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九章百里英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此法方为道。道本自然,自然而然。道之演化可为万物,万物亦皆可为道。”秦无忧将自己前世在九州时,先生所授之道,只字不漏的讲了出来,虽然自己全然不懂当中之意。


        

厉千城听罢,眼神中满是意外之色打量着秦无忧,开口道:“好一个通晓天地的玄理,比你那已故的父亲要上道的许多。”


        

“小辈此来便是因为父帅之事,厉老能告诉我什么?”秦无忧直入主题道。


        

“关于你父帅,你想知道什么?”厉千城反问。


        

“我想知道是谁灭了我秦家的门?不过关于这个答案,我想您也给不了我。所以告诉我您知道的,关于那场雪月之迷。”秦无忧变的认真道。


        

厉千城思虑少顷:“我有一个要求,你若答应,我便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见秦无忧点头应下后,厉千城才再度开口道:“你母亲临产前的一个月,你父亲便把解语军调回了帝都,就是为了守护秦家的安全。可是解语军进京不到三天,就又被无奈调走了。之后你母亲又意外早产,解语军也就没能及时出现在帅府。”


        

“您是说父帅早就意识到了危险?只是他的计划被打乱了,慢人一步。”秦无忧问道。


        

厉千城点点头:“解语军再度离京时,你父帅便找过我,要我出手守护秦家。但是那天晚上我被一道迷幻星术困住了,等我赶到时,一切都晚了。


        

你父帅当日请了很多旧识相助,修为高过我的,也大有人在。当中地玄境的,不再少数。不过他们都如我这般,要么被耽搁了,要么死在了去帅府的路上。


        

你父帅虽然武道不过是顶流九品之境,但兵道却是顶尖之流。他预料到了一切,也筹谋好了一切,可还是输了,而且输的很彻底,连自己的命都丢了。 记住网址m.dzs5.com


        

现在知道了这些,你还要查下去吗?”


        

“查!我不光要查,我还要把他们一个一个找出来,送去父帅那里赔罪。”


        

厉千城目光中很是欣赏的点点头:“和你那父帅一个狗脾气,你们秦家人,没有一个省心的主。”


        

“我只当厉老是在夸我了。厉老想要无忧做的事是什么,您尽管吩咐。”秦无忧微笑着问道。


        

厉千城转向将秦无忧与福伯带进来的那个小姑娘,开口道:“她叫芊芊,我希望你以后照顾好她。”


        

“前辈是要离开了?”秦无忧试着问道。


        

厉千城望着这片寨子,微微叹了口气:“你父帅不在了,没了护国军候的庇护,我们这些前朝遗老想要生存下来,纵使我这人玄境的修为,也再难以维系下去了。”


        

秦无忧很是干脆的点点头:“如果芊芊没意见的话,我便可以如父帅庇护这东山一般,庇护芊芊。”


        

“七叔祖是不要芊芊了吗?芊芊哪也不去,只想跟在七叔祖身边。”芊芊眼角带着泪痕,朝厉千城央求道。


        

“傻孩子,七叔祖怎么会不要你?只是七叔祖要去很危险的地方,芊芊要是跟着会没命的。七叔祖只是让芊芊暂时和哥哥住在一起,等叔祖回来,就把你接回东山。”


        

“芊芊哪也不去,芊芊就在东山等叔祖回来。”芊芊依旧哭啼着说道。


        

苦口婆心的劝导加上引诱,厉千城用满是慈爱的目光,用尽他那人玄境的所有修为,足足耗了一个时辰,才让芊芊停止了哭泣,同意跟秦无忧回去。


        

“那无忧就此告别了,无忧预祝前辈早日登上武道巅峰。”


        

辞别之语道尽后,秦无忧三人正准备离开间,厉千城再度开口道:“等等。你父亲善谋善断,可谓兵道之圣。既然他已经意识到了危险的存在,就应该也预料到了最坏的结果。”


        

“您是说,父帅留了后手?”秦无忧狐疑道。


        

厉千城摇了摇头:“不知道,也可能是线索也说不定。不过这些都是老夫的猜测,或许有,或许没有。还要靠你自己去把它找出来。”


        

王城,乾明殿外。


        

接过宫外传来的消息的典月看了一眼后,便推门走进殿内,安静的恭候在一旁。


        

约过了盏茶时间,宇王方才放下手中批阅奏折的笔,朝典月问道:“东山有消息传来了?”


        

典月微微点头:“东山的那位离开了,去向不明。小侯爷带出来一位姑娘,名唤——芊芊。”


        

“芊芊?那个一直跟在厉千城身边的小丫头吗?她可是姓厉?”宇王抬眼问道。


        

典月许久不敢抬头,只是支吾着,也不回答。如此结果,宇王不免有些恼怒,声音有些严厉道:“典月,这个芊芊出现在厉千城身边多久了?”


        

“典月急跪倒在地,连头也不敢抬起一毫,浑身颤抖的回道:“奴才万死,请王上降罪。”


        

“回答孤的问题!”


