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电子书屋网 > 全球脉武时代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天宝玄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电子书屋] https://www.dzs5.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眼瞅着林北尘在人群的簇拥下,挑选出一件又一件的地阶脉器与各种宝物,秦镇阳实在坐不住了,询问道。


        

谷岳面如苦瓜,张了张嘴,也没有多说,只是道:“《天宝玄鉴》乃是一部本该失传的奇书,收录万千鉴宝知识。”


        

说着,他看了一眼秦镇南:“你也是四品鉴宝师,想必也知道《明玄鉴》,而《明玄鉴》只是从《天宝玄鉴》中抄录了一小部分。”


        

“什么!!”


        

闻言,秦镇阳与秦镇南同时心神一震。


        

《明玄鉴》,两人如何能不知,就算秦镇阳这不是专业鉴宝师的都清楚地知道,那可是被当今万千鉴宝师尊奉的为圣典啊!


        

而这等圣典竟是只是从《天宝玄鉴》抄录一小部分而成!


        

这……


        

望着被人群簇拥的林北尘,谷岳双目满是狂热:“这个小子若真完全通习了《天宝玄鉴》,这世间怕是无任何一名鉴宝师是其对手,就算是九品,乃至十品鉴宝师,也不够看。”


        

十品鉴宝师,已是当今脉武界的巅峰了。


        

而十品这等品级的鉴宝师,只在圣灵总会有一名。 一秒记住https://m.dzs5.com


        

乃圣灵会供奉。


        

听得谷岳的话,秦镇南与秦镇南脑海中天雷滚滚,心道:那等小杂碎竟然能得《天宝玄鉴》那等奇书!?


        

但注意到谷岳眼中涌起的狂热,兄弟两人对视一眼,心计顿生,极有默契地上前一步,细声对谷岳说起了什么。


        

谷岳一听起先面色犯难,但紧接着,双眸便被异常的狂热所取代,脑子中就只剩下了贪欲。


        

“温灵玉,地阶高级,估价八百五十万软妹币。”


        

那名四品鉴宝师的声音再度响起,众人又是一阵惊呼,齐齐看去了,这下他们看到了真正的温灵玉!


        

“这便是真正的温灵玉吗?当真好极!”


        

“是啊,光是站在周围就能感到一股宁静之力。”


        

“温灵玉啊,林执事,您可愿出手?”


        

对于众人的询问,林北尘摇头,直接打消了这些人购买的想法,这温灵玉,他可是有自己的用处呢。


        

温灵玉的外观,就跟媚香玉一般无二。


        

据山河图反馈到脑子里的信息,这媚香玉在先时,乃是女子为求情郎宠爱,而特意研制出来的。


        

堪称闺房中的极品宝物。


        

女子长时间佩戴媚香玉,浑身上下由内而外,而生成一股奇特的幽香,能极好的引动男子的欲望。


        

只是对于脉力等级比女子高的,作用就不大了。


        

当然,那男子若不抵抗,效果依旧奇佳。


        

为了掩人耳目,能示人与眼前,先时就将媚香玉制成了与温灵玉一模一样的款式。


        

至于秦镇南开出的那块媚香玉……


        

林北尘虽在忙着挑选宝物,但视线的余光还是注意到了,那块媚香玉被郑梦莹悄悄摸摸收了起来。


        

察觉到林北尘的视线,郑梦莹一挺丰满的胸脯,展示那销魂的曲线,轻咬红唇,抛了一个魅惑的媚眼。


        

很明显,郑梦莹拿着媚香玉,就是冲他来的。


        

对此,林北尘没有做过多想法,摇头一笑,旋即便又将注意力放在了挑选器物之上。


        

他赢了,能挑选二十件器物。


        

嘿嘿,还是由咱们尊贵的谷岳大师买单。


        

如今还有能挑选四件。


        

那十六件,无一例外。林北尘挑选的都是地阶脉器,或者价值堪比地阶脉器的宝物。


        

众人越看眼睛越直。


        

美岳母也都看傻了,就算她是三品鉴宝师,也不敢说每次开出的都是地阶,或堪比地阶的宝物啊!


        

张大福跟着一旁,拿出一把折扇为林北尘,殷勤地扇着风,看向其余众人,却是好不嘚瑟。


        

拉着郑青峰与江博文就是对林北尘只竖大拇指。


        

“天阶低级,明火剑,估价一千三百万软妹币!”


        

那名四品鉴宝师的声音陡然提高。


        

带着略微的结巴。


        

这位林执事,他可真是服气了,彻底跪服的那种。


        

挑选器物,就没在地阶价值之下的。


        

如今更是开除了天阶的剑类脉器。


        

“嘶~~~,天阶都出来了,这林执事到底是何品的鉴宝师。”


        

“依我看,至少得是四品鉴宝师。”


        

“至少四品鉴宝师!?我的天,他才十八岁啊!”


        

这些人已经不是震惊那般简单了!


        

再度瞧向林北尘挑选器物的悠然背影,双目微凸,含着隐隐的恐惧与绝望,就跟见了一尊可怕的怪物似的。


        

“星梦剑,天阶低级,估价一千三百万软妹币!”


