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玄幽记 > 第一章雪月之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宇帝国。元启六年,冬月。


        

时值冬日,整个北洲飘雪连落七日不断,如此奇景,千百年难得一遇。


        

整个大宇帝国尽数被白雪封禁,连同隐藏在帝国暗处的洪流,让整个大宇帝国表面上看起来安静异常。


        

帝国国都——启城,雪落三尺而不化,整个都城已然结成了一座冰雪银城。


        

已是深夜十分,都城一片漆黑寂静,唯都城城北一座偌大的深宅里灯火通明,刀兵林立。府兵粗略估算,足有数千之众。


        

在这王城之中,众目睽睽之下,深宅中可藏如此兵甲而不被那些言官政敌们扣上谋反帽子的,整个启城,甚至于整个宇国,唯有一人。


        

宇国开国元勋,三军元帅,宇王亲封护国军候——秦穆。


        

帅府内院,房间里正不住传来女人临产之时的大声呻吟之声,三个产婆在房间里忙来忙去,侍女们慌忙端着热水走进屋内。


        

房间外,一身单衣着装的中年男子满脸焦急之色的不住走来走去。如此寒冬飘雪之际,男子依旧是一身单衣打扮,丝毫不惧那严寒伤骨。


        

男子身旁,一身锦帽貂裘,衣着华贵的孩童带着满身稚气,看起来也就不过五,六岁的样子。那一双满是童真的双眼正不住的随着男子的不住走动,旋转着。


        

“父帅,您是在等什么人吗?母亲马上要生了,产婆也进去了,咱们家今晚难道还有人要来吗?”男孩满是稚嫩的语气朝男子开口道。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男人闻声停在男孩身旁,微笑的抚着男孩的后脑,开口道:“父帅在等咱们秦家解语军回来。”


        

“解语军?他们不是被您派去南边剿匪了吗?母亲生孩子,为什么要等他们回来?难不成他们也会接生吗?”男孩满是不解的问道。


        

“哈哈哈,他们当然不会。父帅是要他们回来守护你们的安全。”


        

“安全?父帅,我们在家里待着,也会有危险吗?”


        

男子没有再回答男孩的问题,依旧满是焦急的来回走动着,时而望向屋里,时而叫人去府外查看城门外动向,全然没有三军元帅,征伐战场之上的稳如泰山之态。


        

“父帅,我是要有一个弟弟了吗?”过了一会儿,男孩再度打破沉默道。


        

男子点点头,眼神盯着房间里灯光映射的人影,开口道:“是啊,你马上就要有一个弟弟了。无忧,作为兄长,以后你要守护弟弟,守护母亲,守护我们秦家。”


        

男孩重重的点点头:“父帅放心,无忧记下了。”


        

男子用满是关怀之意的微笑,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男孩后,悄悄叹了口气,便继续将目光放在产房里。


        

门外聊天的父子正是宇国被誉为传说中的军神,宇国三军元帅,护国军候——秦穆,与其六岁大的世子——秦无忧。


        

而房间里待产的女子,正是宇王亲封的护国一品夫人,秦穆之妻——夏韵之。


        

已经折腾了整整一夜的时间,夫人肚子里的孩子好像并不太情愿来到这个世界上,房间里依旧没有结果传出。


        

“父帅,雪好像停了。”


        

房间外,站在长廊下的秦无忧,抬头盯着不再落雪的天空,朝身旁的父亲开口道。


        

秦穆闻声,将视线自房间的方向转出,盯着一片乌黑的空中突然出现的一轮皓月,附和道:“是啊,雪停了,终究还是停了。”


        

“父帅,快看!”


        

男孩的声音再度响起,声音满是震惊与不可思议,秦穆的目光再度顺着男孩的声音看去。


        

目光触及到的那一刹那,就连久经沙场的秦穆,此刻也不免露出震惊之态。


        

月光洒下,整个帅府的解语花,顶着寒冬雪夜,在月光的润养下,瞬间绽放了!


        

“父帅,夏天还未到,咱们家的解语花为什么突然开了?”男孩将心中不解脱口道。


        

如此奇景,纵横沙场,戎马半生的秦穆,此刻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儿子的问题,一时语塞。


        

许久,秦穆方才缓声自语道:“月落红尘星落子,雪落轩辕风听雨。先生的批言,终究还是要应验了。”


        

“哇!”


        

一声清脆的啼哭声打破了房间外父子的谈话,产婆们忙着处理新生儿诞生的后续事宜,近乎力竭的夫人此刻也彻底瘫倒在床上,喘着粗气,恢复气力。


        

怀抱孩子的产婆,看了看后,忙将孩子抱向夫人眼前道喜:“夫人,是个小公子!您快看啊!”


        

夫人睁开双眼,满脸幸福的笑意看着自己的孩子,缓声道:“叫老爷进来吧,他在外面一定急坏了。”


        

产婆连连点头,并朝守在一旁打下手的侍女传达夫人的意思。侍女点头应下后,快步跑出,不敢耽搁片刻。


        

侍女去的快,回来的却很慢,等了盏茶时间,依旧不见有人进来后,产婆将孩子放在夫人身边后,满口抱怨着侍女办事不利,这点小事都办不好的同时,推门走了出去。


        

“啊!”


