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十章气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福伯,你说父帅真的会留有后手或是线索给我们吗?”坐在玉秀坊代客区的秦无忧,朝身旁的福伯问道。


        

自东山回返都城,秦无忧并未急着回家,而是来到了这整个大宇帝国最具盛名,曾织出过无缝天衣的玉秀坊,为从东山带下来的芊芊置办些衣裳。


        

福伯接过玉秀坊侍女递上来的茶水,转递给秦无忧后,才开口道:“老夫未听元帅说起过,所以不知。不过以元帅的处事风格,厉千城说的也并非没有可能。如果元帅预料到了危险,他绝不会只留解语军和旧识想帮这两条路。”福伯回道。


        

秦无忧接过福伯递过来的茶水,不管刚才的问题,开口道:“福伯,求了您好多次了。您的这手点指识毒的本领,什么时候才能交给我啊?”


        

“毒终究是毒,就算再小心也难免没有不被沾上的可能。不教公子,也是为了公子好。更何况有老夫在,公子不需要亲自验毒。”福伯自顾自的说着。


        

“可若是因为无忧,让您不小心沾上了,无忧心又何安?”秦无忧以满是打趣的语气,道出心中担心。


        

“秦侯爷喝着我玉秀坊的香茗,却谈毒?怎么,是对我玉秀坊不放心吗?”一道带着三分妖娆的声音,自楼上传了出来。


        

闻声,秦无忧放下手中的茶杯,看着走到近前那一身红衣,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笑道:“秀姨说笑了,谁敢在您的玉秀坊下毒啊?只是平时在外吃饭,总能在饭菜茶酒里找到点不干净的东西,所以福伯他老人家习惯了。”


        

被唤作秀姨的女人转向一旁沉默不语的福伯,别有深意的开口道:“那些可以封喉化骨的剧毒,对小侯爷来说,只是不干净的东西吗?


        

唉,要是没这个老东西在你身旁,恐怕小侯爷如今已经不知死了多少回了。”


        

“秀姨还是继续叫我秦公子的好,听着顺耳。”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人家全听小侯爷的。小侯爷叫人家叫你什么,人家就叫你什么。”秀姨又多了几分妖娆,用满是调戏的语气,朝秦无忧开口道。


        

对于秀姨的手段,秦无忧早已习惯,但依旧是有些受不住的向后挪了挪,才开口道:“秀姨今天怎么有空下楼来了?今日怎么不见青衣姑娘来接我?”


        

“秦小侯爷这是嫌弃人家了吗?还是厌烦了人家的人老珠黄,偏爱青衣那小嫩妮子了?”玉秀坊坊主——红苏秀,满是柔弱的出口道。


        

“秀姨我错了,您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还是赶紧给我们家的小芊芊选几件得体的衣裳吧。”秦无忧终是受不住这份娇媚,直入主题道。


        

红苏秀的目光随着秦无忧的求饶之语转向了一旁的芊芊身上,凝视了许久,才开口道:“芊芊?从哪弄来这么有灵气的一个小姑娘,玉秀坊的衣裳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穿的?”


        

“我从城外东山接下来的,以后她就是我秦无忧的妹妹了。也算半个秦家人。秀姨看在我父帅的面子上,劳烦为我们家芊芊置办一下。”


        

秦无忧说完,秀姨突然别有深意的问道:“厉千城决定下山了?”


        

秦无忧耸耸肩:“听秀姨的语气,您好像很关心厉老?还是,厉老一但下山,会发生些什么?”


        

秀姨不答反问:“你去东山,是打算要调查你父帅身死的真相了?”


        

秦无忧点头应下后,问道“关于父帅,秀姨是想告诉我什么吗?”


        

秀姨摇了摇头,语气露出几分不善:“我没什么能告诉你的,你父帅出事那晚,我被一道星术困住了,等我赶到时,一切都晚了。不过,我能告诉你的是,他厉千城所说的话,不可全信。”


        

“父帅当时也请了秀姨帮忙?”


        

“也对,启城还对我好的长辈就您一个了。您和我父帅交情又这么好,父帅有事,您怎么会袖手旁观?”秦无忧自问自答道。


        

“长辈?”红苏秀突然语气冰冷的开口道。


        

意识到自己口误,秦无忧忙干笑着赔罪。红苏秀这才稍露出满意之色,接着开口道:“那晚我被一道三星杀术困住,当时我武道不济,脱困时已经身负重伤,等赶到帅府时,解语军已经开始出府复仇了。”


        

回想往事,秀姨语气也开始变的有些激动:“为期百日的雪月之乱,你可曾听闻过?”


        

秦无忧点点头:“当然,此事启城人尽皆知。母亲当时盛怒,令三军进城,启城封城百日,解语军造杀戮无数。就因此事,我秦家结下了不少仇怨。我被刺杀的这十二年里,当中有几次就是因为那场雪月之乱的因。”


        

“那你可知,你父帅出事后,夫人要报复的名单里曾经出现过厉千城的名字?”秀姨语气变的阴沉了许多。


        

秦无忧满是疑问的目光转向福伯后,福伯点点头道:“厉千城确实出现在怀疑名单之上过,只是后来又被夫人划去了,解语并未真的动手。”


        

“没错,确实划掉了。因为在解语动手之前,厉千城下了一次山。”秀姨主动解惑道。


        

“下山?”


