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神医毒妃邪王的掌心宠 > 第四十四章:后宫秘密,出乎意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曹龙的头撞在了窗子上,窗子不过是晃了晃,压根没被撞开。


        

唔!~


        

咣当!


        

他整个人像条死鱼一样,趴在了地上,翻了翻白眼,一动不动了。


        

程玉姚走到曹添峰面前,将匕首还给了曹添峰。


        

“王爷,我想问下你,你到底还有多少把匕首?”


        

“恕不奉告!”


        

曹添峰将匕首收走,放回腰间,一脸得意。


        

程玉姚笑睨了他一眼,不说就不说,等以后她真的要借刀杀人,跟他随时随地借都会有就对了。


        

石竹一开始不知道这欺负王妃的登徒子会是越国庆王殿下,她走过去试了试他的鼻息,人没死,但撞昏了。


        

“王爷,王妃,庆王殿下他……” 首发网址http://m.dzs5.com


        

程玉姚刚才偷偷关了窗子,就是怕曹龙偷跑,没想到这招还挺管用的。


        

既然之前想到这个法子对付他,自然也想到了善后的方法。


        

“王爷,能否搭个手?”


        

“你又有什么馊主意?”


        

程玉姚看了眼昏在地上像死猪一样的曹龙,对曹添峰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


        

“我看你们兄弟两个人的感情也不怎么样吧?他刚才还说那么难听的话,要不要我们给他点教训?”


        

曹添峰一副不屑的眼神扫了她一眼,“你以前不是爱慕他,天天缠着他,怎么会突然变了心意?”


        

“那是过去,再说了,我现在嫁给了恭亲王你,不比这头蠢猪强千百倍吗?谁会喜欢他这种傻蛋一样的男人,你说对不对?”


        

“你说的也对,能嫁给本王,是你三生修来的福气!说吧,要本王做什么?”


        

看到曹添峰嘴角得意的上扬,程玉姚回头看了眼石竹笑了笑,这笑容让石竹看的有点发毛。


        

“王爷,那就请你屈尊,跟我们一起去个你从未去过的地方好了。”


        

一个时辰后。


        

皇后施阿娇这边。


        

这时候,在金凤殿正殿里,皇后施阿娇端坐座上,手撑着额,闭目小憩。长长的珠络垂在面颊两侧,那精心描绘的远山眉异常耀目。


        

永宁郡主从殿外轻轻走近,轻声叫了一声:“皇后娘娘……”


        

皇后施阿娇闻声回首,缓缓睁开眼睛,修长的手指拨弄着自己的额发,勾唇淡淡道:“永宁郡主,这么晚了,你不好好歇着,找本宫到底有何事?”


        

永宁郡主走近,对皇后施阿娇轻语道:“皇后娘娘,夜合无意间发现了一个秘密。”


        

永宁郡主故弄玄虚的样子,让刚才还困的连打哈欠的皇后施阿娇清醒了几分。皇后顺过手边的青花缠枝茶盏,喝了一口,勾了勾唇。放下茶盏,催促道:“什么秘密?”


        

永宁郡主看了眼候在皇后身边的几个宫女,犹豫要不要开口。


        

“有什么但说无妨,这里都是本宫的人。”


        

永宁郡主听皇后这样说后,像是松了一口气,才轻轻走近一步,俯在她耳边说:“皇后娘娘,夜合刚才见到恭亲王妃和一个男人在寝殿私会,那个男人不是恭亲王。”


        

皇后施阿娇听了,满脸惊愕的表情,瞪圆了眼珠子,“这怎么可能!郡主可不要胡说八道,小心传错了话,对谁都不好。”


        

“皇后若是不信,大可以去看看,夜合可是亲眼见到了那个男人从窗子跳进了恭亲王妃寝殿,这么晚了不是私会?是什么?夜合也怕这种丑事会污秽了后宫风气,才来皇后娘娘这里通报一声。”


        

皇后施阿娇刚才还一本正经的嘴脸,很快眉眼里满是藏不住的笑意。“来人!去恭亲王妃的住处,本宫倒要看看,她会和什么野男人在宫中私会。”


        

她起身准备前去,临走前冷冷看了眼永宁郡主,“郡主,本宫丑话当先,若是你骗了本宫,诋毁了恭亲王妃的名誉,本宫决不轻饶你。”


        

“嫔妾记住了。”


        

皇后施阿娇带领宫中一干人,风风火火的去了永宁郡主暂住的偏殿。


        

皇后施阿娇带领宫中一干人,风风火火的去了永宁郡主暂住的偏殿。


        

碰!