        

随着“吱嘎”一声的推门摩擦声音响起后,产婆整个人瘫倒在地,声嘶力竭的哭喊着,那声音如同见到了她这辈子从未见过的最恐怖场面一般。


        

意识到事情不妙后,夫人强撑着虚弱的身子,自床上爬了起来,在屋子里其他侍女和产婆的搀扶下,来到了那已经惊吓过度,昏死过去的产婆身后。


        

“啊。。。!”


        

又是接连两三声惊呼传出,屋子里的产婆和侍女纷纷被吓得瘫倒在地。


        

本以虚弱无力的夫人借力靠在门框上,看着面前的场景,强忍着伤悲,不发一语。娇弱的身子不住颤抖着,凝视着面前的尸山血海。


        

鲜血染红了整个帅府,滚烫的鲜血将三尺白雪熔化,整个秦帅府变成了一片血海。


        

产房前的长廊上,以秦穆父子为中心,尸体堆成了一座小山。


        

从尸体躺下的姿势不难看出,他们是在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秦帅面前,替他们的元帅,他们的主人去死。


        

而这份送死,从他们的脸上看不出半点恐惧与被胁迫的表情。他们所有人,都是心甘情愿的。


        

“哐!”


        

帅府大门被人自外面撞开,紧跟着一身红色甲胄包裹森严,只剩一双满是杀伐之气的眼神露在外面的甲兵,飞速冲了进来,第一时间将夫人与孩童所在的房间护在当中。


        

整整三千之数,站满了整个帅府后院,却没有一丝声音传出,甚至连呼吸与心跳声都感应不到。这血夜,静的越发的可怕。


        

“解语军万死!”


        

红色甲胄中走出一人,跪在夫人面前,将手中解语长剑献给夫人后,引颈送到夫人剑下。


        

“刷!”


        

三千将士同时跪在夫人面前,手提佩剑放在颈部,等着夫人赐死。


        

他们的命是秦家的,是秦帅在战场上从死人堆里背出来的,是秦帅用自己的命挡在敌人枪下,一次次换回来的。他们的命早已不属于自己,就算是自尽,也要有秦家人许可才行。


        

秦家解语军,整个大宇帝国,甚至整个玄界大陆,唯一一支以某个人的姓氏命名的军队。


        

古往今来,整个玄界大陆上,就算是一朝国君,坐拥整个帝国,也从未真正拥有过这样一支军队。


        

秦家解语军是整个玄界大陆的传奇,一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让人闻声丧胆的军队。


        

夫人并没有接过佩剑,只是盯着倒在一众尸体最里面,自己的丈夫和儿子,颤抖的说道:“元帅他,他怎么样了?”


        

没有人开口,这份无声的回答就是最坏的结果。夫人彻底瘫倒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


        

“收剑。”许久,夫人低声下令道。


        

“刷!”


        

一个声音,动作整齐到惊人。佩剑入鞘,但解语军依旧是跪地不起,只是转了个方向,送军帅亡魂。


        

“扶我起来!”夫人语气好像重新有了力量,朝解语军命令道。


        

递剑之人应声上前,将夫人扶了起来,并搀扶其坐在早有人搬来的椅子上后,重新跪回原处。


        

夫人再度下令道: “传解语飞花令!令,秦家军十二字营,六先锋,即刻带所部进城,封锁帝都四门,不得有误!


        

解语军搜查全城可疑之人,不论王侯将相,还是山野平民,凡可疑之人立即擒下,无需计较后果。反抗者,杀无赦!”


        

“解语领命!”


        

一瞬之间出现的解语军,领过军令后,又在一瞬之间消散,只留百人护在夫人身旁。


        

院子里除了来往搬运尸体的军人,便只剩下了那还在盛开的解语花。


        

夫人拭去泪痕,凝望天空许久后,将目光放在满院盛开的紫色解语花上,缓声道:“你看见了吗,你为我种下的解语花终于开出紫色花瓣了!可是你,不在了。”


        

“夫人,世子没死,他还活着!”


        

秦家怒了!秦家军怒了!四边守军离防,尽赴帝都!整个大宇帝国,尽数被笼罩在恐惧之中。


        

。。。。。。


        

大宇帝国,元启六年,冬月,朔日。


        

天降大雪,且连落七日不断。雪夜遮蔽天机,吉凶难测,气运不详。


        

七日后,雪骤停,天显异兆,皓月当空,日月同现,且四季颠覆。天官府,掌星使连卜三卦,皆属大凶之兆。


        

同日,军候秦帅府二子降生。降生之时,天运混乱,四季不分,解语花突放紫色花蕊。故,其二子被宇王赐名为——秦解语。


        

然,星官所测凶兆亦随之应验。秦帅一府上下,连同两千八百一十七名家兵均遭歹人暗害,无一幸免。秦帅身死,长子重伤不醒。


        

事后,三军无调进城,帝都——启城封城三月。秦家解语军全城追捕凶手,造杀戮无数。


        

后宇王调全国之力,授命秦帅府追查真凶。然,无果。秦家惨案成无头迷案。


        

至秦帅百日期,启城方开,恢复如初。一品夫人携其二子——秦解语送秦帅落葬秦川。秦家解语军随同,卸甲守陵,此事方休。


        

史官落笔,称之为雪月之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