        

“光霞剑,天阶低级,估价一千三百万软妹币!”


        

那名四品鉴宝师的声音再度响起。


        

“这,这又是两柄天阶的脉器!”


        

“老天,接连开出三把天阶脉器,这等出宝率,四品鉴宝师都做不到啊,至少得是五品鉴宝师了吧!”


        

“恐怖!当真恐怖如斯!”


        

众人先是又一凛,被震撼得无以复加。


        

这林北尘,特么的才十八啊!


        

如此本领,还让他们这些人怎么在赌宝这一行业中混?怪不得,他说咱们是蠢货的。


        

这样的人,有这个资格!


        

“老大牛逼!”


        

“老大威武!”


        

张大福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三名旗帜,交给郑青峰与江博文,三人很没形象地在哪里摇旗呼喊着。


        

某一隅。


        

“呼延会长,你可知林执事有如此鉴宝之能?”


        

望着眼前沸腾的画面,司马行空嘴巴微张,都快合不上了,林北尘的出宝率着实把他给吓着了。


        

闻言,欧阳元昊也看向呼延明磊。


        

呼延明磊摇头,苦涩一笑:“你们别这样看着我啊,我不知道,是真不知道,哪里知道他有如此本事啊!”


        

同时在心中道:不愧是楚大小姐看中的男人,当真了得。


        

安南市这个浅滩,怕是容不下他了。


        

“《天宝玄鉴》?没想到这林执事竟还有这等奇书,弄得老夫都眼馋了,脉武界又要掀起一波浪潮了。”


        

欧阳元昊捋着花白的胡须,面露出严肃的笑容来。


        

双目之中隐现着凝重的光芒。


        

司马行空也点头道:“是啊,《天宝玄鉴》这等奇书,不知能令多少眼红,这位林执事今后怕是要不得安生了。”


        

呼延明磊却是一身轻松,笑着道:“两位也不用如此,林执事是圣灵会的人,是楚小姐的男人,更是被洛总会长看重,不会出什么大事的,那些个宵小乱来不了的。”


        

“哦,楚小姐已经做出了安排?”


        

两人同时看向呼延明磊,欧阳元昊捋着花白的胡须问道,眼中也出现了明亮的精光。


        

呼延明磊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


        

还剩最后一件器物了,林北尘差不多已经逛完了整个赌宝大厅,可是根本看不到好东西了。


        

天阶品质的东西都没了。


        

地阶的,倒是有个十来件。


        

可地阶的东西,已然挑选了十余件,林北尘不想再用地阶东西滥竽充数,好不容易得到一个宰大户的东西。


        

“嗯?”


        

忽地,一个标价一亿五千万软妹币的器物,展示于北面货架的最上端,成功吸引了林北尘的注意力。


        

全场标价最贵的东西了。


        

“那是?”


        

林北尘指了指,那件器物被岩石外壳包裹,其上附着着苔藓,约莫有着成年人的脑袋大小。


        

“一件很奇特的东西!”


        

顺着林北尘手指的方向看去,那名四品鉴宝师说道:“我分会的鉴宝师都看了,包括谷岳,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谷岳后面已经没有“大师”二字了。


        

显然,这名四品鉴宝师明白,在林北尘面前,谷岳那个六品鉴宝师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谷岳都无法鉴定?”


        

看着那件器物,林北尘眼神一凝,谷岳好歹也是六品鉴宝师,他都无法鉴定,难道这东西王阶之上的皇阶。


        

可就算是皇阶,谷岳也能鉴定一二吧?


        

难道比皇阶更高?


        

看着那东西,林北尘眼神一热,这时,那名四品鉴宝师又道:“谷岳也不是不能鉴定,只是拿捏不准,那件器物十分奇特。”


        

“哦?怎么个奇特法?”


        

林北尘眼中火热消失,好奇生起。


        

那名四品鉴宝师面露难色,道:“那件器物吧,分会的一品鉴宝师鉴定说是人阶的;二品和三品鉴宝师说是地阶的。”


        

“四品鉴宝师则说是天阶的,比如在下,以在下的眼力来看,那件器物分明即使天阶的。”


        

“谷岳大师看了,说那件器物又是王阶的。”


        

顿了顿,他又道:“由于这个不确定性,分会众人商量了一下,就定下了这个一亿五千万软妹币的价格。”


        

这个价格……


        

林北尘不得说,定得高啊!


        

就算那东西开出来是件堪比王器的宝物,一亿五千万软妹币,也不会亏到哪里去了。


        

万一是个人阶或者天阶之类的,那就是赚发了。


        

“哦,竟如此奇特?”


        

“那便就它了!”


        

话音落下,林北尘径直走到架子面前,将件东西拿了下来,将东西拿在手中,动作微不可察的一滞,收进了云戒之中。


        

而那个一滞的动作,别人没有看见,目不转睛看着林北尘的美岳母却是注意到了。


        

心里好奇顿生。


        

“林执事,最后这件器物不开吗?”见林北尘没有开宝的意思,开宝师父询问道。