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十二章佛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身如天外之云般的霓裳,在芳华出众的跳脱身影上随风舞动,出现在大街上的芊芊,让所有人都为之侧目。


        

秦无忧很是享受这种感觉,看着芊芊自顾自的把玩着街上的小饰物间,福伯的身影也悄无声息的出现在秦无忧身侧。


        

“福伯,您比平日里晚了一刻钟。”秦无忧朝着姗姗来迟的福伯开口道。


        

福伯摇了摇头:“只是半刻钟而已,剩下的那半刻钟是公子变快了。”


        

“名师出高徒嘛,还不是福伯您教的好?”秦无忧说完,接着开口道:“福伯,你说雪月之夜那晚厉老到底做了什么,秀姨好像很反感他。”


        

“元帅未领军职前,曾一人一剑纵横天下。那时他结识了很多生死之交。红,厉二人便是其中之二,不过他们并不相熟。


        

雪月之夜那晚,元帅请了可以来京的十七路旧识以护卫秦家。但他们无一例外,尽数被早已布置好的星术拦在了路上,来不及赶到帅府。最后活下来的,也不过半数之人。红,厉两人便在这八个幸存者中。”


        

“早已布置好的?您是说有人背叛了父帅,将这十七人的援救路线出卖了?而秀姨怀疑那个叛徒就是厉老?”秦无忧用自己的理解,回问道。


        

福伯点点头,接着开口道:“夫人事后调查过,还活下来的八人中,有可能知晓所有情报的只有两人。”


        

“这两个人是秀姨和厉老,不过秀姨绝不会出卖父帅,所以我母亲把怀疑目标放在了厉老身上。”秦无忧试着替福伯说道。


        

福伯点点头:“红苏秀爱慕元帅,世人皆知。夫人心里清楚的很,就算叫红苏秀替元帅去死,她也会心甘情愿,绝不可能出卖元帅。” 记住网址m.dzs5.com


        

“不能相濡以沫,却也不肯相忘于江湖。秀姨痴情了前半生,还要苦守后半生,不知道父帅知不知道他这笔情债竟是蹉跎了一个美人的一生。”


        

秦无忧独自感叹过后,看着面前依旧蹦蹦跳跳的芊芊,道出心里一直藏着的疑问:“那母亲为什么又不对厉老动手了,真的是因为芊芊吗?芊芊她如果不姓厉的话,那她又姓什么?”


        

“芊芊姓什么,老夫不知,这个孩子的出现是个迷。夫人之所以不动手的原因和这孩子有关,但并不全是。因为夫人知道厉千城没机会出卖元帅,他也做不到。这是夫人给解语军的解释。”


        

秦无忧习惯性的摇头叹气道:“母亲做事一直让无忧看不懂,不过既然母亲决定的事,无忧听着便是。”


        

秦无忧说完,接着问道:“福伯,剩下的那六人您可认识?他们现在在哪?我可不可以见一下这些长辈?”


        

“元帅死后,他们自觉无颜见夫人,无颜见天下。在元帅百日之期,他们在秦川前守陵三日后,便消失于天下了,没人知道他们的下落。”


        

随着福伯话音落下,三人已经走回帅府门口。秦无忧叫住还要往前走的芊芊,指着帅府,尽量温柔道:“芊芊,咱们到家了。以后这就是你的家,我们的家。日后你在启城,这里是你最安全的地方。”


        

“砰!”


        

秦无忧话音刚落,帅府大门也在这一刻被其身后飞来的一道巨力瞬时崩碎,扬起的漫天尘埃也将秦无忧三人包裹。


        

“咳咳。”


        

秦无忧边用手扇着恼人的烟尘,边朝被自己护在怀里的芊芊问道:“没伤到你吧?”


        

芊芊同样捂着鼻子,只是面上带笑,朝秦无忧开口道:“无忧哥哥,这就是你说的最安全的地方吗?嘿嘿。。。”


        

看着这份笑意,秦无忧也放下心来,将芊芊靠到自己身后,透过烟雾,看着刚刚掷出长枪,砸毁府门的那一路马队,笑语道:“哥哥说它安全,它就是安全。只是这些傻子敲门的方式用力了一点而已。”


        

烟尘已经散尽,当那人高马大的来人与秦无忧对视时,余光看见其身后带笑的芊芊,怒火不由燃的更胜。


        

来人抬手将自己的长枪唤回的同时,指着秦无忧怒骂道:“秦无忧,你这个无耻之徒,连小孩子也不放过!”


        

“有病!”


        

对于来人的莫名,秦无忧全无心思搭理,转朝身旁的福伯开口道:“福伯麻烦您了,劝他赔咱们家大门。”


        

秦无忧说完,福伯依旧站在原地,并没有如往日般出手。见福伯如此,秦无忧好奇道:“这二傻子有背景?”


        

福伯点点头:“百里家孙辈的第五子——百里英雄。敌我不明,不好动手。”


        

“秦无忧回身看着粉碎成渣的府门,回问道:”这还不明确吗?都打到家里来了,他们百里家想杀我,想的有点太过分了,都开始明着来了。”


        

福伯摇了摇头:“别人或许是来取公子性命,但百里英雄不会。”


        

“那他是?”


