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二章遇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十二年后。。。


        

元启十八年,隆冬之际。


        

宇国境内,距秦川百里处,一大队声势浩大,华服车盖的长龙正缓缓朝秦川驶来。车队足足排了三里有余,规模之大,堪比当今宇王出巡!


        

这支队伍自都城——启城出发已有月余,一路之上走走停停,观风赏景。行路之人也从最初的貂裘换上了现在的华衫,好再终归是赶上了约定日期,走到了秦川之地。


        

居于车队正中,一辆御八马而行的豪车上,驾车的老人微闭着双目养神,坐姿挺的笔直。从其流露出的姿态看,并不像是寻常车夫,更像是军人,或是深藏不露的,武者。


        

“福伯,我们到哪了?”车厢挂帘里,一道极度好听的男子声音传了出来。


        

被唤作福伯的驾车老人依旧没有要睁眼的意思,便直接回道:“公子,还有半日路程就到秦川了。您现在打开窗帘,就能望到秦川之远景。”


        

福伯语毕,车架门帘便被一道如玉般的细长手掌拨开,紧跟着一席青衫着身的少年出现在老人身侧,并带着一身懒散之气,靠在车驾的另一边。


        

少年皮肤如玉,俊美非凡,面上稚气犹存,给人的第一印象——长的好看。


        

只是这俊秀面容却偏偏带着满是慵懒的姿态和一副对任何事都无所谓的态度。可这份无所谓,偏偏看上去就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


        

这气质矛盾的少年,正是十二年前明明已经身死,却又奇迹般幸存下来,昏迷整整七日后,方才转醒的秦家世子——秦无忧。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如今秦无忧已然年满十八岁,带冠成年。此次前往秦川,便是为了祭拜父帅英魂后,承袭护国军候爵位。


        

然众人不得而知的是,现在的秦无忧早已不是昔日的军候世子,秦无忧。


        

活在当下的秦无忧,乃是那因强借天道不还,最终被夺去百世轮回,致使在九州无处安身的——夜九幽!


        

十二年的时间,已足够让夜九幽去了解这片大陆,大陆上的语言,大陆上的生活和这片大陆上的规则。让夜九幽完全习惯了自己的新身份,军候世子——秦无忧。


        

十二年前,秦家血案轰动一时,盛怒难平的夫人一改往日温柔贤淑之态,不顾王法与规矩的约束,疯狂报复。


        

不问缘由,不分轻重,便令秦家解语军造杀戮无数,致使整个都城陷入血色与恐慌之态三月有余。更让人为之不解的,至秦帅哀悼百日之期后,夫人却突然罢手,不再追究下去。


        

对于秦家的过激行为,宇王与朝中文武也未对秦家人做过多追究,下了个不痛不痒的罪诏后,秦家血案便草草结束。


        

夫人悲痛欲绝,带着尚在襁褓之中的秦解语,在秦家解语军的护送下,送亡夫落葬秦川。独将秦无忧一人留在都城,以世子身份,等待承袭军候之位。


        

这一送,便是十二年之久。十二年间,夫人从未回过都城一次,也不许秦无忧来秦川探望,像是将这个长子遗弃一般,不闻不问。


        

今番若非行那承袭爵位之礼需告慰亡父,再加上有宇王的亲笔诏书送入秦川,夫人这才同意秦无忧来秦川祭奠。


        

对于夫人的如此古怪行径,整个大宇帝国都为之不解。秦无忧自己心下也是满头雾水,几度怀疑自己的真实身份已被知晓,所以才不允许自己前往秦川行为人子之礼。


        

知道多思无益的秦无忧,索性便也乐得自在,十二年里,除了以没所谓的态度对这方大陆进行必要的了解外,每日里便只剩下修习自己在“轮回献祭”中的感悟和研究怎样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


        

“公子可是想老夫人了?”


        

看着秦无忧瘫靠在一边,眼神空洞的望着秦川美景,一旁的福伯终是睁开双眼,问道。


        

对于福伯的提问,秦无忧淡淡笑了笑,摇了摇头道:“说实话,还真没有多么想念母亲。我受伤以前的记忆都消失了,等我能下床的时候,母亲人已经在秦川了。而且又不许我前来探望,可能是我这位母亲大人不想要我了吧?”


        

“公子又说疯话了,夫人怎会不要您?”福伯笑语着回道。


        

秦无忧也不再将聊天继续下去,只是笑了笑后,便继续用空洞的眼神凝望着远方。


        

对于身旁的福伯,秦无忧从不藏私,就连自己不是这个世界之人的秘密都告诉了福伯知道,只是福伯选择当成了疯话,不去相信而已。


        

秦家被灭门那一夜后,帅府上下只有两个丫鬟和三个产婆活了下来,不过被夫人去秦川前打发出府了。只从军中挑选福伯一人留在都城,陪在还是孩子的秦无忧身边。


        

帅府只剩秦无忧一人作主后,秦无忧也没有再招家丁仆人,整个帅府上下,只有秦无忧与福伯二人。


        

这十二年里,两人朝夕相处,早已达成了某种默契,也可以说是亲情也不为过。两人名为主仆,实则早已视彼此为家人。


        

“嗖!”