        

偏殿的门被人推开。


        

皇后给身边心腹万嬷嬷使眼色,万嬷嬷心领其意,带了几个人跑了进去,没多久急匆匆回来,跟皇后禀报道:“娘娘,恭亲王妃是和个男人在寝殿,但那个男人不是旁人,而是……”


        

“你个奴才说话吞吞吐吐的,皇后娘娘,我们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永宁郡主用手臂撞开了要说话的万嬷嬷,做出了请的手势,让皇后先走。


        

皇后心里正得意,都没看到万嬷嬷给她使眼色。


        

“走,本宫倒要看看,这大晚上的恭亲王妃会和什么野男人私会。”


        

哗啦!


        

掀开了门帘子,皇后带着一干人冲了进去。


        

当他们看到床上的一番景象时,顿时脸色尴尬的,不知所措。


        

“谁啊?是石竹吗?”


        

程玉姚懒洋洋的问了一声,扭身看到了门口站着的十几个人,顿时被吓到了。


        

“王爷,皇后她来了!”


        

“这么晚了?来找你做什么?”


        

曹添峰将衣服穿好,起身时看到了皇后一干人站在那里,他一步步走过去。


        

皇后看到是恭亲王,心跳的厉害,谁不知道这恭亲王喜怒无常,冷血残暴,若是惹怒了他,别说她是皇后,就连皇上也一样难以招架的住。


        

“添峰,是母后!”


        

“母后?这么晚了,来这里做什么?”


        

曹添峰抬眼看她,锐利的目光紧紧盯在她的脸上,眼神冷冽吓人,眼中冰凉的寒意让人胆寒。


        

她毕竟不是他的生母,所以见到曹添峰,还是要处处小心。


        

“添峰,是永宁郡主说,看到了恭亲王妃这里来了陌生男人?你刚才有没有见到?”


        

皇后施阿娇这话说的很是巧妙,先将这件事抛给永宁郡主,然后再试探的问下曹添峰是不是看到了有陌生男人潜入。


        

曹添峰回头看向程玉姚,“王妃,难道你和本王在一起的时候,还有陌生男人和你私会吗?”


        

程玉姚一脸无辜的走来,“王爷,臣妾刚才给你换药,寸步不离的,哪里会和什么男人私会?”


        

曹添峰了然点头,冰着一张俊脸对皇后道,“母后,儿臣一直跟王妃在一起,不曾有陌生男人来过,母后您今日这么一来,未免小题大做吧?”


        

皇后施阿娇是个聪明人,赶紧尴尬的笑了笑。“哎呦,这件事一定是永宁郡主看错了!”说完这话,她冷下一张脸质问永宁郡主,“是不是啊,永宁郡主?”


        

永宁郡主一想到自己的屁股烧的痛死了,不敢坐着,身上还被人踢伤多处。


        

这一切都是拜程玉姚所赐,本以为有人通报她说“这大晚上的恭亲王妃和野男人私会。”这件事,她可以拿这件事去到皇后娘娘这里翻盘,好好教训下程玉姚。没想到还把自己给算计进去了。


        

她忍住臭脾气,笑了笑,“都是夜合看错了,惊扰了恭亲王,还请恕罪!”


        

“滚出去!”


        

曹添峰推了推手,永宁郡主被骂,不禁面红耳热,一颗心怦怦跳动……虽然生气,但对方是冷血残暴的恭亲王,也只好忍气吞声。


        

“是!”


        

皇后施阿娇更是觉得那句滚出去是对她说的一样,无地自容,尴尬的退了出去。


        

“永宁郡主,你好大的胆子,连本宫都敢戏弄?看来本宫是对你太好了。”


        

“皇后娘娘……”


        

永宁郡主没等解释,突然一个人影走来,“永宁郡主,你怎么舍得来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