        

“情仇。都城里都传百里英雄很是爱慕晟风家的那位掌上明珠。”福伯解惑道。


        

秦无忧满是无奈:“这二傻子喜欢晟风花,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不管他喜欢谁,不喜欢谁?砸咱们家门,就得赔!”


        

“看枪!”


        

百里英雄不再给秦无忧闲聊的机会,手中长枪引动,自其战马上飞身朝秦无忧扎来。


        

枪很快,所携之势如其人一般,极度的霸道,不讲道理。


        

看着这莽夫出手如此狠绝,秦无忧来不及多想,抱起芊芊,跳开长枪的封锁,退到帅府内。


        

长枪将秦无忧适才所在之地,轰出尺于深坑。一击不中下,百里英雄面上不禁露出诧异之色。


        

虽然这一枪怒意胜过杀意,但自己的霸王枪法乃是禅功金刚降魔杵中所悟,再加上自己刚刚突破的顶流八品武道修为,战一个武道修为尚不入流的秦无忧,不应该是这个结果才对!


        

自己明明封住了秦无忧所有退路,他又是如何跳脱出去的?


        

百里英雄虽然诧异不解,但手上长枪却没有半点停顿的意思,飞身直朝帅府内冲去。


        

“铛!”


        

一道极度刺耳的金属碰撞之音扰的人耳朵不静间,冲进去的百里英雄反被轰退了出来,。枪在地上划出长长一道深痕后,那如熊一般的身子,才停了下来。


        

重整精神,起身甩动长枪的百里英雄,那一双近乎燃起火光的双眼,盯着手中把玩一柄掌中剑,优哉游哉的自帅府内走出来的秦无忧。


        

第一枪未中或许是个意外,但第二枪被生生逼退,是百里英雄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的。


        

百里英雄开始认真起来,周身金色光波引动的同时,百里英雄整个人仿佛被一道獠牙魔鬼包裹一般。


        

“佛光?”


        

感受着百里英雄引动的功法,秦无忧不自觉的脱口道。


        

一旁观战的福伯闻声,主动替秦无忧解释道:“这是禅宗内家功法——金刚之力。可以增强武力和其本身强度,并非什么佛光。”


        

秦无忧所说之佛光,福伯不明。福伯所言之禅功,秦无忧自也不懂。但秦无忧心里很明确,百里英雄引动的正是自己的前世,九州大雷音寺那帮佛陀们所修的佛光无疑。


        

难道这个世界的禅宗与九州的佛教同出一源?


        

“公子,您分心了。”


        

福伯开口提醒,秦无忧这才从思绪中挣脱出来,百里英雄手中的长枪也已经掠至。


        

无处可逃下,秦无忧也只得将掌中剑自指缝翻出,硬悍百里英雄刺来的长枪。


        

不过是一瞬之间的接触,一道巨力便自掌中剑上传来,并将秦无忧轰退至帅府院墙之上,方才止住身形。


        

一击得手,挽回面子,百里英雄方才收枪站住,没有再跟上来。秦无忧也得空缓缓起身,收起掌中剑的同时,边甩着手上传来的酥麻之意,边掸落粘在身上的尘土。


        

“不对!这是那些老和尚修的佛光没错,但当中并不纯洁,还有着其他的力量存在。”


        

“怕了吗?呆在那作甚?再来一战!”百里英雄立枪于身旁,将还在思索的秦无忧惊醒。


        

找到了与九州有联系的线索,秦无忧自不会轻易放过,更无心搭理朝自己叫嚣的百里英雄,转朝观战的福伯问道:“福伯,您可懂那禅功?”


        

福伯摇了摇头:“不过了解些皮毛,禅宗功法,我从未接触过。”


        

如此答案,秦无忧不免有些失望,微微摇头叹气道:“唉,看来还得接着再费力打一架了。福伯,这次不用你出手,我自己来就好。”


        

“喂!二傻子?你不是要打吗,那就来吧!”秦无忧再度把玩起掌中剑,朝等着自己表态的百里英雄开口道。


        

百里英雄很是听话的再度引动金刚之力,秦无忧小心防备的同时,感知能力扩散到极尽,将那隐隐成行的金刚鬼相包裹当中。


        

长枪在下一瞬间横扫而来,金刚之力再度将秦无忧击退后,盛怒的百里英雄长枪便如雨般朝秦无忧刺了上来。


        

每次长枪点出,都是摧枯拉朽之力,秦无忧背后的帅府院墙也跟着平添一处枪眼。可是不管百里英雄如何引动金刚之力,却永远只是离秦无忧毫厘之间,伤不得秦无忧半点。


        

意识到自己被耍了的百里英雄,不再留手,正欲引动全力间,轰鸣的马蹄之音自远处传来,让百里英雄停下了与秦无忧的交锋。


        

百里英雄收枪的那一刻,马蹄声也停了下来。一队手执黑璎长枪,腰挎乌金弯月刀,无论是人还是马,尽数被玄铁重甲包裹的军队出现在百里英雄面前。


        

“何事?”百里英雄问道。


        

“家主有令,请公子领玄甲军出城。”当中一人回道。


        

意识到事情不妙的百里英雄不管秦无忧,飞身上马的同时,急问道:“出什么事了?”


        

“回公子,您押送回来的东西,在城外十里处消失了。”


        

“走!”


        

看着招呼都不打,便扬长而去的百里英雄,秦无忧笑语道:“福伯,这二傻子到底是来干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