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十一章云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四道杀气先后生出,整个屋子莫名紧张起来。秦无忧面上依旧是往日般懒散模样,全不在乎。


        

前两道杀意来自闻人杰身后跟着的那两位老人,死死锁定在秦无忧身上。而后两道杀意来自于福伯与原本打算立在一旁看好戏的红苏秀,以警告那两位老者他们的愚蠢。


        

“你好像想杀我?”秦无忧直言道。


        

对于秦无忧的如此直接,闻人杰明显微微一愣,随即便恢复往日那不可一世的表情,走到秦无忧身前坐定:“想杀侯爷的又不止我一个,侯爷难道不知道吗?”


        

秦无忧别有深意的开口道:“知道,只是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想杀我?”


        

闻人杰摇了摇头:“别人为何要杀侯爷,本公子不知。但我想杀侯爷,是因为侯爷抢了我的衣衫。”


        

“所以你就要杀我?而且那天衣——云霓根本就不是你的,它是我们家芊芊的。”秦无忧很是讲道理的回道。


        

“本公子看上的东西,那就是我的。别人若敢有觊觎之心,本公子就杀了他,包括侯爷在内。”闻人杰很是认真的开口道。


        

秦无忧摇头微笑道:“唉,真是让家里大人给惯坏了。”秦无忧说完,转向一直旁观不语的芊芊,开口道:“芊芊,同秀姨去试新衣,我在这等你。”


        

“她若敢动一步,我便杀他!”闻人杰冷声道。


        

秦无忧重新端起已经凉透的茶水,随意撇着飘浮的茶叶,丝毫不在意自闻人杰身后上前的那两位老者,淡淡的开口道:“相信我,先死的那个人,一定是你。要是不信,你可以试试。”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哈哈哈!”


        

闻人杰像是听见一道非常好笑的笑话一般,狂笑过后,“杀我?你要杀我?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哗!”


        

猝不及防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的滚烫的茶水在闻人杰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下,自秦无忧手中的茶杯里抛出,一滴不落的泼在闻人杰那不可一世的面孔上。


        

“你。。。!”


        

不等闻人杰开始叫骂,秦无忧已然出手将闻人杰的头按在面前茶案之上,并不顾被先一步出手的福伯牵制住的那两个老者,一边拍打着闻人杰已经紫红的面孔,一边开口道:“动辄便要杀人,把你给惯的!”


        

“还敢瞪我?你再瞪我一个试试?把脸给我转过去!我告诉你,我讨厌别人嘲笑我。”看着不服气的闻人杰,秦无忧越发用力的抽打起来。


        

闻人杰几番用力挣脱束缚无果下,方才察觉到自己那顶流七品的武道修为竟如被废了一般,没有半点力气可用。这才意识到自己着了道,随即冷静下来,朝秦无忧狠声道:“刚才的茶水里有毒?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快放开我,不然我叫人杀了你!”


        

“我擦,还敢嘴硬?你信不信本侯爷现在就杀了你!”被闻人杰逗笑的秦无忧,强忍着笑意狠声道。


        

“你敢!秦无忧,你今日这般欺辱与我,明日我必杀你报仇!”


        

“是吗?这么聊天的话,那你可不会再有明天了。”


        

秦无忧不再有半点犹豫,手中不知在何处抓出一柄极其精致的掌中剑,直朝闻人杰头颅落了下来。


        

那还不及中指长的剑身闪着寒光,射进闻人杰眼中的那一刻,他才真正感觉到了死亡的恐惧。


        

这一刻闻人杰清晰的感觉到,面前这个小侯爷之语全无半点恐吓之意,他是真的要杀了自己!


        

闻人杰怕了,真的怕了。他想呼喊,却发不出声音。恐惧让他的泪水在眼窝里不住打转。


        

“不可!”


        

感受到秦无忧的杀意,那被福伯纠缠住的两位老者不敢再有半点耽搁,出声喝止的同时,不顾福伯的重创,飞身直取秦无忧性命。


        

“砰!砰!”


        

接连两道撞碎木门的声音响起,闻人杰的那两位仆从便被轰飞出红秀坊,摔在大街上倒地不起。而一道红色袖幔却在那两人被轰飞后,出现在秦无忧身前,并将闻人杰自秦无忧的掌中剑下抽飞。


        

秦无忧收起掌中剑,不顾倒地不起的闻人杰,转朝红色袖幔的主人看去。


        

“你刚才是真的想杀他,你太冲动了。”红色袖幔的主人,红苏秀开口道。


        

秦无忧点点头:“我不觉得我自己冲动,是他自己在找死。”


        

“杀了他,你会很麻烦。闻人家不会放过你的,你不可能不知道。”


        

秦无忧点点头:“我若不杀他,他一样不会放过我。等他成了家主后,那时候和我杀不杀他就没有区别了。”


        

“你这歪理邪说倒是得了你那父帅真传。我不与你争论,但我同样也不准你在红秀坊杀人。同我上楼去为芊芊取衣裳吧。”红苏秀说完,便牵着一直被她护在身边的芊芊,朝楼上走去。


        

“好的,全听秀姨您的。”秦无忧说着,看也未看闻人杰一眼,便快步跟了上去。


        

直到秦无忧的身影消失在楼上,那两个被福伯轰飞的老者才满是慌乱的出现在守在楼梯处的福伯眼中,并在闻人杰的不住叫骂声中,抬着其匆匆逃离玉秀坊。


        

“你什么时候学会用毒了?楼下那个老家伙教你的吗?”