        

“十,十二年了。”


        

“孤的夜雨查了十二年,却连一个丫头姓什么都查不出来,你叫孤如何放心的将夜雨交给你统领?”宇王声音越发冰冷。


        

“奴才万死!”典月不住重复着。


        

许久,宇王方才轻叹了口气:“起来吧。你只有一条命,孤不要你万死。你是孤身边最信任的人,你若死了,谁来替孤分忧啊?”


        

典月再三谢恩后,才缓缓起身,恭候在一旁。宇王则是再度问道:“待了这么久,可知道他们聊了什么?”


        

典月摇了摇头:“厉千城那厮五感太过敏锐,东山又布有星术,密雨无法渗透进去。故而,故而。。。”


        

“如果没有让孤高兴的事,你便退下吧,孤还有朝事要处理。”宇王打断了典月的犹豫,直言道。


        

“回禀王上,百里家的小子在半个时辰前,提前回府了,他押送来的那个东西已在城外三十里处。”徐公公开口道。


        

宇王面上露出思虑之态,眼神转了许久,才悠悠开口道:“总算是有个好消息了。典月,接下来怎么做,就不需孤讲明了吧?”


        

“老奴明白,老奴这就差人去办。”


        

典月说着,便躬身推出殿外。却在最后一刻被宇王叫住,宇王脸上慢慢显出阴邪之态:“典月,上次送往四边的解语花,可还剩下?”


        

典月微微一愣,随即露出笑意,躬身回道:“老奴明白了。”


        

夜雨——大宇帝国最透明的秘密之一。乃是宇王直属的秘密组织,不领朝职,没有品衔,却有着无边恐怖的行事权力。


        

夜雨共分两个组织,暗夜和细雨。暗夜负责暗杀以及处理王朝无法摆在明面之上的问题。细雨负责收集情报,做宇王监察整个大宇帝国的眼睛。


        

说他透明,是因为宇国上下所有人都知道它的存在。说它是秘密,是因为整个宇国上下只知道它的存在,而已!


        

夜雨乃是宇王临朝后,暗自培植的组织,他可以是你身边的任何人,只是你永远也不知道他是谁,在何处?可是当它盯上你的那一刻,你才知道夜雨无处不在。


        

而这个组织第二人,便是跟在宇王左右的典月。此刻,一道绑着解语花的密令自典月手上递出,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王城,去到它该去的地方。


        

王城,百里府。


        

随着嘈杂的马蹄声渐渐消失,在一众随从的簇拥下,一个身高八尺,战甲披身,手持黑璎长枪的粗犷男儿自马上跳了下来,将手中长枪扔给随从后,便吵嚷着快步朝府内走去,丝毫不在意被自己那重枪压倒的随从。


        

“父亲,母亲,孩儿回来了!”


        

声音洪亮,莫说是一个百里府衙,就算是大半个启城都能听见男子的嗓音。


        

待回声消失,一个在一众侍女陪同下,一身雍容富贵的妇女快步走了出来,并朝那粗狂男子关切道:“英雄回来了,可想死为娘了,快让为娘看看。”


        

妇人口中的英雄,是百里世家孙辈第五子,身高体大,为人粗犷豪迈,极为孝顺父母双亲。


        

两相见面后,百里英雄直接跪在母亲面前,磕了个头后,开口道:“英雄不孝,让母亲担心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百里夫人很是溺爱的抚摸着这个跪在自己面前却依旧与自己平齐的儿子,激动道:“我们家英雄在外受苦了,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了。都怪你那死鬼老爹,让谁去不好,偏要让我们家英雄去跑这趟苦差事。”


        

“娘,孩儿不苦。这东西对我百里家极为重要,兹事体大,孩儿身为百里家男儿,自是要为百里家做事。”


        

“好!不愧是我百里越的好儿子!没给为父丢人。”不等百里夫人开口,又是一道粗狂的声音传了出来。


        

见父亲走近,百里英雄同样转向父亲磕了个头后,开口道:“父亲,您交代孩儿的事,已经替您办好了。您答应孩儿的事,可莫要食言!”


        

提及此事,百里越满是犹豫的支吾道:“呃,这个。。。”


        

“父亲是要反悔?”百里英雄急起身,低着头等父亲的回答。


        

百里越干笑了两声:“英雄啊,你对那晟风家的小花有意之事,为父心里清楚,一直将此事放在心上。


        

只是这两大贵姓通婚,涉及到的方方面面太过复杂。父亲需请示你祖父后,才能给你答案。你先下去休息,父亲这就去找你祖父商议你的婚事。”


        

百里夫人用嫉妒溺爱的语气,替百里英雄朝其父说道:“就是!赶紧去跟老爷子说这婚事,若是叫秦家那个小侯爷抢了先,我们家英雄。。。”


        

“闭嘴!”


        

“秦家小侯爷?母亲,怎么回事?”百里英雄朝被父亲喝止的母亲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