        

“对,下山。厉千城下山后带回来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孩子,所以夫人放弃了对厉千城动手。”红苏秀盯着朝这边看过来的芊芊,开口道。


        

“那些前朝遗老自上了东山后,厉千城一共下了三次山。第一次,秦帅身死。第二次,他挽救了前朝一族的安危。这第三次下山,怕是又会有风云变动了。”


        

秦无忧看着芊芊,好奇道:“秀姨是不是有些危言耸听了?这些或许只是巧合而已。一个厉千城下不下山,对这诡辩风云会有和影响?”


        

红苏秀依旧是一脸正色的开口道:“如果是别人,或许确实是我危言耸听了。但他厉千城不同。无忧,你相信气运之说吗?”


        

秦无忧点点头:“气运——命运,气数也。世间万物皆有灵,灵之所顺者,气也。大到一国之盛衰,小到一人之福祸,就连这节候流转变化,也都离不开这气运二字。”


        

红苏秀点点头,开口道:“有人说,前朝未尽之气运,如今尽在他厉千城一人身上。九百载的王朝孕养之气运,这随意一动,天下气运亦会随之絮乱,风云又岂会安稳?”


        

听罢,恢复了平日里懒散模样的秦无忧,眼珠转了转后,朝秀姨笑语道:“厉老下不下山与我无关,天下风云如何变幻也是他宇国之事。秀姨现在还是帮我们家芊芊选几件漂亮衣裳吧?”


        

知秦无忧心中已然有数,秀姨便也不再多语,朝随身侍女挥了挥手,待侍女下去准备衣裳后,红苏秀才朝秦无忧说道:“前几日手痒,刚好织了些云霓布料出来,看来这有缘人要落到芊芊姑娘身上了。”


        

“无缝天衣——云霓!您亲自织的?”


        

秦无忧刚刚捧起的茶杯,水刚流入嘴里,便喷了出来。


        

看着秦无忧惊讶的样子,红苏秀面上很是得意了几分:“怎么?难道我的云霓还不入小侯爷的眼,配不上你这个芊芊妹妹吗?”


        

秦无忧摇了摇头:“这天衣云霓可是不世出的布料,您一共才织了两次。第一次是我父帅与母亲大婚的喜服,用过后被您烧了。第二件是我父帅的寿服,被落葬秦川了。就连宇王和那四大氏族都拿不到一件?


        

这云霓天衣每次出现都和我父帅有关,不过如今我父帅已。。。您近日怎么又织起天衣来了?难道又有人牵动了秀姨的芳心?”


        

秦无忧说完,又自话自说的摇头道:“不对,要是秀姨有了心上人,这云霓就不会落到我们芊芊身上了?那您又。。。”


        

“去去去,哪那么多废话!你只需说要不要便好,什么时候喜欢打听上你秀姨的闲话了?”红苏秀一脸怒色的打断秦无忧之语,并开口训斥道。


        

“要,当然要!凭我们家芊芊的气质,非这天衣相配不可?只是。。。”


        

“只是这玉秀坊楼主所织天衣——云霓,岂能这般随意叫一乡野丫头得去?这不世出的绝世宝衣,我闻人杰愿倾囊求宝,恳请红楼主赏光!”


        

一道很是不和谐的声音再度打断了秦无忧之语,紧跟着一身与秦无忧丝毫不落下风,身着奢华服饰的男子带着两个仆从走了进来。


        

看着来人那一身与自己并无二致的装扮和其一脸自视甚高的表情,秦无忧心里莫名的生出一阵不爽,正欲朝身旁的福伯开口间,福伯先一步小声介绍道:“闻人家孙辈的独子——闻人杰,注定了的未来家主。”


        

“怪不得这让人讨厌的气质有些像我,原来就是他们闻人家以后的我啊。”秦无忧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自语着。


        

两人的闲谈之语声音虽然不大,但丝毫没有要避人耳目的意思,自然落入闻人杰耳内,让闻人杰面生不爽的看了秦无忧一眼。


        

两相鄙视后,闻人杰没有多言,转朝红苏秀看去,并换上满脸恭敬之色,极度谦卑道:“红楼主,天衣绝不可被暴殄!秦小侯爷如果想为他的家仆选件成衣的话,这红秀坊内所有衣裳随便挑选。不管多少,我闻人杰愿尽数报销,只求红楼主将天衣转卖给本公子。若得天衣,这份情,我代表闻人家欠下了。”


        

“四大贵姓氏族之一的闻人家未来家主欠下的人情,我红秀坊还真是受宠若惊啊!”红苏秀一脸笑意的开口道。


        

“既然如此,还请红楼主。。。”


        

“既然如此,秀姨还是快些为芊芊制衣吧,无忧该回家吃饭了。”秦无忧一副慵懒随意之姿打断闻人杰之语,先一步朝红苏秀开口道。


        

闻人杰面上露出不悦,盯着秦无忧,用带着威胁的语气说道:“这么说,小侯爷是不打算成人之美了?”


        

“嗯哼,这是我们家芊芊的。朋友,你来晚了。”秦无忧耸耸肩,笑语道。


        

“公子,他后面那两位,我们打不过。”福伯上前,小声朝秦无忧提醒道。


        

“哦,不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