        

上楼后的红苏秀边为芊芊制作成衣,边朝一旁旁观的秦无忧问着,话语中丝毫不掩饰那不满之意。


        

秦无忧摇了摇头后,回道:“福伯不肯教我,那毒是我五年前一次被刺杀时偷学的,当时那杀手便想用这招杀我。”


        

“以后少用,最好不要用。你父帅若是知道你用毒,他绝不会高兴的。”


        

秦无忧很是听话的朝教训自己的红苏秀施了一礼:“无忧知错了,日后若非事关生死,无忧绝不再用毒。”


        

“那掌中剑呢?又是哪弄的?”红苏秀忙着手里的活计,不忘朝秦无忧问道。


        

秦无忧陪笑道:“这也是要杀我的杀手送我的。记得好像是母亲去秦川后的第一个月夕节,福伯怕我思念母亲,就把那晚来杀我的那个杀手用的掌中剑送给我当玩具了。


        

秀姨,这个您不会也不让我用吧?”


        

“你这小家伙,倒是命硬的很。没被杀死,反倒学了不少本事?留着用吧,多一件兵器防身,总归是好的。”


        

见秀姨松口,秦无忧才暗自松了口气,正欲随便找个话题引开秀姨对自己的审问间,一身让自己说不出所以然,却莫名感觉很舒服的云纹华服已经穿在了芊芊身上。


        

褪去朴素麻衣,换上天衣——云霓的芊芊,面上带着点小娇羞,站在秦无忧面前,小声道:“谢谢无忧哥哥。”


        

秦无忧看的出来,芊芊很喜欢这件天衣。因为这是芊芊自东山下来后第一次同自己开口说话,也是第一次叫自己哥哥,而不是只靠点头和摇头来同自己交流。


        

“无忧哥哥,好看吗?”芊芊再一次开口道。


        

意识到自己走神后,秦无忧忙点头答应,并微笑道:“很好看,芊芊现在就和那小仙女一样美。走,哥哥带你回家。”


        

“站住!天衣的钱还没给,刚才又砸了我的红秀坊。我还没答应,小侯爷就想这般轻易的离开吗?”红苏秀朝准备带芊芊下楼的秦无忧开口道。


        

意识到蒙混不过去后,顿在原地的秦无忧,眼珠转动的同时,不等红秀坊众人反应过来间,便伸手抱起芊芊,跳窗而出。


        

躲开红色袖幔拦路的秦无忧,头也不回的朝红秀坊内喊道:“福伯,快跑!那个老女人开始要钱了,我们老地方见!”


        

站在窗前,看着不过三两个呼吸,便消失了的秦无忧,红苏秀笑语道:“哼!这个臭小子和年轻时候的秦帅越来越像了。希望你能早日查出杀害秦帅的真凶,为你父帅报仇雪恨。”


        

“会的,他一定能找到杀害元帅的真凶的,只要他想。”一道充满信心的声音传了出来,回答红苏秀的自话自说。


        

看着没有逃跑,反是出现在自己身后的福伯,红苏秀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后,便不再理睬。


        

对于如此态度,福伯像是早已预料到一般,丝毫不去在意,只是自顾自的开口道:“你不该把厉千城的事告诉他,这对他没好处。”


        

红苏秀气道:“我说什么和不该说什么,你还没资格站在这说教我!夫人把他托付给你,你只需照顾好他的安全便好。其余的,与你无关!”


        

“你还是认为那晚有叛徒吗?”福伯开口道。


        

“秦帅算尽天下,一生未有一败。既然他预料到了危险,就绝对不会那般惨死!?当日我们分十七路赶往救援,却尽数被困在路上,还折损半数,这绝不可能是巧合。”


        

“夫人当日之所以下令解语不抓厉千城,就是因为证实了你们当中没有叛徒,和那个孩子并没有关系。”福伯朝着依旧在盛怒状态的红苏秀开口道。


        

“是吗?既然夫人认为没有叛徒,为什么选了你这老家伙来看护他?而不是我们活下来的那八个人?这说明什么,你心里不清楚吗?


        

夫人心里一直很清楚,叛徒其实就在我们八人之中。”红苏秀瞪着身后的福伯,开口道。


        

福伯微微摇了摇头:“这就是你把天衣给那孩子的真正原因吗?你想利用她追查厉千城?”


        

“此事与你无关,你该去找他了!在这城里,他自己一个人待的时间越久,越危险。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他呢?


        

他若是有一点闪失,你也别想活着。我红秀坊决不放过你!”红苏秀下逐客令道。


        

离开之际,福伯微微叹了口气,再度开口道:“我不管你想干什么,就算他厉千城真的有问题,但也和那孩子无关,我希望你不要迁怒于她。”


        

“我是否迁怒于她,那得看她到底姓什么了?”


        

“唉。”


        

本想再说些什么的福伯,看红苏秀已然带泪的眼神,便也只是叹了叹气后,消失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