        

一道急速撕裂空气的破空之音传出,打破了马车之上的安静,一枚凭空出现的羽箭直朝秦无忧眉心射来!


        

一切发生的太过迅速,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快到护卫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那箭头便几乎贴近了秦无忧眉心。


        

对于如此惊变,秦无忧丝毫不去在意,依旧懒散的瘫靠在原地,仿佛如微风拂面一般自在。


        

“嗡!”


        

羽箭停住了,突然的停顿让其不住的发出颤动之音。


        

秦无忧伸了个懒腰,自福伯手里拿过他替自己拦下的羽箭,看了看后,别有深意的开口道:“终究还是忍不住了啊,等了他们这么久,还以为他们不打算来了?”


        

“有备而来!”福伯则是面色认真的开口道。


        

看着福伯认真起来,秦无忧反是又如原来一般,重新瘫靠了回去,很是悠哉的说道:“可不是嘛!哪次不都是处心积虑的想杀我?都十二年了,他们也不嫌累?”


        

福伯不管秦无忧的回话,警惕四周的同时,开口道:“箭羽用的是墨鸦尾翼,箭头是西梁上好的乌金材质打造,这是乌羽箭。”


        

“所以呢?”


        

“这是西梁乌金卫专用箭矢。”


        

“乌金卫?”秦无忧又问。


        

“西梁军精锐中的精锐,乃是梁王亲卫,只受一人调配。”


        

见不再有攻击袭来,护卫也将马车守在当中后,福伯才开口回答道。


        

秦无忧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啧啧啧,上次来家里的那帮家伙用的是南越的琉璃刀,我十岁那年您又给我留下了一杆北萧的逐云枪,再加上今天的乌羽箭?


        

看来,想杀我的人,他们要么人多势众。要么?他们一定很有钱。”


        

“来了!”


        

福伯话音刚落,以秦无忧所在马车为中心的三里内,上百人的遮面黑衣男子,手提长剑,分数个方向朝秦无忧杀来。


        

车外已然战成一片,不过是一个照面的功夫,守卫便倒下一片,还能站着的不过也是强弩之末,勉强支撑着。


        

看着这些自己从未见过,却因自己倒下的众兵士,秦无忧终是于心不忍,转朝一直护在自己身边的福伯开口道:“要不您老去帮帮他们?再这样下去,怕是不会有人能站着到秦川了。”


        

福伯没有离开的意思,只是盯着混战中的黑衣杀手,沉声道:“来的都是些入流级别的高手,尚且不知他们有没有后招?我若离你太远,他们一起上的话,我顾不到你。”


        

“呵呵,上百名的入流高手,倒是挺看得起我这个不入流的小角色的!


        

这次看起来确实有些麻烦,可我又不想让父帅的这些忠勇之士白白送死。不如,我们撤下他们吧?”秦无忧依旧懒散的开口道。


        

对于秦无忧如此提议,福伯眼神中满是诧异的转向秦无忧。对上他那一脸全不在意的笑意后,福伯回转身形,开口道:“全听公子的。”


        

“鸣金!叫他们全都给我退下去!”秦无忧跳上车顶,朝躲在车队后面的仪仗部队下令道。


        

“嗖!嗖!”


        

秦无忧话音刚落,鸣金之音还未响起,两道破空之音近乎同时传来,又是两道羽箭对着秦无忧的眉心与心窝射来。


        

“真是一点机会都不给啊。”


        

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前,替自己拦下危机的福伯,秦无忧感叹道。


        

没有人回答秦无忧的自话自说,护卫也依照秦无忧的命令撤到了车队后面,严阵以待。


        

看着人数一点没变的杀手将自己围在车上,秦无忧有些不好意思的拉了拉站在身旁的福伯衣襟,小声问道:“内个,我把人都撤走了,您能保护我周全的,对吧?”


        

“可能会受点伤。”福伯很是认真的回道。


        

“唉。”


        

秦无忧重重的叹了口气后,开口道:“受伤可以,但我的衣服不能破的太厉害。这可是我花了半年的供奉请玉秀坊的青衣姑娘做的,坏了就可惜了。还有,头发也不能乱,更不能伤到我的脸!”


        

“公子的要求有些为难了,这些可都是入流的高手。暗处还有不知道多少只羽箭在瞄着我们的眉心和心窝,当中还有一位顶流九品箭手。”福伯像是叙说很平常的一件事一般,朝秦无忧道出二人的险境。


        

秦无忧再一次习惯性的叹了口气:“是啊,上百名的入流高手,还有个能两箭连发的顶流神射手虎视眈眈。要想不把衣服弄脏,确实有点难为人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