅之态,退至一旁。


        

“无聊。”秦无忧鄙视道。


        

话音刚落,一杆黑璎长枪已经顶在了秦无忧颈上。长枪的源头,百里英雄那要杀人一般的眼神盯着秦无忧,狠声道:“将那小姑娘交出来!”


        

轻轻向后挪步,退开长枪攻击范围后,秦无忧稍稍整理了下衣衫,才淡淡开口道:“既然回来了,那便赔了我们家大门再走,不然明天我去朝上告你们百里家。”


        

“你有两个选择。第一,告诉我厉千城的去处。第二,把那姑娘交出来。不然。。。”


        

“不然怎样?踏平我军候府吗?玄甲军而已,做的到吗?”突然撤去懒散模样的秦无忧,果决之语还未散尽,一道银光便脱手而出,射向百里英雄身后的玄甲军。


        

“铛!”


        

电光火石之间,玄甲军匆忙拔出腰间乌金弯刀格挡。一道金属撞击音也跟着传了出来。


        

就在那玄甲军以为挡下暗箭,铁面后露出轻蔑的冷笑。只是那笑容初露便凝在了脸上,紧跟着,玄甲军心头处,一股热流自被洞穿的细孔里喷出,洒在百里英雄还未放下的枪身之上。


        

玄甲军用尽全身的力气抬起手中乌金弯刀的那一刻,方才发现刀身之上,那道细小的洞口里呈献的正是秦无忧王者之怒的表情。


        

“轰!”


        

中流五品的玄甲军,负着三百二十斤重的玄铁重甲砸落在地的声音撞击在每一个玄甲军心底。还在喷涌的鲜血,也彻底激怒了玄甲军的杀气。


        

下一刻,乌金弯刀出鞘,喊杀声近乎穿透整个王城。


        

枪影刀光下,身上裘衣迎杀伐之风凌冽的秦无忧,面色依旧平静如水,淡然道:“我选第三,都给我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